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三十八 孫卿子


【 点击数:645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孫卿子

  群書治要卷三十八

  孫卿子

  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青取之藍而青於藍。冰水爲之而寒於水。故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君子博學而日三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谿。不知地之厚也。不聞先王之遺言。不知學問之大也。於越夷貊之子。生而同聲。長而异俗。教使之然也。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吾嘗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見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順風而呼。聲非加疾也。而聞者彰。假輿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檝者。非能水也。而絶江河。君子生非异也,善假於物也。故君子居必擇鄉。游必就士。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也。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善成德。聖心備(本書備作循)焉。故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河海。故聲無小而不聞。行無隱而不形。玉在山而木草潤。淵生珠而崖不枯。爲善積也。安有不聞者乎。

  見善必以自存也。見不善必以自省也。故非我而當者。吾師也。是我而當者。吾友也。諂諛我者。吾賊也。故君子隆師而親友。以致惡其賊。好善無厭。受諫而能誡。雖欲無進。得乎哉。小人反是。致亂而惡人之非己。致不肖而欲人之賢己。心如虎狼。行如禽獸。而又怨人之賊己。諂諛者親。諫争者疏。循(循作修)正爲笑。至忠爲賊。雖欲無滅亡。得乎哉。

  夫驥一日而千里。駑馬十駕。則亦及之矣。或遲或速。或先或後耳。胡爲乎其不可相及也。跬步而不休。跛鱉千里。累土而不輟。丘山崇成。彼人之才性之相懸也。豈若跛鱉之與六驥足哉。然而跛鱉致之。六驥不致。是無他故焉。或爲之。或不爲耳。

  君子易知而難狎。易懼而難脅。畏患而不避義死。欲利而不爲所非。交親而不比。言辨而不辭。蕩蕩乎其有以殊於世也。君子能亦好。不能亦好。小人能亦醜。不能亦醜。君子能則寬容直易以開導人。不能則恭敬撙絀以畏事人。小人能則倨傲僻違以驕溢人。不能則妒嫉怨誹以傾覆人。故曰。君子能則人榮學焉。不能則人樂告之。小人能則人賤學焉。不能則人羞告之。是君子小人之分也。

  君子養心。莫善於誠。致誠無他。唯仁之守。唯義之行。誠心守仁則能化。誠心行義則能變。變化代興。謂之天德。天不言而人推高焉。地不言而人推厚焉。四時不言而百姓期焉。夫此有常以至其誠者也。君子至德。默然而喻。未施而親。不怒而威。天地爲大矣。不誠則不能化萬物。聖人爲智矣。不誠則不能化萬民。父子爲親矣。不誠則疏。君上爲尊矣。不誠則卑。夫誠者。君子之守而政事之本也。君子位尊而志恭。心小而道大。所聽視者近。而所聞見者遠。是何耶。則操術然也。君子審後王之道而論於百王之前。推禮義之統。分是非之分。總天下之要。治海内之衆。若使一人。故操彌約而事彌大。五寸之矩。盡天下之方。故君子不下室堂。而海内之情舉 。積此者。則操術然也。

  好榮惡辱。好利惡害。是君子小人所同也。若其所以求之道則异。小人疾爲誕而欲人之信己。疾爲詐而欲人之親己。禽獸行而欲人之善己。慮之難知也。行之難安也。持之難立也。成則必不得其所好。必遇其所惡焉。故君子者。信矣。而亦欲人之信己。忠矣。而亦欲人之親己。修(修舊作循。改之)正治辨矣。而亦欲人之善己。慮之易知也。行之易安也。持之易立也。成則必得其所好。必不遇其所惡焉。是故窮則不隱。通則大明。身死而名彌白。

