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国家将兴,必有祯祥”——从《群书治要》看社会治乱的特征和规律


【 点击数:629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我们今天一起来学习一个专题,叫做国家将兴,必有祯祥”——从《群书治要》看社会治乱的特征和规律。
    “
国家将兴,必有祯祥,这句话出自《中庸》。意思是讲,一个国家将要兴盛或、一个家庭将要兴盛,一定会有有吉庆或祥善的事情出现。
   
《群书治要》这部书是中国古代古圣先王关于治国平天下的治政思想的精华。曾经在历史上创造了著名的贞观之治,而且流传到日本以后又创造了日本历史上的 两朝盛世。非常可惜的是,这部书在我们中国失传了接近一千三百年,我们今天再有缘重新学习这一部书,相信一定也是祖德庇佑,就如同魏征在《群书治要》的序 言里面讲到用之当今,足以鉴览前古,传之来叶,足以贻厥孙谋。这是古圣先贤留给我们后世子孙的一份宝藏,如果我们真正能过学习、落实、遵循我们祖宗的 教诲,一定能够帮助我们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现在我们大家都在谈中国梦,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实现中国梦,《群书治要》可以给我们实现梦想提供许多有益的启示。
   
这次讲座,我们希望来做一个尝试,就是通过从《群书治要》,找出社会治乱的规律,明了古圣先王的治国的要道。我们相信这不仅是对治国有用,对我们治家、修身都有同样的帮助。
  
早在2011年,习近平主席在中央党校做过一次讲话,讲话的题目叫:《领导干部要读点历史》,在这个讲话里面,习主席就提到:历史的兴替演进、起伏变幻,往往沉淀出许多规律,完全可以古为今用、古为今鉴
末学学习《群书治要》发现,无论是修身、齐家、为政、治国,其实都是有规律可循的。如果我们把这部书多读几遍,就会明白这些规律。
   2013
年,习主席《在纪念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的讲话》中又提到:学史可以看成败、鉴得失、知兴替;学伦理可以知廉耻、懂荣辱、 辨是非。
俗话说,读史可以使人明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我们看古人的实例,古代的历史史实,我们就能够明白人生成败,社会更替的规律,从而吸取学习经验,吸取教训,学习古人的经验。
  
学伦理可以懂得知廉耻。伦理,伦是伦常,理是道理,中华文化最重要的核心就在伦理二字。清朝有一位大臣叫陈弘谋,他曾经讲过一句话,人无伦外之人,学无伦外之学。意思就是讲,每个人都处在五伦关系里面,而学问之道就是学习如何处理好这五伦关系。我们今天学习《群书治要》,也就是学习如何处理这五种伦理关系。希望对我们每个人有所启发。

第一部分 

   社会治乱的标准

  
在探讨社会治乱的规律之前,首先我们先要明白一个前提:什么叫做治,什么叫做乱,什么叫做治世,什么叫做乱世。我们一般人都觉得现在经济发达,物质极度繁荣,到处都是歌舞升平,好像是盛世。
人类社会现在科技是前所未有的发达,但是我们不妨看一看人类步入21世纪以后,科技是发展了,但是我们人类是不是在这种进步中得到了快乐呢?还是说在我们的发展中面临着更多的危机?
2001年到今年(2013年)已经13个年头,我们不妨看一看人类进入21世纪以后的世界是更加动荡还是安定了。
2001年9月11美国911
事件,标志着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更加动荡的时代。
2003
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这个战争一直到20111218日,美军才全部撤出。
2008
年底开始到现在的全球金融危机,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受到这个危机的影响。
这些事情很多都是人祸,我们再来看天灾。
2004
12月印度尼西亚的大海啸;死亡30多万人。
2008
512中国汶川大地震;死亡近8万人,20101月海地的大地震,有30多万人死去;。
2010
3月冰岛火山大爆发;很多航班停飞。
2011年3月11,日本9.0
级强震引发海啸,爆发核泄漏危机。
2011
年全年灾难非常多,非洲遭遇60年一遇罕见旱灾,接近32万人在死亡边缘挣扎,南亚地震死7.9万余人 ,全年极端气候特别多,很多地方严重干旱、水灾。
2012
年,很多人传言说是世界末日,虽然我们没有看到世界末日的道理到来,但2012年灾难确实不少,第一是地震非常多!第二个是极端天气持续。
从这种种的天灾人祸中我们看到,科技技术在给人类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人类生活的环境却是越来越恶劣,人的道德水平越来越下降。
面对这些天灾人祸,科学家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解释。但是,我们的祖先在两千多年前,他们没有精密的科学仪器,也没有学习先进的科学知识,却用一句话就解释了所有天灾人祸的根源。
在《群书治要  左传》上就讲到: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人反德为乱,乱则妖灾生。天反时就是我们现在讲的天气反常,各种极端天气出现,天道失常。地反物,这个我们更有 体会,现在很多物产,比如水果蔬菜都不是过去的味道了,各种反季蔬菜非常多,这个叫地反物。这些都是结果,我们想想原因到底在哪里?古人一句话给我们讲出 来了,人反德为乱,乱则妖灾生。乱就是人不讲道德了,人不讲道德,妖灾就会出现了,自然灾害天灾人祸就会发生。
所以《左传》上还有一句话讲到人弃常,则妖兴。人不遵循伦常道德,妖魔鬼怪就兴起来了。所以我们可以去体会我们生活的时代,虽然物质很繁荣,但确实有很多令人忧虑的地方。
对于治世和乱世,在《群书治要 荀子》还有更加明确的解释,荀子讲到:义胜利者为治世,利克义者为乱世。就是讲,道义胜过私欲(自私自利)叫治世,治世的时候人人都讲道义,而到了乱世,人人都以把利放在第一位。
在《孟子》开篇讲到:孟子见于梁惠王。梁惠王第一句话就跟他讲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你老人家不远千里而来,能给我的国家带来什 么样的利益?梁惠王开口就是谈利。孟子就说,王何必曰利,你何必谈利呢?亦曰仁义而已矣。你只要谈仁义就可以了。
这句话我们平常往往是一读而过,体会不是很深。2010年的时候,末学和我的老师到上海参加一个论坛,在论坛上就谈到企业的社会责任和企业利润。大家谈到 企业的最终目的是要为股东赚取利益,还是履行社会责任?也就是说企业是应该把利放在第一还是把义放在第一?现场有很多企业家,有世界500强企业、跨国公 司的老总,也有我们中国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当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几乎大部分的企业家都回答,企业最重要的是赢利,企业一定要把利益放在第一位,只有少数 几个人认为义比利重要。
人如果没有学习过圣贤教育,产生争利之心是很正常的。但我们往往没有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仁义和利益之间的什么关系。在《大学》里面讲到: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就是国家不要以财货利益为利,而要以兴办道义之事为利。
你做有道义的事情,你才能得到真正的利。这个道理我们真明白了,就会知道,你只要讲仁义,一定会获得利益,而且你能得到大利,要知道仁义就是最大的利。如 果你不义,你得到钱财,好像是你能得到一点,但是结果未必很好。孔老夫子在《论语》里面就讲过: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用不义的手段得得到的钱财 和地位,对我来讲就像天边的浮云一样,是虚无缥缈的。
道家《太上感应篇》上讲:取非义之财者,譬如漏脯救饥、鸩酒止渴,非不暂饱,死亦及之。你用不义的手段得到钱财你,这种做法就好比你饿了去吃漏脯, (漏脯是把肉放在屋檐下面,屋檐水滴在上面,肉都腐烂了,有剧毒,人吃了就会死。)就好像口渴了去喝毒酒,不仅不能止渴,而且死亡立刻就会到来。所以为什 么古圣先王教我们要把道义放在第一位,古人爱护子孙,教子孙后代要懂得趋吉避凶。
在《资治通鉴》上有一段对话,是孟子和他的老师子思的对话,孟子问子思,讲到治国当务之急是什么?子思就说到,当务之急是让他们得到利益。孟子就讲,贤德 的人教百姓只谈仁义就够了,要谈什么利益呢?子思就讲,仁义原本就是利益。我们学习《易经》,《易经》上有一句话叫做,义者,利之和也。这个就 是道义的完美的体现。真正的利是什么?是大家分配要能够公平,不能你得多了,他得少了。如果你得了不义之财,那你就会有灾祸。所以真正我们学经典,明白之 后,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利,什么叫做义,你求私利未必得到利益。所以在《大学》里面讲到,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一个国家不是以财货利益为利,而要 以道义为利。
我们不妨看看梁惠王,他张口就谈利益,但是结果却是:他在魏国最盛的时候即位,到他去世的时候,魏国已经非常的衰弱。原因就是他不是以道义治国,而是特别好战,最后被齐国大败。
我们真正明白这个道理,就知道为什么要行义,讲求仁义。
我们可以看这个汉字,在正体字是上面一个羊下面是一个我,这个羊是祥善的意思,下面一个我,意思是这个善行是从我这里发出来的。也就是说我们 要行善,行善叫义。什么叫行善呢,就是存好心,做好事,说好话。元朝的中峰國師說:凡是利益人的,就是善。《荀子》裏面有更加详细的解释:仁者爱 人,义者循理。有仁德的人他想到自己就想到了别人,义者是讲道义的人,他所做的事情一定符合常理常法。在《周易》里面讲到:利物,足以合义。你能够 利益于物才叫有义,也就是说,你做的事都是利益他人的事,这叫义。
我们学到传统文化学到究竟处,我们就会明白我们和他人其实都是一体的。利他才是真正的利己。为什么古人教我们道德仁义,就是因为我们和一切众生都是同体。我们讲道义,行善积德,才是真正的自他两利。
所以,我们讲治世和乱世,不是拿这一条标准去衡量现前社会是治世还是乱世。治世和乱世完全是我们的心行决定的,我们自己讲道义,就生活在治世,如果是违背 道义,积不善,就生活在乱世。我们自私自利、造作不善,就会跟人发生种种冲突,你的生活会有无尽的烦恼,你就生活在乱世。这是讲社会治乱的根本。


