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四十 新語


【 点击数:514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新 語

  群書治要卷四十

  夫居高者。自處不可以不安。履危者。任杖不可以不固。自處不安則墜。任杖不固則仆。是以聖人居高處上。則以仁義爲巢。乘危履傾。則以聖賢爲杖。故高而不墜。危而不仆。昔者堯以仁義爲巢。舜以稷契爲杖。故高而益安。動而益固。處宴安之臺。承克讓之塗。德配天地。光被八極。功垂於無窮。名傳於不朽(朽傳作廢。改之)。蓋自處得其巢。任杖得其人也。秦以刑罰爲巢。故有覆巢破卵之患。以李斯。趙高爲杖。故有頓仆跌傷之禍。何者。所任者非也。故杖聖者帝。杖賢者王。杖仁者霸。杖智(本書智作義)者强。杖讒者滅。杖賊者亡。詩云。讒人罔極。交亂四國。衆邪合心。以傾一君。國危民失。不亦宜乎。

  道莫大於無爲。行莫大於謹敬。何以言之。昔舜治天下也。彈五弦之琴。歌南風之詩。寂若無治國之意。漠若無憂天下之心。然而天下大治。故無爲者。乃有爲者也。秦始皇設刑法。爲車裂之誅。築長城以備胡越。蒙恬討亂於外。李斯治法於内。事愈煩。下愈亂。法愈衆。奸愈縱。秦非不欲治也。然失之者。舉措大衆。刑罰大極故也。

  君子尚寬舒以褒其身。行身中和。以致疏遠。民畏其威而從其化。懷其德而歸其境。美其治而不敢違其政。民不罰而畏。不賞而勸。漸漬於道德。而被中和之所致也。

  夫法令所以誅暴也。故曾。閔之孝。夷。齊之廉。此寧畏法教而爲之者哉。故堯。舜之民。可比屋而封。桀。紂之民。可比屋而誅。何者。化使其然也。故近河之地濕。而近山之木長(木長作土燥)者。以類相及也。高山出雲。丘阜生氣。四瀆東流。百川無西行者。小象大而少從多也。

  夫南面之君。乃百姓之所取法則者也。舉措動作。不可以失法度。故上之化下。由風之靡草也。王者尚武於朝。則農夫繕甲兵於田。故君子之御下也。民奢。應之以儉。驕淫者。統之以理。未有上仁而下賊。讓行而争路者也。故孔子曰。移風易俗。豈家令(令作至)人視之哉。亦取(取作先)之於身而已矣。

  衆口毁譽。浮石沉木。群邪相(相作所)抑。以直爲曲。以白爲黑。曲直之异形。白黑之殊色。天下之易見也。然而目繆心惑者。衆邪誤之。(是章本書屬前章)秦二世之時。趙高駕鹿而從行。王曰。丞相何爲駕鹿。高曰。馬也。於是乃問群臣。群臣半言馬。半言鹿。當此時。秦王不敢信其直目。而從邪臣之言。鹿與馬之异形。乃衆人之所知也。然不能别其是非。况於暗昧之事乎。

  (是章亦屬前章)人有與曾子同姓名者殺人。有人告曾子母曰。參乃殺人。母方織如故。有頃人復告之。若是者三。曾子母投杼逾垣而去。夫流言之并至。衆人之所是非。雖賢智不敢自畢(畢作安)。况凡人乎。

  質美者。以通爲貴。才良者。以顯爲大。楩梓豫章。天下之名木也。生深山之中。谿谷之旁。立則爲衆木之珍(珍作宗)。仆則爲世用。因江河之道。而達於京師。因斧斤之功。得舒其文色。上則備帝王御物。下則賜公卿。庶賤而(而作不)得以備器械。及其戾(戾作隘)於山陵之阻。隔於九派之間。仆於塊磥之津。頓於窈窕之谿。廣者無舟車之道。狹者無徒步之蹊。知者所不見。見者所不知。當斯之時。尚不如道傍之枯楊。生於大都之廣地。近於大匠之名工。材器製斷。規矩度量。賢者補朽。短者接長。大者治樽。小者治觴。彼則枯槁而遠弃。此則爲宗廟之瑚璉者。通與不通也。人亦猶此。

  夫窮澤之民。據犁接耜之士。或懷不羈之能。有禹。皋陶之美。然身不容於世。無紹介通之者也。公卿之子弟。貴戚之黨友。雖無過人之能。然身在尊重之處。輔之者强。而飾之衆也。

  夫欲富國强威。闢地服遠者。必得之於民。欲建功興譽。垂名烈。流榮華者。必取之於身。故據千乘之衆。持百姓之命。苞山澤之饒。主士衆之力。而功不存乎身。名不顯於世者。統理之非也。

  天地之性。萬物之類。懷德者衆歸之。恃刑者民畏之。歸之則充其側。畏之則去其城(城作域)。故設刑者不厭輕。爲德者不厭重。行罰不患薄。布賞不患厚。所以親近而致遠也。夫刑重者。則心煩。事衆者。則身勞。心煩者。則刑罰縱横而無所立。身勞者。則百端迴邪而無所就。是以君子之爲治也。混然無事。寂然無聲。官府若無人。亭落若無吏。郵無夜行之卒。鄕無夜召之徵。犬不夜吠。鷄不夜鳴(鷄作鳥)。耆老甘味於堂。丁男耕芸於野。在朝忠於君。在家孝於親。於是雖不言而信誠。不怒而威行。豈待堅甲利兵。深牢(牢作刑)刻令。朝夕切切而後行哉。

