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三十一 六韜


【 点击数:1006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六 韜

  群書治要卷三十一

  文 韜

  文王問太公曰。天下一亂一治。其所以然者何。天時變化自有之乎。太公曰。君不肖則國危而民亂。君賢聖則國家安而天下治。禍福在君。不在天時。文王曰。古之賢君可得聞乎。太公曰。昔帝堯。上世之所謂賢君也。堯王天下之時。金銀珠玉弗服。錦繡文綺弗衣。奇怪异物弗視。玩好之器弗寶。淫佚之樂弗聽。宫垣室屋弗崇。茅茨之蓋不翦。衣履不敝盡不更爲。滋味重累不食。不以役作之故。留耕種之時。削心約志。從事乎無爲。其自奉也甚寡。役賦也甚薄。故萬民富樂而無飢寒之色。百姓戴其君如日月。視其君如父母。文王曰。大哉賢君之德矣。

  文王問太公曰。願聞爲國之道。太公曰。愛民。文王曰。愛民奈何。太公曰。利而勿害。成而勿敗。生而勿殺。與而勿奪。樂而勿苦。喜而勿怒。文王曰。奈何。太公曰。民不失其所務。則利之也。農不失其時業。則成之也。省刑罰。則生之也。薄賦斂。則與之也。無多宫室臺池。則樂之也。吏清不苛。則喜之也。民失其務。則害之也。農失其時。則敗之也。無罪而罰。則殺之也。重賦斂。則奪之也。多營宫室游觀以疲民。則苦之也。吏爲苛擾。則怒之也。故善爲國者。御民如父母之愛子。如兄之慈弟也。見之飢寒則爲之哀。見之勞苦則爲之悲。文王曰。善哉。

  文王問於太公曰。賢君治國何如。對曰。賢君之治國。其政平。吏不苛。其賦斂節。其自奉薄。不以私善害公法。賞賜不加於無功。刑罰不施於無罪。不因喜以賞。不因怒以誅。害民者有罪。進賢者有賞。後宫不荒。女謁不聽。上無淫匿。下無陰害。不供宫室以費財。不多游觀臺池以罷民。不雕文刻鏤以逞耳目。官無腐蠹之藏。國無流餓之民也。文王曰。善。

  文王問師尚父曰。王人者何上何下。何取何去。何禁何止。尚父曰。上賢下不肖。取誠信。去詐僞。禁暴亂。止奢侈。故王人者有六賊七害。六賊者。一曰大作宫殿臺池游觀淫樂歌舞。傷王之德。二曰不事農桑。作業作勢(作業作勢作任氣作業)。游俠犯歷法禁。不從吏教。傷王之化。三曰結連朋黨。比周爲權。以蔽賢智。傷王之權。四曰抗智高節。以爲氣勢。傷吏威(吏威作王之威)。五曰輕爵位。賤有司。羞爲上犯難。傷功臣之勞。六曰强宗侵奪。陵侮貧弱。傷庶民矣。七害者。一曰無智略大謀。而以重賞尊爵之故。强勇輕戰。僥幸於外。王者慎勿使將。二曰有名而無用。出入异言。揚美掩惡(揚美掩惡作掩善揚惡)。進退爲巧。王者慎勿與謀。三曰朴其身躬。惡其衣服。語無爲以求名。言無欲以求得。此僞人也。王者慎勿近。四曰。博文辨辭。高行論議。而非時俗。此奸人也。王者慎勿寵。五曰果敢輕死。苟以貪得尊爵重禄。不圖大事。待利而動。王者慎勿使。六曰爲雕文刻鏤。技巧華飾。以傷農事。王者必禁之。七曰爲方伎咒詛。作蠱道鬼神不驗之物。不詳訛言(不詳訛言作不祥之言)。欺詐良民。王者必禁止之。故民不盡其力非吾民。士不誠信而巧僞非吾士。臣不忠諫非吾臣。吏不平潔愛人非吾吏。宰相(宰相作相一字)不能富國强兵。調和陰陽。以安萬乘之主。簡練群臣。定名實。明賞罰。令百姓富樂。非吾宰相(宰相作相一字)也。故王人之道。如龍之首。高居而遠望。徐視而審聽。神其形。散其精(散其精作隱其情)。若天之高不可極。若川之深不可測也。

