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三十七 尹文子


【 点击数:521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尹文子

  群書治要卷三十七

  大 道(本書大道下有上字)

  古人以度審長短。以量受少多。以衡平輕重。以律均清濁。以名稽虚實。以法定治亂。以簡制煩惑。以易御險難。萬事皆歸於一。百度皆準於法。歸一者簡之至。準法者易之極。如此。則頑嚚聾瞽可與察惠聰明同治矣。天下萬事不可備能。責其備能於一人。則賢聖其猶病諸。設一人能備天下之事。則左右前後之宜。遠近遲疾之間。必有不兼者焉。苟有不兼。於治闕矣。全治而無闕者。大小多少。各當其分。農商工仕。不易其業。則處上有何事哉。

  故有理而無益於治者。君子不言。有能而無益於事者。君子弗爲。君子非樂有言。有益於治。不得不言。君子非樂有爲。有益於事。不得不爲。故所言者不出於名法權術。所爲者不出於農稼軍陣。周務而已。故明主任之。

  治外之理。小人之所必言。事外之能。小人之所必爲。小人亦知言有損於治而不能不言。小人亦知能有損於治而不能不爲。故所言者極於儒墨是非之辨。所爲者極於堅僞偏抗之行。求名而已。故明主誅之。故古語曰。不知無害爲君子。知之無損爲小人。工匠不能無害於巧。君子不知無害於治。此言信矣。爲善使人不能得從。爲巧使人不能得爲。此獨善獨巧者也。未盡巧善之理。爲善與衆行之。爲巧與衆能之。此善之善者。巧之巧者也。

  故所貴聖人之治。不貴其獨治。貴其能與衆共治也。所貴工倕之巧。不貴其獨巧。貴其與衆共巧也。今世之人。行欲獨賢。事欲獨能。辨欲出群。勇欲絶衆。獨行之賢。不足以成化。獨能之事。不足以周務。出群之辨。不可爲户説。絶衆之勇。不可與征陣。凡此四者。亂之所由生。

  是以聖人任道以通其嶮。立法以理其差。使賢愚不相弃。能鄙不相遺。能鄙不相遺。則能鄙齊功。賢愚不相弃。則賢愚等慮。此至治之術也。名定則物不競。分明則私不行。物不競。非無心。由名定。故無所厝其心。私不行。非無欲。由分明。故無所厝其欲。然則心欲人人有之。而得同於無心無欲者。制之有道也。彭蒙曰。雉菟在野。衆人逐之。分未定也。鷄豕滿市。莫有志者。分定故也。圓者之轉。非能轉而轉。不得不轉也。方者之止。非能止而止。不得不止也。因圓者之自轉使不得止。因方者之自止使不得轉。何苦物之失分。

  故因賢者之有用。使不得不用。因愚者之無用。使不得用。用與不用。皆非我也。因彼可用與不可用。而自得其用也。自得其用。奚患物之亂也。道行於世。則貧賤者不怨。富貴者不驕。愚弱者不懾。智勇者不矜。足於分也。法行於世。則貧賤者不敢怨富貴。富貴者不敢凌貧賤。愚弱者不敢冀智勇。智勇者不敢鄙愚弱。此法之不及道也。

  世之所貴。同而貴之。謂之俗。世之所用。同而用之。謂之物。苟違於人。俗所不與。苟忮於衆。俗所共去。故人心皆殊。而爲行若一。所好各异。而資用必同。此俗之所齊。物之所飾。故所齊不可不慎。所飾不可不擇。昔齊桓好衣紫。合境不鬻异綵。楚莊愛細腰。一國皆有飢色。上之所以率下。乃治亂之所由也。國亂有三事。年飢民散、無食以聚之則亂。治國無法則亂。有法而不能用則亂。有食以聚民。有法而能行。國不治。未之有也。

  聖 人(本書聖人作大道下)

