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七 禮記


【 点击数:838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禮 記

  群書治要卷七

  曲 禮

  曲禮曰。毋不敬。禮主於敬。儼若思。言人坐思。貌必儼然。安定辭。審言語也。安民哉。此三句可以安民也。

  傲不可長。欲不可從。志不可滿。樂不可極。此四者。慢游之道。桀紂所以自禍也。

  賢者狎而敬之。狎。習也。近也。習其所行。畏而愛之。心服曰畏。愛而知其惡。憎而知其善。不可以己心之愛憎。誣人以善惡。

  夫禮者所以定親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也。

  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争辨訟。非禮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莅官行法。非禮感嚴不行。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班。次也。莅。臨也。莊。敬也。

  富貴而知好禮。則不驕不淫。貧賤而知好禮。則志不懾。懾猶怯惑。

  國君春田不圍澤。大夫不掩群。士不取麛卵。生乳之時。重傷其類。

  歲凶。年穀不登。登。成也。君膳不祭肺。馬不食穀。馳道不除。祭事不縣。大夫不食粱。士飲酒不樂。皆自爲貶損。憂民也。禮。食殺牲祭先。不祭肺。則不殺。除。治也。縣。樂器。鐘磬之屬也。

  檀 弓

  知悼子卒。未葬。悼子。晋大夫荀盈也。平公飲酒。師曠。李調侍。鼓鐘。杜蕢自外來。歷階而升堂。酌曰。曠飲斯。又酌曰。調飲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飲之。降。趨而出。三酌皆罰爵。平公呼而進之曰。蕢。爾飲曠何也。曰。子卯不樂。紂以甲子死。桀以乙卯亡。王者謂之疾日。不以舉樂。所以自戒懼也。知悼子之喪在堂。未葬。斯其爲子卯也。大矣。言大夫喪重於疾日。曠也。大師也。不以詔。是以飲之。詔。吿也。太師典司奏樂也。爾飲調何也。曰。調也。君之褻臣也。爲一飲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飲之。言調貪酒食也。褻。嬖也。近臣亦當規君。疾。憂也。爾飲何也。曰。蕢也。宰夫也。非刀匕是供。又敢與知防。是以飲也。防。禁放溢者也。平公曰。寡人亦有過焉。酌而飲寡人。聞義則服。杜蕢洗爵而揚觶。舉爵於君。公謂侍者曰。如我死。則必無廢斯爵。欲後世以爲戒。至於今既畢獻斯揚觶。謂之杜舉。此爵遂因杜蕢爲名。畢獻。獻賓與君也。

  孔子過泰山側。有婦人哭於墓者而哀。夫子式而聽之。怪其哀甚也。使子貢(子貢作子路)。問之。曰。昔吾舅死於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夫之父曰舅。夫子曰。何爲不去。曰。無苛政。夫子曰。小子識之。苛政猛於虎也。

  陽門之介夫死。陽門。宋國門也。介夫。甲胄衞士。司城子罕入而哭之哀。子罕。樂喜也。晋人之覘宋者。反報於晋侯曰。陽門之介夫死。而子罕哭之哀。而民悦。殆不可伐也。覘。窺視也。孔子聞之曰。善哉。覘國乎。善其知微。

  王 制

  凡官民材。必先論之。論。謂考其德行道藝也。論辨。然後使之。辨。謂考問得其定也。任事。然後爵之。爵。謂正其秩次。位定。然後禄之。爵人於朝。與士共之。刑人於市。與衆弃之。必共之者。所以審慎之。

  獺祭魚。然後虞人入澤梁。豺祭獸。然後田獵。鳩化爲鷹。然後設罻羅。草木零落。然後入山林。昆蟲未蟄。不以火田。取物必順時候也。昆蟲者。得陽而生。得陰而藏也。

  國無九年之蓄曰不足。無六年之蓄曰急。無三年之蓄曰國非其國也。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雖有凶旱水溢。民無菜色。然後天子食日舉以樂。民無食菜之飢色。天子乃日舉樂以食也。