  文王問太公曰。君務舉賢而不獲其功。世亂愈甚。以致危亡者。何也。太公曰。舉賢而不用。是有舉賢之名也。無得賢之實也。文王曰。其失安在。太公曰。其失在好用世俗之所譽。不得其真賢。文王曰。好用世俗之所譽者何也。太公曰。好聽世俗之所譽者。或以非賢爲賢。或以非智爲智。或以非忠爲忠。或以非信爲信。君以世俗之所譽者爲賢智。以世俗之所毁者爲不肖。則多黨者進。少黨者退。是以群邪比周而蔽賢。忠臣死於無罪。邪臣以虚譽取爵位。是以世亂愈甚。故其國不免於危亡。文王曰。舉賢奈何。太公曰。將相分職。而各以官舉人。案名察實。選才考能。令能當其名。名得其實。則得賢人之道。文王曰。善哉。

  文王問太公曰。願聞治國之所貴。太公曰。貴法令之必行。必行則治道通。通則民大利。大利則君德彰矣。君不法天地而隨世俗之所善以爲法。故令出必亂。亂則復更爲法。是以法令數變。則群邪成俗。而君沉於世。是以國不免危亡矣。

  文王問太公曰。願聞爲國之大失。太公曰。爲國之大失。作而不法法。國君不悟。是爲大失。文王曰。願聞不法法。國君不悟。太公曰。不法法則令不行。令不行則主威傷。不法法則邪不止。邪不止則禍亂起矣。不法法則刑妄行。刑妄行則賞無功。不法法則國昏亂。國昏亂則臣爲變。不法法則水旱發。水旱發則萬民病。君不悟則兵革起。兵革起則失天下也。

  文王問太公曰。人主動作舉事善惡。有福殃之應。鬼神之福無。太公曰。有之。主動作舉事惡則天應之以刑。善則地應之以德。逆則人備之以力。順則神授之以職。故人主好重賦斂。大宫室。多游臺。則民多病温。霜露殺五穀。絲麻不成。人主好田獵畢弋。不避時禁。則歲多大風。禾穀不實。人主好破壞名山。壅塞大川。决通名水。則歲多大水傷民。五穀不滋。人主好武事。兵革不息。則日月薄蝕。太白失行。故人主動作舉事善。則天應以之德。惡。則人備之以力。神奪之以職。如響之應聲。如影之隨形。文王曰。誠哉。

  文王問太公曰。君國主民者。其所以失之者何也。太公曰。不慎所與也。人君有六守三寶。六守者。一曰仁。二曰義。三曰忠。四曰信。五曰勇。六曰謀。是謂六守。文王曰。慎擇此六者奈何。太公曰。富之而觀其無犯。貴之而觀其無驕。付之而觀其無轉(轉作專)。使之而觀其無隱。危之而觀其無恐。事之而觀其無窮。富之而不犯者仁也。貴之而不驕者義也。付之而不轉(轉作專)者忠也。使之而不隱者信也。危之而不恐者勇也。事之而不窮者謀也。人君慎此六者。以爲君用。君無以三寶借人。以三寶借人。則君將失其威。大農。大工。大商。謂之三寶。六守長則國昌。三寶完則國安。