第二部分  社会治乱的特征以及规律


我们下面再来看我们社会治乱的特征以及规律。我们从三个方面来谈:第一个是社会风俗,第二个是社会经济,第三个是道德教化。

1.
从社会风俗看社会治乱的特征和规律
唐朝有位诗人叫李商隐,他写过一首诗叫《咏史》,讲到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这句话我们大家都比较熟。这和《群书治要360》这部书里面第一句话意思非常接近。
《群书治要360》第一句讲到自成康以来,几且千岁,欲为治者甚众,然而太平不复兴者,何也?以其舍法度,而任私意,奢侈行而仁義廢也。
這是在漢朝的時候,從成康盛世到漢朝,有一千年的時間,想要把天下治理好的君主很多,但是太平盛世卻不復出現,原因就在於治国的君主捨棄了古聖先王治國的常道,而是按自己的想法來行事。
要知道,我們在沒有成為聖賢之前,我們的知見都未必是正確的,都有可能是邪知邪見。我們的知見不正確,就會做錯事情,人生就會走錯路。所以我們要遵循祖宗 的教誨,這些教誨是聖人在他們明瞭宇宙人生的真相之後說出來的,是自性的流露,不是他自己發明創造出來的。我們要以聖人的標準來作為我們的標準,我們才能 夠走正確的道路。
第二個是奢侈行而仁義廢,奢侈之風一旦盛行,仁義道德就沒有了,就是亂世。所以现在我们国家大力提倡勤儉節約,原因就在此地,這是歷朝歷代,社會治亂 的一個重要規律。凡是奢侈之風盛行,社會的道德水準就會下降。一個人也是如此,一個人事業要走下坡路,一個家要敗掉,就是一個奢字。
我们看每一个朝代兴衰的规律,都是如此。中国古代的社会是家天下,一个朝代的衰亡也就是一个家的衰亡。家族兴衰的规律,往往是富贵就生奢侈之心,奢侈生贫 贱,贫贱又生勤俭,勤俭又生富贵,富贵又贫贱。就像历史上有治世有乱世,到乱世之后又会出现盛世,盛世到了顶点又出现了乱世,这就是历史的规律。这个规律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外国,无论在国还是在家,都是恒久不变的。
我们学习《周易》就会明白,社会的治乱,有兴就会有亡,有治就会有乱。这是自然规律,如何能让社会长治久安,就要依道而行,依圣人之道而行,才能够让社会长治久安。社会和一个家、一个人都是一样的。
我們每个人都在一個無形的銀行裡面,有著無形的存款,這個存款就是我們的福報。一个人要想趋吉避凶,人生能够吉祥平安,最重要要惜福,惜福你就有福可收受,不惜福,福报没有了,就福尽悲来。
所以古人告訴我們:樂不可極,因為樂極生悲欲不可縱,因为欲海難填
在《群书治要晋书》中就讲到:三代之兴,无不抑损情欲;三季之衰,无不肆其侈靡。讲夏商周三朝的兴盛,都是由于君主减损自己的欲望,君主能够减损自己的欲望,上行下效,百姓也会节俭。到了末期,君主奢侈浪费,百姓也兴起奢靡之风。
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三个朝代的兴亡的历史。
夏朝是夏禹传旨传位给夏启,有了家天下。夏禹本身是圣君,他的儿子启也很贤能,在《论语》里夫子讲到大禹卑宫室而非饮食。宫室非常低矮,饮食非常简 单,所以夏朝兴盛起来。当时夏禹曾给他们的子孙后代做作过一个训诫,在《尚书》里边有《五子之歌》,其中一条就讲到:训有之,内作色荒,外作禽荒,甘酒 嗜音,峻宇雕墙。有一于此,未或弗亡。
就是你追求美色,在外好打猎,喜欢喝美酒,喜欢听不好的音乐,喜欢把宫殿高的很高大,喜欢把墙雕刻的很华丽,这六条只要有一条,你就会灭亡。
到了夏朝的末年。夏桀,这是夏朝的亡国之君。六条他都有,好美色,喜欢饮酒,盖高的宫殿,最后被商汤灭了。
商汤建立商朝以后,他说了一句话,殷鉴不远,而在夏后之世。商汤是圣君,他七十里而王天下。在《史记》里讲到:予有言:人视水视形,视民知治 不。过去没有镜子,人要看自己就要到河边,看水就能看到自己的样子。君主看百姓就能看到自己是否是一个好君主,百姓如果有君子之风,说明天下大治。如果 百姓都是小人,说明天下没有治好。
有一个成语叫网开一面,就是讲商汤的仁德。商汤出巡的时候,看见野外有人张着罗网在捕鸟,捕鸟的人祈祷讲:四方来的鸟兽,你都到我这个网里来吧!商汤听了说,这个人想一网打尽,太没有仁德了,就让人把这个网的三面都去掉,而且让他祈祷说:想往左飞的就往左飞,想往右飞的就往右飞,不听命令真正想 死的才进我的这个罗网。汤的仁德仁及禽兽,对动物都很仁慈。这就是网开一面的由来。
商汤建立商朝后,他非常有贤德,商朝开头几代君主也都非常有贤德,但是到了末年,还是不能避免夏朝同样的结局。我们读历史就能看到,历史的悲剧总是重复上 演。商朝到了末代,商纣王和夏桀一样,也是喜欢女色,宠爱妲己,喜欢乱世之音,而且生活非常奢侈。有一个成语叫酒池肉林,就是讲他。而且不听臣子谏 言,臣子进谏就把他杀掉,所以后来周武王灭掉了商朝。
周朝兴盛起来,前期也是圣君贤臣治世,周朝的文、武、周公,都是贤君。到了末期,幽王、厉王,同样也是奢侈。历史的故事重复上演。汉朝、明朝、宋朝、清朝同样如此。
古人看事情看得长久,看得远,他从一个小事就能看到这个国家的兴旺,看到一个人人生的命运。过去商纣王吃饭要用象牙筷子的时候,他的叔叔箕子就感到恐慌, 因为他想到商纣王用象牙的筷子,吃饭一定要用玉碗,喝酒要用玉杯,然后吃一定要吃山珍海味,吃的奢侈了,他的车马宫殿任何东西也就跟着奢侈了,他一奢侈, 朝中大臣也会奢侈,最后全民都会奢侈起来。一个社会奢侈之风兴起来之后,人就不务本业了,最后社会就会衰落,政权就会有危险。我们看每一个朝代末代几乎都 是如此。
所以在《群书治要淮南子》里讲到:衰世之俗,以其智巧诈伪,饰众无用,贵远方之货,珍难得之财,不积于养生之具,浇天下之淳,以清为浊,人失其情。
这段话大意是讲到了社会衰落的时候,民风就是人人都智巧诈伪,人都不朴实了。在治世的时候。人心都是很朴实的。饰众无用,就是人都买那些没有用的东西,装饰的东西。贵远方之货,就是喜欢很远地方来的东西,现代一个词就叫崇洋媚外珍难得之财就是把那些难得到的东西当成珍宝,不积于养生之具,即不积蓄生活必须品,浇天下之淳,以清为浊,人失其情。天下淳朴的民风变得浇薄,本来人心清净都变的浑浊,人人都失掉了这个本性本善。
这些年来,我们看到,我们国家经济高速发展,经济繁荣了,但是也催生了一部分人的奢侈之风。
2010年,《中国经济周刊》做过一个调查,我们中国现在的国内生产总值在世界是94,但是我们现在中国人的奢侈品消费已经取代日本和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2010
年,世界各国和地区游客购物花费前十名,第一名就是中国,第二名是俄国,第三是日本,第四才是美国。
而中国游客游客购物的偏好,买的最多的是专卖店里的手表和珠宝。第二个是衣服、时尚配饰,并不是实用的生活必需品。这就是《淮南子》里讲的饰众无用
而且中国游客购物花费增速非常快速,2008年是19%2009年是50%2010年是91%,一年比一年奢侈。
我们再看中国消费者最想拥有的奢侈品品牌,第一个路易威登,第二个是香奈儿,第三是古琦,这个都不是中国品牌,都是国外的,贵远方之货
从这里我们就知道,有钱人如果没有受过教化,他天天消自己的福报,福报享尽了,灾祸就来了。老祖宗教我们要勤俭持家,是高度的智慧。
在《群书治要  政要论》里面讲到:历观有家有国,其得之也,莫不阶于俭约;其失之也,莫不由于奢侈。家也好,国也好,能够兴盛,一定是由于俭约,败家亡国都是由于奢 侈。俭者节欲,奢者放情。放情者危,节欲者安。节俭的人他会节止自己的欲望,奢侈的人就会放纵自己的欲望,节制欲望就安全,放纵欲望就危险。
所以《礼记》上开篇就讲到:乐不可极,欲不可纵。要知道,乐极生悲,欲海难填,人能节制欲望才安全。
在汉朝建立一百年以后,有一个历史学家,去调查汉初那些功臣的后代,像萧何、张良、韩信,这些人跟刘邦打江山,打江山之后刘邦都给他们不少封赏,但是这位历史学家发现,这些家族后世子孙过的很好的很少了。这其中有一个就是萧何的后代。
为什么萧何的后代能够保全?我们来看一个萧何的故事:当初刘邦给这些大臣封赏之后,很多大臣都买地理位置好的地方给子孙后代,作为家产。萧何和别人不一 样,他给他的子孙后代选了一个最偏远、最贫瘠的地方,在那个安家落户。别人就不理解,说:丞相啊,你这么富有,你买个这个地方干啥? 
萧何就跟他讲啊:后世贤,师吾俭,就是我的后世子孙要是有德行、聪明的话,就会学习我的这种节俭;不贤,他要是没德行、没有能力,毋为势家所 夺,他也不会被有钱有势的人把这个家产给夺去。汉朝不少功臣后代都销声匿迹了,为数不多后代很好的,萧何就是其中之一。原因就是因为萧何懂得节俭持家之 道。
不仅治家要节俭,治国也是如此,要以节俭为本。
在《管子》里面就讲过,:节衣服,俭财用,禁侈泰,为国之急也。衣服要节俭,后面我们会专门讲穿衣的问题;第二个是俭财用,用度要节省,不要时常大兴土木;第三个要禁侈泰,禁侈奢靡之风,这三件事是治国最急切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在《新语》里面讲到:君子之御下也,民奢应之以俭,骄淫者统之以理。君主治理百姓,百姓奢侈了,就要倡导百姓节俭;骄淫、傲慢了,就要提倡伦理道德。
现在我们国家大力提倡勤俭节约,为什么要提倡勤俭节约?因为社会要兴盛,一定要从勤俭二字开始;社会会衰落,一定是从奢侈之风盛行开始。一个国家是如此,一个家庭也是如此。
这是讲社会风俗,风俗淳朴,离不开一个字,风俗浇薄,离不开一个字,这是社会兴盛治乱的分水岭。

