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十二 吴越春秋


【 点击数:560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群書治要卷十二

  吴越春秋

  吴王夫差聞孔子與子貢游於吴。出求觀其形。變服而行。爲或人所戲而傷其指。夫差還。發兵索於國中。欲誅或人。子胥諫曰。臣聞昔上帝之少子下游青泠之淵。化爲鯉魚。隨流而戲。漁者豫沮射而中之。上訴天帝。天帝曰。汝方游之時。何衣而行。少子曰。我爲鯉魚。上帝曰。汝乃白龍也。而變爲魚。漁者射汝。是其宜也。又何怨焉。今夫大王弃萬乘之服而從匹夫之禮。而爲或人所刑。亦其宜也。於是吴王默然不言。

  吴王夫差興兵伐齊。掘爲漁溝。通於商。魯之間。北屬之沂。西屬之濟。欲以會晋。恐群臣之諫也。乃令於邦中曰。寡人伐齊。敢有諫者死。太子友乃風諫以發激吴王之心。以清朝時懷丸挾彈從後園而來。衣洽履濡。吴王怪而問之曰。可爲如此也。友曰。游於後園。聞秋蟬之鳴。往而觀之。夫秋蟬登高樹。飲清露。其鳴悲吟。自以爲安。不知蟷蜋超枝緣條。申要舉刃纆(纆作搏)其形也。 夫蟷蜋愈心財進愈心財進作翕心而進。。志在利蟬。不知黄雀徘徊枝葉。欲啄之也。夫黄雀但知伺蟷蜋。不知臣飛丸之集其背也。但臣知虚心念在黄雀。不知阱埳在於前。掩忽陷墜於深井也。王曰。天下之愚。莫過於斯。知貪前之利。不睹其後之患也。對曰。天下之愚。非但直於是也。復有甚者。王曰。豈復有甚於是者乎。友曰。夫魯守文抱德。無欲於鄰國。而齊伐之。齊徒知舉兵伐魯。不知吴悉境内之士。盡府庫之財。暴師千里而攻之也。吴徒知逾境貪敵往伐齊。不知越王將選其死士。出三江之口。入五湖之中。屠滅吴(舊無吴字。補之)國也。臣竊觀禍之端。天下之危。莫過於斯也。王喟然而嘆。默無所言。遂往伐齊。不用太子之諫。越王勾踐聞吴王北伐。乃帥軍泝江以襲吴。遂入吴國(舊無吴字。補之)。焚其姑蘇之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