  兼服天下之心。高上尊貴不以驕人。聰明聖智不以窮人。齊給速通不争先人。剛毅勇敢不以傷人。不知則問。不能則學。雖能必讓。君子能爲可貴。不能使人必貴己。能爲可信。不能使人必信己。能爲可用。不能使人必用己。故君子耻不修。不耻見污。耻不信。不耻不見信。耻不能。不耻不見用。是以不誘於譽。不恐於誹。率道而行。端然正己。不爲物傾側。夫是之謂誠君子。

  仲尼之門人。五尺之竪子。言羞稱乎五伯。是何也。曰。然。彼非本政教也。非致隆高也。非綦文理也。非服人心也。向方略。審勞逸。畜積修門而能顛倒其敵者也。詐心已勝矣。彼以讓飾争。依乎仁而蹈利者也。小人之杰也。彼固曷足稱乎大君子之門哉。彼王者不然。致賢而能以救不肖。致强而能以寬弱。戰必能殆之而羞與之門。委然成文以示之。天下自化矣。有灾繆者然後誅之。故聖王之誅甚省矣。

  秦昭王問孫卿曰。儒無益於人之國。孫卿曰。儒者法先王。隆禮義。謹乎臣子而致貴其上者也。雖窮困凍餒。必不以邪道爲貪。無置錐之地。而明於持社稷之大義。勢在人上。則王公之材也。在人下。則社稷之臣。國君之寶也。雖隱於窮閻陋屋。人莫不貴。貴道誠存也。在本朝則美政。在下位則美俗。儒之爲人下如是矣。其爲人上也。廣大矣。志意定乎内。禮節修乎朝。法則度量正乎官。忠信愛利形乎下。故近者歌謳而樂之。遠者竭蹶而趍之。四海之内若一家。通達之屬。莫不從服。夫其爲人下也如彼。其爲人上也如此。何爲其無益於人之國乎。昭王曰。善。

  君子之所謂賢者。非能遍能人之所能(能舊皆作賢。改之)之謂也。君子之所謂知(知舊作智)者。非能遍知(知舊作智)人之所知(知舊作智)之謂也。君子之所謂辨者。非能遍辨人之所辨之謂也。君子之所謂察者。非能遍察人之所察之謂也。有所止(止舊作上。改之)矣。相高下。序五種。君子不如農人。通財貨。辨貴賤。君子不如賈人。設規矩。便備用。君子不如工人。若夫論德而定次。量能而授官。使賢不肖皆得其位。能不能皆得其官。萬物得宜。事變得應。言必當理。事必當務。然後君子之所長也。君子無爵而貴。無禄而富。不言而信。不怒而威。窮處而榮。獨居而樂。豈不至尊至富。至重至嚴哉。

  請問爲政。曰。聽政之大分。以善至者。待之以禮。以不善至者。待之以刑。兩者分别。則賢不肖不雜。是非不亂。賢不肖不雜。則英杰至。是非不亂。則國家治。若是。令行禁止。王者之事畢矣。公平者。職之衡也。中和者。聽之繩也。其有法者以法行。其無法者以類舉 。聽之盡也。偏黨而無經。聽之辟也。故有良法而亂者有之矣。有君子而亂者。自古及今未嘗聞也。傳曰。治生乎君子。而亂生乎小人。此之謂也。

  馬駭輿。則君子不安輿。庶人駭政。則君子不安位。馬駭輿。則莫若静之。庶人駭政。則莫若惠之。選賢良。舉 篤敬。興孝悌。收孤寡。如是。則庶人安政。然後君子安位矣。傳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則載舟。水則覆舟。此之謂也。故君人者。欲安。則莫若平政愛民矣。欲榮。則莫若隆禮敬士矣。欲立功名。則莫若尚賢使能矣。是君人者之大節也。三節者當。則其餘莫不當矣。三節者不當。則其餘雖曲當。由將無益也。成侯。嗣公。聚斂計數之君也。未及取民也。鄭子産。取民者也。未及爲政也。管仲。爲政者也。未及修禮也。故修禮者王。爲政者强。取民者安。聚斂者亡。故王者富民。霸者富士。僅存之國富大夫。亡國富筐篋。實府庫。筐篋已富。府庫已實。而百姓貧。夫是之謂上溢而下漏。入不可以守。出不可以戰。則傾覆滅亡。可立而待也。故我聚之以亡。敵得之以强。聚斂者。召寇肥敵。亡國危身之道也。故明君不蹈也。