2.
从社会经济看社会治乱的特征和规律
《群书治要》在经济方面有一个核心思想——重农抑商。不仅是《群书治要》里面如此,如果我们读中国历史,就能够体会到,从上古时期、夏商周一直到清朝,中国社会几乎都是重农抑商、
为什么资本主义不发生在中国?大家可能会想,我们的祖宗真没智慧,不懂得发展工商业。其实,这是我们现代人愚昧无知,不了解我们老祖宗重农抑商的良苦用心。
前面我们讲到,奢侈之风会导致社会衰落。而但凡是奢侈之风盛行,往往有一个前提——一定是工商业很发达,这两者相辅相成。商业发达才有会各种各样的物品,有各种各样的物品,人才有各种各样的欲望。反过来讲,人有奢侈的欲望,才会诞生种种奢侈品。
我们看《群书治要》就能看到,凡是盛世,他往往是盛行勤俭之风、重视农业,到了朝代末期,则是农业不能得到重视,工商业发展很快,从事商业的人口非常多,生产各种奇技淫巧。
从《群书治要?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个历史规律:一个社会,如果农业没有得到重视,而工商业非常发达,往往这个社会就蕴藏着很大的危机。
因此,中国古人特别重视农业。《尚书》洪范八政里面第一条就是农,就是讲农事。
孔子在《孔子家语》里面说:治政有礼矣,而农为本。治理政事,农业是根本。我们大家都知道: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
《崔寔政论》里讲得更加深刻,崔寔说:国以民为根,民以国为命。命尽则根拔,根拔则本颠。也就是说,粮食是国家的根本,如果粮食储备出现问题,国将不国。
在《礼记》里面还讲到:国无九年之蓄,曰不足;如果国家没有九年的粮食储备,这个国家国力就不富足。如果没有六年的粮食储备,无六年之蓄,曰急, 国家就很危急了。无三年之蓄,曰国非其国也。三年的粮食储备都没有,国家很快就要灭亡了。可见中国古人对粮食储备重视到何等程度。
在《汉书》里也讲到,尧禹有九年之水,尧帝的时候,大禹的时候,国家发生九年的水灾,汤有七年之旱,商汤是圣王,他们都遇到这种大的灾难,而国 无捐瘠者,九年的洪水,七年的旱灾,国家没有饿死人,以积蓄多而备先具也。就是因为国家有大量粮食储备,做好了准备,任何灾难都能够保证民众吃饭的 问题。可见,古圣先王真正爱民,懂得防患于未然。
如果只是追求工商业的发达,而忽视农业,一旦出现自然灾害,发生粮食危机,就会导致社会动乱。历史上每一个朝代农民起义,就是因为百姓没饭吃,被逼造**。 所以《汉书》里面讲到:背本而趋末,食者甚众,是天下之大残也,人背离本业去从事工商业,不劳而食的人太多了,这是天下的大害;淫侈之俗,日日以 长,是天下之大贼也,奢侈浪费的风气啊天天增长,这是天下的大祸害。残贼公行。莫之或止。生之者甚少。而靡之者甚多。天下财产。何得不蹷哉。祸害盛 行,也就是奢侈浪费盛行,本来生产粮食的人少,不劳而食的人多,而且这些人还浪费,比如说现在浪费粮食最多的人就是城里人,并不是农村人。这种浪费之风不 能得到制止,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少,浪费的人很多,天下的资财怎么不会枯竭呢?
1995年,美国有一个学者叫莱斯特布朗,他写了一本书叫《谁来养活中国》,他在1995年就预言到2030年中国农耕地会减少到人均土地不足一亩, 到时候中国将会缺粮啊2.07亿吨,如果加上生活水平的提高,粮食缺口可能会高达3.6亿吨,是世界目前粮食出口的两倍,到那个时候即使中国有足够的外 汇,也没有地方买到这么多粮食。谁来养活中国?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谁也养不了,只有靠我们自己。
2012年的两会,全国政协委员蔡继明有一个提案,讲到要完善惠农强农富农政策,确保国家粮食安全。
他讲到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是我们国家的耕地数量在减少,质量在下降。从1998年到2010年,耕地面积从19.45亿亩减少到 18.26亿亩,而中国耕地红线就是18亿亩,也就是说如果低于18亿亩,全国人民吃饭就有问题,现在已经很快逼近这个数字。如果这个趋势继续下去,我们的耕地就告急了。
末学家在农村,每年清明都回家祭祖,发现农村耕地在大量的流失。主要原因有二,第一是有一些土地已经荒芜,因为大量农村人口进城打工,导致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力减少,没有足够的人从事农业耕作,造成土地荒芜。第二就是有的土地变成了建筑用地,盖了房子。
如何解决农业的问题?最急迫的就是要让一部分人回到农村从事农业,要保护耕地,不能让耕地继续流失。我们看到,目前国家已经出台了相关的政策。
此外,要解决这一问题,还应当倡导国人从饮食方式上改变。
我们知道,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印度的人口是中国的百分之九十,印度的粮食产量却只是中国的百分之五十。为什么印度能够用相当于我们一半的粮食养活我们国家人口总数百分之九十的人口?这和他们的饮食方式有很大的关系。
我们知道,印度有百分之八十的信教人群,这些教徒全是素食主义者,印度养殖产业对粮食的消耗是零。
而中国的粮食主要是三种, 水稻、小麦、和玉米,其中玉米大部分是做了饲料,用在饲养动物上。现在中国人吃肉吃的得太多了,几乎顿顿不离肉。
其实,中国古人不是这样教育我们的。《礼记》里面就到:君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国王如果不是举行祭祀,是不会去杀牛的,大夫不是举行祭祀,不能够杀羊,一般老百姓不是举行祭祀,不能够杀狗杀猪。
其实这里讲的很明显,也就是说,中国古人大部分的时间是吃素的。
