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三十六 吴子


【 点击数:480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吴 子

  群書治要卷三十六

  圖 國

  吴子曰。古之圖國家者。必先教百姓而親萬民。民(本書無民字)有三(三作四)不和。不和於國。不可以出軍。不和於軍。不可以出陣。不和於陣。不可以進戰。(進戰下有不和于戰。不可以决勝二句)

  凡兵所起者五。一曰争名。二曰争利。三曰積惡。四曰内亂。五曰困飢。其名又五。一曰義兵。二曰强兵。三曰剛兵。四曰暴兵。五曰逆兵。禁暴救亂曰義。恃衆以伐曰强。因怒興師曰剛。弃禮貪利曰暴。國危民疲。舉事動衆曰逆。五者之數。(數作服)各有其道。義必以禮服。强必以謙服。剛必以辭服。暴必以詐服。逆必以權服。此其勢也。

  論 將

  夫總文武者。軍之將也。兼剛柔者。兵之事也。凡人之論將。恒觀之於勇。勇之於將。乃數分之一耳。夫勇者輕命而不知利。未可也。故將之所慎者五。一曰理。二曰備。三曰果。四曰戒。五曰約。理者治衆如治寡。備者出門如見敵。果者迎敵不懷生。戒者雖克如始戰。約者法令省而不煩。受命而不辭家。敵破而後(不辭至而後。舊作辭不。補之)言反。將之禮也。故師出之日。有死而榮。無生而辱也。

  凡制國治軍。必設之以禮。厲之以義。在大足以戰。在小足以守矣。然戰勝易。守勝難。是故以勝得天下者稀。以亡者衆。

  武侯曰。願聞陣必定。戰必勝。守必固之道。對曰。君使賢者居上。不肖處下。則陣已定矣。民安其田宅。親其有司。則守已固矣。百姓皆是吾君(吾君二字作君一字)而非鄰國。則戰已勝矣。

  治 兵

  武侯問曰。兵以何爲勝。吴子曰。兵以治爲勝。又問不在衆乎。對曰。若法令不明。賞罰不信。金之不止。鼓之不進。雖有百萬之師。何益於用。所謂治者居則有禮。動則有威。進不可當。退不可追。前却如節。左右應麾。投之所往。天下莫當。名曰父子之兵也。

  勵 士

  武侯曰。嚴刑明賞。足以勝敵乎。吴子曰。嚴明之事。非所恃也。發號布令。而民樂聞。興師動衆。而民樂戰。交兵接刃。而民安死。此三者。人之所恃也。武侯曰。致之奈何。對曰。君舉有功而進之飨。無功而厲之。于是武侯設坐廟庭。爲三行飨士大夫。上功坐前行。肴席有重器上牢。次功坐中行。肴席器差减 。無功坐後行。肴席無重。饗畢而出。乃又班賜有功者之父母妻子於廟門之外。亦以功爲差數。唯無功者不得耳。死事之家。歲使使者勞賜其父母。行之五(五作三)年。秦人興師臨於西河。魏士聞之。介胄不待吏令奮擊之者以萬數。吴子曰。臣聞之。人有短長。氣有盛衰。君試發無功者五萬人。臣請率以當之。其可乎。今使一死賊枭伏於曠野。千人追之。莫不視狼顧。何者。恐其暴起而害己也。是則(則作以)一人投命。足懼千夫。今臣以五萬之衆。而爲一(舊無一字。補之)死賊以率討之。固難當矣。武侯從之。兼車五百乘。騎三千匹。而以破秦五十萬衆。此勵士之功也。

  魏武侯嘗謀事。群臣莫能及。罷朝而有喜色。吴起進曰。昔楚莊王謀事。群臣莫能及。罷朝而有憂色。曰。寡人聞之。世不絶聖。國不乏賢。能得其師者王。能得其友者霸。今寡人不才。而群臣莫之過。國其殆矣。莊王所憂。而君悦之。臣竊懼矣。於是武侯乃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