  足國之道。節用裕民。而善藏其餘也。節用以禮。裕民以政。彼裕民則民富。出實百倍。上以法取焉。而下以禮節用之。餘若丘山。夫君子奚患乎無餘也。故知節用裕民。則必有仁義聖良之名。而且有富厚丘山之積矣。不知節用裕民則民貧。出實不半。上雖好取侵奪。猶將寡獲也。而或以無禮節用之。則必有貪利之名。而且有空虚窮乏之實矣。

  禮者。貴賤有等。長幼有差。貧富輕重皆有稱者也。德必稱位。位必稱禄。禄必稱用。由士以上。則必以禮樂節之。衆庶百姓。則必以法數制之。輕田野之税。平關市之徵。省商賈之數。罕興力役。無奪農時。如是。則國富矣。夫是謂以政裕民也。

  人之生不能無群。群而無分則争。争則亂。亂則窮矣。故無分者。人之大害也。有分者。天下之本利也。古者。先王分割而等异之也。故使或美或惡。或厚或薄。或逸樂。或劬勞。非特以爲淫誇之聲。將以明仁之文。通仁之順也。故爲雕琢刻鏤。黼黻文章。使之以辨貴賤而已。不求其觀。爲鐘鼓管磬。琴瑟竽笙。使之以辨吉凶。合歡定和而已。不求其餘。爲宫室臺榭。使以避燥濕。辨輕重而已。不求其外。

  若夫重色而衣之。重味而食之。重財物而制之。合天下而君之。非特以爲淫泰也。以爲王天下。理萬變。裁萬物。養萬民。兼制天下者。爲莫若仁人之善也。夫故其知慮足以治之。其仁厚足以安之。其德音足以化之。得之則治。失之則亂。百姓誠賴其智也。故相率而爲之勞苦。以務逸之。以養其智也。誠美其厚也。故爲之出死斷亡以覆救之。以養其厚也。誠美其意(意作德)也。故爲雕琢刻鏤。黼黻文章以藩飾之。以養其德也。故仁人在上。百姓貴之如帝。親之如父母。爲之出死斷亡者。無他故焉。其所是焉誠美。其所得焉誠大。其所利焉誠多也。故曰。君子以德。小人以力也。百姓之力。待之而後功。百姓之群。待之而後和。百姓之財。待之而後聚。百姓之勢。待之而後安。百姓之壽。待之而後長。父子不得不親。兄弟不得不順。男女不得不歡。少者以長。老者以養。故曰天地生之。聖人成之。此之謂也。

  今之世不然。厚刀布之斂以奪之財。重田野之税以奪之食。苛關市之徵以難其事。權謀傾覆以靡弊之。百姓曉然皆知其將大危亡也。是以臣背其節而不死其事者。無他故焉。人主自取之也。不教而誅。則刑繁而邪不勝。教而不誅。則奸民不懲。誅而不賞。則勤勵之民不勸。誅賞而不類。則下疑俗險。而百姓不壹。故先王明禮義以壹之。致忠信以愛之。尚賢使能以次之。爵服賞慶以申重之。時其事。輕其任。以調齊之。兼覆之。養長之。如保赤子。若是。故奸邪不作。盗賊不起。而化善者勸勉矣。是何則。其道易。其塞固。其政令壹。其防表明也。故曰。上壹則下壹矣。上二則下二矣。