  文王問太公曰。先聖之道。可得聞乎。太公曰。義勝欲則昌。欲勝義則亡。敬勝怠則吉。怠勝敬則滅。故義勝怠者王。怠勝敬者亡。

  武王問太公曰。桀紂之時。獨無忠臣良士乎。太公曰。忠臣良士。天地之所生。何爲無有。武王曰。爲人臣而令其主殘虐。爲後世笑。可謂忠臣良士乎。太公曰。是諫者不必聽。賢者不必用。武王曰。諫不聽。是不忠。賢而不用。是不賢也。太公曰。不然。諫有六不聽。强諫有四必亡。賢者有七不用。武王曰。願聞六不聽。四必亡。七不用。太公曰。主好作宫室臺池。諫者不聽。主好忿怒妄誅殺人。諫者不聽。主好所愛無功德而富貴者。諫者不聽。主好財利巧奪萬民。諫者不聽。主好珠玉奇怪异物。諫者不聽。是謂六不聽。四必亡。一曰强諫不可止。必亡。二曰强諫知而不肯用。必亡。三曰以寡正强正衆邪。必亡。四曰以寡直强正衆曲。必亡。七不用。一曰主弱親强。賢者不用。二曰主不明。正者少。邪者衆。賢者不用。三曰賊臣在外。奸臣在内。賢者不用。四曰法政阿宗族。賢者不用。五曰以欺爲忠。賢者不用。六臼忠諫者死。賢者不用。七曰貨財上流。賢者不用。

  武王伐殷。得二丈夫。而問之曰。殷之將亡。亦有妖乎。其一人對曰。有。殷國嘗雨血、雨灰、雨石。小者如椎。大者如箕。六月雨雪深尺餘。其一人曰。是非國之大妖也。殷君喜以人餧虎。喜割人心。喜殺孕婦。喜殺人之父。孤人之子。喜奪。喜誣。以信爲欺。欺者爲真。以忠爲不忠。忠諫者死。阿谀者賞。以君子爲下。急令暴取。好田獵。出入不時。喜治宫室。修臺池。日夜無已。喜爲酒池肉林糟丘。而牛飲者三千。飲人無長幼之序。貴賤之禮。喜聽讒用舉。無功者賞。無德者富。所愛專制而擅令。無禮義。無忠信。無聖人。無賢士。無法度。無升斛。無尺丈。無稱衡。此殷國之大妖也。

  武 韜

  文王在酆。召太公曰。商王罪殺不辜。汝尚助余憂民。今我何如。太公曰。王其修身。下賢。惠民。以觀天道。天道無殃不可以先唱。人道無灾不可以先謀。必見天殃。又見人灾。乃可以謀。與民同利。同病相救。同情相成。同惡相助。同好相趣。無甲兵而勝。無衝機而攻。無渠塹而守。利人者天下啓之。害人者天下閉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取天下若逐野獸。得之而天下皆有分肉。若同舟而濟。濟則皆同其利。舟敗皆同其害。然則皆有啓之。無有閉之矣。無取於民者。取民者也。無取於國者。取國者也。無取於天下者。取天下者也。取民者。民利之。取國者。國利之。取天下者。天下利之。故道在不可見。事在不可聞。勝在不可知。微哉微哉。鷙鳥將擊。卑飛翕翼。猛獸將擊。俯(俯作弭)耳俯伏。聖人將動。必有過(過作愚)色。唯文唯德。誰爲之惑。弗觀弗視。安知其極。今彼殷商。衆口相惑。吾觀其野草茅勝穀。吾觀其群衆曲勝直。吾觀其吏暴虐殘賊。敗法亂刑。而上下不覺。此亡國之時也。夫上好貨。群臣好得。而賢者逃伏。其亂至矣。太公曰。天下之人如流水。鄣之則止。啓之則行。動之則濁。静之則清。嗚呼神哉。聖人見其所始。則知其所終矣。文王曰。静之奈何。太公曰。夫天有常形。民有常生。與天下共其生而天下静矣。

