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八 國語


【 点击数:551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國 語

  群書治要卷八

  周 語

  景王二十一年。將鑄大錢。單穆公曰。不可。古者天灾降戾。降。下也。戾。至也。灾。謂水旱蝗螟之屬。於是乎量資幣。權輕重。以振救民。量。猶度也。資。財也。權。稱也。振。拯也。民患輕則爲之作重幣以行之。民患幣輕而物貴。(則作重)以行其輕。於是乎有母權子而行。民皆得焉。重曰母。輕曰子。貿物。物輕則子獨行。物重則以母權而行之也。子母相權(本書相權之權作通)。民皆得其欲也。若不堪重。則多作輕而行之。亦不廢重。於是乎有子權母而行。小大利之。堪。任也。不任之者。幣重物輕。妨其用也。故作輕幣雜而用之。以重者貿其貴。以輕者貿其賤也。子權母者。母不足則以子平之而行之也。故錢小大民皆以爲利也。

  今王廢輕而作重。民失其貨(其貨作其資)能無匱乎。廢輕而作重。則本竭而末寡也。故民失其貨。若匱。王用將有所乏。民財匱無以供上。故王用將乏也。乏。則將厚取於民。厚取。厚斂也。民不給。將有遠志。是離民也。給。共也。遠志。逋逃也。且夫備。有未至而設之。備。國備也。未至而設之。謂預備不虞。安不忘危。有至而後救之。至而後救之。謂若救火療疾量資幣平輕重之屬。是不相入也。二者前後各有宜。不相入。不相爲用。可先而不備。謂之怠。怠。緩也。可後而先之。謂之召灾。謂民未患輕而重之。離民匱財。是爲召灾。周固羸國也。天未厭禍焉。而又離民以佐灾。無乃不可乎。言周故已爲羸病之國。天降禍灾未厭已。將民之與處而離之。將灾是備禦而召之。則何以經國。君以善政爲經。臣奉而成之爲緯也。國無經。何以出令。令之不從。上之患也。故聖王樹德於民以除之。樹。立也。除。除令不從之患也。

  絶民用以實王府。絶民用。謂廢小錢斂而鑄大也。猶塞川原爲潢污也。其竭也無日矣。大曰潢。小曰污。竭。盡也。無日。無日數也。若民離財匱。灾至備亡。王其若之何。備亡。無救灾之備也。王弗聽。

  二十三年。王將鑄無射。無射。鐘名。律中無射。單穆公曰。不可。作重幣以絶民貨(民貨作民資)。又鑄大鐘以鮮其繼。鮮。寡也。寡其繼者。用物過度妨於財也。若積聚既喪。又鮮其繼。生何以殖。積聚既喪。謂廢小錢也。生。財也。殖。長也。今王作鐘也。無益於樂而鮮民財。將焉用之。

  夫樂不過以聽耳。而美不過以觀目。若聽樂而震。觀美而眩。患莫甚焉。夫耳目。心之樞機也。樞機。發動也。心有所欲。耳目發動也。故必聽和而視正。聽和則聰。視正則明。習於和正。則不眩惑也。聰則言聽。明則德昭。聽言昭德。民歆而德之。則歸心焉。歆。猶欣歆。喜服也。言發德教。是以作無不濟。求無不獲。然則能樂。夫耳納和聲而口出美言。耳聞和聲則口有美言。此感於物也。以爲憲令。憲。法也。而布諸民。民以心力行之不倦。成事不貳。樂之至也。貳。變也。若視聽不和。而有震眩。於是乎有狂悖之言。有眩惑之明。出令不信。有轉易也。刑政放紛。動不順時。民無據依。不知所力。各有離心。不知所爲盡力。上失其民。作則不濟。求則不獲。其何以能樂。三年之中。而有離民之器二焉。二。謂作大錢鑄大鐘。國其危哉。