《礼记》里面还讲到:食谷者智慧而巧。吃谷物、素食,人有智慧,而且更加健康。这样还能够节约大量粮食,少养一些畜生,减少禽流感的发生。
此外,印度人不喝酒,而中国人每年喝酒要喝一千多万升,也就是说要用一千多万吨的粮食。过去夷狄献美酒给大禹,大禹尝了一口之后,就知道后世会有人因为酒亡国,所以就疏远夷狄。在《群书治要》里面,魏征等人也节选了《抱朴子》里面的《酒诫》,就是叫人不要喝酒。
这是我们讲到的两方面,第一个是开源,更多的人从事农业,第二是节流,我们改变饮食方式,就能养活更多的人。
而要从根本上解决粮食问题,就是要真正让农业得到重视。
《汉书》里面讲到:今法律贱商人,商人已富贵矣;尊农夫,农夫已贫贱矣,上下相反,好恶乖迕,而欲国富法立,不可得也。
这是讲汉朝,当时国家的法令制度对商人是轻贱的,过去士农工商被,商人并不被重视,但是,商人还是富贵了。对农业是重视的,但是农民还是很贫穷,上下相 反,国家重视农业,但农民很穷,轻视商业,但商人很富裕,这样的话,想要国家富强,国富法立是不可能的,所以说,方今之务,莫若使民务农而已矣,现今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百姓务农。
中国古代民众分四等——士农工商。第一个是士,士是读书人,读书人讲道义,念念是为天下,所以最受尊重。第二个是农民,农民生产粮食,第三是工人,工人是生产生活必需品,不是奇技淫巧,第四个是商人,商人是流通有无的,地位最低。因为古人重义轻利。
过去,士人是做官的,如果倒过来,商人在朝,则货财上流。这是《管子》里的话。
商人如果入掌朝政,国家财富就会流入上层人的口袋,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贫富悬殊增大。国家贫富悬殊增大。夫子讲,国不患贫,患不均也,国家最大的忧患不是贫穷,而是分配不公平,不公平这个社会就不和谐,不可能安定。
所以在《群书治要三国志》里面就讲到:致治在于任贤,兴国在于务农。国家要兴盛,一定要重视农业,。
此外,《群书治要》里面提到和商业有关的两点,对我们今天有很大的启示。
第一是《傅子》里面的一句话——“天下之害,莫大于女饰
意思是讲,对天下危害最大的没有比女人的饰品更甚的。为什么这么讲呢?过去孙中山先生讲过一句话,天下的安危看女人,家庭的兴衰看母亲。天下的安定和 危险,就看这个国家的女子有没有道德,家庭是兴还是衰,看母亲会不会相夫教子。古人讲:治天下,首正人伦。正人伦,守正夫妇。正夫妇,首重女德。而女 德体现在哪里呢,最显着的就体现在女人的装饰打扮上,去看一个女性有没有德行,不用看别的,就看她穿的衣服,衣服是一个人最好的说明如果打扮的花枝招展, 追求奢侈,一定是没有德,她重色自然就轻德。注重自己外表的美色,她就不可能去修正自己的内心,所以《傅子》讲,害莫大于女饰
根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2013年四月六号,乌干达政府出台了一个法案,禁止女性穿超短裙,如果穿超短裙会被罚款1000万乌干达先令,相当于人民币 2.4万元,或者是判处10年的监禁。他们国家有一个部门叫道德事务部,特别重视道德教化。他们国家电视、电影里面甚至禁止出现穿超短裙的镜头。
在《群书治要淮南子》里面讲到:国之亡也,大不足恃!道之行也,小不可轻!别看它是非洲一个小国,我们不能够轻视人,这个国家讲道啊。
大家可能有点不理解,为什么不能够穿这个超短裙?
孔老夫子在《易经》里面讲过一句话: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穿得很性感,其实就是在教诲别人对你非礼。为什么夏天强奸案件比平常多,原因就在这里。
此外,中醫裡面有一句話,叫人老腿先衰,樹老根先枯。樹死,一定先是根枯萎了,最後枝葉才會逐渐枯死。人老腿先衰,你看老年人,首先是腿腳不行,如果你不注意保護我們的腿,到晚年,你必受其害。年轻时穿着暴露,到年老了受苦後悔,就來不及了。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禁止奇技淫巧。
我们讲三个案例:
2013年3月13,中国新闻网报导,有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为了抢夺一个某流行品牌手机,把女邻居给掐死了,把她的尸体放在化粪池里面。
2012
31号,河南有一个男子,买到一个假的某流行品牌手机,他很生气,就去找这个骗子,结果把另外一个骗子给捅死了。
2011年12月9,广州有一个十六岁的女生,因为向父母要钱买这个品牌的电脑,母亲没有钱,就动手打她母亲,母女两个打起来了,结果一不小心被她母亲给捂死了。
孟子讲:杀一人而得天下,仁者不为也,有仁德的人,他杀一个人得到整个天下,都不会干。现在的企业家,都是追求创意,想怎么样吸引人、勾起人的欲望,这不符合道啊。
所以在《管子》里面讲到:凡为国之急者,必先禁末作文巧,末作文巧禁,则无所游食;民无所游食,则必农,民事农则富。也就是说,要禁止这些末作文巧,禁止这些勾起人欲望的东西。
在《孔子家语》里面更是讲到:设奇伎奇器,以荡上心者,杀。这种人可以先斩后奏。
我们现在人可能不理解,现在讲的是要刺激消费,中国古人不是这么看,因为这样会危害整个社会,会给社会带来很多不安定、不和谐因素。
真正富国之道,古人早跟我们讲了: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
过去毛主席讲过,节约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基本原则。我们不能够无限的放大人的欲望,刺激人的欲望,要懂得节约。这是我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优良优良传统,我们应该好好学习。

