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四十六 申鑒


【 点击数:558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申 鑒

  群書治要卷四十六

  夫道之大本。仁義而已。五典以經之。群籍以緯之。前鑒既明。後復申之。故古之聖王。其於仁義也。申重無已。篤厚無疆。謂之申鑒。天作道。皇作極。臣作輔。民作基。制度以綱之。事業以紀之。先王之政。一曰承天。二曰正身。三曰任賢。四曰恤民。五曰明制。六曰立業。承天惟允。正身惟恒。任賢惟固。恤民惟勤。明制惟典。立業惟敦。是謂政體。

  致治之術。先屏四患。乃崇五政。一曰僞。二曰私。三曰放。四曰奢。僞亂俗。私壞法。放越軌。奢敗制。四者不除。則政無由行矣。俗亂則道荒。雖天地不得保其性矣。法壞則世傾。雖人主不得守其度矣。軌越則禮亡。雖聖人不得全其行矣。制敗則欲肆。雖四表不能充其求矣。是謂四患。興農桑以養其生。審好惡以正其俗。宣文教以章其化。立武備以秉其威。明賞罰以統其法。是謂五政。

  民不畏死。不可懼以罪。民不樂生。不可勸以善。雖使卨布五教。咎繇作士。政不行焉。故在上者。先豐民財。以定其志。帝耕藉田。后桑蠶宫。國無游民。野無荒業。財不虚用。力不妄加。以周民事。是謂養生。

  君子之所以動天地。應神明。正萬物而成王治者。必本乎真實而已。故在上者審則儀道以定好惡。善惡要於功罪。毁譽放於準驗。聽言責事。舉名察實。無或詐僞淫巧以蕩衆心。故事無不核。物無不功。善無不顯。惡無不彰。俗無奸怪。民無淫風。百姓上下。睹利害之存乎己也。故肅恭其心。慎修其行。有罪惡者無徼幸。無罪過者不憂懼。請謁無所行。貨賂無所用。則民志平矣。是謂正俗。

  君子以情用。小人以刑用。榮辱者。賞罰之精華也。故禮教榮辱以加君子。治其情也。桎梏鞭扑以加小人。治其刑也。君子不犯辱。况於刑乎。小人不忌刑。况於辱乎。若夫中人之倫。則刑禮兼焉。教化之廢。推中人而墜於小人之域。教化之行。引中人而納於君子之途。是謂彰化。

  小人之情。緩則驕。驕則恣。急則叛。叛則謀亂。安則思欲。非威强無以懲之。故在上者必有武備以戒不虞。以遏寇虐。安居則寄之内政。有事則用之軍旅。是謂秉威。

  賞罰。政之柄也。明賞必罰。審信慎令。賞以勸善。罰以懲惡。人主不妄賞。非徒愛其財也。賞妄行則善不勸矣。不妄罰。非徒矜其人也。罰妄行則惡不懲矣。賞不勸。謂之止善。罰不懲。謂之縱惡。在上者能不止下爲善。不縱下爲惡。則國治矣。是謂統法。

  四患既蠲。五政既立。行之以誠。守之以固。簡而不怠。疏而不失。無爲爲之。使自施之。無事事之。使自憂(本書憂作交)之。不肅而成。不嚴而治。垂拱揖讓而海内平矣。是謂爲政之方。

  惟恤十難以任賢能。一曰不知。二曰不求(求作進)。三曰不任。四曰不終。五曰以小怨弃大德。六曰以小過黜大功。七曰以小短掩大美。八曰以干訐傷忠正。九曰以邪説亂正度。十曰以讒嫉廢賢能。是謂十難。十難不除。則賢臣不用。賢臣不用。則國非其國也。

  惟審九風以定國常。一曰治。二曰衰。三曰弱。四曰乖。五曰亂。六曰荒。七曰叛。八曰危。九曰亡。君臣親而有禮。百僚和而不同。護而不争。勤而不怨。無事惟職是司。此治國之風也。禮俗不一。職位不重。小臣咨度(咨度作讒嫉)。庶人作議。此衰國之風也。君好謙。臣好逸。士好游。民好流。此弱國之風也。君臣争明。朝廷争功。士大夫争名。庶人争利此乖國之風也。上多欲。下多端。法不定。政多門。此亂國之風也。以侈爲博。以伉爲高。以濫爲通。遵禮謂之劬。守法謂之固。此荒國之風也。以苛爲察。以利爲公。以割下爲能。以附上爲忠。此叛國之風也。上下相疏。内外相疑。小臣争寵。大臣争權。此危國之風也。上不訪下。下不諫上。婦言用。私政行。此亡國之風也。

  惟督(督作稽)五赦以綏民中。一曰原心。二曰明德。三曰勸功。四曰裒化。五曰權計。凡先王之攸赦。必是族也。非是族焉。刑茲 無赦。

  有一言而可常行者。恕也。一行而可常履者。正也。恕者仁之術也。正者義之要也。至矣哉。

  或曰。聖王以天下爲樂乎。曰。否。聖王以天下爲憂。天下以聖王爲樂。凡主以天下爲樂。天下以凡主爲憂。聖王屈己以申天下之樂、凡主申己以屈天下之憂。申天下之樂。故樂亦報之。屈天下之憂。故憂亦及之。天之道也。