  文王在岐周。召太公曰。争權於天下者何先。太公曰。先人。人與地稱。則萬物備矣。今君之位尊矣。待天下之賢士。勿臣。而友之。則君以得天下矣。文王曰。吾地小而民寡。將何以得之。太公曰。可。天下有地。賢者得之。天下有栗。賢者食之。天下有民。賢者收之。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也。莫常有之。唯賢者取之。夫以賢而爲人下。何人不與。以貴從人曲直。何人不得。屈一人之下。則申萬人之上者。唯聖人而後能爲之。文王曰。善。請著之金板。於是文王所就而見者六人。所求而見者七十人。所呼而友者千人。

  文王曰。何如而可以爲天下。太公對曰。大蓋天下。然後能容天下。信蓋天下。然後可約天下。仁蓋天下。然後可以求天下。恩蓋天下。然後王天下。權蓋天下。然後可以不失天下。事而不疑。然後天下恃。此六者備。然後可以爲天下政。故利天下者天下啓之。害天下者天下閉之。生天下者天下德之。殺天下者天下賊之。徹天下者天下通之。窮天下者天下仇之。安天下者天下恃之。危天下者天下灾之。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唯有道者得天下也。

  武王問太公曰。論將之道奈何。太公曰。將有五才十過。所謂五才者。勇智仁信忠也。勇則不可犯。智則不可亂。仁則愛人。信則不欺人。忠則無二心。所謂十過者。將有勇而輕死者。有急而心速者。有貪而喜利者。有仁而不忍於人者。有智而心怯者。有信而喜信於人者。有廉潔而不愛民者。有智而心緩者。有剛毅而自用(用作任)者。有愞心而喜用人者。勇而輕死者。可暴也。急而心速者。可久也。貪而喜利者。可遺也。仁而不忍於人者。可勞也。智而心怯者。可窘也。信而喜信於人者。可誑也。廉潔而不愛人者。可侮也。智而心緩者。可襲也。剛毅而自用者。可事也。愞心而喜用人者。可欺也。故兵者。國之大器。存亡之事。命在於將也。先王之所重。故置將不可不審察也。

  武王問太公曰。王者舉兵。欲簡練英雄。知士之高下。爲之奈何。太公曰。知之有八徴。一曰微察(無微察二字)問之以言。觀其辭。二曰窮之以辭。以觀其變。三曰與之間諜。以觀其誠。四曰明白顯問。以觀其德。五曰使之以財。以觀其貪(貪作廉)。六曰試之以色。以觀其貞。七曰告之以難。觀其勇。八曰醉之以酒。以觀其態。八徴皆備。則賢不肖别矣。

  龍 韜

  武王曰。士高下豈有差乎。太公曰。有九差。武王曰。願聞之。太公曰。人才參差大小。猶斗不以盛石。滿則弃矣。非其人而使之。安得不殆。多言多語。惡口惡舌。終日言惡。寢臥不絶。爲衆所憎。爲人所疾。此可使要問閭里。察奸伺猾。權數好事。夜臥早起。雖遽不悔。此妻子將也。先語察事。實長希言。賦物平均。此十人之將也。切切截截。不用諫言。數行刑戮。不避親戚。此百人之將也。訟辨好勝。疾賊侵陵。斥人以刑。欲正一衆。此千人之將也。外貌咋咋。言語切切。知人飢飽。習人劇易。此萬人之將也。戰戰慄慄。日慎一日。近賢進謀。使人以節。言語不慢。忠心誠必。此十萬之將也。温良實長。用心無兩。見賢進之。行法不枉。此百萬之將也。動動紛紛。鄰國皆聞。出入居處。百姓所親。誠信緩大。明於領世。能教成事。又能救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四海之内。皆如妻子。此英雄之率。乃天下之主也。

