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四十五 昌言


【 点击数:543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群書治要卷四十五

  昌 言

  德教者。人君之常任也。而刑罰爲之佐助焉。古之聖帝明王所以能親百姓。訓五品。和萬邦。蕃黎民。召天地之嘉應。降鬼神之吉靈者。實德是爲。而非刑之攸致也。至於革命之期運。非征伐用兵。則不能定其業。奸宄之成群。非嚴刑峻法。則不能破其黨。時勢不同。所用之數。亦宜异也。教化以禮義爲宗。禮義以典籍爲本。常道行於百世。權宜用於一時。所不可得而易者也。故制不足則引之無所至。禮無等則用之不可依。法無常則網羅當道路。教不明則士民無所信。引之無所至。則難以致治。用之不可依。則無所取正。羅網當道路。則不可得而避。士民無所信。則其志不知所定。非治理之道也。誠令方來之作。禮簡而易用。儀省而易行。法明而易知。教約而易從。篇章既著。勿復刊剟。儀故既定。勿復變易。而人主臨之以至公。行之以忠仁。壹德於恒久。先之用己身。又使通治亂之大體者。總綱紀而爲輔佐。知稼穡之艱難者。親民事而布惠利。政不分於外戚之家。權不入於宦竪之門。下無侵民之吏。京師無佞邪之臣。則天神可降。地衹可出。

  大治之後。有易亂之民者。安寧無故。邪心起也。大亂之後。有易治之勢者。創艾禍灾。樂生全也。刑繁而亂益甚者。法難勝避。苟免而無耻也。教興而罰罕用者。仁義相厲。廉耻成也。任循吏於大亂之會。必有恃仁恩之敗。用酷吏於清治之世。必有殺良民之殘。此其大數也。我有公心焉。則士民不敢念其私矣。我有平心焉。則士民不敢行其險矣。我有儉心焉。則士民不敢放其奢矣。此躬行之所徴者也。開道塗焉。起隄防焉。舍我塗而不由。逾隄防而横行。逆我政者也。誥之而知罪。可使悔遏於後矣。誥之而不知罪。明刑之所取者也。教有道。禁不義。而身以先之。令德者也。身不能先。而聰略能行之。嚴明者也。忠仁爲上。勤以守之。其成雖遲。君子之德也。譎詐以御其下。欺其民而取其心。雖有立成之功。至德之所不貴也。

  廉隅貞潔者。德之令也。流逸奔隨者。行之污也。風有所從來。俗有所由起。疾其末者刈其本。惡其流者塞其源。夫男女之際。明别其外内。遠絶其聲音。激厲其廉耻。塗塞其虧隙。由尚有胸心之逸念。睇盼之過視。而况開其門。導其徑者乎。今嫁娶之會。捶杖以督之。戲謔酒醴以趣其情欲。宣淫佚於廣衆之中。顯陰私於族親之間。污風詭俗。生淫長奸。莫此之甚。不可不斷者也。

  漢興以來。皆引母妻之黨爲上將。謂之輔政。而所賴以治理者甚少。而所坐以危亂者甚衆。妙采於萬夫之望。其良猶未可得而遇也。况欲求之妃妾之黨。取之於驕盈之家。徼天幸以自獲其人者哉。夫以丈夫之智。猶不能久處公正。長思利害。耽榮樂寵。死而後已。又况婦人之愚。而望其遵巡正路。謙虚節儉。深圖遠慮。爲國家校計者乎。故其欲關豫朝政。恇快私願。是乃理之自然也。昔趙綰白不奏事於大后。而受不測之罪。王章陳日蝕之變。而取背叛之誅。夫二后不甚名爲無道之婦人。猶尚若此。又况吕后。飛燕。傅昭儀之等乎。

  夫母之於我尊且親。於其私親。亦若我父之欲厚其父兄子弟也。妻之於我愛且媟。於其私親。亦若我之欲厚我父兄子弟也。我之欲盡孝順於慈母。無所擇事矣。我之欲效恩情於愛妻妾。亦無所擇力矣。而所求於我者。非使我有四體之勞苦。肌膚用(用恐衍)之疾病也。夫以此欬唾盼睇之間。至易也。誰能違此者乎。唯不世之主。抱獨斷絶异之明。有堅剛不移之氣。然後可庶幾其不陷没流淪耳。

