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三十七 尉繚子


【 点击数:503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尉繚子

  群書治要卷三十七

  天 官

  梁惠王問尉繚子曰。吾聞黄帝有刑德。可以百戰百勝。其有之乎。尉繚曰。不然。黄帝所謂刑德者。以刑伐之。以德守之。非世之所謂刑德也。世之所謂刑德者。天官時日、陰陽向背者也。黄帝者人事而已矣。何以言之。今有城於此。從其東西攻之。不能取。從其南北攻之不能取。此四者。豈不得順時乘利者哉。然不能取者何。城高池深。兵戰(本書戰作器)備具。謀而守之也。若乃城下池淺守弱。可取也。由(由舊作猶。改之)是觀之。天官時日。不若人事也。

  故按刑德天官之陳曰。背水陳者爲絶地。向坂陳者爲廢軍。武王之伐紂也。背濟水。向山之阪。以萬二千人。擊紂之億有八萬人。斷紂頭懸之白旗。紂豈不得天官之陳哉。然不得勝者何。人事不得也。黄帝曰。先稽己智者。謂之天官。以是觀之。人事而已矣。

  兵 談

  王者民望之如日月。歸之如父母。歸之如流水。故曰明乎禁舍開塞。其取天下若化。故曰。國貧者能富之。地不任者任之。四時不應者能應之。故夫土廣而任。則其國不得無富。民衆而制。則其國不得無治。且富治之國。兵不發刃。甲不出暴。而威服天下矣。故曰。兵勝於朝廷。勝於喪絶(絶疑紀)。勝於土功。勝於市井。暴甲而勝。將勝也。戰而勝。臣勝也。戰再勝當一敗。十萬之師出。費日千金。故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勝。善之善者也。

  戰 威

  令所以一衆心也。不審所出。則數變。數變則令雖出。衆不信也。出令之法。雖有小過毋更。小疑毋申。事所以待衆力也。不審所動則數變。數變。則事雖起。衆不安也。動事之法。雖有小過毋更。小難毋戚。故上無疑令。則衆不二聽。動無疑事。則衆不二志。

  古率民者。未有不能得其心。而能得力者也。未有不能得其力。而能致其死者也。故國必有禮信親愛之義。而後民以飢易飽。國必有孝慈廉耻之俗。而後民以死易生。故古率民者。必先禮信而後爵禄。先廉耻而後刑罰。先親愛而後托其身焉。

  民死其上如其親。而後申之以制。古爲戰者。必本氣以厲志。厲志以使四枝。四枝以使五兵。故志不厲則士不死節。士不死節。雖衆不武。厲士之道。民之所以生。不可不厚也。爵列之等。死喪之禮。民之所以營也。不可不顯也。必因民之所生以制之。因其所營以顯之。因其所歸以固之。田禄之實。飲食之糧。親戚同鄉。鄉里相勸,死喪相救。丘墓(丘墓作兵役)相從。民之所以歸。不可不速也。如此。故什伍如親戚。阡陌如朋友。故止如堵墻。動如風雨。車不結軌。士不旋踵。此本戰之道也。

  地。所以養民也。城。所以守地也。戰。所以守城也。故務耕者其民不飢。務守者其地不危。務戰者其城不圍。三者。先王之本務也。而兵最急矣。故先王務尊於兵。尊於兵。其本有五。委積不多。則事不行。賞禄不厚。則民不勸。武士不選。則士不强。備用不便。則士横刑。誅不必。則士不畏。先王務此五者。故静能守其所有。動能成其所欲。

  王國富民。霸國富士。僅存之國富大夫。亡國富倉府。是謂上溢而下漏。故患無所救。故曰舉賢用能。不時日而事利。明法審令。不卜筮而事吉。貴政(政作功。上事作和)養勞。不禱祠而得福。故曰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事。聖人所貴。人事而已矣。

  勤勞之事。將必從己先。故暑不立(立作張)蓋。寒不重裘。有登降之險。將必下步。軍井通(通作成)而後飲。軍食熟而後食。壘成而後舍。軍不畢食。亦不火食。飢飽、勞逸、寒暑。必身度之。如此。則師雖久不老。雖老不弊。故軍無損卒。將無惰志。

  兵 令

  兵者、凶器也。戰者、逆德也。争者、事之末也。王者所以伐暴亂而定仁義也。戰國所以立威侵敵也。弱國所以不能廢。

  兵者。以武爲植。以文爲種。以武爲表。以文爲裏。以武爲外。以文爲内。能審此二者。知所以勝敗矣。武者所以凌敵分死生也。文者所以視利害。觀安危。武者所以犯敵也。文者所以守之也。兵用文武也。如響之應聲也。如影之隨身也。

  將有威則生。無威則死。有威則勝。無威則敗。卒有將則鬥。無將則北。有將則死。無將則辱。威者賞罰之謂也。卒畏將(畏將之將下舊無甚字。補之)甚於敵者戰勝。卒畏敵甚於將者戰北。夫戰而知所以勝敗者。固稱將於敵也。敵之與將也。猶權衡也。將之於卒也。非有父母之惻。血膚之屬。六親之私。然而見敵走之如歸。前雖有千仞之溪。不測之淵。見入湯火如蹈者。前見全明之賞。後見必死之刑也。將之能制士卒。其在軍營之内。行陣之間。明慶賞。嚴刑罰。陳斧鉞。飾章旗。有功必賞。犯令必死。及至兩敵相至。行陣薄近。將提枹而鼓之。存亡生死。存枹之端矣。雖有天下善兵者。不能圖大鼓之後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