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五十 抱朴子


【 点击数:941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抱朴子

  群書治要卷五十

  酒 誡

  抱朴子曰。目之所好。不可從也。耳之所樂。不可不慎(原書不慎作順一字)也。鼻之所喜。不可任也。口之所嗜。不可隨也。心之所欲。不可恣也。故惑目者必逸容鮮藻也。惑耳者必妍音淫聲也。惑鼻者必芷蕙芥馥也。惑口者必珍羞嘉旨也。惑心者必勢利功名也。五者畢惑。則或承之禍。爲身患者。不亦信哉。

  是以其抑情也。劇乎隄防之備决。其禦性也。過乎腐轡之乘奔。故能内保永年。外免舋累也。

  夫酒醴之近味。生病之毒物。無豪鋒之細益。有丘山之巨損。君子以之敗德。小人以之速罪。耽之惑之。尠不及禍。世之士人。亦知其然。既莫能絶。又不肯節。縱口心之近欲。輕召灾之根原。似熱腸之恣冷。雖適己而身危。小大亂喪。亦罔非酒。

  然而俗人是酣是湎。其初筵也。抑抑濟濟。言希容整。咏湛露之厭厭。歌在鎬之愷樂。舉萬壽之觴。誦温克之義。日未移晷。體輕耳熱。流離海螺之器并用。滿酌罰餘之令遂急。醉而不出。拔轄投井。

  於是口湧鼻溢。濡首及亂。屢舞僊僊。舍其座遷。載號載呶。如沸如羹。或争辭尚勝。或啞啞獨笑。或無對而談。或嘔吐機筵。或顛蹶梁(梁作良)倡。或冠脱帶解。

  貞良者流華督之顧盼。怯愞者效慶忌之蕃捷。遲重者蓬轉而波擾。整肅者鹿(舊無忌之至鹿十六字。補之)踴而魚躍。口訥於寒暑者。皆撫掌以諧聲。謙卑而不競者。悉裨瞻以高交。廉耻之儀毁。而荒錯之疢發。闒茸之性露。而傲狠之態出。

  精濁神亂。臧否顛倒。或奔車走馬。赴坑谷而不憚。以九折之阪爲蟻封也。或登危蹋頹。雖墮墜而不覺。以吕梁之淵爲牛迹也。或肆忿於器物。或酌(酌作酗)醟於妻子。加枉酷於臣僕。用剡鋒乎六畜。熾火烈於室廬。遷威怒於路人。加暴害於士友。褻嚴主以夷戮者有矣。犯凶人而受困者有矣。

  言雖尚辭。煩而叛理。拜伏徒多。勞而非敬。臣子失禮於君親之前。幼賤悖慢於老宿之座。謂清談爲詆詈。以忠告爲侵己。於是白刃抽而忘思難之慮。棒杖奮而罔顧乎先後。構灑之讎血。招大辟之禍。

  以少陵長。則鄰(鄰原作邦)黨加重責矣。辱人父兄。則子弟將推刃矣。發人所諱。則壯士不能堪矣。計數深刻。則醒者不能恕矣。起衆患於須臾。結百疴於膏盲。奔駟不能追既往之悔。思改而無自反之蹊。蓋知者所深防。而庸人所不免也。其爲禍敗。不可勝載。

  然而歡集莫之或釋。舉白盈耳。不論能否。料瀝霤於小餘。以稽遲爲輕己。傾筐注於所敬。殷勤變而成薄。勸之不持。督之不盡。惡色醜音。所由而發也。

  夫風經府藏。使人忽歡。或遇斯疾。莫不憂懼。吞苦忍痛。欲其速愈。至於醉之病性。何异於茲。而獨居密以逃風。不能割情以節酒。若畏酒如畏風。憎醉如憎病。則荒沉之咎塞。而流連之失止矣。夫風之爲病。猶展攻治。酒之爲變。在乎呼噏。及其悶亂。若存若亡。視泰山如彈丸。見滄海如盤盂。仰嘩天墮。俯呼地陷。臥待虎狼。投井赴火而不謂惡也。夫用身之如此。亦安能惜敬恭之禮。護喜怒之失哉。

  昔儀狄既疏。大禹以興。糟丘酒池。辛。癸以亡。豐侯得罪。以戴樽銜杯。景升荒壞。以三雅之爵。趙武之失衆。子反之誅戮。灌夫之滅族。季布之疏斥。子建之免退。徐邈之禁言。皆是物也。世人之好之樂之者甚多。而戒之畏之者至少。彼衆我寡。良箴安施。且願君子節之而已。

  疾 謬

  抱朴子曰。世故繼有。禮教斯頹。敬讓莫崇。傲慢成俗。疇類飲會。或蹲或踞。暑夏之月。露首袒體。盛務唯在樗蒲彈碁。所論極於聲色之間。舉足不離綺襦紈袴之側。游步不去勢利酒客之門。不聞清言講道之言。專以醜辭嘲弄爲先。以如此者爲高遠。以不爾者爲騃野。

  於是馳逐之庸民。偶俗之近人。慕之者猶宵蟲之赴明燭。學之者猶輕毛之應飆風。嘲戲之言。或上及祖考。或下逮婦女。往者務其深焉。報者恐不重焉。唱之者不慮見答之後患。和之者耻於言輕之不塞。以不應者爲拙劣。以先止者爲負敗。如此、交惡之辭。焉得嘿哉。