  國者。天下之制利用也。人主者。天下之利勢也。得道以持之。則大安也。大榮也。不得道以持之。則大危矣。大累矣。故用國者義立而王。信立而霸。權謀立而亡。三者明主之所謹擇也。仁人之所務白也。湯以亳。武王以鎬。皆百里之地也。天下爲一。諸侯爲臣。通達之屬。莫不從服。無他故焉。以濟義矣。是所謂義立而王也。齊桓。晋文。楚莊。吴闔廬。越勾踐。是皆僻陋之國也。威動天下。强殆中國。無他故焉。信也。是所謂信立而霸也。不務張其義。濟其信。唯利之求。内則不憚詐其民而求小利焉。外則不憚詐其與而求大利焉。内不修正其所以有。然常欲人之有。如是。則臣下百姓。莫不以詐心得其上矣。上詐其下。下詐其上。則是上下析也。如是。則敵國輕之。與國疑之。權謀日行。而國不免危亡。齊閔。薛公是也。是無他故焉。唯其不由禮義而由權謀也。三者。明主之所謹擇也。而仁人之所務白也。善擇者制人。不善擇者爲(無爲字)人制之。

  國君(無君字)者。天下之大器也。重任也。不可不善爲擇所而後措之。措險則危。不可不善爲擇道然後道之。塗穢則塞。危塞則亡。故道王者之法。與王者之人爲之。則亦王矣。道霸者之法。與霸者之人爲之。則亦霸矣。道亡國之法。與亡國之人爲之。則亦亡矣。故國者。世以新者也。改玉改行也。一朝之日也。一日之人也。然而有千歲之國何也。曰。援夫千歲之信法以持之也。安與夫千歲之信士爲之也。人無百歲之壽。而有千歲之信士何也。曰。以夫千歲之法自持者。是乃千歲之信士矣。故與積禮義之君子爲之則王。與端誠信全之士爲之則霸。與權謀傾覆之人爲之則亡。三者。明主之所謹擇也。

  國危則無樂君。國安則無憂民。亂則國危。治則國安。今君人者。急逐樂而緩治國。豈不過甚哉。譬之是由好聲色而恬無耳目也。豈不哀哉。故百樂者。生於治國者也。憂患者。生於亂國者也。急逐樂而忘(忘作緩)治國。非知樂者也。故明君者。必將先治其國。然後百樂得其中。暗君者。必將荒逐樂而緩治國。故憂患不可勝校也。必至於身死國亡。然後止也。豈不哀哉。將以爲樂。乃得憂焉。將以爲安。乃得危焉。將以爲福。乃得死亡焉。豈不哀哉。嗚呼。君人者。亦可以察若言矣。故治國有道。人主有職。若夫論一相以兼率之。使臣下百吏。莫不宿道向方而務。是夫人主之職也。若是則名配堯。禹。人主者守至約而詳。事至逸而功。垂衣裳。不下簟席之上。而海内之人莫不願得以爲帝王。夫是之謂至約。樂莫大焉。

  人主者。以官人爲能者也。匹夫者。以自能爲能者也。人主得使人爲之。匹夫則無所移之。今以一人兼聽天下。必自爲之然後可。則勞苦耗萃莫甚焉。如是。則雖臧獲不肯與天子易勢業。以是懸天下。壹四海。役夫之道也。

  傳曰。士大夫分職而聽。諸侯之君。分土而守。三公總方而議。則天子拱已止矣。故人主欲得善射。射遠中微。則莫若使羿。逢門矣。欲得善馭。及速致遠。則莫若使王良。造父矣。欲調一天下。制秦楚。則莫若聰明君子矣。其用智甚簡。其爲事不勞而功名致大。甚易處。而甚可樂矣。

  夫貴爲天子。富有天下。名爲聖王。兼制人人。莫得而制也。是人情之所同欲也。欲是之主并肩而存。能建是之士不世絶。千歲而不合。何也。曰。人主不公。人臣不忠也。人主則外賢而偏舉 。人臣則争職而妒賢。是其所以不合之故也。人主胡不廣焉。無恤親疏。無偏貴賤。唯誠能之求。人臣輕職業讓賢。而安隨其後矣。如是。則功壹天下。名配禹。舜。物由有可樂。如是其美者乎。嗚呼。君人者亦可以察若言矣。