  武王問太公曰。立將之道奈何。太公曰。凡國有難。君避正殿。召將而詔之曰。社稷安危。一在將軍。將軍受命。乃齋於太廟。擇日授斧鉞。君入廟。西面而立。將軍入。北面立。君親操鉞持其首。授(授下有將)其柄。曰。從此以往。上至於天。將軍制之。乃復操斧持柄。授將其刃。曰。從此以下至於泉。將軍制之。既受命。曰。臣聞治(治似衍)國不可從外。治軍不可從中。御二心不可以事君。疑志不可以應敵。臣既受命專斧鉞之威。不敢還請(還請作生還)。願君亦垂一言之命於臣。君不許臣。臣不敢將。君許之。乃辭而行。軍中之事。不可聞君。命皆由將出。臨敵决戰。無有二心。若此。無天於上。無地於下。無敵於前。無主於後。是故智者爲之慮。勇者爲之鬬。氣厲青雲。疾若馳騖。兵不接刃。而敵降服。

  武王問太公曰。將何以爲威。何以爲明(爲明下舊有何以爲審四字。删之)。何以爲禁止而令行。太公曰。以誅大爲威。以賞小爲明。以罰審爲禁止而令行。故殺一人而三軍振者殺之。賞一人而萬人説者賞之。故殺貴大。賞貴小。殺及貴重當路之臣。是刑上極也。賞及牛馬厮養。是賞下通也。刑上極。賞下通。是將威之所行也。夫殺一人而三軍不聞。殺一人而萬民不知。殺一人而千萬人不恐。雖多殺之。其將不重。封一人而三軍不悦。爵一人而萬人不勸。賞一人而萬人不欣。是爲賞無功。貴無能也。若此。則三軍不爲使。是失衆之紀也。

  武王問太公曰。吾欲令三軍之衆。親其將如父母。攻城争先登。野戰争先赴。聞金聲而怒。聞鼓音而喜。爲之奈何。太公曰。將有三禮。冬日不服裘。夏日不操扇。天雨不張蓋幕。名曰三禮也。將身不服禮無以知士卒(無士卒二字)之寒暑。出隘塞。犯泥塗。將必下步。名曰力將。將身不服力。無以知士卒之勞苦。士卒軍皆定次。將乃就舍。炊者皆熟。將乃敢食。軍不舉火。將亦不火食。名曰止欲將。不身服止欲(欲下有將字)。無以知士卒之飢飽。故上將與士卒共寒暑。共飢飽勤苦。故三軍之衆。聞鼓音而喜。聞金聲而怒矣。高城深池。矢石繁下。士争先登。白刃始合。士争先赴。非好死而樂傷。爲其將念其寒苦之極。知其飢飽之審。而見其勞苦之明也。

  武王問太公曰。攻伐之道奈何。太公曰。資(資作勢)因敵家之動。變生於兩陣之間。奇正傳(傳作登)於無窮之源。故至事不語。用兵不言。其事之成(成作至)者。其言不足聽。兵之用者。其狀不足見。倏然而往。忽然而來。能獨轉(轉作專)而不制者也。善戰者不待張軍。善除患者。理其未生。善勝敵者。勝於無形。上戰無與戰矣。故争於白刃之前者。非良將也。備於已失之後者。非上聖也。智與衆同。非人(人作國)師也。伎與衆同。非國工也。事莫大於必成(成作克)。用莫大於必成(無用莫大於必成六字)。用莫貴於玄眇。動莫神於不意。勝(勝作謀)莫大於不識。夫必勝者。先見弱於敵而後戰者也。故事半而功自倍。兵之害。猶豫最大。兵之灾。莫大於狐疑。善(善作智)者見利不失。遇時不疑。失利後時。反受其灾。善者從而不擇(擇作失)。巧者一决而不猶豫。故疾雷不及掩耳。卒電不及瞬目。起(起作赴)之若驚。用之若狂。當之者破。近之者亡。孰能待之。武王曰。善。

