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四十八 典语


【 点击数:601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典 语

  群書治要卷四十八

  爵禄賞罰。人主之威柄。帝王之所以爲尊者也。故爵禄不可不重。重之則居之者貴。輕之則處之者賤。居之者貴則君子慕義。取之者賤則小人覬覦。君子慕義。治道之兆。小人覬覦。亂政之漸也。易曰聖人之大寶曰位。何以守位曰人(人作仁)。故先王重於爵位。慎於官人。制爵必俟有德。班禄必施有功。是以見其爵者昭其德。聞其禄者知其功。然猶誡以威罰。勸以黜陟。顯以錫命。耀以車服。故朝無曠官之譏。士無尸禄之責矣。

  夫無功而受禄。君子猶不可。况小人乎。孔子所以耻禀丘之封。而惡季氏之富也。故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不以其道得之。不處。苟得其志。執鞭可爲。苟非其道。卿相猶避。明君不可以虚授。人臣亦不可以苟受也。書曰。天工人其代之。是以聖帝明王。重器與名。尤慎官人。故周褒申伯。吉甫著誦。祈父失職。詩人作刺。王商爲宰。單于震畏。千秋登相。匈奴輕漢。推此言之。官人封爵。不可不慎也。官得其人。方類相求。雖在下位。士以爲榮也。俗以貨成。位失其守。雖則三公。士以爲辱也。故王陽在位。貢公彈冠。王許并立。班伯耻之。

  天子據率土之資。總三才之任。以制御六合。統理群生。固未易爲也。是以聖帝明王。憂勞待旦。勤於日昃。未有不汲汲於求賢。勤勤於遠惡者也。故大舜招二八於唐朝。投四凶於荒裔。殛鯀不嫌登禹。親仁也。舉子不爲宥父。遠惡也。以能昭德立化。爲百王之命也。

  夫世之治亂。國之安危。非由他也。俊乂在官。則治道清。奸佞干政。則禍亂作。故王者任人。不可不慎也。得人之道。蓋在於敬賢而誅惡也。敬一賢則衆賢悦。誅一惡則衆惡懼。昔魯誅少正。佞人變行。燕禮郭隗。群士嚮至。此非其效與。然人主處於深宫之中。生於禁闥之内。眼不親見臣下之得失。耳不親聞賢愚之否臧。焉知臣下誰忠誰否。誰是誰非。須當留意隱括。聽言觀行。驗之以實。效之以事。能推事效實。則賢愚明而治道清矣。

  王者所以稱天子者。以其號令政治法天而行。故也夫天之育萬物也。耀之以日月。紀之以星辰。運之以陰陽。成之以寒暑。震之以雷霆。潤之以雲雨。天不親事而萬事歸功者。以所任者得其宜也。然握璿璣。御七辰。調四時。制五行。此蓋天子之所爲任者也。孔子曰。唯天爲大。唯堯則之。帝王之盛莫過虞。昔帝堯之末。洪水有滔天之灾。烝民有昏墊之憂。於是咨嗟四岳。舉及側陋。虞舜既登。百揆時叙。二八龍騰。并幹唐朝。故能揚嚴億載。冠德百王。舜既受終。并簡俊德。咸列庶官。從容垂拱。身無一勞。而庶事歸功。光炎百世者。所任得其人也。

  天子所以立公卿大夫列士之官者。非但欲備員數。設虚位而已也。以天下至廣。庶事總猥。非一人之身所能周理。故分官别職。各守其位。事有大小。故官有尊卑。人有優劣。故爵有等級。三公者。帝王之所杖也。自非天下之俊德。當世之良材。即不得而處其任。處其任者。必荷其責。在其任者。必知所職。夫匡輔社稷。佐日揚光。協齊七政。宣化四方。此三公之職。籩豆之事。則有司存。大臣不親細事。猶周鼎不調小味也。故書曰。元首叢莝哉。股肱惰哉。庶事墮哉。此之謂也。陳平曰。宰相者。上佐天子。下理陰陽。外無四夷諸侯。内親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其(其字疑衍)任其職也。可謂知其任者也。

  天下至廣。萬機至繁。人主以一人之身。處重仞之内。而御至廣之士。聽至繁之政。安知萬國之聲息。民俗之動静乎。故古之聖帝。立輔弼之臣。列官司之守。勸之以爵賞。誡之以刑罰。故明誡以效其功。考績以核其能。德高者位尊。才優者位重。人主總君謨以觀衆智。杖忠賢而布政化。明耳目以來風聲。進直言以求得失。夫如是。雖廣必周。雖繁必理。何則。御之有此具也。夫君稱元首。臣云股肱。明大臣與人主一體者也。堯明俊德。守位以人。所以强四支而輔體也。其爲己用。豈細也哉。苟非其選。器不虚假。苟得其人。委之無疑。君之任臣。如身之信手。臣之事君。亦宜如手之繫身。安則共樂。痛則同憂。其上下協心。以治世事。不俟命而自勤。不求容而自親。何則。相信之忠著也。