  宦竪者。傳言給使之臣也。拚掃是爲。超(超疑趁)走是供。傳延房臥之内。交錯婦人之間。又亦實刑者之所宜也。孝宣之世。則以弘恭爲中書令。石顯爲僕射。中宗嚴明。二竪不敢容錯其奸心也。後暨孝元常抱病而留好於音樂。悉以樞機委之石顯。則昏迷霧亂之政起。而仇忠害正之禍成矣。嗚呼。父子之間相監至近。而明暗之分若此。豈不良足悲耶。孝桓皇帝起自蠡吾而登至尊。侯覽。張讓之等。以亂承亂。政令多門。權利并作。迷荒帝主。濁亂海内。高命士惡其如此。直言正諭。與相摩切。被誣見陷。謂之黨人。靈皇帝登自解犢。以繼孝桓。中常侍曹節。侯覽等。造爲維綱。帝終不寤。寵之日隆。唯其所言。無求不得。凡貪淫放縱。僭凌横恣。撓亂内外。螫噬民化。隆自順桓之時。盛極孝靈之世。前後五十餘年。天下亦何緣得不破壞耶。古之聖人。立禮垂典。使子孫少在師保。不令處於婦女小人之間。蓋猶見此之良審也。

  和神氣。懲思慮。避風濕。節飲食。適嗜欲。此壽考之方也。不幸而有疾。則鍼石湯藥之所去也。肅禮容。居中正。康道德履仁義。敬天地。恪宗廟。此吉祥之術也。不幸而有灾。則克己責躬之所復也。然而有禱祈之禮。史巫之事者。盡中正。竭精誠也。下世(世下有脱文)其本而爲奸邪之階。於是淫厲亂神之禮興焉。侜張變怪之言起焉。丹書厭勝之物作焉。故常俗忌諱可笑事。時世之所遂往。而通人所深疾也。且夫掘地九仞以取水。鑿山百步以攻金。入林伐木不卜日。適野刈草不擇時。及其構而居之。制而用之。則疑其吉凶。不亦迷乎。簡郊社。慢祖禰。逆時令。背大順。而反求福佑於不祥之物。取信誠於愚惑之人。不亦誤乎。彼圖家畫舍。轉局指天者。不能自使室家滑利。子孫貴富。而望其能致之於我。不亦惑乎。

  今有嚴禁於下而上不去。非教化之法也。諸厭勝之物。非禮之祭。皆所宜急除者也。情無所止。禮爲之儉。欲無所齊。法爲之防。越禮宜貶。逾法宜刑。先王之所以紀綱人物也。若不制此二者。人情之縱横馳騁。誰能度其所極者哉。表正則影直。範端則器良。行之於上。禁之於下。非元首之教也。君臣士民。并順私心。又大亂之道也。

  頃皇子皇女有夭折。年未及殤。爵加王主之號。葬從成人之禮。非也。及下殤以上。已有國邑之名。雖不合古制。行之可也。王侯者所與共受氣於祖考。幹合而支分者也。性類純美。臭味芬香。孰有加此乎。然而生長於驕溢之處。自恣於色樂之中。不聞典籍之法言。不因師傅之良教。故使其心同於夷狄。其行比於禽獸也。長幼相效。子孫相襲。家以爲風。世以爲俗。故姓族之門。不與王侯婚者。不以其五品不和睦。閨門不潔盛耶。所貴於善者。以其有禮義也。所賤於惡者。以其有罪過也。今以所貴者教民。以所賤者教親。不亦悖乎。可令王侯子弟悉入大學。廣之以他山。肅之以二物。則腥臊之污可除。而芬芳之風可發矣。

