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四十二 盐铁论


【 点击数:503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群書治要卷四十二

  鹽鐵論

  行遠道者假於車。濟江海者因於舟。故賢士之立功成名。因於資而假物者也。公輸子能因人主之材木以構宫室臺榭。而不能自爲專屋狹廬。材不足也。歐冶能因君之銅鐵以爲金爐大鐘。而不能自爲壺鼎槃杅。無其用也。君子能因人主之政(政作正)朝以和百姓。潤衆庶。而不能自饒其家。勢不便也。故舜耕於歷山。恩不及州里。太公屠牛於朝歌。利不及妻子。及其見用。恩流八荒。德溢四海。故舜假之堯。太公因之周。君子能修身以假道者。不能枉道而假財也。

  扁鵲不能治不受鍼藥之疾。賢聖不能正不食(食疑受)善言之君。故桀有關龍逢而夏亡。紂有三仁而商滅。故不患無夷吾。由余之論。患無桓。穆之聽耳。是以孔子東西無所遇。屈原放逐於楚國也。故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此所以言而不見從。行不得(不得作而不)合者也。

  古者篤教以導民。明辟以正刑。刑之於治。猶策之於御也。良工不能無策而御。有策而勿用也。聖人假法以成教。教成而刑不施。故威厲而不殺。刑設而不犯。今廢其紀綱而不能張。壞其禮義而不能防。民陷於罪。從而獵之以刑。是猶開其闌牢。發以毒矢也。不盡不止矣。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夫不傷民之不治而伐己之能得奸。猶弋者睹鳥獸挂罻羅而喜也。今天下之被誅者。不必有管。蔡之邪。鄧皙之僞也。孔子曰。人而不仁。疾之以甚。亂也。故民亂反之政。政亂反之身。身正而天下定。是以君子嘉善而矜不能。恩及刑人。德潤窮夫。施惠悦爾。行刑不樂也。

  周公之相成王也。百姓饒樂。國無窮人。非代之耕織也。易其田疇。薄其税斂。則民富矣。上以奉君親。下無飢寒之憂。則教可成也。語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教之以德。齊之以禮。則民徙義而從善。莫不入孝出悌。夫何奢侈暴慢之有乎。管子曰。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故富民易與適禮。

  古者政得則陰陽調。星辰理。風雨時。故行修於内。聲聞於外。爲之(爲之作爲善)於下。福應於天。周公在上而天下太平。國無夭傷。歲無荒年。當此時。雨不破塊。風不鳴條。旬而一雨必以夜。無丘陵高下皆孰。今不省其所以然。而曰陰陽之運也。非所聞也。孟子曰。野有死殍。不知收也。狗豕食人食。不知斂(斂作撿)也。爲民父母見飢而死。則曰。非我。歲也。何异乎以刃殺之。則曰。非我。兵也。方今之務。在除飢寒之患。罷鹽鐵。退權利。分土地。趣本業。養桑麻。盡地力也。寡功節用。則民自富。如是。則水旱不能憂。凶年不能累也。

  王者崇禮施德。尚仁義而賤怪力。故聖人絶而不言。孔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之蠻貊。不可弃也。今萬方絶國之君。奉贄獻見者。懷天子之威德。而欲觀中國之禮(禮下有儀字)。宜設明堂辟廱以示之。揚干戚。昭雅頌以風之。今乃以玩好不用之器。奇蟲不畜之獸。角抵之戲。炫耀之物。陳夸之。殆與周公之待遠方殊也。

  昔周公處謙讓以交卑士。執禮德以下天下。故辭越裳之贄。見恭敬之禮也。既與入文王之廟。是見大孝之禮也。目睹威儀干戚之容。耳聽升歌雅頌之聲。心充(充下舊有以字。删之)至德。欣然以歸。此四夷所以慕義内附。非重譯狄鞮來觀猛獸熊羆也。夫犀象兕虎。南夷之所多也。驢騾馲駝。北狄之常畜也。中國所鮮。外國賤之。南越以孔雀珥門户。昆山之旁。以玉璞抵鳥鵲。今貴人之所賤。珍人之所饒。非所以厚中國而明盛德也。隋和。世之名寶也。而不能安危存亡。故喻德示威。唯賢臣良相。不在戎馬珍怪也。是以聖王以賢爲寶。不以珠玉爲寶。昔晏子修之樽俎之間。而折衝乎千里。不能者雖隋和滿篋。無益於存亡矣。

  衞靈公當隆冬興衆穿池。海春(海春作宛春)以諫曰。天寒。百姓凍餒。願公之罷役也。公曰。天寒乎哉。寒乎哉(天寒乎哉云云七字。作天寒哉。我何不寒哉)。海春曰。人之言曰。安者不能恤危。飽者不能食飢。故餘粱肉者。難爲言隱約。處逸樂者。難爲言勤苦。夫高堂邃宇。廣廈洞房者。不知專屋狹廬。上漏下濕者之痛也。繫馬百駟。貨財充内。儲陳納新者。不知有旦無暮稱貸者之急也。乘堅驅良。列騎成行者。不知負擔步行者之勞也。匡床薦席。侍御滿側者。不知服輅輓船。登高絶流者之難也。衣輕暖。處温室。載安車者。不知乘長城。眺胡代。向清風(風者下有之字)者危寒也。妻子好合。子孫保之者。不知老母之憔悴。匹婦之悲恨也。耳聽五音。目視弄優者。不知蒙流矢。推敵方外之死亡也。東向仗几振筆而調文者。不知木索之急。捶楚之痛也。昔商鞅之任秦也。刑人若刈菅茅。用師若彈丸。從軍旅者暴骨長城。戍漕者輜車相望。生而往。死而還。彼獨非人子耶。故君子仁以恕。義以度。所好惡與天下共之。

