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四十七 劉廙政論


【 点击数:586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劉廙政論

  群書治要卷四十七

  備政

  夫爲政者。譬猶工匠之造屋也。廣廈既成。衆棁不安。則梁棟爲之斷折。一物不備。則千柱爲之并廢。善爲屋者。知梁棁之不可以不安。故棟梁常存。知一物之不可以不備。故衆榱與之共成也。善爲政者。知一事之不可闕也。故無物而不備。知一是之不可失也。故衆非與之共得。其不然者。輕一事之爲小。忽而闕焉。不知衆物與之共多也。睹一非之爲小也。輕而蹈焉。不知衆是與之共失也。夫政之相須。猶輗轄之在車。無輗轄猶可以小進也。謂之歷遠而不頓躓者。未之有也。夫爲政者。輕一失而不矜之。猶乘無轄之車。安其少進。而不睹其頓躓之患也。夫車之患近。故無不睹焉。國之患遠。故無不忽焉。知其體者。夕惕若厲。慎其愆矣。

  夫爲政者。莫善於清其吏也。故選托於由。夷。而又威之以篤罰。欲其貪之必懲。令之必從也。而奸益多。巧彌大。何也。知清之爲清。而不知所以清之故。免而無耻也。日欲其清而薄其禄。禄薄所以不得成其清。夫飢寒切於肌膚。固人情之所難也。其甚又將使其父不父。子不子。兄不兄。弟不弟。夫不夫。婦不婦矣。貧則仁義之事狹。而怨望之心篤。從政者捐私門而委身於公朝。榮不足以光室族。禄不足以代其身。骨肉飢寒離怨於内。朋友離叛衰(衰疑弃)。捐於外。虧仁孝。損名譽。得守之而不易者。萬無一也。不能原其所以然。又將佐其室族之不和。合門之不登也。疑其名。必將忘其實。因而下之。不移之士。雖苦身於内。冒謗於外。捐私門之患。畢死力於國。然猶未獲見信之衷。不免黜放之罪。故守清者死於溝壑。而猶有遺謗於世也。爲之至難。其罰至重。誰能爲之哉。人知守清之必困於終也。違清。而又懼卒罰之及其身也。故不爲昭昭之行。而咸思暗昧之利。奸巧機於内。而虚名逸於外。人主貴其虚名。而不知賤其所以爲名也。

  虚名彰於世。奸實隱於身。人主眩其虚。必有以暗其實矣。故因而貴之。敬而用之。此所謂惡貪而罰於由夷。好清而賞於盗跖也。名實相違。好惡相錯。此欲清而不知重其禄之故也。不知重其禄。非徒失於清也。又將使清分於私。而知周於欺。推此一失。以至於欺。苟欺之行。何事而不亂哉。故知清而不知所以重其禄者。則欺而濁。知重其禄而不知所以少其吏者。則竭而不足。知少其吏而不知所以盡其力者。則事繁而職闕。凡此數事。相須而成。偏廢。則有者不爲用矣。其餘放欺。無事而不若此者也。不可得一二而載之耳。故明君必須良佐而後致治。非良佐能獨治也。必須善法有以用之。夫君猶醫也。臣猶針也。法。陰陽補瀉也。針非人不入。人非針不徹於病。二者既備而不知陰陽補瀉。則無益於疾也。又况逆(逆疑并)失之哉。今用針而不存於善術。使所針必死。夫然也。其疾之療亦遠。良醫急於速療。而不恃針入之無恙也。明君急於治平。而不恃亡失之不便亡也。(必須至亡也百三字。恐當連正文)

  正名

  夫名不正則其事錯矣。物無制 則其用淫矣。錯則無以知其實。淫則無以禁其非。故王者必正名以督其實。制 物以息其非。名其何以正之哉。曰。行不美則名不得稱。稱必實所以然。效其所以成。故實無不稱於名。名無不當於實也。曰。物又何以制 之哉。曰。物可以養生而不可廢之於民者。富之備之。無益於養生而可以寶於世者。則隨尊卑而爲之制 。使不爲此官。不得服此服。不得備此飾。故其物甚可欲。民不得服。雖捐之曠野而民不敢取也。雖簡於禁。而民皆無欲也。是以民一於業。本務而末息。有益之物阜而賤。無益之寶省而貴矣。所謂貴者。民貴願之也。匪謂賈貴於市也。故其政惠。其民潔。其法易。其業大。昔人曰。唯器與名。不可以假人。其此之謂與。

  慎 愛

  夫人主莫不愛愛己。而莫知愛己者之不足愛也。故惑小臣之佞而不能廢也。忘(忘疑忌)違己之益己而不能用也。夫犬之爲猛也。莫不愛其主矣。見其主則騰踊而不能自禁。此歡愛之甚也。有非則鳴吠。而不遑於夙夜。此自效之至也。昔宋人有沽酒者。酒酸而不售。何也。以其有猛犬之故也。夫犬知愛其主。而不能爲其主慮酒酸之患者不噬也。夫小臣之欲忠其主也。知愛之而不能去其嫉妒之心。又安能敬有道。爲己願稷。契之佐哉。此養犬以求不貧。愛小臣以喪良賢也。悲夫。爲國者之不可不察也。

