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古镜今鉴——《群书治要》故事选:周文王故事数则


【 点击数:445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文王孝父

【原文】文王之为世子,朝于王季日三。鸡初鸣而起,衣服至于寝门外,问内竖之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内竖,小臣之属,掌外内之通令者。御,如今小吏直日也〕?”内竖曰“安”,文王乃喜。及日中又至,亦如之。及暮又至,亦如之。其有不安节,则内竖以告文王,文王色忧,行不能正履〔节,谓居处故事也。履,蹈地也〕。王季复膳,然后亦复初。食上,必在视寒暖之节〔在,察也〕;食下,问所膳〔膳,所食也〕,然后退。武王帅而行之〔帅,循也〕。文王有疾,武王不脱冠带而养〔言常在侧〕;文王壹饭,亦壹饭;文王再饭,亦再饭〔欲知气力箴药所胜〕。(群书治要·礼记)

【译文】文王做世子(周代时,天子、诸侯的嫡子称“世子”)的时候,每天三次探视他的父亲王季。每天早晨雄鸡刚叫就起来穿衣,走到他父亲的寝门外面,问内宫值班的小臣说:“今天父王睡得怎么样?”内宫小臣说“睡得安稳”,文王便很高兴。到了中午,他又来探视一次,也像这样问一遍。到傍晚时,他又来探视,照样问一遍。如果父亲有点不舒服,那么内宫小臣就把情况报告给文王,文王就会脸色忧愁,走路都失去了正常步伐。父亲王季饮食增多之后,文王才恢复如常。饮食送上的时候,文王一定在旁边察看冷热的程度;吃完饭后,文王还要问饭菜是否可口,然后才离开。武王遵循文王的孝行,文王有病时,武王就不脱冠带,日夜侍候在旁。文王能吃一口饭,武王也吃一口饭;文王能吃两口,武王也吃两口。

文王之囿

【原文】齐宣王问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有诸?”孟子曰:“有之。”曰:“若是其大乎?”〔王怪其大〕曰:“民犹以为小也。”曰:“寡人之囿,方四十里(原有耳字),民犹以为大,何也?”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刍荛者往焉,雉菟者往焉。与民同之,民以为小,不亦宜乎?臣闻郊关之内,有囿方四十里,杀其麋鹿者如杀人之罪〔郊关,齐四境之郊皆有关也〕,则是方四十里为阱于国中也。民以为大,不亦宜乎?”〔设陷阱者,丈尺之间耳,今陷阱乃方四十里,民患其大,不亦宜乎。〕(群书治要·孟子)

【译文】齐宣王问孟子:“听说周文王拥有一处七十里见方的捕猎场,真有此事吗?”孟子答道:“史书上确有记载。”宣王说:“这是否太大了呀?”孟子说:“百姓还认为它太小呢!”宣王反问道:“我的捕猎场才四十里见方,可百姓还觉得太大,这是为何呢?”孟子说:“周文王的捕猎场七十里见方,人们割草砍柴随便出入,捕禽猎兽亦随便出入,这是与民共享的猎场。百姓认为它小,难道不合乎情理吗?据我所知,在贵国国都的郊外,有一个方四十里的猎场,在那里如果有谁杀死猎场里的麋鹿,就照杀人之罪来判处。那么这方四十里的捕猎场,简直成了国家设置的坑害老百姓的陷阱。百姓认为它太大,难道不是合乎情理吗?”