  月 令

  孟春之月。立春之日。天子親率三公、九卿、諸侯、大夫以迎春於東郊。命相布德和令。行慶施惠。下及兆民。相。謂三公相王之事者也。德。謂善教也。令。謂時禁也。慶。謂休其善也。惠。謂恤其不足也。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穀於上帝。謂以上辛郊祭天也。郊祀后稷以祈農事也。上帝。太微之帝也。乃擇元辰。天子親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耕躬帝藉。元辰。蓋郊後吉辰也。帝藉。爲天神借民力所治之田也。禁止伐木。盛德所在。毋覆巢。毋殺孩蟲。胎夭飛鳥。毋麛毋卵。爲傷萌幼之類。毋聚大衆。毋置城郭。爲妨農之始也。掩骼埋胔。爲死氣逆生氣也。骨枯曰骼。肉腐曰胔也。不可稱兵。稱兵必有夭殃。逆生氣也。

  仲春之月。養幼少。存諸孤。助生氣也。命有司省囹圄。去桎梏。毋肆掠。順陽氣也。省。减也。肆。謂死刑暴尸。毋竭川澤。毋漉陂池。毋焚山林。順陽養物。

  季春之月。天子布德行惠。命有司發倉廩。賜貧窮。振乏絶。振猶救也。開府庫出幣帛。聘名士。禮賢者。聘。問也。名士不仕者。命司空曰。時雨將降。下水上騰。修利堤坊。導達溝瀆。開通道路。毋有鄣塞。所以除水潦。便民事也。田獵罝罦羅罔畢翳餧獸之藥。無出九門。爲逆天時也。天子九門也。命野虞毋伐桑柘。愛蠶食也。野虞謂主田及山林之官。后妃齋戒。親帥(無帥字)東向躬桑。禁婦女無觀。省婦使以勸蠶事。后妃親採桑。示帥先天下也。東向者。向時氣。無觀。去容飾也。婦使縫綫組紃之事。命工師。百工咸理。監工日號。無悖于時。毋或作爲淫巧以蕩上心。咸。皆也。於百工皆治理其事之時。工師則監之。日號令戒之。以此二事。百工作器物各有時。逆之則功不善也。淫巧。謂僞飾不如法也。蕩。謂動之使生奢泰。

  孟夏之月。無起土功。毋發大衆。爲妨蠶農之事。命野虞勞農。命農勉作。毋休于都。急趣農事。

  仲夏之月。命有司爲民祈祀山川百源。大雩帝。乃命百縣雩祀百辟卿士有益於民者。以祈穀實。陽氣盛而恒旱。山川百原。能興雲雨者也。雩帝。謂雩五精之帝也。百辟卿士。古者上公以下。若句龍。後稷之類。

  季夏之月。樹木方盛。無有斬伐。爲其未堅靭也。毋發令而待。以妨神農之事。發令而待。謂出繇役之令以豫驚民。民驚則心動。是害土神之氣也。土神稱曰神農者。以其主於稼穡也。水潦盛昌。舉大事則有天殃。

  孟秋之月。乃命將帥選士厲兵。命大理審斷刑。命百官完堤坊。謹壅塞。以備水潦。

  仲秋之月。養衰老。授几杖。乃命有司趣民收斂。務蓄菜。多積聚。爲禦冬之備也。乃勸民種麥。毋或失時。麥者。接絶續乏之穀。尤重之也。

  季秋之月。命冢宰舉五穀之要。定其租税簿。藏帝藉之收於神倉。霜始降。百工咸休。寒而膠漆作不堅好。

  孟冬之月。賞死事。恤孤寡。死事。謂以國事死也。命百官謹蓋藏。謂府庫囷倉也。固封疆。備邊境。完要塞。謹關梁。大飲烝。十月農功畢。天子諸侯與其群臣飲酒於大學以正齒位。謂之大飲。天子乃祈來年於天宗。祀(祀作祠)於公社。及門閭。臘先祖五祀。此周禮所謂蠟祭也。天宗。謂日月星辰也。五祀。門。户。中霤。竈。行。勞農以休息之。黨正屬民飲酒正齒位是也。天子乃命將帥講武。習射御。