  審 愛

  爲人君者。莫不利小人以廣其視聽。謂視聽之可以益於己也。今彼有惡而己不見。無善而己愛之者。何也。智不周其惡。而義不能割其情也。己不能割情於所愛。慮不能睹其得失之機。彼亦能見己成敗於所暗。割私情以事其上哉。其勢適足以厚奸人之資。此朋黨者之所以日固。獨善之所以孤弄(弄疑弃)也。故視聽日多。而暗蔽日甚。豈不詭哉。

  欲 失

  夫人君莫不願衆心之一於己也。而疾奸黨之比於人也。欲得之而不知所以得之。故欲之益甚。而不可得亦甚。疾之益力。而爲之者亦益勤矣。何也。彼將恐其黨也。任之而不知所以信之。朝任其身。夕訪於惡。惡無毁實。善無賞分。事無小大。訪而後知。彼衆之不必同於道也。又知訪之不能於己也。雖至誠至忠。俾曾參以事其親。借龍逢以貫其忠。猶將屈於私交。况世俗之庸臣哉。故爲君而欲使其臣之無黨者。得其人也。得其人而使必盡節於國者。信之於己也。

  疑 賢

  自古人君莫不願得忠賢而用之也。既得之。莫不訪之於衆人也。忠於君者。豈能必利於人。苟無利於人。又何能保譽於人哉。故常願之於心。而常失之於人也。非願之之不篤而失之也。所以定之之術非也。故爲忠者獲小賞而大乖違於人。恃人君之獨知之耳。而獲訪之於人。此爲忠者福無幾而禍不測於身也。得於君。不過斯須之歡。失於君。而終身之故患。荷賞名而實窮於罰也。是以忠者逝而遂。智者慮而不爲。爲忠者不利。則其爲不忠者利矣。凡利之所在。人無不欲。人無不欲。故無不爲不忠矣。爲君者以一人而獨慮於衆奸之上。雖至明而猶困於見暗。又况庸君之能睹之哉。庸人知忠之無益於己。而私名之可以得於人。得於人。可以重於君也。故篤私交。薄公義。爲己者殖而長之。爲國也(也疑者)抑而割之。是以真實之人黜於國。阿欲之人盈於朝矣。由是田。季之恩隆。而齊。魯之政衰也。雖成(成恐戒或威)之市朝。示之刀鋸。私欲益盛。齊。魯日困。何也。誠威之以言而賞之以實也。好惡相錯。政令日弊。昔人曰。爲君難。不其然哉。

  任 臣

  人君所以尊敬人臣者。以其知任人臣。委所信。而保治於己也。是以其聽察。其明昭。身日高。而視日下。事日遠。而聽日近。業至難而身至易。功至多而勤至少也。若多疑而自任也。則其臣不思其所以爲國。而思其所以得於君。深其計而淺其事。以求其指撝。人主淺之則不陷於之難。人主深之則進而順之以取其心。所闕者。忠於國而難明於君者也。所修者。不必忠於國而易行於時者也。因其所貴者貴之。故能同其貴。因其所賤者賤之。故能殊於賤。其所貴者不必賢。所賤者不必愚也。家懷因循之術。人爲悦心易見之行。夫美大者深而難明。利長者不可以倉卒形也。故難明長利之事廢於世。阿(阿下恐有脱文)易見之行塞於側。爲非不知過。知困不知其乏。此爲天下共一人之智。以一人而獨治於四海之内也。其業大。其智寡。豈不蔽哉。以一蔽主而臨不量之阿。欲能不惑其功者。未之有也。苟惑之。則人得其志矣。人得其志。則君之志失矣。君勞臣逸。上下易所。是一君爲臣而萬臣爲君也。以一臣而事萬君。鮮不用矣。有不(不字恐衍)用人之名。而終爲人所用也。是以明主慎之。不貴知所用於己。而貴知所用於人。能用人。故人無不爲己用也。昔舜恭己正南面而已。天下不多皋陶。稷。契之數。而貴聖舜獨治之功。故曰。爲之者不必名其功。獲其業者不必勤其身也。其舜之謂與。

  下 視

  夫自足者不足。自明者不明。日月至光至大。而有所不遍者。以其高於衆之上也。鐙燭至微至小。而無不可之者。以其明之下。能照日月之所蔽也。聖人能睹往知來。不下堂而知四方。蕭墻之表。有所不喻焉。誠無所以知之也。夫有所以知之。無遠而不睹。無所以知之。雖近。不如童昏之履之也。人豈逾於日月而皆賢於聖哉。故高於人之上者。必有以應於人。其察之也視下。視下者見之詳矣。人君誠能知所不知。不遺鐙燭童昏之見。故無不可知而不知也。何幽冥之不盡。况人情之足蔽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