  治國者。分已定。則主相臣下百吏。各謹其所聞。不務聽其所不聞。各謹其所見。不務視其所不見。則雖幽閑隱僻。百姓莫不敬分安制以化其上。是治國之徵也。

  主道治近不治遠。治明不治幽。治一不治二。主能治近則遠者理。主能治明則幽者化。主能當一則百事正。夫兼聽天下。日有餘而治不足者如此也。是治之極也。既能治近。又務治遠。既能治明。又務治幽。既能當一。又務正百。是過者也。過猶不及也。不能治近。又務治遠。不能察明。又務見幽。不能當一。又務正百。是悖者也。故明主好要而暗主好詳。主好要則百事詳。主好詳則百事荒矣。

  國得百姓之力者富。得百姓之死者强。得百姓之譽者榮。三得(三得舊皆作三德。改之)者具。而天下歸之。三得者亡。而天下去之。湯、武興(興舊作與。改之)天下同利。除天下同害。政令制度。所以接百姓者。有非理如豪末。必不加焉。故百姓親之如父母。爲之死亡而不偷也。亂世不然。使愚詔智。不肖臨賢。生民則致貧隘。使民則甚(甚作綦)勞苦。又望百姓爲之死。不可得也。孔子曰。審吾所以適人。人之所以來我也。大國之主。好見小利。又好以權謀傾覆之人斷事。社稷必危。是傷國者也。大國之主好詐。群臣亦從而成俗。群臣若是。則衆庶亦不隆禮義而好貪利矣。君臣上下之俗。莫不若是。則地雖廣。權必輕。人雖衆。兵必弱。刑雖繁。令不下通。是之謂傷國。

  有亂君。無亂國。有治人。無治法。羿之法非亡也。而羿不世中。禹之法猶存。而夏不世王。故法不能獨立。得其人則存。失其人則亡。法者。治之端也。君子者。法之源也。故有君子。則法雖省足以遍矣。無君子。則法雖具足以亂矣。故明主急得其人。而暗主急得其勢。急得其人。則身逸而國治。功大而名美。急得其勢。則身勞而國亂。功廢而名辱。故君人者。勞於索之。而休於使之。

  械數者。治之流也。非治之源也。君子者。治之源也。官人守數。君子養源。故上好禮義。尚賢使能。而無貪利之心。則下亦將綦辭讓。致忠信。而謹於臣子矣。故賞不治政令不繁而俗美。百姓莫敢不順上之法。象上之志。而勸上之事。而安樂之矣。

  君者。民之源也。源清則流清。源濁則流濁。故有社稷而不能愛民。不能利民。而求民之親愛己。不可得也。民不親不愛而求其爲己用。爲己死。不可得也。民不爲己用。不爲己死。而求兵之勁。城之固。不可得也。兵不勁。城不固。而求敵之不至。不可得也。敵至而求無危削。不滅亡。不可得也。故人主欲强固安樂。則莫若反之民。欲附下壹民。則莫若反之政。欲修政美國。則莫若求其人。故君人者。愛民而安。好士而榮。兩者無一焉而亡也。明分職。序事業。拔材官能。莫不治理。則公道達而私門塞矣。公義明而私事息矣。如是。則德厚者進而佞悦者止。貪利者退而廉節者起。兼聽齊明而百事不留。故天子不視而見。不聽而聰。不慮而知。不動而功。塊然獨坐而天下從之。如四支之從心也。