  其有才思者之爲之也。猶善於依因機會。言微理舉。雅而可笑。中而不傷。若夫疏拙者之爲之也。則枉曲直凑。使人愕然。妍之與蚩。其於宜絶。豈唯無益而已哉。

  乃有使酒之客。及於難侵之性。不能堪之。拂衣拔棘。而手足相及。醜言加於所尊。歡心變而成讎。絶交壞厚。構隙致禍。以杯螺相擲者有矣。以陰私相訐者有矣。昔陳靈之被矢。灌氏之泯族。匪降自天。口實爲之。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三緘之戒。豈欺我哉。

  激電不能追既往之失辭。班輸(輸原作輪)不能磨斯言之既玷。雖不能三思而吐情談。猶可息謔調以杜禍萌也。然而迷謬者無自見之明。觸情者諱逆耳之規。恢(恢作疾。疾當作疢)美而無直亮之鍼艾。群惑而無指南以自反。諂媚小人。歡笑以贊善。面從之徒。拊節以稱功。益使惑者不覺其非。自謂有端晏之捷。過人之辨。而不寤斯乃招患之旌。召害之符也。豈徒减其方策之令問。虧其没世之德音而已哉。

  然敢爲此者。非必篤顧(顧作爲)也。率多冠蓋之後。勢援之門。素頗力行善事。以竊虚名。名既粗立。本情便放。或假財色以交權豪。或因時運以叨榮位。或以婚姻而成貴戚。故并(并作弄)毁譽以合威柄。器盈志溢。態發病出。黨成交廣。道通步高。清論所不能復制。繩墨所不能復彈。遂成鷹頭之蠅。廟垣之鼠。

  所未及者。則低眉掃地以奉望之。其下者。作威作福以鞚御之。故勝己者則不得聞。聞亦陽不知也。减己者則不敢言。言亦不能禁也。

  刺 驕

  蓋勞謙虚己。則附之者衆。驕慢倨傲。則去之者多矣。附之者衆。則安之徵也。去之者多。則危之診也。

  存亡之機。於是乎在。輕而爲之。不亦蔽哉。自尊重之道。乃在乎以貴下賤。卑以自牧也。非此之謂也。乃衰薄之弊俗。膏盲之廢疾。安共爲之可悲者也。不修善事。即爲惡人。無事於大。則爲(舊無人無至則爲七字。補之)小人。紂爲無道。見稱獨夫。仲尼陪臣。謂爲素王。即君子不在乎富貴矣。今爲犯禮之行。而不喜聞遄死之譏。是負豕而憎人説其臭。投泥而諱人言其污也。

  夫節士不能使人敬之。而志不可奪也。不能使人不憎之。而道不可屈也。不能令人不辱之。而榮在我也。不能令人不擯之。而操之不可改也。故分定計决。勸沮不能幹。樂天知命。憂懼不能入。困瘁而益堅。窮否而不悔。誠能用心如此者。亦安肯草靡萍浮。效禮之所弃者之所爲哉。

  俗之傷破人倫。劇於寇賊之來。不能經(舊無經字。補之)久。其所損壞。一時而已。若夫貴門子孫。及在位之士。不惜典刑。而皆科頭袒體。踞見賓客。毁辱天官。又移染庸民。後生晚出。見彼或已經清資。或叨竊虚名。而躬自爲之。則凡夫便謂立身當世。莫此之爲美也。夫守禮防者苦且難。而其人多窮賤焉。恣驕放者樂且易。而爲者皆速達焉。於是俗人莫不委此而就彼矣。

  世間或有少無清白之操業。長以買官而富貴。或亦其所知足以自飾也。其黨與足以相引也。而無行之子。便指以爲證曰。彼縱清恣欲。而不妨其赫奕矣。此整身履道。而不免於貧賤矣。而不知榮顯者有幸。而頓淪者不遇。皆不由其行也。

  博 喻

  抱朴子曰。民財匱矣。而求不已。下力極矣。而役不休。欲怨嘆之不生。規其寧之惟永。猶斷根以續枝。剜背以裨腹。刻目以廣明。割耳以開聰也。

  抱朴子曰。法無一定。而慕權宜之隨時。功不倍前。而好屢變以偶俗。猶剸高馬以適卑車。削跗踝以就褊履。斷長劍以赴短鞞。剖尺璧以納促匣也。

  抱朴子曰。禁令不明。而嚴刑以静亂。廟筭不精。而窮兵以侵鄰。猶釤禾以計蝗蟲。伐木以殺蛣(蛣作蠹)蠍。减食(减食作食毒)以中蚤蝨。撤舍以逐雀鼠也。

  廣 譬

  抱朴子曰。三辰蔽於天。則清景暗於地。根茇蹶於此。則柯條瘁於彼。道失於近。則禍及於遠。政繆於上。而民困於下。

  抱朴子曰。貴遠而賤近者。常人之用情也。信耳而疑目者。古今之所患也。是以秦王嘆息於韓非之書。而想其爲人。漢武慷慨於相如之文。而恨不同世。及既得之。終不能拔。或納讒而誅之。或放之乎冘散。此蓋葉公之好僞形。見真龍而失色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