  王弗聽問之。伶州鳩。伶。司樂官。州鳩。名也。對曰。夫匱財用。疲民力。以逞淫心。逞。快也。聽之不和。比之不度。無益於教。而離民怒神。非臣之所聞也。王不聽。卒鑄大鐘。財匱故民離。樂不和故神怒也。二十四年。鐘成。伶人告和。伶人。樂人。王謂伶州鳩曰。鐘果和矣。對曰。未可知也。州鳩以爲鐘實不和。伶人媚王謂之和。故曰未可知。王曰。何故。對曰。上作器。民備樂之。則爲和。言聲音之道與政通也。今財亡民疲。莫不怨恨。臣不知其和也。亂世之音怨以怒。故曰不知其和。且民所曹好。鮮其不濟。曹。群也。其所曹惡。鮮其不廢。諺曰。衆心成城。衆心所好。莫之能敗。其固如城。衆口鑠金。鑠。消也。衆口所毁。雖金石猶可消。今三年之中。而害金再興焉。害金害民之金。謂錢鐘也。懼一之廢也。二金中其一必廢也。王曰。爾老耄矣。何知。二十五年。王崩。鐘不和。王崩而言不和。明樂人之諛。

  晋 語

  武公伐翼。弑哀侯止。欒共子曰。苟無死。共子。晋大夫共叔成也。吾以子爲上卿。製晋國之政。辭曰。成聞之。民生於三。事之如一。三。君。父。師也。如一。服勤至死也。父生之。師教之。君食之。食。謂禄也。唯其所在。則致死焉。在君父爲君父。在師爲師也。人之道也。臣敢以私利廢人道乎。私利。謂不死爲上卿也。君何以訓矣。無以教爲忠也。從君而貳。君焉用臣。貳。二心也。遂鬬而死。

  文公問於郭偃。郭偃。卜偃。曰。始也吾以國爲易。易。易治也。今也難。對曰。君以爲易。其難也將至矣。君以爲難。其易也將至矣。以爲難而勤修之。故其易將至。

  趙宣子言韓獻子於靈公。爲司馬。宣子。趙宣孟也。獻子。韓厥也。司馬。掌軍大夫也。河曲之役。趙孟使人以其乘車干行。干。犯也。行。軍列也。獻子執而戮之。宣子召而禮之。曰。吾聞事君者。比而不黨。比。比義也。阿私曰黨。夫周以舉義。比也。忠信曰周。舉以其私。黨也。夫軍事有死無犯。犯而不隱。義也。在公爲義。吾言汝於君。懼汝不能也。舉而不能。黨孰大焉。事君而黨。吾何以從政。勉之。苟從是行也。勉之。勸修其志。是行。今所行也。臨長晋國者。非汝其誰。臨。監也。長。帥也。皆告諸大夫曰。二三子可以賀我矣。吾舉厥也而中。吾乃今知免於罪矣。

  叔向見司馬侯之子。撫而泣之曰。自其父之死。吾莫與比而事君矣。昔者。其父始之。我終之。謂有所造爲及諫争。相爲終始成其事也。我始之。夫子終之。無不可。無不可。言皆從。藉偃在側。曰。君子有比乎。君子周而不比。故偃問之。叔向曰。君子比而不别。比德以贊事。比也。贊。佐。引黨以封己。引。取也。封。厚也。利己而忘君。别也。别爲朋黨。

  楚 語

  靈王爲章華之臺。章華。地名。與伍舉升焉。曰。美夫。對曰。臣聞國君服寵以爲美。服寵。謂以賢受寵服。以是爲美。安民以爲樂。以能安民爲樂。聽德以爲聰。聽用有德也。致遠以爲明。能致遠人。不聞其以土木之崇高彤鏤爲美。彤謂丹楹。鏤謂刻桷也。