  人主有六患。使賢者爲之。則與不肖者規之。使智者慮之。則與愚者論之。使修士行之。則與奸邪之人疑之。雖欲成功。得乎哉。譬之是猶立直木而恐其影之枉也。惑莫大焉。語曰。公正之士。衆人之痤也。循道之人。奸邪之賊也。今使奸邪之人論其怨賊。而求其無偏。得乎哉。譬之是猶立枉木而求其影之直也。亂莫大焉。故古之人爲之不然。其取人有道。其用人有法。取人以(以作之)道。參之以禮。用人之法。禁之以等。行義動静。度之以禮。智慮取捨。稽之以成。日月積久。挍之以功。故卑不得臨尊。輕不得懸重。愚不得謀智。是以萬舉 不過也。

  人主欲得善射。射遠中微者。欲得善馭。及速致遠者。懸貴爵重賞以招致之。内不可阿子弟。外不可隱遠人。能致是者取之。是豈不必得之之道哉。雖聖人不能易也。欲治國馭民。調壹上下。將内以固城。外以拒難。治則制人。人不能制也。亂則危辱滅亡。可立而待也。而求卿相輔佐。則獨不若是其公也。唯便辟親比己者之用也。豈不過甚哉。故有社稷者莫不欲强。俄則弱矣。莫不欲安。俄則危矣。莫不欲存。俄則亡矣。故明主有私人以金石珠玉。無私人以官職事業。是何也。曰。本不利於所私也。彼不能而主使之。則是主暗也。臣不能而誣能。則是臣詐也。主暗於上。臣詐於下。滅亡無日。俱害之道也。夫文王非無貴戚也。非無子弟也。非無便僻也。乃舉 太公而用之。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國。姬姓獨居五十三人。周之子孫。莫不爲顯諸侯。如是者。能愛人也。故舉天下之大道。立天下之大功。然後隱其所憐所愛。故曰。唯明主爲能愛其所愛。暗主則必危其所愛。此之謂也。

  從命而利君謂之順。從命而不利君謂之諂。逆命而利君謂之忠。逆命而不利君謂之篡。不恤君之榮辱。不恤國之臧否。偷合苟容。以持禄養交而已。謂之國賊。君有過謀過事。將危國家。隕社稷之具也。大臣父兄有能進言於君。用則可。不用則去。謂之諫。有能進言於君。用則可。不用則死。謂之争。有能比智同力。率群臣百吏。而相與强君矯君。以解國之大患。除國之大害。成於尊君安國。謂之輔。有能抗君之命。竊君之重。反君之事。以安國之危。除君之辱。謂之弼。故諫争輔弼之人。社稷之臣也。國君之寶也。明君之所尊所厚也。而暗主惑君(君作之)爲己賊也。故明君之所賞。暗君之所罰也。暗君之所賞。明君之所殺也。傳曰。從道不從君。正義之臣設。則朝廷不頗。諫争輔弼之人信。則君過不遠。爪牙之士施。則仇讎不作。邊境之臣處。則界垂不喪。故明主好同。暗主好獨。明主尚賢使能。而饗其盛。暗主妒賢畏能而滅其功。罰其忠。賞其賊。夫是之謂至暗。有大忠者。有次忠者。有下忠者。有國賊者。以德覆君而化之。大忠也。以德調君而補之。次忠也。以是諫非而怒之。下忠也。不恤君之榮辱。不恤國之臧否。偷合苟容。以持禄養交而已。國賊也。

  人主之患。不在乎不言。而在乎不誠。夫言用賢者。口也。却賢者。行也。口行相反。而欲賢者之至。不肖者之退。不亦難乎。夫曜蟬者。務在明其火。振其樹而已。火不明。雖振其樹無益也。今人主有能明其德。則天下歸之。若蟬之歸明火也。