  治世之臣。所貴乎順者三。一曰心順。二曰職順。三曰道順。衰世之臣所貴乎順者三。一曰體順。二曰辭順。三曰事順。治世之順。真(真上恐脱則字)順也。衰世之順。則生逆也。體苟順則逆節。辭苟順則逆忠。事苟順則逆道。下有憂民。則上不盡樂。下有飢民。則上不備膳。下有寒民。則上不具服。故足寒傷心。民憂傷國。

  或曰。三皇之民至敦也。其治至清也。天性乎(舊無乎字補之)。曰。皇民敦。秦民弊。時也。山民樸。市民玩。處也。桀。紂不易民而亂。湯武不易民而治。政也。皇民寡。寡斯敦。皇治純。純斯清矣。唯性不求無益之物。不蓄難得之貨。節華麗之餝。退利進之路。則民俗清矣。簡小忌。去淫祀。絶奇怪。則妖僞息矣。致精(精舊作情。改之)誠。求諸己。正大事。則神明應矣。放邪説。絶淫智。抑百家。崇聖典。則道義定矣。去浮華。舉功實。絶末技。周本務。則事業修矣。

  尚主之制非古也。厘降二女。陶唐之典。歸妹元吉。帝乙之訓。王姬歸齊。宗周之禮也。以陰乘陽。違天也。以婦凌夫。違人也。違天不祥。違人不義。

  古者。天子諸侯有事。必告於廟。有(有字上有朝字)二史。右史記事。左史記言。事爲春秋。言爲尚書。君舉必記。臧否成敗。無不存焉。下及士庶。苟有茂异。咸在載籍。或欲顯而不得。欲隱而名章。得失一朝。榮辱千載。善人勸焉。淫人懼焉。故先王重之。以副賞罰。以輔法教。宜於今者。官以其方各書其事。歲盡則集之於尚書。各備史官。使掌其典。

  君子有三鑒。鑒乎前。鑒乎人。鑒乎鏡。前惟訓。人惟賢。鏡惟明。商德(商德作夏商)之衰。不鑒於禹。湯也。周秦之弊。不鑒於群下也。側弁垢顔不鑒於明鏡也。故君子惟鑒之務焉。

  不任所愛之謂公。惟義(義作公)是從之謂明。齊桓公。中材也。夫能成功業。由有异焉者矣。妾媵盈宫。非無愛幸也。群臣盈朝。非無親近也。然外則管仲射己。衞姬色衰。非愛也。任之也。然後知非賢不可任。非智不可從也。夫此之舉宏矣哉。膏肓純白。二竪不生。茲謂心寧。省闥清静。嬖孽不作。茲謂主(主作政)平。夫膏肓近心而處阸。鍼之不逮。藥之不中。攻之不可。二竪藏焉。是謂篤患。故治身治國者。唯是之畏。

  或曰。愛民如子。仁之至乎。曰。未也。愛民如身。仁之至乎。曰。未也。湯禱桑林。邾遷於繹。景祀於旱。可謂愛民矣。曰。何重民而輕身也。曰。人主承天命以養民者也。民存則社稷存。人亡則社稷亡。故重民者。所以重社稷而承天命也。

  或問曰。孟軻稱人皆可以爲堯。舜。其信矣乎。曰。人非下愚。則可以爲堯。舜矣。寫堯。舜貌。同堯之性。則否。服堯之制。行堯之道。則可矣。行之於前。則古之堯。舜也。行之於後。則今之堯。舜也。或曰。人皆可以爲桀。紂乎。曰。行桀。紂之事。是桀。紂也。堯。舜。桀。紂之事。常并存於世。唯人所用而已。

  人主之患。常立於二難之間。在上而國家不治。是難也。治國家。則必勤身苦思。矯情以從道。是難也。有難之難。暗主取之。無難之難。明主居之。

  人臣之患。常立於二罪之間。在職而不盡忠直之道。罪也。盡忠直之道焉。則必矯上拂下。罪也。有罪之罪。邪臣由之。無罪之罪。忠臣致之。

  人臣有三罪。一曰導(導下有非字)。二曰阿失。三曰尸寵。以非先先作引。上謂之導。從上之非謂之阿。見非不言謂之尸。導臣誅。阿臣刑。尸臣絀。

  忠有三術。一曰防。二曰救。三曰戒。先其未然謂之防也。發而進諫(進諫作止之)謂之救也。行而責之謂之戒也。防爲上。救次之。戒爲下。

  或問天子守在四夷。有諸。曰。此外守也。天子之内守在身。曰。何謂也。曰。至尊者。其攻之者衆焉。故便僻御侍攻人主而奪其財。近幸妻妾攻人主而奪其寵。逸游伎藝攻人主而奪其志。左右小臣攻人主而奪其行。不令之臣攻人主而奪其事。是謂内寇。自古失道之君。其見攻者衆矣。小者危身。大者亡國。鯀。共工之徒攻堯。儀狄攻禹。弗能克。故唐。夏平。南之威攻文公。申侯伯攻恭王。不能克。故晋。楚興。萬衆之寇凌疆場。非患也。一言之寇襲於膝下。患之甚矣。八域重譯而獻珍。非寶也。腹心之人匍匐而獻善。寶之至矣。故明主慎内守。除内寇。而重内寶。

  君子所惡乎异者三。好生事也。好生奇也。好變常也。好生事則多端而動衆。好生奇則離道而惑俗。好變常則輕法而亂度。故名不貴苟傳。行不貴苟難。純德無慝。其上也。伏而不動。其次也。動而不行。行而不遠。遠而能復。又其次也。其下。遠而已矣(已矣作不近也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