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三十四 列子


【 点击数:536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列 子

  群書治要卷三十四

  天 瑞

  子列子曰。天地無全功。聖人無全能。萬物無全用。全猶備也。故天職生覆。地職形載。聖職教化。物職所宜。職。主也。生各有性。性各有宜。然則天有所短。地有所長。圣有所否。物有所通。夫職適於一方者。餘塗則罔(本注罔作閡)矣。形必有所分。聲必有所屬。若温也則不能凉。若宫也則不能商。何則。生覆者不能形載。形載者不能教化。教化者不能違所宜。宜定者不出所位。皆有素分。不可逆也。故天地之道。非陰則陽。聖人之教。非仁則義。萬物之宜。非剛則柔。此皆隨所宜而不能出所位者也。方圓靖躁。理不得兼。

  殷汤问

  大禹曰。六合之間。四海之内。照之以日月。經之以星辰。紀之以四時。要之以太歲。神靈所生。其物异(异作其)形。或夭或壽。唯聖人能通其道。聖人順天地之道。因萬物之性。任其所適。通其所逆。使群异各得其方。壽夭盡其分。

  力 命

  管夷吾有病。小白問之。曰。仲父之病。病矣。至於大病。則寡人惡乎屬國而可。夷吾曰。公誰欲歟。小白曰。鮑叔牙可。曰。不可。其爲人潔廉善士。清己而已。其於不己若者。不比之人。欲以己善齊物也。一聞人之過。終身不忘。不能弃瑕録善。使之治國。上且鈎乎君。下且逆乎民。必引君令其道不弘。道苟不弘。則逆民而不能納矣。其得罪於君。將弗久矣。小白曰。然則孰可。對曰。勿已則隰朋可。其爲人也。愧不若黄帝。而哀不己若者。慚其道之不及聖。矜其民不以逮己。故能無弃人也。以德分人。謂之聖人。化之使合道。而不宰割。以財分人。謂之賢人。既以與人。已愈有也。以賢臨人者。未有得人者也。求備於人。則物所不與也。以賢下人者。未有不得人者也。與物升降者。物必歸之也。其於國。有不聞也。其於家。有不見也。道行則不賴(賴作煩)聞見。故曰不瞽不聾。不能成功。勿已。則隰朋可。若有聞見。則事鍾於己。而群生無所措手足。故遺之可。未能盡道。故僅可耳。然則管夷吾非薄鮑叔也。不得不薄。非厚隰朋也。不得不厚。厚薄之去來。弗由我也。皆天理也。

  説 符

  晋國苦盗。有卻雍者。能視盗之貌。察其眉睫之間。而得其情。晋侯使視盗。千百無遺一焉。晋侯大喜。告趙文子曰。吾得一人而一國盗爲盡。奚用多爲。文子曰。吾君恃伺察而得盗。盗不盡矣。且卻雍必不得其死焉。俄而群盗謀曰。吾所窮者卻雍也。遂共盗而戕。殺之也。晋侯聞而大駭。召文子而告之曰。果如子言。卻雍死。然取盗何方。文子曰。周諺有言。察見淵魚者不祥。智料隱匿者有殃。且君欲無盗。莫若舉賢而任之。使教明於上。化行於下。人有耻心。則何盗之爲。於是用隨會知政。而群盗奔秦焉。用聰明以察是非者。群詐之所逃。用少(少作先)識以擿奸伏者。衆惡之所疾。智之爲患。豈虚也哉。

  孔子自衛反魯。息駕乎河梁而觀焉。其懸水三十仞。圜流九十里。魚鱉弗能游。黿鼉弗能居。有丈夫方將厲之。孔子使人止之曰。此懸水三十仞。圜流九十里。魚鱉黿鼉弗能居也。意者難可以濟乎。丈夫不以措意。遂度而出。孔子問之曰。巧乎。有道術乎。所以能入而出者何也。丈夫對曰。始吾之入也。先以忠信。吾之出也。又從以忠信。措吾軀於波流。而吾不敢用私。所以能入而復出者以此也。孔子謂弟子曰。二三子識之。水且猶可以忠信親之。而况人乎。

  楚莊王問詹何曰。治國奈何。詹何蓋隱者也。詹何對曰。何明於治身。而不明於治國也。楚王曰。寡人得奉宗廟社稷。願學所以守之。詹何對曰。臣未嘗聞身治而國亂者也。又未嘗聞身亂而國治者也。故本在身。不敢對以末。楚王曰。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