  臨武君與荀卿議兵於趙孝成王前。王曰。請問兵要。臨武君曰。上得天時。下得地利。觀敵之變動。後之發。先之至。此用兵之要術也。荀卿曰。不然。所聞古之道。凡用兵戰攻之本。在乎一民也。弓矢不調。則羿不能以中微。六馬不和。則造父不能以致遠。士民不親附。則湯。武不能以必勝也。故善附民者。是乃善用兵者也。故兵要在乎善附(舊無善字。補之)民而已。臨武君曰。不然。兵之所貴者。勢利也。所行者。變詐也。善用之者。莫知其所從出。孫。吴用之。無敵於天下。豈必待附民乎。荀卿曰。不然。臣之所道。仁人之兵。王者之志也。君之所貴。權謀勢利。攻奪變詐也。仁人之兵。不可詐也。彼可詐者。怠慢者也。故以桀詐桀。猶有幸焉。以桀詐堯。譬之若以卵投石。若以指撓沸。若赴水火。入焉焦没耳。故仁人上下一心。三軍同力。臣之於君。下之於上。若子之事父。弟之事兄。若手臂之捍頭目而覆胸腹也。詐而襲之。與先驚而後擊之一也。臨武君曰。善。

  陳嚻問荀卿曰。先生議兵。常以仁義爲本。仁者愛人。義者修(修作循)理。然則又何以兵爲。凡所爲有兵者。爲争奪也。荀卿曰。非汝所知也。彼仁者愛人。愛人。故惡人之害之也。義者修(修作循)理。修(修作循)理。故惡人之亂之也。彼兵者。所以禁暴除害也。非争奪也。故仁人之兵。所存者神。所過者化。若時雨之降。莫不悦喜。故近者親其善。遠方慕其德。兵不血刃。遠邇來服。德盛於此。施及四極。

  天行有常。不爲堯存。不爲桀亡。應之以治則吉。應之以亂則凶。强本而節用。則天不能貧。養備而動時。則天不能病。循(循作修)道而不貳(貳作忒)則天不能禍。故水旱不能使之饑。寒暑不能使之疾。妖不能使之凶。背道而妄行。則天不能吉。故水旱未至而饑。寒暑未薄而疾。怪未生而凶。受時與治世同。而殃禍與治世异。不可以怨天。其道然也。故明於天人之分。則可謂至人矣。

  天不爲人之惡寒輟冬。地不爲人之惡遼遠輟廣。君子不爲小人之匈匈輟行。天有常道。地有常數。君子有常體。君子道其常。小人計其功。

  星墜木鳴。國人皆恐。是天地之變。陰陽之化。物之罕至者也。怪之可也。而畏之非也。夫日月之有食。風雨之不時。怪异之儻見。是無世而不嘗有之。上明而政平。則是雖并世起。無傷也。上暗而政險。則是雖無一至者。無益也。若夫天地之變。畏之非也。人妖則可畏也。政險失民。田蕪稼惡。糴貴民饑。道路有死人。夫是之謂人妖也。政令不明。舉 措不時。本事不理。夫是之謂人妖也。禮義不修。外内無别。男女淫亂。父子相疑。上下乖離。寇難日至。夫是之謂人妖也。三者錯。無安國矣。其説甚邇。其灾甚慘。傳曰。萬物之怪書不説。無用之辨。不急之察。弃而不治也。若夫君臣之義。父子之親。夫婦之别。則日切磋而不舍也。

  在天者莫明於日月。在人者莫明於禮義。故人之命在天。國之命在禮。君人者隆禮尊賢而王。重法愛民而霸。好利多詐而危。權謀傾覆而亡矣。

  主道明則下安。主道幽則下危。故下安則貴上。下危則賤上。故上易知則下親上矣。上難知則下畏上矣。下親上則上安。下畏上則上危。故主道莫惡乎難知。莫危乎使下畏己。傳曰。惡之者衆。則危矣。

  入孝出悌。人之小行也。上順下篤。人之中行也。從道不從君。從義不從父。人之大行也。孝子所以不從命有三:從命則親危。不從命則親安。孝子不從命。乃衷也。從命則親辱。不從命則親榮。孝子不從命。乃義也。從命則禽獸。不從命則修飾。孝子不從命。乃敬也。故可以從而不從。是不子也。未可以從而從。是不衷也。明於從不從之義。而能致恭敬。忠信端慤(慤舊作整。改之)以慎行之。則可謂大孝矣。傳曰。從道不從君。從義不從父。此之謂也。