  武王問太公曰。凡用兵之極。天道。地利。人事。三者孰先。太公曰。天道難見。地利人事易得。天道在上。地道在下。人事以飢飽勞逸文武也。故順天道不必有吉。違之不必有害。失地之利。則士卒迷惑。人事不和。則不可以戰矣。故戰不必任天道。飢飽勞逸文武最急。地利爲寶。王曰。天道鬼神。順之者存。逆之者亡。何以獨不貴天道。太公曰。此聖人之所生也。欲以止後世。故作爲譎書而寄勝於天道。無益於兵勝。而衆將所拘者九。王曰。敢問九者奈何。太公曰。法令不行而任侵誅。無德厚而用日月之數。不順敵之强弱。幸於天道。無智慮而候氛氣。少勇力而望天福。不知地形而歸過。敵人怯弗敢擊而待龜筮。士卒不募而法鬼神。設伏不巧而任背向之道。凡天道鬼神。視之不見。聽之不聞。索之不得。不可以治勝敗。不能制死生。故明將不法也。

  太公曰。天下有粟。聖人食之。天下有民。聖人收之。天下有物。聖人裁之。利天下者取天下。安天下者有天下。愛天下者久天下。仁天下者化天下。

  虎 韜

  武王勝殷。召太公問曰。今殷民不安其處。奈何使天下安乎。太公曰。夫民之所利。譬之如冬日之陽。夏日之陰。冬日之從陽。夏日之從陰。不召自來。故生民之道。先定其所利而民自至。民有三幾。不可數動。動之有凶。明賞則不足。不足則民怨生。明罰則民懾畏。民懾畏則變故出。明察則民擾。民擾則不安其處。易以成變。故明王之民。不知所好。不知所惡。不知所從。不知所去。使民各安其所生。而天下静矣。樂哉。聖人與天下之人。皆安樂也。武王曰。爲之奈何。太公曰。聖人守無窮之府。用無窮之財。而天下仰之。天下仰之。而天下治矣。神農之禁。春夏之所生。不傷不害。謹修地利。以成萬物。無奪民之所利。而農順其時矣。任賢使能而官有材。而賢者歸之矣。故賞在於成民之生。罰在於使人無罪。是以賞罰施民而天下化矣。

  犬 韜

  武王至殷。將戰。紂之卒握炭流湯者十八人。以牛爲禮以朝者三千人。舉百石重沙者二十四人。趍行五百里而矯矛殺百步之外者五千人。介士億有八萬。武王懼。曰。夫天下以紂爲大。以周爲細。以紂爲衆。以周爲寡。以周爲弱。以紂爲强。以周爲危。以紂爲安。以周爲諸侯。以紂爲天子。今日之事。以諸侯擊天子。以細擊大。以少擊多。以弱擊强。以危擊安。以此五短擊此五長。其可以濟功成事乎。太公曰。審天子不可擊。審大不可擊。審衆不可擊。審强不可擊。審安不可擊。王大恐以懼。太公曰。王無恐且懼。所謂大者。盡得天下之民。所謂衆者。盡得天下之衆。所謂强者。盡用天下之力。所謂安者。能得天下之所欲。所謂天子者。天下相愛如父子。此之謂天子。今日之事。爲天下除殘去賊也。周雖細。曾殘賊一人之不當乎。王大喜。曰。何謂殘賊。太公曰。所謂殘者。收天下珠玉美女。金錢綵帛。狗馬穀粟。藏之不休。此謂殘也。所謂賊者。收暴虐之吏。殺天下之民。無貴無賤。非以法度。此謂賊也。

  武王問太公曰。欲與兵深謀。進必斬敵。退必克全。其略云何。太公曰。主以禮使將。將以忠受命。國有難。君召將而詔曰。見其虚則進。見其實則避。勿以三軍爲貴而輕敵。勿以授命爲重而苟進。勿以貴而賤人。勿以獨見而違衆。勿以辯士爲必然。勿以謀簡於人。勿以謀後於人。士未坐勿坐。士未食勿食。寒暑必同。敵可勝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