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四十二 新序


【 点击数:460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群書治要卷四十二

  新 序

  楚恭王有疾。召令尹曰。常侍筦蘇與我處。常勸我以義。吾與處不安也。不見不思也。雖然。吾有得也。其功不細。必厚(舊無厚字。補之)爵之。申侯伯與我處。常縱恣吾。吾所樂者。勸吾爲之。吾所好者。先吾服之。吾與處。歡樂之。不見則戚。雖然。吾終無得也。其過不細。必亟遣之。令尹曰。諾。明日王薨。令尹即拜筦蘇爲上卿。而逐申侯伯出之境。曾子曰。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恭王之謂也。孔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於是以開後嗣。覺來世。猶愈没身不寤者也。

  趙簡子上羊腸之坂。群臣皆偏袒推車。而虎會獨擔戟行歌。不推車。簡子曰。群臣皆推車。會獨擔戟行歌。是會爲人臣侮其主。爲人臣侮其主者。其罪何若。對曰。爲人臣而侮其主者。死而又死。簡子曰。何爲死而又死。會曰。身死。妻子爲徒(原書爲徒作又死)。若是謂死而又死也。君既已聞爲人臣而侮其主者之罪矣。君亦聞爲人君而侮其臣者乎。簡子曰。何若。會曰。爲人君而侮其臣者。智者不爲謀。辨者不爲使。勇者不爲鬥。智者不爲謀。則社稷危。辨者不爲使。則使不通。勇者不爲鬥。則邊境侵。簡子曰。善。乃以會爲上客。

  魏文侯與大夫坐。問曰。寡人何如君也。群臣皆曰。君仁君也。次至翟黄。曰。君非仁君也。曰。子何以言之。對曰。君伐中山。不以封君之弟而以封君之長子。臣以此知君之非仁君也。文侯怒而出之。次至任座。文侯問曰。寡人何如君也。任座對曰。君仁君也。曰。子何以言之。對曰。臣聞之。其君仁者其臣直。向翟黄之言直。臣是以知君仁君也。文侯曰。善。復召翟黄。

  中行寅將亡。乃召其大祝而欲加罪焉。曰。子爲我祝。犧牲不肥澤耶。且齋戒不敬耶。使國亡。何也。祝簡對曰。昔者。吾先君中行穆子皮車十乘。不憂其薄也。憂德義之不足也。今主君有革車百乘。不憂德義之薄。唯患車之不足也。夫船車飾則賦斂厚。賦斂厚則民怨謗詛矣。且君苟以爲祝有益於國乎。則詛亦將爲損世亡矣。一人祝之。一國詛之。一祝不勝萬詛。國亡不亦宜乎。祝其何罪。中行子乃慚。

  秦欲伐楚。使使者往觀楚之寶器。楚王聞之。召令尹子西而問焉。曰。秦欲觀楚之寶器。吾和氏之璧。隨侯之珠。可以示諸。令尹子西對曰。不知也。召昭奚恤而問焉。昭奚恤曰。此欲觀吾國得失而圖之。寶器在賢臣。珠玉玩好之物。非寶之重者也。王遂使昭奚恤應之。昭奚恤爲東面之壇一。爲南面之壇四。爲西面之壇一。秦使者至。昭奚恤曰。君。客也。請就上位東面。令尹子西南面。太宗子敖次之。葉公子高次之。司馬子反次之。昭奚恤自居西面之壇。稱曰。客欲觀楚之寶器。楚國之寶者賢臣也。理百姓。實倉廩。使民各得其所。令尹子西在此。奉珪璧使諸侯。解忿悁之難。交兩國之歡。使無兵革之憂。太宗子敖在此。守封疆。謹境界。不侵鄰國。鄰國亦不見侵。葉公子高在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