文王寝疾

【原文】周文王立国八年,寝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周郊。百吏皆请曰:“臣闻地之动也,为人主也。今王寝疾,请移之。”文王曰:“若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国城,其可以移之乎!”文王曰:“天之见妖,以罚有罪也。我必有罪,故天以此罚我也。今兴事动众,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重,犹益也。移咎征于他人,是益吾咎〕。昌也请改行重善以移之,其可以免乎!”于是谨其礼秩、皮革,以交诸侯;饬(饬原作饰)其辞令、币帛,以礼豪士。无几何,疾乃止〔止,除〕。立国五十一年而终。(群书治要·吕氏春秋)

【译文】周文王建国第八年,卧病五日时,发生地震,震动范围未超出国都四郊。百官都请求说:“我们听说,地震的发生都是因为人主的缘故。现在大王已卧病在床,请设法将灾祸转移至别处。”文王说:“怎样使其转移呢?”回答说:“动用民众,大兴土木工程,来加高国都的城墙,大概可以转移灾病吧!”文王说:“上天显现不正常状况,是用以处罚有罪的人。我肯定是有罪过,所以上天用地震来罚我。现在如果兴师动众来加高国都的城墙,这正是加重我的罪过啊!不可以这样办。请允许我改用多做善事来转移它,这样可以免除我的灾病了吧!”于是,文王严格控制礼仪、官俸开支和皮革制品的使用,以其节余开支来结交诸侯;谨慎其辞令,备好币帛,用以礼遇卓越人才。不久,文王的病就好了。他在建国五十一年时才去世。

文王结系

【原文】文王伐崇,至黄凤墟,而袜系解,左右顾无可令结系,文王自结之。太公曰:“君何为自结系?”文王曰:“吾闻上君之所与处者,尽其师也;中君之所与处者,尽其友也;下君之所与处者,尽其使也。今寡人虽不肖,所与处者,皆先君之人也,故无可令结之者也。”(群书治要·韩子)

【译文】周文王讨伐崇国,行至黄凤故城,袜带散开了,环顾左右,没有可以令其为自己系袜带的人,文王便自己把袜带系上。太公望说:“君主您为什么自己系袜带?”文王说:“我听说上等的君主对于与其相处者,都看作是自己的老师;中等的君主对于与其相处者,都看作是自己的朋友;下等的君主对与其相处者,都看作是供自己役使的人。现在我虽然不贤,(但我知道)与我相处的都是先君的旧臣,所以没有可以令其为自己系袜带的人。”

泽及朽骨

【原文】周文王作灵台,及为池沼,掘地得死人之骨,吏以闻于文王。文王曰:“更葬之。”吏曰:“此无主矣。”文王曰:“有天下者,天下之主也;有一国者,一国之主也。寡人固其主,又安求主。”遂令吏以衣棺更葬之。天下闻之,皆曰:“文王贤矣,泽及朽骨,又况于人乎?”或得宝以危国,文王得朽骨以喻其意,而天下归心焉。(群书治要·新序)

【译文】周文王建造灵台,到修建池沼的时候,挖地挖出了死人骨头,管理工地的官员把这事报告给文王。文王说:“给他改葬。”官员说:“那是无主的尸骨。”文王说:“拥有天下的人,就是天下的主人;拥有一国的人,就是一国的主人。寡人本来就是他的主人,你还到哪儿去找他的主人?”于是叫那位官员备办寿衣棺木给他改葬。天下的人听到这件事,都说:“文王真是贤君啊,连朽骨都受到他的恩泽,又何况是活生生的人呢!”有人得到珍宝但给国家带来灾难,文王得到枯骨,却以此表明他仁爱的诚心,因此天下人心归向啊!

周公吐哺

【原文】周公旦者,周武王弟也,封于鲁。成王使其子伯禽代就封于鲁,周公戒伯禽曰:“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我于天下,亦不贱也。然我一沐三捉发,一饭三吐哺,起以待士,犹恐失天下之贤人。子之鲁,慎无以国骄人。” (群书治要·史记)

【译文】周公姬旦是周武王的弟弟,封地在鲁。成王让周公的儿子伯禽代替周公到鲁国去做鲁公,周公告诫伯禽说:“我是文王的儿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父,我在天下地位也不低了。然而我曾洗一次头就三次暂停握住头发,吃一顿饭就三次吐出口中的食物,起身去接待士人,(即使如此)还担心失去天下的贤人。你到了鲁国,千万不要因国君的身份慢待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