  昔者。晋厲。齊莊。楚靈。宋襄。乘大國之權。杖衆民之威。軍師横出。凌鑠諸侯。外驕敵國。内刻百姓。鄰國之讎結於外。群臣之怨積於内。而欲建金石之統。繼不絶之世。豈不難哉。故宋襄死於泓之戰。三君殺於臣之手。皆輕師尚威。以致於斯。故春秋重而書之。嗟嘆而傷之。三君强其威而失其國。急其刑而自賊。斯乃去事之戒。來事之師也。

  魯莊公。一年之中。以三時興築作之役。規虞山林草澤之利。與民争田漁薪采之饒。刻桷丹楹。眩曜靡麗。收民十二之税。不足以供邪曲之欲。繕不足(足作用之二字)好。以快婦人之目。財盡於驕淫。力疲於不急。上困於用。下飢於食。於是爲齊。衛。陳。宋所伐。賢臣出。邪臣亂。子般殺。魯國危也。故爲威不强還自亡。立法不明還自傷。莊公之謂也。

  治以道德爲上。行以仁義爲本。故尊於位而無德者絀。富於財而無義者刑。賤而好道者尊。貧而有義者榮。夫酒池可以運舟。糟丘可以遠望。豈貧於財哉。統四海之權。主九州之衆。豈弱於武力哉。然功不能自存。而威不能自守。非貧弱也。乃道德不存乎身。仁義不加於下也。故察於利而惛於道者。衆之所謀也。果於力而寡於義者。兵之所圖也。君子篤於義而薄於利。敏於行而慎於言。所廣功德也。故曰。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夫懷璧玉。要環佩。服名寶。藏珍怪。玉斗酌酒。金罍刻鏤。所以夸小人之目者也。高臺百仞。金城文畫。所以疲百姓之力者也。故聖人卑宫室而高道德。惡衣服而勤仁義。不損其行。以好其容。不虧其德。以飾其身。國不興不事之功。家不藏不用之器。所以稀力役而省貢獻也。璧玉珠璣不御於上。則玩好之物弃於下。琱琢刻畫之類。不納於君。則淫伎曲巧絶於下。夫釋農桑之事。入山海。采珠璣。捕豹翠。消筋力。散布帛。以極耳目之好。快淫侈之心。豈不謬哉。

  君明於德。可以及於遠。臣篤於義。可以至於大。何以言之。昔湯以七十里之封。升帝王之位。周公自立三公之官。比德於五帝三王(王舊作代。改之)斯乃口出善言。身行善道之所致也。故安危之效。吉凶之符。壹出於身。存亡之道。成敗之事。一起於善行。堯。舜不易日月而興。桀。紂不易星辰而亡。天道不改。而人道易也。

  夫持天地之政。操四海之綱。屈申不可以失法。動作不可以離度。謬誤出口。則亂及萬里之外。何况刑無罪於獄。而誅無辜於市哉。故世衰道失。非天之所爲也。乃君國者有以取之。惡政生惡氣。惡氣生灾异。螟蟲之類。隨氣而生。虹霓之屬。因政而見。治道失於下。則天文變於上。惡政流於民。則蟲生於野。

  夫善道存乎心(心作身)。無遠而不至也。惡行著乎己。無近而不去也。周公躬行禮義。郊祀后稷。越裳奉貢而至。麟鳳白雉。草澤而應。殷紂無道。微子弃骨肉而亡。行善者則百姓悦。行惡者則子孫怨。是以明者可以致遠。否者以失近。

  夫長於變者。不可窮以詐。通於道者。不可驚以怪。審於辭者。不可惑以言。遠(遠當作達)於義者。不可動以利。是以君子博思而廣聽。進退順法。動作合度。聞見欲衆。而采擇欲謹。學問欲博。而行己欲敦。見邪而知其直。見華而知其實。目不淫於炫耀之色。耳不亂於阿諛之辭。雖利之以齊。魯之富。而志不移。談之以王喬。赤松之壽。而行不易。然後能壹其道而定其操。致其事而立其功也。凡人則不然。目放於富貴之榮。耳亂於不死之道。故多弃其所長。而求其所短。不得其所無。而失其所有。是以吴王夫差知艾陵之可以取勝。而不知木雋李之可以破亡也。故事或見可利(可利之可作一)而喪萬機。取壹福而致百禍。聖人因變而立功。由异而致太平。堯。舜承蚩尤之失而思欽明之道。君子見惡於外。則知變於内矣。今之爲君者則不然。治不以五帝之術。則曰今之世不可以道治也。爲臣者不師稷契。則曰今之民不可以仁義正也。爲子者不執曾閔之質。朝夕不休。而曰家人不和也。學者不操回賜之精。晝夜不懈。而曰世所不行也。自人君至於庶人。未有不法聖道而師賢者也。易曰。豐其屋蔀其家。窺其户閴其無人。無人者。非無人也。言無聖賢以治之也。故仁者在位。而仁人來。義者在朝。而義士至。是以墨子之門多勇士。仲尼之門多道德。文王之朝多賢良。秦王之庭多不詳。故善者必有所主(主作因)而至。惡者必有所因而來。夫善惡不空作。禍福不濫生。唯心之所向。志之所行而已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