3.
从社会的道德教化看社会治乱的特征和规律。
下面我们从社会的道德教化看社会治乱的特征和规律。
前面我们讲到勤俭跟奢侈、商业和农业。农业没有得到重视,工商业发展,兴起奢靡之风,注重奇技淫巧,这些都是结果,原因就在于疏忽了道德教化。
在《淮南子》里面讲到故世治则小人守正,而利不能诱也;世乱则君子为奸,而法不能禁也。盛世的时候,太平盛世,小人都守正道,你拿利益不能诱惑他;世乱的时候,君子都做奸险之事,法律也不能禁止。
在《易经》里面有两卦,一个是泰卦,一个是否卦。泰卦里面讲:“君子之道长、小人之道消。否卦里面讲:“小人之道长、君子之道消。君子之道长就是治世,小人之道长就是乱世。
要知道,人本无小人、君子之分。因为人之初,性本善,哪个人生下来是小人,哪个人生下来是君子?不是完全都是后天受到的影响不同。小人、君子是教化造就的。社会在治世的时候,往往是重视道德教化,乱世则是忽视了道德教化。
所以在《左传》里面讲到世之治也,君子尚能而让其下,小人农力以事其上,是以上下有礼,而谗慝黜远,由不争也,谓之懿德。社会大治的时候,君子崇尚贤 能,而且懂得谦卑,懂得谦让,愿意处于人下。这个小人是讲百姓,百姓他会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努力耕种来侍奉在上位的。所以在上位的官和在下位的民,上下有 礼,大家都不争,这时候社会的道德风尚就好。
及其乱也,君子称其功以加小人,小人伐其技以冯君子,是以上下无礼,乱虐并生,由争善也,谓之昏德。国家之敝,恒必由之。到了社会衰乱的时候,君子要 自己的功劳,处处凌驾于小人之上,凌驾于百姓之上。而下面的百姓,他对官员不尊敬,不会有敬畏感,因为官员对百姓他有傲慢之心。
敬人者,人恒敬之;爱人者,人恒爱之。如果在上位的领导不敬重百姓,不爱护百姓,百姓也不会敬重在上位的官员。上下之间就会没有礼了,礼没有了,国家就乱了。乱虐并生,乱是下面的百姓会作乱,虐是上位的官员会虐待百姓,大家都争夺,这叫昏德。
国家之敝,恒必由之。国家的衰败往往是由此而来,所以真正的盛世,它一定是讲道德的,道德水平高,社会就安定。
 在《政要论》里面有讲任德多,用刑少者,五帝也;刑德相半者,三王也;杖刑多,任德少者,五霸也;纯用刑,强而亡者,秦也。五帝是从黄帝一直到尧 舜,这是圣人,他们治理天下是用德,很少用刑。到了三王,从夏朝开始变成家天下,人心私心就重了。五帝的时候,是大同之治,真正天下为公。
到了三王,夏商周的时候,人有了私心,但是君主都是圣贤,所以道德教化还是做得很好。到了春秋,人心更不如从前。春秋五霸就是用刑多,任德少,天下就 乱了。而到了秦朝,秦朝用法家的思想治国,虽然一时强大,但是很快就灭亡了。从这几句话,我们就能够看出社会治乱的规律。
治理国家,要以道德为本,而法令制度,也是要维护道德。
在《群书治要汉书》里面讲到:寻大汉初隆,及中兴之世,文、明二帝,德化尤盛。观其治为,易循易见,但恭俭守节,约身尚德而已。
大汉初隆讲的是文景之治的时候,汉文帝和汉景帝治理天下的时候,完全靠德。汉文帝崇尚道家的思想,提倡无为而治,而且他特别节俭。
中兴之世,是讲光武中兴,光武帝、他的儿子汉明帝都是用道德教化。汉明帝特别尊敬老师,在历史上传为美谈。正式在汉明帝时期,佛教正式传入中国。
德化尤盛,就是为政以德,崇尚德治。观其治为,易循易见,"他们治国之道容易遵循,理解,核心几个字。恭俭守节,约身尚德而已。恭是恭敬心,对 古圣先贤的恭敬啊。效法古圣先王,简是节俭,守节就是节制,能够依循古圣先王的教诲。约身尚德约束自己,约束自己的欲望,崇尚道德,所以成就盛世。
孔子在《论语》里面讲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意思是你用政令、刑法来治理百姓。百姓只是苟免无耻。如果用道德礼仪的教化,百姓会有羞耻心,不仅不违法,而且还能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 就是他能够行正道,做一个正人君子。
所以,治理国家法令制度不是越多越好,法令制度多不是一件好事。
《群书治要左传》里面讲到:国将亡,必多制。国家要灭亡了,肯定有很多制度。《老子》讲到: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法令越完备,盗贼反而越多。
我们来看一个故事,过去晋国有很多盗贼,有一个人叫做郄雍,他特别能够识别盗贼,看这个人的面貌就能够知道他是不是盗贼。晋国的诸侯叫做晋侯,就把郄雍找 来,让他识别盗贼,郄雍分辨的特别准。晋侯就非常高兴,告诉他的大臣赵文子:我得到了一个人,可以把全国的盗贼抓完了。赵文子说:君主如果你要靠这个 人去明察盗贼,盗贼不仅抓不完,而且这个郄雍不得好死。因为郄雍能够识别盗贼,这些盗贼被他一抓一个准,这些没被抓的盗贼知道之后,很恐慌,所以大家在 一起商量。我们要想不被抓起来,只有把郄雍给杀了。于是这些盗贼就联手就把郄雍给杀了。
晋侯听了这个消息后吓了一大跳。就把他的臣子赵文子找来,跟他讲:果然跟你说的一样,这个郄雍被杀死了。而且盗贼还有这么多,我要怎样把这些盗贼消除, 让我们国家没有盗贼呢?赵文子就讲:过去周人讲过一句古话,察见渊鱼者不祥,能看见那个深潭里的鱼,这种人不吉祥。智料隐匿者有殃。你的智慧 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会有灾殃。如果君主你想要国家没有盗贼,不如举用贤人,在上推行教化,让下面的百姓得到感化,人有了羞耻心。何必要去做盗贼 呢?他连盗心都没有了,就不会去做盗贼了。
后来晋侯就任用随会来治理,随会是个贤臣,推行道德教化,这些盗贼就都跑了。
中国有句俗话讲的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法令不可能是完备的,再完善的法令也会有漏洞。人没有羞耻心,就会钻法律的空子。
现在很多人谈到要解决社会问题,首先就是要从制度上入手,要知道制度未必能解决问题。制度好,人不好,没有作用。相反,只要人好,什么制度它都能做好事。而且好的制度,必须要有好的人才能够制定出来。
中国古代其实有很多非常好的制度。例如史官制度,过去的帝王身边都有史官,他说一句话、做一件事,史官都会如实客观的记下来。所以帝王不敢做坏事,不敢做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
中国古代还有一个很好的制度,正是这个制度消亡之后,传统文化才由此开始衰落。这就是过去中国皇宫里面的日讲制度。日本人林敬信先生在序言里面讲过,日本 出现两朝盛世,就是因为皇宫里学习《群书治要》。这个制度在清朝慈禧太后的时候废除了。曾国藩先生当年曾经上过一道奏折,希望恢复日讲制度,但是没有恢 复。之后,清朝很快就衰落了。
所以,比制定法令制度更重要的是进行教化。我们看历史,治世往往是教化大行于天下,到了乱世,往往是教化不行。
《汉书》里面就讲到:“古之王者,莫不以教化为大务。立大学以教于国,设庠序以化于邑,渐民以仁,摩民以义,节民以礼,故其刑罚甚轻,而禁不犯者,教化行而习俗美也。
古代这些圣王,都把教育作为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在国都设立太学,在地方设立庠序,教什么呢?庠序之教就是教孝悌。渐民以仁,摩民以义,节民以礼,让百姓懂得仁义,懂得道义,懂得守礼。所以刑罚非常轻,但是百姓也不会去犯戒,教化行于天下,风俗非常好。
到了乱世,《群书治要毛诗》里面就讲到乱世则学校不修。这个学校不修,不是讲学校不修校舍,也许校舍修的很好,但是没有好的教学,这个也叫不修。
《吕氏春秋》里面就讲到,是故古之圣王,未有不尊师也。中国传统文化能够传承到今天,核心是有两个,一个是中国人孝亲,祭祀祖宗,第二是中国人懂得尊师。中国历史上,明君没有不孝亲尊师的。你看周文王,周武 王,这些都是圣君,他们都是孝子,而且尊重老师。今尊不至于帝,智不至于圣,而欲无尊师,奚由至哉?此五帝之所以绝,三代之所以灭。如果我们不尊师 了,不尊师重道了。就会有傲慢,就不会尊崇古圣先王的教诲,孝道没有了,师道就没有了,天下一定会乱。
《汉书》里面讲:兴辟雍,设庠序,陈礼乐,隆雅颂之声,盛揖让之容,以风化天下。如此而不治,未之有也。辟雍是天子直管的学校,相当于我们现在的中央党校,庠序是地方学校。地方学校最重要是要教道德伦理。陈礼乐,是弘扬礼教,隆雅颂之声,盛揖让之容这是注释前面讲的陈礼乐安上治民,莫善于礼,移风易俗,莫善于乐以风化天下,教化天下人,如此而不治,未之有也。你如果这样做天下还 不太平,这种事从来没有过。这是古圣先王代代相传的治国之道,关键在于看我们能不能行。
前面我们讲到奢侈之风兴起,商业就会发达,务农的人就会少。这些都是结果,关键原因在于不重教化。这是我们从三个方面看社会治乱的特征和规律。