  仲冬之月。天子乃命有司祈祀四海大川山林藪澤。有能取蔬食。田獵禽獸者。野虞教導之。務收斂野物也。大澤曰藪。草木之實爲蔬食。

  季冬之月。命取冰。冰已入。令吿民出五種。命田官告民出五種。明大寒氣過。農事將起。命農計耦耕事。修耒耜。具田器。天子乃與公卿大夫共飭國典。論時令。以待來歲之宜。飭國典者。和六典之法也。周禮以正月爲之也。

  文王世子

  文王之爲世子。朝於王季日三。鷄初鳴而起。衣服至於寢門外。問内竪之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内竪。小臣之屬。掌外内之通令者。御。如今小吏直日也。内竪曰。安。文王乃喜。及日中又至。亦如之。及暮又至。亦如之。其有不安節則内竪以吿文王。文王色憂。行不能正履。節。謂居處故事也。履。蹈地也。王季復膳。然後亦復初。食上。必在視寒暖之節。在。察也。食下。問所膳。膳。所食也。然後退。武王帥而行之。帥。循也。文王有疾。武王不脱冠帶而養。言常在側。文王壹飯亦壹飯。文王再飯亦再飯。欲知氣力箴藥所勝。

  凡三王教世子。必以禮樂。樂所以修内也。禮所以修外也。禮樂交錯於中。發形於外。立太傅少傅以養之。養猶教也。言養者積浸成長。太傅審父子君臣之道以示之。爲之行其禮也。少傅奉世子以觀太傅之德行而審諭之。爲之説其義也。太傅在前。少傅在後。謂其在學時也。入則有保。出則有師。謂燕居出入時也。是以教諭而德成也。以有四人維持之。師也者。教之以事而諭諸德者也。保也者。慎其身以輔翼之而歸諸道者也。慎其身者。謹安護之。是故知爲人子。然後可以爲人父。知爲人臣。然後可以爲人君。知事人。然後能使人。君之於世子也。親則父也。尊則君也。有父之親。有君之尊。然後兼天下而有之。是故養世子不可不慎也。處君父之位。覽海内之士。而近不能以教其子。則其餘不足觀之也。

  行一物而三善皆得者。唯世子而已。其齒於學之謂也。物猶事也。故世子齒於學。國人觀之曰。將君我。而與我齒讓。何也。曰。有父在則禮然。然而衆知父子之道矣。其二曰。將君我。而與我齒讓。何也。曰。有君在則禮然。然而衆知君臣之義也。其三曰。將君我。而與我齒讓。何也。曰。長長也。然而衆知長幼之節。故父在斯爲子。君在斯謂臣。居子與臣之節。所以尊君親親也。故學之爲父子焉。學之爲君臣焉。學之爲長幼焉。學。教也。父子君臣長幼之道得。而國治。語曰。樂正司業。父師司成。一有元良。萬國以貞。世子之謂也。司。主也。一。一人也。元。大也。良。善也。貞。正也。

  禮 運

  昔者。仲尼與於蠟賓。腊者索也。歲十二月合聚萬物而索饗之。亦祭宗廟。時孔子仕魯而在助祭之中。事畢。出游於觀之上。喟然而嘆。觀。闕也。言偃在側曰。君子何嘆。言偃。孔子弟子子游也。

  孔子曰。大道之行也。天下爲公。選賢與能。公猶共也。禪位授聖。不家之也。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孝慈之道廣也。使老有所終。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無匱乏者。是故謀閉而不興。盗竊亂賊而不作。是謂大同。同猶和平。

