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四十七 蔣子萬機論


【 点击数:513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蔣子萬機論

  群書治要卷四十七

  政 略

  夫君王之治。必須賢佐然後爲泰。故君稱元首。臣爲股肱。譬之一體.相須而行也。是以陶唐欽明。羲氏平秩。有虞明目。元愷敷教。皆此君唱臣和。同亮天功。故能天成地平。咸熙於和穆。盛德之治也。夫隨俗樹化。因世建業。慎在務三而已。一曰擇人。二曰因民。三曰從時。時移而不移。違天之祥也。民望而不因。違人之咎也。好善而不能擇人。敗官之患也。三者失。則天人之事悖矣。夫人乖則時逆。時逆則天違。天違而望國安。未有也。

  刑 論

  患之巨者。狡猾之獄焉。狡黠之民。不事家事。煩貸鄉黨。以見厭賤。因反忿恨。看(看疑覓)國家忌諱。造誹謗。崇飾戲言以成醜語。被以叛逆告白長吏。長吏或内利疾惡盡節之名。外以爲功。遂使無罪并門滅族。父子孩耄。肝腦塗地。豈不劇哉。求媚之臣。側入取捨。雖烝子啖君。孤己悦主而不憚也。况因捕叛之時。無悦親之民。必獲盡節之稱乎。夫妄造誹謗。虚書叛逆。狡黠之民也。而詐忠者知而族之。此國之大殘。不可不察也。

  用 奇

  或曰。官人用士。累功積效。以次相叙。明主之法。忠臣之節盡矣。若拔奇求异。超等逾第。非臣之事也。應之曰。顧當憂世無奇人。倘有。又不能識耳。明法忠節。未必已盡也。自昔五帝之冠。固有黜陟之謨矣。復勤揚側陋。殷有考誡之誥矣。復力索巖穴。西伯有呈效之誓矣。復旁求魚釣。小伯有督課之法矣。復遽求囚俘。漢祖有賞爵之約矣。復急追亡信。若修叙爲明法。拔奇爲非事。是兩帝三君非聖哲。而鮑。蕭非忠吏也。然則考功案第。守成之法也。拔奇取异。定社稷之事也。當多事之世而論無事之法。處用奇之時而必效一官之智。此所以上古多無嚴之國也。是以高世之主。成功之臣。張法以御常人。厚禮以延奇逸。求之若不及。索之若骨肉。故能消灾除難。君臣同烈也。曩使五主二臣。牽於有司。束於修(修疑循)常。不念疇諮。則唐民康哉之歌不作。殷無高宗之號。周無殪商雅頌之美。齊無九合功。漢殲於京索而不帝矣。故明君良臣垂意於奇异。誠欲濟其事也。使奇异塡於溝壑。有國者將不興其治矣。

  漢元帝爲太子時。諫持法泰深。求用儒生。宣帝作色怒之云。俗儒不達不足任。亂吾家者太子也。據如斯言。漢之中滅。職由宣帝。非太子也。乃知班固步驟盛衰。發明是非之理。弗逮古史遠矣。昔秦穆公近納英儒。招致智辯。知富國强兵。至於始皇。乘歷世餘。滅吞六國。建帝號。而坑儒任刑。疏扶蘇之諫。外蒙恬之直。受胡亥之曲。信趙高之諂。身没三歲。秦無噍類矣。前史書二世之禍。始皇所起也。夫漢祖初以三章結黔首之心。并任儒辯以并諸侯。然後罔漏吞舟之魚。烝民樸謹。天下大治。宣帝受六世之洪業。繼武昭之成法。四夷怖征伐之威。生民厭兵革之苦。海内歸勢。適當安樂時也。而以峻法繩下。賤儒貴刑名。是時名則(名則二字似衍)石顯。弘恭之徒。便僻危嶮。杜塞公論。專制 於事。使其君負無窮之謗也如此。誰果亂宣帝家哉。向使宣帝豫料柱石之士。骨鯁之臣。屬之社稷。不令宦竪秉持天機。豈近於元世棟橈榱崩。三十年間。漢爲新家哉。推計之。始皇任刑。禍近及身。宣帝好刑。短喪天下。不同於秦禍少者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