  地廣而不德者國危。兵强而陵敵者身亡。虎兕相搏而螻蟻得志。兩敵相機而匹夫乘閑。是以聖王見利慮害。見遠存近。

  道徑。衆民不知所由也。法令。衆人不知所避也。故王者之制法也。昭乎如日月。故民不迷。曠乎若大路。故民不惑。幽隱遠方。折乎知之。愚婦童婦。咸知所避。是故法令不犯。而獄犴不用也。昔秦法繁於秋荼。而網密於凝脂。然而上下相遁。奸僞萌生。有司治之。若救爛捌焦不能禁。非網疏而罪漏。禮義廢而刑罰任也。方今律令百有餘篇。文章繁。罪名重。群國用之。疑惑或淺或深。自吏明習者不知所處。而况愚民乎。律令塵蠹於棧閣。吏不能遍睹。而况愚民乎。此斷獄所以滋衆而民犯禁滋多也。親服之屬甚衆。上附下附。而服不過五。五刑之屬三千。上殺下殺。而罪不過五。故治民之道。務篤於教也。

  法能刑人而不能使人廉。能殺人而不能使人仁。所貴良醫者。貴其審消息而退邪氣也。非貴其下鍼石而鑽肌膚也。所貴良吏者。貴其絶惡於未萌。使之不爲非。非貴其拘之囹圄而刑殺之也。今之所謂良吏者。文察則以禍其民。强力則以厲其下。不本法之所由生。而專己之殘心。文誅假法以陷不辜。累無罪。以子及父。以弟及兄。一人有罪。州里驚駭。十家奔亡。若癰疽之相漫。色淫之相連。一節動而百枝摇。詩云。舍彼有罪。既伏其辜。若此無罪。淪胥以鋪。傷無罪而累也。非患銚鋤之不利。患其舍草而芸苗也。非患無準平。患其舍枉而繩直也。故親近爲過不必誅。是鋤不用也。疏遠有功不必賞。是苗不養也。故世不患無法。而患無必行之法也。

  古者周其禮而明其教。禮周教明。不從者。然後等之以刑。刑罰中。民不怨矣。故舜施四罪而天下咸服。誅不仁也。輕重各伏其誅。刑必加而無赦。赦維疑者。若此。則世安得不軌之人而罪之乎。今廢其德教而責之禮義。是虐民也。春秋傳曰。子有罪。執其父。臣有罪。執其君。聽失之大者也。今以子誅父。以弟誅兄。親戚相坐。什伍相連。若引根本而及華葉。傷小指而累四體也。如此。則以有罪反誅無罪。反誅無罪。則天下之無罪者寡矣。故吏不以多斷爲良。醫不以多刺爲工。子産殺一人刑二人。道不拾遺。而民無誣心。故爲民父母。似養疾子。長恩厚而已。自首匿。相坐之法立。骨肉之恩廢。而刑罪多矣。聞父母之於子。雖有罪猶匿之。其不欲服罪爾。子爲父隱。父爲子隱。未聞父子之相坐也。聞兄弟能緩追以免賊。未聞兄弟之相坐也。聞惡惡止其人。疾始而誅首惡。未聞什伍而相坐也。

  紂爲炮烙之刑。而秦有收孥之法。趙高以峻文决罪於内。百官以峭法斷割於外。死者相枕席。刑者相望。百姓側目重足。不寒而慄。方此之時。豈特冒火蹈刃哉。然父子相背。兄弟相嫚。至於骨肉相殘。上下相殺。非刑輕而罰不必。令太嚴而仁恩不施也。故政寬則下親其上。政嚴則臣謀其主。晋厲以幽。二世以弑。惡在峻法之不犯。嚴家之無挌虜也。聖人知之。是以務和(和作恩)而不務威。故高皇帝約秦苛法。以慰怨毒之人。而長和睦之心。唯恐刑之重而德之薄也。是以恩施無窮。澤流後世。商鞅。吴起以秦。楚之法爲輕而累之。上危其主。下没其身。或非特慈母乎(或以下六字本書同。疑有誤)。

  民之仰法。猶魚之仰水。水清則静。濁則擾。擾則不安其居。静則樂其業。樂其業則富。富則仁生。贍則争止。是以成。康之世。賞無所施。法無所加。非可刑而不刑。民莫犯禁也。非可賞而不賞。民莫不仁也。若斯。則吏何事而可理乎。今之治民者。若拙御之御馬也。行則頓之。止則擊之。身創於捶。吻傷於銜。而求其無失。何可得也。故疲馬不畏鞭捶。疲民不畏刑法。雖增而累之。其有益乎。

  古者明其仁義之誓。使民不逾。不教而殺。是虐民也。與其刑不可逾。不若義之不可逾也。聞禮義行而刑罰中。未聞刑罰任(任作行)而孝悌興也。高墻狹基。不可立也。嚴刑峻法。不可久也。二世信趙高之計。深督責而任誅斷。刑者半道。死者日積。殺人多者爲忠。斂民悉者爲能。百姓不勝其求。黔首不勝其刑。海内同憂而俱不聊生。故過任之事。父不得於子。無已之求。君不得於臣。知死不再。窮鼠齧狸。匹夫奔萬乘。舍人折弓。陳勝。吴廣是也。聞不一朞而社稷爲虚。惡在其能長制群下而久守其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