  是以天子改容於大臣。所以重之也。人臣盡命於君上。所以報德也。寵之以爵級。而天下莫不尊其位。任之以重器。天下莫不敬其人。顯之以車服。天下莫不瞻其榮者。以其荷光景於辰耀。登階(登階之間。恐有脱字)於天路也。若此之人。進退必足以動天地而應列宿也。故選不可以不精。任之不可以不信。進不可以不禮。退之不可以權辱。昔賈生常陳階級。而文帝加重大臣。每賢其遺言。博引古今。文辭雅偉。真君人之至道。王。臣之碩謨也。

  夫料才覈能。治世之要也。凡人之才。用有所周。能有偏達。自非聖人。誰兼資百行。備貫衆理乎。故明君聖主。裁而用焉。昔舜命群司。隨才守位。漢述功臣。三杰异稱。况非此儔。而可備責乎。且造父善御。師曠知音。皆古之至奇也。使其探(探疑换)事易伎。則彼此俱屈。何則。纔有偏達也。人之才能。率皆此類。不可不料也。若任得其才。才堪其任。而國不治者。未之有也。或有用士而不能以治者。既任之不盡其才。不覈其能。故功難成而世不治也。馬無輦重之任。牛無千里之迹。違其本性。責其效事。豈可得哉。使韓信下帷。仲舒當戎。于公馳説。陸賈聽訟。必無(無下恐有脱字)曩時之勛。而顯今日之名也。何則。素非才之所長也。推此論之。何可不料哉。

  政有宜於古而不利於今。有長於彼而不行於此者。風移俗易。每世則變。故結繩之治。五帝不行。三代損益。政法不同。隨時改制。所以救弊也。易曰。隨時之義大矣哉。孔子曰。不教民戰。是謂弃之。司馬法曰。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安。忘戰必危。明用武有時。昔秦杖威用武。卒成王業。吞滅六國。帝有天下。而不斟酌唐、虞。以美其治。損益三代。以御其世。爾乃廢先聖之教。任殘酷之政。阻兵行威。暴虐海内。故百姓怨毒。雄桀奮起。至於二世。社稷湮滅。非武不能取而所守之者非也。傳曰。夫兵猶火也。不戢將自焚。秦無戢兵之慮。故有自焚之禍。好戰必亡。此之謂也。徐偃王好行仁義。不修武備。楚人伐之。身死國滅。天下雖安。武不可廢。况以區區之徐。處争奪之世乎。忘戰必危。此之謂也。漢高帝發迹泗水。龍起豐、沛。仁以懷遠。武以弭難。任奇納策。遂掃秦、項。被以惠澤。飾以文德。文武并作。祚流世長。此高帝之舉也。

  秦漢俱杖兵用武以取天下。漢何以昌。秦何以亡。秦知取而不知守。漢取守之具備矣乎。中世孝武以成功恢帝綱。元、成以儒術失皇綱。德不堪也。王莽之世。内尚文章。外繕師旅。立明堂之制。修辟廱之禮。招集儒學。思遵古道。文武之事備矣。然而命絶於漸臺。支解於漢刃者。豈文、武之不能治世哉。而用之者拙也。班輸騁功於利器。拙夫操刀而傷手。非利器有害於工匠。而夫膏梁旨饌。時或生疾。針艾藥石。時或瘳疾。故體病則攻之以針艾。疾瘳則養之以膏梁。文武之道。亦猶是矣。世亂則威之以師旅。道治則被之以文德。

  天生烝民。授之以君。所以綜理四海。收養品庶也。王者據天位。御萬國。臨兆民之衆。有率土之資。此所以尊者也。然宫室壯觀。出於民力。器服珍玩。生於民財。千乘萬騎。由於民衆。無此三者。則天子魁然獨在。無所爲尊者也。明主智君。階民以爲尊。國須政而後治。其恤民也。憂勞待旦。日側忘飡。恕己及下。務在博愛。臨御華殿。軒檻華美。則欲民皆有容身之宅。廬室之居。窈窕盈堂。美女侍側。則欲民皆有配匹之偶。室家之好。肥肉淳酒。珠膳玉食。則欲民皆有餘糧之資。充饑之飴。輕裘累暖。衣裳重繭。則欲民皆有温身之服。禦寒之備。凡四者。生民之本性。人情所共有。故明主樂之於上。亦欲士女歡之於下。是以仁惠廣洽。家安厥所。臨軍則士忘其死。御政則民戴其化。此先王之所以豐動祚享長期者也。若居無庇首之廬。家無配匹之偶。口無充饑之食。身無蔽形之衣。婚姻無以致娉。死葬無以相卹。飢寒入於腸骨。悲愁出於肝心。雖百舜不能杜其怨聲。千堯不能成其治迹。是以明主御世。恤民養士。恕下以身。自近及遠。化通宇宙。丕懼民之不安。故能康厥世治。播其德教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