  有天下者。莫不君之以王。而治之以道。道有大中。所以爲貴也。又何慕於空言高論難行之術。而臺榭則高數十百尺。壁帶加珠玉之物。木土被綈錦之飾。不見夫之女子成市於宫中。未曾御之。婦人生幽於山陵。繼體之君。誠欲行道。雖父之所興。可有所壞者也。雖父之美人。可有所嫁者也。至若門庭足以容朝賀之會同。公堂足以陳千人之坐席。臺榭足以覽都民之有無。防闥足以殊五等之尊卑。宇殿高顯敞。而不加以雕采之巧。錯塗之飾。是自其中也。苑囿池沼。百里而還。使芻蕘雉菟者得時往焉。隨農郄而講事。因田狩以教戰。上虔郊廟。下虞賓客。是又自其中也。嫡庶之數。使從周制。妾之無子與希幸者。以時出之。均齊恩施。以廣子姓。使令之人。取足相供。時其上下。通其隔曠。是又自然其中也。

  在位之人。有乘柴馬弊車者矣。有食菽藿者矣。有親飲食之蒸烹者矣。有過客不敢沽酒市脯者矣。有妻子不到官舍者矣。有還奉禄者矣。有辭爵賞者矣。莫不稱述以爲清邵。非不清邵。而不可以言中也。好節之士。有遇君子而不食其食者矣。有妻子凍餧而不納善人之施者矣。有茅茨蒿屏而上漏下濕者矣。有窮居僻處求而不可得見者矣。莫不嘆美以爲高潔。此非不高潔。而不可以言中也。

  夫世之所以高此者。亦有由然。先古之制休廢。時王之政不平。直正不行。詐僞獨售。於是世俗同共知節義之難復持也。乃舍正從邪。背道而馳奸。彼獨能介然不爲。故見貴也。如使王度昭明。禄除從古。服章不中法。則詰之以典制。貨財不及禮。則間之以志故。向所稱以清邵者。將欲何矯哉。向所嘆云高潔者。欲以何厲哉。故人主能使違時詭俗之行。無所復剴摩。困苦難爲之約。無所復激切。步驟乎平夷之塗。偃息乎大中之居。人享其宜。物安其所。然後足以稱賢聖之王公。中和人君子(人嘗作之)矣。

  古者君之於臣。無不答拜也。雖王者有變。不必相因。猶宜存其大者。御史大夫。三公之列也。今不爲起。非也。爲太子時太傅。即位之後。宜常答其拜。少傅可比三公。爲之起。周禮。王爲三公六卿錫衰。爲諸侯緦衰。爲大夫士疑衰。及於其病時。皆自問焉。古禮雖難悉奉行。師傅三公。所不宜闕者也。凡在京師。大夫以上疾者。可遣使修賜問之恩。州牧郡守遠者。其死。然後有吊贈之禮也。坐而論道。謂之三公。作而行之。謂士大夫。論道必求高明之士。幹事必使良能之人。非獨三太三少可與言也。凡在列位者皆宜及焉。故士不與其言。何知其術之淺深。不試之事。何以知其能之高下。與群臣言議者。又非但用觀彼之志行。察彼之才能也。乃所以自弘天德。益聖性也。猶十五志學(猶上恐脱聖人二字)。朋友講習。自强不息。德與年進。至於七十。然後心從而不逾矩。况於不及中規者乎。而不自勉也。

  公卿列校。侍中尚書。皆九州之選也。而不與之從容言議。諮論古事。訪國家正事。問四海豪英。琢磨珪璧。染練金錫。何以昭仁心於民物。廣令聞於天下哉。人主有常不可諫者五焉。一曰廢后黜正。二曰不節情欲。三曰專愛一人。四曰寵幸佞諂。五曰驕貴外戚。廢后黜正。覆其國家者也。不節情欲。伐其性命者也。專愛一人。絶其繼嗣者也。寵幸佞諂。壅蔽忠正者也。驕貴外戚。淆亂政治者也。此爲疾痛。在於膏肓。此爲傾危。比於累卵者也。然而人臣破首分形所不能救止也。不忌(忌恐當作忘)初故。仁也。以計御情。智也。以嚴專制。禮也。豐之以財而勿與之位。亦足以爲恩也。封之以土而勿與之權。亦足以爲厚也。何必友(友恐當作久)年彌世。惑賢亂國。然後於我心乃快哉。