  繁弱巨黍。古之良弓也。然而不得排檠。則不能自正。干將莫耶。古之良劍也。然而不加砥礪。則不能利。不得人力。則不能斷。驊騮騄駬。古之良馬也。然而必前有銜轡之制。後有鞭策之威。加之以造父之馭。然後一日致千里也。夫人雖有性質美而心辨智。必求賢師而事之。擇賢友而友之。得賢師而事之。則所聞者堯。舜。禹。湯之道也。得良友而友之。則所見者忠信敬讓之行也。身日進於仁義而不自知者。靡使然也。今與不善人處。則所聞者欺誣詐僞也。所見者污漫淫邪貪利之行也。身且加於刑戮而不自知者。靡使然也。傳曰。不知其子。視其友。不知其君。視其左右。靡而已矣。

  桓公用其賊。文公用其盗。故明主任計不信怒。暗主信怒不任計。計勝怒則强。怒勝計者亡。

  天子即位。上卿進曰。如之何憂長也。能除患則爲福。不能則爲賊。授天子一策。中卿進曰。配天而有下土者。先事慮事。先患慮患。先事慮事謂之接。接則事優成。先患慮患謂之豫。豫則禍不生。事至而後慮者後之(後之作謂之後)後之則事不舉。患至而後慮者謂之困。困則禍不可禦。授天子二策。下卿進曰。敬戒無怠。慶者在堂。吊者在閭。禍與福鄰。莫知其門。務哉務哉。萬民望之。授天子三策。

  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國寶也。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國器也。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國用也。口言善。身行惡。國妖也。治國者、敬其寶。愛其器。任其用。除其妖。

  義與利者。人之所。兩有也。雖堯。舜不能去民之欲利。然而能使其欲利不克其好義也。雖桀。紂亦不能去民之好義。然而能使其好義不勝其欲利也。故義勝利者爲治世。利克義者爲亂世。上重義則義克利。上重利則利克義。故天子不言多少。諸侯不言利害。大夫不言得喪。士不能通貨財。從士以上。皆羞利而不與民争業。樂分施而耻積藏。然後(後作故)民不困。則(則作財)貧窶者有所竄其中矣。仁義禮善之於人也。譬之若貨財粟米之於家也。多有之者富。少有之者貧。至無有者窮。

  聖王在上。分義行乎下。則士大夫無沉淫之行。百吏官人無怠慢之事。衆庶百姓無奸怪之俗。無盗賊之罪。莫敢犯上之禁。天下曉然皆知夫盗竊之不可以爲富也。皆知夫賊害之不可以爲壽也。皆知夫犯上之禁不可以爲安也。由其道。則人得其所好焉。不由其道。則必遇其所惡焉。是故刑罰甚省。而威行如流也。故刑當罪則威。不當罪則侮。爵當賢則貴。不當賢則賤。

  古者。刑不過罪。爵不逾德。故殺其父而臣其子。殺其兄而臣其弟。刑罰不怒罪。爵賞不逾德。是以爲善者勸。爲不善者沮。威行如流。化易如神。亂世不然。刑罰怒罪。爵賞逾德。以族論罪。以世舉賢。故一人有罪。而三族皆夷。雖德如舜。不免刑均。是以族論罪也。先祖賢。子孫必顯。行雖如桀。列從必尊。此以世舉賢也。以族論罪。以世舉賢。欲無亂。得乎。

  尊聖者王。貴賢者霸。敬賢者存。嫚賢者亡。古今一也。故尚賢使能。等貴賤。分親疏。序長幼。此先王之道也。故尚賢使能。則主尊下安。貴賤有等。則令行而不留。親疏有分。則施行而不悖。長幼有序。則事業捷成而有所休。故仁者仁此者也。義者分此者也。節者死生此者也。忠者惇慎於此者也。兼此而能之。備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