第三部分  如何运用《群书治要》的智慧
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

下面我们再来讲如何运用《群书治要》的智慧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
这一部分,对于国家领导来讲,是实现社会长治久安;对企业家来讲,是实现企业常青,对家庭来讲,就是让我们的家道长久的承传。对个人来讲,就是能够趋吉避凶,一生平安。
末学总结了三个要点:第一是正身,第二是任贤,第三是重教。
第一,正身。《大学》上讲到: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从天子到百姓,每个人都要修身,这是我们每个人做人做事的根本。
而在一个国家,一个组织来讲,领导者的道德修养则更为重要。
《尚书》上讲到:一人有庆,兆民赖之。一个国家,国家领导人有德行,百姓都有了依靠。而如果领导者没有好的德行,则国危而民乱。
在《群书治要六韬》里面就讲到:君不肖,则国危而民乱,君贤圣,则国家安而天下治。天下和谐,关键在君主有德行。
夫子在《孔子家语》里面讲:文武之政,布在方策。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文王武王都是圣人,他们的治国之道,就在《群书治要》里面。有这样 的人存在,就能够办这样的政事,就能让天下太平。如果没有这样的人,这样的政事就不会出现。要知道,重要的不是治国的方法,不是治国之策,最重要是要有文 王武王这样的圣人。
《群书治要中论》里面讲到凡亡国之君,其朝未尝无致治之臣也,亡国之君的朝廷里未必没有能干的贤能的大臣。其府未尝无先王之书也。未必没有古圣 先王的典籍。然而不免乎亡者,为什么免不了灭亡呢?其贤不用,其法不行也。有贤德的人才不用,不依照先王的法度来治理天下,所以导致国家灭亡。
在《孙卿子》里面讲:有乱君,无乱国;有治人,无治法。法不能独立,得其人则存,失其人则亡。法者,治之端也;君子者,法之源也。故有君子,则法虽省, 足以遍矣;无君子,则法虽具,足以乱矣。有把国家搞乱的君主,没有必然会混乱的国家。能把天下治理好的人,没有一种固定的治国方法。现在有的国家,他就 想要别的国家,都按他的方法来行事。要知道法者,治之端也;君子者,法之源也。法是治国之端,君子是法之源,法是由人定的。只要有君子,这个法令制度 虽然简单,足以把国家治好。没有君子,法律虽然很完备,天下还会大乱。
《中庸》里讲:为政在人,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仁者,亲亲为大。”“亲亲,是亲爱自己的亲人,也就是说,为政首先要从亲爱自己的亲人开始。一个人能够孝养父母,有孝心,才会有爱人之心,才能把工作做好。办理好政事要有人,而人要以修身为本。修身要依道来修 ,修道要有仁德。在《论语》里面讲过: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也就是说,做一个好的领导,要从孝道、悌道开始。身修,家才能齐,家齐然后国治。
第二,任贤。
过去毛主席讲过: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性因数因素。唐太宗读完《群书治要》,他得出一个结论,他讲到:为政之要,惟在得人。用得正人,为善者皆劝;误用恶人,不善者竟进。你用正人君子,人人都会为善,百姓都会受到劝勉。用没有德行的人,国家就会出现祸乱。
魏征在病危时写给太宗的谏言遗稿中说:天下之事有善有恶,任善人则国安,用恶人则国乱。希望太宗要用善人,这是国家安定的根本。
《群书治要典语》里讲:夫世之治乱,国之安危,非由他也。俊乂在官,则治道清;奸佞干政,则祸乱作。天下是治是乱,国家是危,不是由别的决定的。如果是有贤德人做官,政事清明;奸邪的人主持政事,就会有祸乱。
对于怎么样用人,用什么样的人才。《群书治要》里面讲的非常的多。
我们这里选了两条,一是《群书治要新序》中讲道:仁人也者,国之宝也;智士也者,国之器也;博通之士也者,国之尊也。故国有仁人,则群臣不争;国有智士,则无四邻诸侯之患;国有博通之士,则人主尊。
第一个是仁人,这是有仁德的人,他没有自私自利,这种人是国宝。智士,有智慧的人,考虑问题非常的周全,这是国家的重器。博通之士,知识渊博,这种人是国之尊也。国家要对这种人特别尊重,让这种人。受到人们的尊敬。
国有仁人,则群臣不争。《孟子》里面讲到: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恶于众也。就是讲有仁德的人在高位才行,如果在高位的人没有仁德,这种人就会把他的邪恶传播给民众。国有智士,则无四邻诸侯之患。国家有智慧的人,则无四邻诸侯之患,这种人能够化解危机。国有博通之士,则人主尊。朝廷有人才,君主才能得到人的尊重。
另外在《群书治要 孙卿子》里讲到: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国宝也就是他能讲圣贤之道,而且能够落实,这种人叫做有解有行,这种人是国宝。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国器也他未必很有口才,但是他真正能做到道德仁义,这种人是国家的重器,要让他们得到重用,让他做具体事情。前面的国宝之人,可以让他教化天下。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国用也;他能够把圣贤的道理讲的很透彻,符合圣贤的教诲,虽然他自己还不能完全落实,这种人发挥他的专长,能够当老师。而且教学相长,他未来也能够提升,甚至能做国器、国宝。口言善,身行恶,国妖。满嘴仁义道德,天天作恶事,这种人是国家的妖和魔。
治国者敬其宝,爱其器,任其用,除其妖。国宝之人物要恭敬,把他作为国师。爱其器,对能行不能说的人要重用,要爱惜。任其用,对国用之人,要发挥他的专长,对口言善,身行恶的人,要把这种人去除。
谈到用人,首先要学会识人。怎么样识别人,我们讲一个故事:
过去楚国有个人特别会看相,从来不会失误。楚庄王就把他招进宫,就问他:我听说你能够给人看相,有没有这回事?这个人就回答:”我不是说我能给人看 相,而是能观察这个人,我观察人的方法,对平民老百姓,我就看他的朋友。他的朋友要是都孝顺父母、尊敬兄长、忠厚诚实的人,这样的人他的家业一定会一天比 一天兴旺,他日子会过的一天比一天好。这种人是吉人。如果是做官、侍奉领导的人,他的朋友都是诚实守信、很有德行、喜好为善的人,这种人侍奉君主就会一天 比一天好,他的官位会一天比一天高升,这种人是吉臣。看君主,如果君主下面的下属都很贤能、都很忠诚,君主有过失他们能够劝谏,像这样的君主,国家会一天 比一天的安定。这个君主会一天比一天受到尊重,天下人都会敬服他。这种人就是吉主。这个人说:我不是能给人看相啊,我就是观察人的朋友而已。
《礼记》里讲:不知其子视其父,不知其兄视其弟,不知其人视其友。认识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看他周围的人是什么人。因为《易经》里面讲,同声相 应,同气相求。同类的人会相互感召。我们自己有德行,才会感召到有德行的人到我们身边来。要得到贤德的人才,首先是我们自己要做一个贤德的人。
