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三十五 曾子


【 点击数:540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曾 子 參

  群書治要卷三十五

  修 身

  曾子曰。君子攻其惡。求其過。强其所不能。去私欲。從事於義。可謂學矣。君子愛日以學。及時以行。難者弗避。易者弗從。唯義所在。日旦就業。夕而自省思。以没其身。亦可謂守業矣。君子學必由其業。問必以其序。問而不决。承間觀色而復之。君子既學之。患其不博也。既博之。患其不習也。既習之。患其不知也。既知之。患其不能行也。既能行之。患其不能以讓也。君子之學。致此五者而已矣。君子博學而淺(大戴禮淺作孱)守之。微言而篤行之。行欲先人。言欲後人。見利思辱。見難思詬。嗜欲思耻。忿怒思患。君子終身守此。戰戰也。君子己善。亦樂人之善也。己能。亦樂人之能也。君子好人之爲善而弗趍也。惡人之爲不善而弗疾也。不先人以惡。不疑人以不信。不説人之過。而成人之美。朝有過。夕改則與之。夕有過。朝改則與之。君子終日言。不在尤之中。小人一言。終身爲罪矣。君子之於不善也。身勿爲。可能也。色勿爲。不可能也。心勿爲。不可能也。太上樂善。其次安之。其下亦能自强也。太上不生惡。其次生而能夙絶之。其下復而能改。復而不改。隕身覆家。大者傾社稷。是故君子出言愕愕。行身戰戰。亦殆免於罪矣。昔者。天子日旦思其四海之内。戰戰唯恐不能乂也。諸侯日旦思其四封之内。戰戰唯恐失損之也。大夫日旦思其官。戰戰唯恐不能勝也。庶人日旦思其事。戰戰唯恐刑罰之至也。是故臨事而慄者。鮮不濟矣。

  立 孝

  曾子曰。君子立孝。其忠之用也。禮之貴也。故爲人子而不能孝其父者。不敢言人父不能畜其子者。爲人弟而不能承其兄者。不敢言人兄不能順其弟者。爲人臣而不能事其君者。不敢言人君不能使其臣者。故與父言。言畜子。與子言。言孝父。與兄言。言順弟。與弟言。言承兄。與君言。言使臣。與臣言。言事君。君子之孝也。忠愛以敬(敬上有莊字)反是亂也。盡力而有禮。敬而安之。微諫不倦。聽從不怠。歡欣忠信。咎故不生。可謂孝矣。盡力而無禮。則小人也。致敬而不忠。則不入也。是故禮以將其力。敬以入其忠。詩言。夙興夜寐。毋忝爾所生。不耻其親。君子之孝也。是故未有君而忠臣可知者。孝子之謂也。未有長而順下可知者。悌弟之謂也。未有治而能仕可知者。先修之謂也。故孝子善事君。悌弟善事長。君子壹孝壹悌。可謂知終矣。

  制 言

  曾子曰。夫行也者。行禮之謂也。夫禮。貴者敬焉。老者孝焉。幼者慈焉。小者友焉。賤者惠焉。此禮也。弟子毋曰。不我知也。鄙夫鄙婦。相會於墻陰。可謂密矣。明日則或揚其言者。故士執仁與義而不聞。行之未篤也。故蓬生麻中。不扶乃直。白沙在泥。與之皆黑。是故人之相與也。譬如舟車然。相濟達也。己先則援之。彼先則推之。是故人非人不濟。馬非馬不走。土非土不高。水非水不流。弟子問於曾子曰。夫士何如則可爲達矣。曾子曰。不能則學。疑則問。欲行則比賢。雖有險道修(修作循)行。達矣。今之弟子。病下人。不知事賢。耻不知而又不問。是以惑暗終其世而已矣。是謂窮民。

  疾 病

  曾子曰。君子之務蓋有矣。夫華繁而實寡者。天也。言多而行寡者。人也。鷹隼以山爲庳而巢其上。魚鱉黿鼉以川爲淺而窟穴其中。卒其所以得者。餌也。是故君子苟毋以利害義。則辱何由至哉。親戚不悦。不敢外交。近者不親。不敢來(來作求)遠。小者不審。不敢言大。故人之生也。百歲之中。有疾病焉。故君子思其不可復者而先施焉。

  親戚既没 。雖欲孝。誰爲孝乎。年既耆 艾。雖欲悌。誰爲悌乎。故孝有不及。悌有不時。其此之謂與。言不遠身 。言之主也。行不遠身。行之本也。言有主。行有本。謂之有聞 也。

  君子尊其所聞。則高明矣。行其所聞。則廣大矣。高明廣大。不在於他。加 (加上有在字)之志 而已矣。與君子游 。苾 乎如入蘭芷 之室。久而不聞。則與之化 矣。與小人游。膩 (膩作貸)乎如入魚次之室(魚次之室作鮑魚之次 )。久而不聞。則與之化矣。是故君子慎其所去就 。與君子游。如長日加益 。而不自知也。與小人游。如履薄冰 。每履而下 。幾何而不陷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