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三十七 慎子


【 点击数:544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慎 子

  群書治要卷三十七

  威 德

  天有明。不憂人之暗也。地有財。不憂人之貧也。聖人有德。而不憂人之危也。天雖不憂人之暗也。闢户牖必取己明焉。則天無事也。地雖不憂人之貧也。伐木刈草。必取己富焉。則地無事矣。聖人雖不憂人之危也。百姓準上。而比於其下。必取己安焉。則聖人無事矣。故聖人處上。能無害人。不能使人無己害也。則百姓除其害矣。聖人之有天下也。受之也。非取之也。有光明之德。故百姓推而與之耳。豈其心哉。百姓之於聖人也。養之也。非使聖人養己也。則聖人無事矣。

  毛嬙。西施。天下之至姣也。衣之以皮倛。則見之者皆走。荀卿曰。仲尼之狀。面若蒙倛。易之以玄緆。則行者皆止。緆謂細布。由是觀之。則玄緆。色之助也。姣者辭之。則色厭矣。走背跋踚窮谷。野走千里。藥也。走背辭藥則足廢。理有相須。而作事有待具而成。故雖資傾城之觀。必俟衣裳之飾。雖挺越常之足。必假藥物而疾。故有才無勢。將顛墜於溝壑。有勢無才。亦騰乎風雲。萬動云云。咸皆然耳。

  故騰蛇游霧。飛龍乘雲。雲罷霧霽。與蚯蚓同。則失其所乘也。故賢而屈於不肖者。權輕也。不肖而服於賢者。位尊也。堯爲匹夫。不能使其鄰家。至南面而王。則令行禁止。由此觀之。賢不足以服不肖。而勢位足以服不肖。而勢位足以屈賢矣。故無名而斷者。權重也。弩弱而矰高者。乘於風也。身不肖而令行者。得助於衆也。故舉重越高者。不慢於藥。愛赤子者。不漫於保。絶險歷遠者。不慢於御。此得助則成。釋助則廢矣。夫三王五伯之德。參於天地。通於鬼神。周於生物者。其得助博也。

  古者。工不兼事。士不兼官。工不兼事則事省。事省則易勝。士不兼官則職寡。職寡則易守。故士位可世。工事可常。古之宰物。皆用其一能以成其一事。是以用無弃人。使無弃才。若乃任使於過分之中。役物於异便之地。則上下顛倒。事能淆亂矣。百工之子。不學而能者。非生巧也。言有其常事也。今也國無常道。官無常法。是以國家日繆。教雖成。官不足。官不足則道理匱。道理匱則慕賢智。慕賢智則國家之政要在一人之心矣。人之情也。莫不自賢。則不相推。政要在一人。從一人之所欲。不必善。則政教陵遲矣。

  古者立天子而貴之者。非以利一人也。曰。天下無一貴。理無由通。通理以爲天下也。故立天子以爲天下也。非立天下以爲天子也。立國君以爲國也。非立國以爲君也。立官長以爲官也。非立官以爲長也。法雖不善。猶愈於無法。所以一人心也。。夫投鈎分財。投策分馬。非鈎策爲均也。使得美者不知所以賜。得惡者不知所以怨。此所以塞怨望使不上也。明君動事必由惠。定罪分財必由法。行德制中必由禮。法者。所以愛民。禮者。所以便事。故欲不得干時。必於農隙也。愛不得犯法。當官而行。貴不得逾規。禄不得逾位。惠不得兼官。工不得兼事。以能受事。以事受利。若是者、上無羨賞。民無羨財。羨。猶溢也。

  因 循

  天道因則大。因百姓之情。遂自然之性。則其功至高。其道至大也。化則細。化使從我。物所樂。其理禍(禍恐猶誤)狹。其德細小也。因也者、因人之情也。人莫不自爲也。化而使之爲我。則莫可得而用矣。違性矯情。引彼就我。則忿戾乖違。莫有從之者矣。是故先王不受禄者不臣。禄不厚者。不與入難。人不得其所以自爲也。則上不取用焉。夫君上取用。必須天機之動。性分之通。然後上下交泰。經世可久耳。故放使自爲。則無不得。仕而使之。則無不失矣。故用人之自爲。不用人之爲我。則莫不可得而用矣。此之謂因。

  民 雜

  民雜處而各有所能。所能者不同。此民之情也。故聖人不求備於一人也。大君者。大上也。兼畜下者也。下之所能不同。而皆上之用也。是以大君因民之能爲資。盡苞而畜之。無能去取焉。夫人君之御世也。皆曲盡百姓之能。兼羅萬物之分。因其長短。就而用之。使能文者爲文。能武者爲武。聾者使其聽。盲者使其視。(聾者使其聽。盲者使其視。當作聾者使其視。盲者使其聽)故理有盡用。物無弃財。是故不設一方以求於人。故所求者無不足也。大君不擇其下、故足也。不擇其下。則易爲下矣。易爲下。則下莫不容。莫不容、故多下。多下之謂大上。其下既多。故在上者大。