正如《群书治要后汉书》中所言:务进仁贤,以任时政,不过数人,则风俗自化矣。意思是:一定要选用仁爱贤能之人来处理时政,用不了几个人,风俗就会自然改变过来。
第三,重教。
端正自己,选拔好官员之后,第一件事做什么?《礼记》里面讲到: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建立一个国家,教育民众,第一件事就是教学。
在《礼记 学记》里面讲到: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美玉不经过雕琢就不能成为一个好的器物,人如果不学习他就不能够懂得做事的道理。这个字,在 中国的汉字里面,它是一个首,一个走,就是人走路,从此地到彼地,必须要依此而行的路。你只有经由这条路,才能由此地到彼地。做事不符合道,则事不成;讲 话不符合道,就没有人回应你。所以人一定要懂得道。五伦就是道,这个道要有人来教。
 “
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古圣先王,他们建立国家、治理民众、兴办政事,把教学放在第一位。这是《礼记学记》里面讲的。
我们知道,中国的学问,儒家、道家、诸子百家,都出自《易经》,《易经》是中华文化的根源,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周文王推演《周易》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个道理揭示出来了。
《周易》第一卦是,《象传》讲: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天道天天在运行,君子要效法天,每一刻都要努力,,勉励自己,不能够有休息的时候。不休息干什么?不是搞自私自利,是效法天道,每天利益大众。
第二卦是,《象传》讲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干卦是讲君道、父道,坤是讲臣道、妇道。做臣子、做太太要厚德载物,什么叫德,依道而行叫德。干卦是讲道,坤卦是讲德。乾坤在自然界代表天地,在国家代表君臣,在家中代表父母。
第三卦是, 屯卦是万物初始,《象传》讲云雷屯,君子以经纶,卦辞里面讲到利建侯,这个时候,利于封土建国,就好比一个国家,安排、任命各地的领导人,过去是诸侯,今天就是我们一个地方的省长,一个地方的州长。
在屯卦的后面,就是蒙卦。蒙卦就是告诉我们,要把教育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蒙卦是讲教育,里面讲到:蒙以养正,圣功也。蒙是蒙昧。我们讲童蒙教育,就是因为小孩来到世间,他开始是蒙昧无知,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这个时候一定要培养他的正知正见,这是圣人的功业。
这个还有一个意思是百姓如果得不到教育,也是蒙昧无知,所以这个时候要推行教育。圣人来到世间,他一定是做教育事业,不管他是上在天子之位,还是下 至庶民,在天子之位,他就是尧舜、文武、周公这样的人,在民间,没有位,就是孔子、孟子,同样是推动圣贤教化。所以,从这里我们就能体会到,一定要把教育 作为治国最重要的事。
而教育的内容,我们总结六个字,这是中国几千年来,古圣先王教育的根本。第一个是伦理,第二个是道德,第三个是因果。
伦理、道德我们进一步总结,就是五伦、五常、四维、八德。这在伏羲氏那个时代就已经有了。上古时代,尧帝让舜帝做司徒,司是主管的意思,徒是人口、土地, 就是管理人的,管理人靠什么,要靠教育,舜帝推行五典之教,就是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五种伦理道德的教化。。后来,舜让契做司徒,推行五伦之教。五伦是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这是最重要的教化。五常是仁义礼智信四维是《管子》里面讲的礼义廉耻。八德是孝悌忠信仁爱和平,后来总结为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爱和 平,这些内容,是中国人几千年都从未变更过的教育原则。
除了伦理道德,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教育,我们往往忽视了,就是因果教育。
我们一谈到因果,认为这是佛家、道家的事,跟中国传统儒家没有多大关系。其实儒家同样也重视因果教育。
四书五经里面有一部叫做《春秋》,春秋我们把这两个字读明白了,就知道是在讲因果。春天我们播撒什么样的种子,秋天就会结什么样的果。
魏征夫子在《群书治要》序言里面讲过:左史右史记事记言,皆所以昭德塞违,劝善惩恶。这部书就是昭德塞违,劝善惩恶,昭是显明,塞是止住。教人显明道德不要做违背自然之道,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
过去中国古代有史官,左史记事,右史记言,记事的书叫《春秋》,记言的书叫《尚书》,内容都是昭德塞违,一个人修德,依道而行,他会有什么样的果报,违背道会有什么样的果报,在这些古书里面讲得清清楚楚,目的就是教化人,劝善惩恶,劝人行善,教人不要造恶。
在《春秋》里面,关于因果的例子特别多,在《群书治要》里面有这样一个故事:
在僖公三十年,卫成公派人去贿赂周歂和冶廑,这是魏国的两位大夫,当时卫成公被驱逐出国了,丢掉了王位,他想要继续做国王,就贿赂这两个人。当时的国君是 卫成公的弟弟,辅佐的是大夫元咺,他让这两个人把国君和大夫元咺给杀了。周歂和冶廑两人个因为卫成公许诺:你们让我回去当国君,我就许你为卿。过去三公九 卿,卿是很高的官位。两个人就把先君给杀掉了,欢迎卫成公回来。在太庙祭祀的时候,周歂和冶廑就穿好了卿服,准备受命了,举行封官仪式。他们两个人去太 庙,周歂先进的太庙,他的车刚进太庙,周歂就突然暴病而死。后面的冶廑看到就害怕了,他赶紧回家说我不当这个卿了,而且他回家几天后也是暴病而死。
《易经》上讲: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造恶必得恶报。这样的事例,史书里面太多了。
我们再来看《群书治要汉书》里面一个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的例子。《汉书》里面节录了一个于定国的例子。于定国曾经做过宰相。于定国的父亲曾经是御 史,也就是专门负责判案的,也相当于现代的法院院长。他父亲判案非常的公正、严明,人家对他非常赞叹。当时,他们老家人给他们修了一个房子,还要修一个过 道,一个宅门。他就跟老家的人说,你们要把这个过道修宽一点。我一生没有做办过一个冤假错案,我相信我的后代一定会有当大官的。
古人很有自信,深信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结果,他的儿子于定国就做到了宰相,他的孙子也做到了御史大夫。这样的例子,历史上太多太多了。
 