  先君莊王爲匏居之臺。匏居。臺名。高不過望國氛。氛。祲氣也。大不過容宴豆。言宴有折俎籩豆之陳。木不妨守備。不妨城郭守備之材。用不煩官府。財用不出府藏也。民不廢時務。官不易朝常。先君是以除亂克敵而無惡於諸侯。今君爲此臺也。國民疲焉。財用盡焉。年穀敗焉。敗廢其時務也。百官煩也。爲之徵發。數年乃成。臣不知其美也。

  夫美也者。上下外内小大遠邇皆無害焉。故曰美也。若於目觀則美。於目則美。德則不也。財用則匱。是聚民利以自封而瘠民也。胡美之爲。封。厚也。胡。何。何以爲美。夫君國者。將民之與處。民實瘠。君安得肥。安得獨肥。言將有患。

  故先王之爲臺榭也。積土爲臺。無室曰榭。榭。不過講軍實。講。習也。軍實。戎士也。臺。不過望氛祥。凶氣爲氛。吉氣爲祥。其所不奪穡地。稼穡之地。其爲不匱財用。爲。作也。其事不煩官業。業。事也。其日不廢時務。以農隙也。瘠磽之地。於是乎爲之。不害穀土也。磽。硧。城守之木。於是乎用之。城守之餘。然後用之。官寮之暇。於是乎臨之。暇。閑也。四時之隙。於是乎成之。隙。空閑時。夫爲臺榭。將以教民利也。臺所以望氛祥而備灾害。榭所以講軍實而禦寇亂。皆所以利民也。不知其以匱之也。知猶聞。若君謂此美而爲之正。以爲得事之正也。楚其殆矣。殆。危也。

  鬬且廷見令尹子常。鬬且。楚大夫。子常。囊瓦。子常與之語。問畜貨聚馬。歸以語其弟曰。楚其亡乎。不然。令尹其不免乎。吾見令尹。問畜聚積實。如餓豺狼。實。財也。殆必亡者。

  昔鬬子文三舍令尹。無一日之積。恤民之故也。積。儲也。成王每出子文之禄必逃。王止而後復。人謂子文曰。人生求富。而子逃之。何也。對曰。夫從政者以庇民也。庇。覆也。民多曠者。而我取富焉。曠。空也。是勤民以自封也。勤。勞也。封。厚也。死無日矣。我逃死。非惡富也。故莊王之世。滅若敖氏。唯子文之後在。至于今爲楚良臣。是不先恤民而後已之富乎。

  今子常先大夫之後。先大夫子囊也。而相楚君。無令名於四方。四境盈壘。盈。滿也。壘。壁也。言壘壁滿四境之内。道殣相望。道冢曰殣。是之不恤。而畜聚不厭。其速怨於民多矣。速。召也。積貨滋多。蓄怨滋厚。不亡何待。期年。子常奔鄭。

  王孫圉聘於晋。王孫圉。楚大夫也。定公饗之。趙簡子相問於王孫圉曰。楚之白珩猶在乎。珩。佩上之横者。對曰。然。簡子曰。其爲寶也幾何矣。幾何世也。曰。未嘗爲寶。楚之所寶者觀射父。言以賢爲寶也。能作訓辭。以行事於諸侯。言以訓辭交結諸侯也。使無以寡君爲口實。口實。毁弄也。又有左史倚相。能道訓典以叙百物。叙。次也。物。事也。以朝夕獻善敗于寡君。無忘先王之業。又能上下悦于鬼神。悦。媚也。使神無有怨痛于楚國。痛。疾也。又有藪曰雲。金木竹箭之爲生也。楚有雲夢之藪澤也。龜珠齒角。皮革羽毛。所以備賦。以戒不虞者也。龜所以備吉凶。珠所以衞火灾。角所以爲弓弩。齒所以爲弭。賦。兵賦也。所以供幣帛以亨於諸侯。亨。獻也。寡君其可以免罪於諸侯。而國民保焉。保。安也。此楚國之寶也。若夫白珩。先王之玩也。何寶焉。玩。玩弄之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