  君臣之道。臣事事。言事其所事。而君無事。百官之屬。各有所司。君逸樂而臣任勞。臣盡智力以善其事。而君無與焉。仰成而已。故事無不治。人君自任。而務爲善以先下。則是代下負任蒙勞也。臣反逸矣。故曰。君人者好爲善以先下。則不敢與君争爲善以先君矣。君好見其善。則群下皆淫善於君矣。上以一方之善。而施於衆方之中。求其爲瞻。偏已多矣。君偏既多。而臣韜其善。則天下亂矣。皆私其所知以自覆掩有過。則臣反責君。逆亂之道。夫所以置三公而列百官者。將使群臣各進所知以康庶績耳。若乃君顯其善而臣藏其能。百事從君而出。衆端自上而下。則臣善不用。而歸惡有在矣。

  君之智、未必最賢於衆也。以未最賢而欲以善盡被下。則不贍矣。假使其賢。猶不可推一己之智以察群下。而况不最賢。若使君之智最賢。以一君而盡贍下則勞。勞則有倦。倦則衰。衰則復反於不贍之道也。是以君自任而躬事。則臣不事事矣。言君之專荷其事。則臣下不復以事爲事矣。是君臣易位也。謂之倒逆。倒逆則亂矣。人君任臣而勿自躬。則臣事事矣。是君臣之順。治亂之分。不可不察。所謂任人者逸。自任者勞也。

  知 忠

  亂世之中。亡國之臣。非獨無忠臣也。治國之中。顯君之臣。非獨能盡忠也。治國之人。忠不偏於其君。亂世之人。道不偏於其臣。然而治亂之世。同世(世疑衍)有忠道之人。臣之欲忠者不絶世。而君未得寧其上。夫滅亡之國。皆有忠臣耳。然賢君千載一會。忠臣世世有之。值其一隆之時。則相與而交興矣。遇其昏亂之主。則相與而俱已矣。無遇比干、子胥之忠。而毁瘁主君於暗墨之中。遂染溺滅名而死。由是觀之。忠未足以救亂世。而適足以重非。何以識其然也。曰。父有良子而舜放瞽叟。桀有忠臣。而過盈天下。然則孝子不生慈父之義。六親不和有孝慈也。而忠臣不生聖君之下。國家昏亂有貞臣也。故明主之使其臣也。忠不得過職。而職不得過官。

  是以過修於身。而下不敢以善驕矜。守職之吏。人務其治。而莫敢淫偷其事。官正以敬。其業和。吏人務其治。而莫敢淫偷其事。官正以順。以事其上。如此、則至治已。此五帝三王之業也。亡國之君。非一人之罪也。惡不衆則不足以亡其國也。治國之君。非一人之力也。善不多則不足以興治也。將治亂在乎賢使任職。而不在於忠也。故智盈天下。澤及其君。忠盈天下。害及其國。故桀之所以亡。堯不能以爲存。然而堯有不勝之善。言其善道不可勝言也。而桀有運非之名。天下之惡皆歸之也。則得人與失人也。故廊廟之材。蓋非一木之枝也。狐白之裘。蓋非一狐之皮也。治亂安危。存亡榮辱之施。非一人之力也。

  德 立

  立天子者。不使諸侯疑焉。立諸侯者。不使大夫疑焉。立正妻者。不使嬖妾疑焉。立嫡子者。不使庶孽疑焉。疑則動。兩則争。雜則相傷。害在有與、不在獨也。故臣有兩位者國必亂。臣兩位而國不亂者。君猶在也。恃君而不亂。失君必亂。子有兩位者。家必亂。子有兩位。而家不亂者。親猶在也。恃親而不亂。失親必亂。臣疑其君。無不危之國。孽疑其宗。無不危之家。

  君 人

  君人者。舍法而以身治。則誅賞奪與從君心出矣。然則受賞者雖當。望多無窮。受罰者雖當。望輕無已。民之所信者。法也。今在賞者欲多。在罰者欲少。無法以限之。則不知所論矣。雖極聰明以窮輕重。盡心以班奪與。夫何解於怨望哉。君舍法而以心裁輕重。則是同功而殊罰也。怨之所由生也。是以分馬者之用策。分田者之用鈎也。非以鈎策爲過人智也。所以去私塞怨也。故曰。大君任法而弗躬爲。則事斷於法矣。法之所加。各以其分蒙其賞罰。而無望於君也。是以怨不生而上下和矣。

  君 臣

  爲人君者不多聽。物有本。事有原。據法倚數。以觀得失。無法之言。不聽於耳。無法之勞。不圖於功。無勞之親。不任於官。官不私親。法不遺愛。上下無事。唯法所在。法令者。生民之命。至治之令。天下之程式。萬事之儀表。智者不得過。愚者不得不及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