我们要相信《易经》里的话,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孔老夫子不会骗我们,世间一个正常人都不肯骗人,何况圣贤呢?
《易经》里面还讲到一句话特别重要,叫做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少而任重,鲜不及矣。德行浅薄而处在尊位,没有智慧想谋划大事,能力很小而担当重任。这种人很少没有灾祸的。
我们一般人都想要处在高位,想干大事,担当重任,但是却不知道修德。不修德就没智慧,没智慧你就没能力。一个人德不配位,往往就是灾祸的开始。
《汉书》里面还讲到,积德累行,不知其善,有时而用你积德、积善,不知道有什么好处,到时候就能派上用场。弃义背理,不知其恶,有时而亡。你做背信弃义的事,不知道有什么坏处。但是,到时候灾祸来了,后悔就完了。
因此,《文子》里面讲:夫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隐行者,必有昭名。阴是在看不见的地方,你一个人积德,你做好事不为人知,但是你一定会有明显的果报。阳是看得见的,看得见的是什么,身体健康、家庭和谐、子孙孝顺。所以,我们要真正相信因果,而且要懂得用因果来教化人。
民国时期,印光大师讲过,因果者,世出世间圣人平治天下,度脱众生之大权也。圣人治天下,圣贤教化人,最方便之门,就是因果教育。
我们看到历史上有一个非常善于教化的帝王,就是明朝的明成祖。他推行儒释道三家的教育,都做得很好。第一,重视孝道的教育,他亲自编了一部书,叫《孝顺事 实》,以孝道教化天下。第二个是因果的教育,他编了一部《为善阴鸷书》,专门讲善恶果报的,让人懂得因果报应之理。另外,他还注解过《金刚经》。在他的治 理下,明朝当时确实是非常的鼎盛。我们中国人常常引以为自豪的郑和下西洋,历史上最大的一部类书《永乐大典》,都是在永乐年间完成的。
儒释道三家教育的根本,就在一个孝字。
我们看教育的字,一个,一个,意思就是讲,以孝教化天下。人人能够落实孝道,遵守伦理道德,天下就能够安定了。
孔老夫子在《孝经》里面讲到: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民用和睦,上下无怨。古圣贤圣先王,他有一种至极的德,最切要的道,能够让天下和顺,人民和睦,上下之间不会有任何抱怨。他问曾子:汝知之乎?你知道不知道啊?曾子回答,曾子不明白。夫子讲: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孝是德的根本。一切教化的出发点。
在《吕氏春秋》里面也讲到:凡为天下、治国家,必务其本也。务本莫贵于孝。这个字,是树木的根,要想树木枝叶茂盛,要在根上施肥。要想天下和谐,国家安定,就一定要重视孝道,这是治国之本。所以《孟子》讲到尧舜之道,孝悌而已矣
有一天,末学读《孝经》,读到感应章的时候,内心升起一道光明,突然明白,圣学之道无他,就在一个孝字”“昔者明王事父孝,故事天明;事母孝,故事 地察;长幼顺,故上下治。明王是圣王,圣王对父亲尽孝尽到极致,他就明白天道;对母亲的孝尽到极致,故事地察,他就明白地道。他能够行悌道,长幼顺,则 上下治。历史上最圣明的君王,莫过于舜帝。他的父亲、母亲、弟弟都想要害他。但他对父母、对弟弟、从来没生过一丝怨恨的心。他就是反省自己,是我自己做的 不好,自己没修好身,不能感到感化我的父母、弟弟。他总是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真正把孝道尽到极致。所以,他的孝行感动天地。他在历山耕种的时候,大象、小 鸟都来帮助他。现代人往往对象耕鸟耘产生怀疑,认为这是神话传说。当我们读懂《孝经》的时候,就一定会相信这是真实的事情。因为《孝经》上讲:孝悌 之至,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无所不通。舜帝是一个在乡间耕地的农夫,他的孝行,感动了天下所有的人。最后尧王把帝位传给他。他后来做了天子、做了圣贤, 就在一个孝字。
所以,《中庸》上夫子讲到:舜其大孝也与?德为圣人,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庙飨之,子孙保之。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这个德就是孝德。你把孝做到极点,你就是圣人。
《中庸》上还讲到夫孝也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今天,我们要尽孝,我们不仅要对我们的父母尽孝,我们更要承担起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个使命。继承我们古圣先王的教诲,传述我们祖宗的事迹。
魏征在《群书治要》的序里面讲到:用之当今,足以鉴览前古;传之来叶,可以贻厥孙谋他知道我们后世子孙,同样会遇到社会出现问题,家庭出现问题,人生出现问题的时候。
家有疑难问父母,国有疑难问祖宗。今天,我们一定要回溯源头,继承我们古圣先贤的教诲,继承他们的志向,开化后人。我们虽然是一个平民百姓,但是,宋 朝的陆游讲过位卑未敢忘忧国,即使是一个普通百姓,也不敢忘掉我是国家的一员,要关心这个国家。我们要念念感恩国家,我们常常记得父母的恩,老师的 恩,但是往往忘记国家的恩德。我们生活中享受的一切便利,我们能够有安定的生活,这都是国家所赐。
所以,范仲淹先生在《岳阳楼记》里写道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我想,这是我们每一个读书人,每一个学习圣贤文化的人都应该铭记的。
最后,我们做一个总结,我们要想社会兴盛,欲治其国者,先其齐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
过去释迦摩尼佛在涅盘的时候,他的弟子就问世尊,世尊入灭以后,我们以谁为师?释迦摩尼佛最后讲:以苦为师,以戒为师,我们学习《群书治要》方才明 白,古圣贤王和释迦摩尼佛的教诲是一样的,什么是以苦为师,就是古人教我们要勤俭,要节约。教我们要惜福。以苦为师就是教我们要修福。以戒为师就 是教我们要守规矩。守规矩在中国就是守礼。礼是修德之基,《易经》里面讲:履者,德之基也。履卦是教人循礼,如果没有礼了,中华文化也就没有了。
我们学习中华文化,如何落实,就是从勤俭,从守礼开始。最基本的礼就是《弟子规》。守礼我们能得智慧,释迦摩尼的教诲讲:因戒得定,因定开慧。《大 学》里面讲: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诸葛亮讲:静以修身,俭以养德。这是教我们福慧双修,治国齐家修身莫不如此。
在我们的老家,家家户户都有贴了这样一个牌位,叫天地国亲师位。末学从小对传统文化的认识,就是从这几个字开始的,那时候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直到 学习《群书治要》,在国语里面我看到了一段话,看到了这段话的时候我满眼含泪,这是一个臣子在他国家灭亡的之后,对俘虏他的一位国王讲,他说:民生 于三,事之如一。父生之,师教之,君食之。唯其所在,则致死焉。报生以死,报赐以力,人之道也。我们的父母生养我们,给我们生命;我们的老师教导我们, 给我们慧命;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生活在一个安定太平的社会,这三者的恩德,无量无边,我们要懂得知恩报恩。
好,我们今天的学习就到这里,末学讲得不妥之处,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作者2013423日在香港《群书治要》论坛讲座整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