  人之事親也。不去乎父母之側。不倦乎勞辱之事。唯父母之所言也。唯父母之所欲也。於其體之不安。則不能寢。於其飡之不飽。則不能食。孜孜爲此以没其身。惡有爲此人父母而憎之者也。人之事君也。言無小大。無愆也。事無勞逸。無所避也。其見識知也。則不恃恩寵而加敬。其見遺忘也。則不懷怨恨而加勤。安危不貳其志。險易不革其心。孜孜爲此。以没其身。惡有爲此人君長而憎之者也。人之交士也。仁愛篤恕。謙遜敬讓。忠誠發乎内。信效著乎外。流言無所受。愛憎無所偏。幽閑攻人之短。會友述人之長。有負我者。我又加厚焉。有疑我者。我又加信焉。患難必相及。行潜德而不有。立潜功而不名。孜孜爲此。以没其身。惡有與此人交而憎之者也。故事親而不爲親所知。是孝未至者也。事君而不爲君所知。是忠未至者也。與人交而不爲人所知。是信義未至者也。

  父母怨咎人。不以正己。審其不然。可違而不報也。父母欲與人以官位爵禄。而才實不可。可違而不從也。父母欲爲奢泰侈靡以適心快意。可違而不許也。父母不好學問。疾子孫之爲之。可違而學也。父母不好善士。惡子孫交之。可違而友也。士友有患故待己而濟。父母不欲其行。可違而往也。故不可違而違。非孝也。可違而不違。亦非孝也。好不違。非孝也。好違。亦非孝也。其得義而已也。

  昔高祖誅秦項而陟天子之位。光武討篡臣而復已亡之漢。皆受命之聖主也。蕭。曹。丙。魏。平。勃。霍光之等。夷諸吕。尊太宗。廢昌邑。而立孝宣。經緯國家。鎭安社稷。一代之名臣也。二主數子之所以震威四海。布德生民。建功立業。流名百世者。唯人事之盡耳。無天道之學焉。然則王天下。作大臣者。不待於知天道矣。所貴乎用天之道者。則指星辰以授民事。順四時而興功業。其大略吉凶之祥。又何取焉。故知天道而無人略者。是巫醫卜祝之伍。下愚不齒之民也。信天道而背人事者。是昏亂迷惑之主。覆國亡家之臣也。

  問者曰。治天下者。壹之乎人事。抑亦有取諸天道也。曰。所取於天道者。謂四時之宜也。所壹於人事者。謂治亂之實也。周禮之馮相。保章。其無所用耶。曰。大備於天人之道耳。是非治天下之本也。是非理生民之要也。曰。然則本與要奚所存耶。曰。王者官人無私。唯賢是親。勤卹政事。屢省功臣。賞錫期於功勞。刑罰歸乎罪惡。政平民安。各得其所。則天地將自從我而正矣。休祥將自應我而集矣。惡物將自舍我而亡矣。求其不然。乃不可得也。

  王者所官者。非親屬則寵幸也。所愛者。非美色則巧佞也。以同异爲善惡。以喜怒爲賞罰。取乎麗女。怠乎萬機。黎民冤枉類殘賊。雖五方之兆不失四時之禮。斷獄之政不違冬日之期。蓍龜積於廟門之中。犧牲群麗碑之間。馮相坐臺上而不下。祝史伏壇旁而不去。猶無益於敗亡也。從此言之。人事爲本。天道爲末。不其然與。故審我已善而不復恃乎天道。上也。疑我未善。引天道以自濟者。其次也。不求諸己而求諸天者。下愚之主也。令(令當作今)夫王者誠忠心於自省。專思慮於治道。自省無愆。治道不謬。則彼嘉物之生。休祥之來。是我汲井而水出。爨竈而火燃者耳。何足以爲賀者耶。故歡於報應。喜於珍祥。是劣者之私情。夫可謂大上之公德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