  仁、義、禮、樂。名、法、刑、賞。凡此八者。五帝三王治世之術也。故仁以導之。義以宜之。禮以行之。樂以和之。名以正之。法以齊之。刑以威之。賞以勸之。故仁者所以博施於物。亦所以生偏私。義者所以立節行。亦所以成華僞。禮者所以行謹敬。亦所以生惰慢。樂者所以和情志。亦所以生淫放。名者所以正尊卑。亦所以生矜篡。法者所以齊衆异。亦所以生乖分。刑者所以威不服。亦所以生陵暴。賞者所以勸忠能。亦所以生鄙争。

  凡此八術。無隱於人。而常存於世。非自顯於堯、湯之時。非故逃於桀、紂之朝。用得其道。則天下治。用失其道。則天下亂。過此而往。雖彌綸天地。纏絡萬品。治道之外。非群生所餐挹。聖人措而不言也。

  凡國之將存亡有六徵。有衰國。有亂國。有亡國。有昌國。有强國。有治國。所謂亂亡之國者。凶虐殘暴不與焉。所謂强治之國者。威力仁義不與焉。君年長。多妾媵。少子孫。疏宗强。衰國也。君寵臣。臣愛君。公法廢。私欲行。亂國也。國貧小。家富大。君權輕。臣勢重。亡國也。凡此三徵。不待凶虐殘暴而後弱也。雖曰見存。吾必謂之亡者也。

  内無專寵。外無近習。支庶繁息。長幼不亂。昌國也。農桑以時。倉廩充實。兵甲勁利。封疆修理。强國也。上不能勝其下。下不能犯其上。上下不相勝犯。故禁令行。人人無私。雖經嶮易而國不可侵。治國也。凡此三徵。不待威力仁義而後强。雖曰見弱。吾必謂之存者也。

  語曰。佞辨可以熒惑鬼神。探人之心。度人之欲。順人於嗜好而弗敢逆。納人於邪惡而求利。人喜聞己之美也。善能揚之。惡聞己之過也。而善能飾之。得之於眉睫之間。承之於言行之先。世俗之人。聞譽則悦。聞毁則戚。此衆人之大情。有同己則喜。异己則怒。此人之大情。故佞人善爲譽者也。善順從者也。人言是、亦是之。人言非、亦非之。從人之所愛。隨人之所憎。故明君雖能納正直。未必親正直。雖能遠佞人。未必能疏佞人。故舜、禹者。以能不用佞人。亦未必憎佞人。語曰。佞辨惑物。舜禹不能得憎。不可不察乎。

  老子曰。民不畏死。如之何其以死懼之。凡人之不畏死。由刑罰過。刑罰過則民不賴其生。生無所賴。視君之威未如也。刑罰中則民畏死。畏死、由生之可樂。故可以死懼矣。此人君之所宜執。臣下之所宜懼之。

  田子曰。人皆自爲而不能爲人。故君人者之使人。使其自爲用、而不使爲我用。魏下先生曰。善哉。田子之言。古者君之使臣。求不私愛於己。求顯忠於己。而居官者必能。臨陣者必勇。禄賞之所勸。名法之所齊。不出於己心。不利於己身。

  語曰。禄薄者不可與經亂。賞輕者不可與入難。此處上者所宜慎者也。父之於子也。令有必行者。有不必行者。去貴妻。賣愛妾。此令必行者也。因曰汝無敢恨。汝無敢思。令必不行者也。故爲人上者。必慎所令焉。人貧則怨人。富則驕人。怨人者苦人之不禄施於己也。起於情所難安而不能安。猶可恕也。驕人者無所苦而無故驕人。此情所易制弗能制。不可恕矣。

  貧賤之望富貴甚微。而富貴不能酬其甚微之望。夫富者之所惡。貧者之所美。貴者之所輕。賤者之所榮。然而弗酬。不與同苦樂故也。雖不酬之。於我弗傷。今萬民之望人君。亦如貧賤者之望富貴。其所望者。蓋欲料長幼。平賦斂。時其飢寒。省其疾痛。賞罰不濫。使役以時。如此而已。則於人君弗損也。然而弗酬。弗與同勞逸故也。故爲人君不可不與人同勞逸焉。故富貴者不可不酬貧賤。而人君不可不酬萬民。則萬民之所不願戴。所不願戴。君位替矣。危莫甚焉。禍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