  今大道既隱。隱猶去也。天下爲家。傳位於子也。各親其親。各子其子。大人世及以爲禮。城郭溝池以爲固。亂賊繁多。爲此以服之。大人。諸侯也。禮義以爲紀。以正君臣。以篤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婦。以設制度。以功爲己。故謀用是作。兵由此起。以其違大道敦樸之本。其弊則然。老子曰。法令滋章。盗賊多有也。禹。湯。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選也。由。用也。能用禮義成治者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謹於禮者。

  言偃復問曰。如此乎。禮之急也。孔子曰。夫禮者。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故失之者死。得之者生。詩云。人而無禮。胡不遄死。故聖人以禮示之。天下國家可得而正。民知禮則易教也。

  是故禮者。君之大柄。所以治政安君。故聖王修義之柄。禮之序。以治人情。治者。去瑕穢。養精華也。故人情者。聖王之田也。修禮以耕之。和其剛柔。陳義以種之。樹以善道。講學以耨之。存是去非類也。本仁以聚之。合其所盛。播樂以安之。感動使之堅固。

  故治國不以禮。猶無耜而耕也。無以入之也。爲禮不本於義。猶耕而不種也。嘉穀無由生也。爲義而不講以學。猶種而不耨也。苗不殖。草不除。講之以學而不合以仁。猶耨而不穫也。無以知收之豐荒也。合之以仁而不安以樂。猶穫而不食也。不知味之甘苦。安之以樂而不達於順。猶食而不肥也。功不見也。

  四體既正。膚革充盈。人之肥也。父子篤。兄弟睦。夫婦和。家之肥也。大臣法。小臣廉。官職相序。君臣相正。國之肥也。天子以德爲車。以樂爲御。諸侯以禮相與。大夫以法相序。士以信相考。百姓以睦相守。天下之肥也。是謂大順。

  故無水旱昆蟲之灾。民無凶飢妖孼之疾。言大順之時陰陽和也。昆蟲之灾。螟螽之屬也。故天不愛其道。地不愛其寶。人不愛其情。言嘉瑞出。人情至也。故天降膏露。地出醴泉。山出器車。河出馬圖。鳳皇騏驎。皆在郊棷,龜龍在宫沼。其餘鳥獸之卵胎。皆可俯而窺也。膏。猶甘也。器。謂若銀甕丹甑也。馬圖。龍馬負圖而出也。棷。叢草也。沼。池也。則是無故。非有他故使之然。先王能修禮以達義。體信而達順。故此順之實也。

  禮 器

  禮釋回。增美質。措則正。施則行。釋猶去也。回。邪僻也。質猶性也。措猶置也。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如松柏之有心。二者居天下之大端。故貫四時而不改柯易葉。箭。篠也。端。本也。四物於天下。最得氣之本也。或柔靭於外。或和澤於内。以此不變傷。傷作易。人之得禮亦猶然。君子有禮。則外諧而内無怨。故物無不懷仁。鬼神饗德。懷。歸。

  先王之立禮也。有本有文。忠信禮之本。義理禮之文。無本不立。無文不行。言必外内具也。禮也者。合於天時。設於地財。順於鬼神。合於人心。理萬物者。故天不生。地不養。君子不以爲禮。鬼神弗饗。天不生。謂非其時物也。地不養。謂非其地所生也。

  是故昔者先王之制禮也。因其財物而致其義焉。故作大事必順天時。大事。祭祀也。爲朝夕必放於日月。日出東方。月生西方也。爲高必因丘陵。謂冬至祭天於圜丘之上。爲下必因川澤。謂夏至祭地於方澤之中。

  是故因天事天。天高。因高者以事之。因地事地。地下。因下者以事之。因名山升中於天。名猶大也。升猶上也。中猶成也。謂巡狩至於方岳。燔柴祭天。告以諸侯之成功也。因吉土以饗帝於郊。吉土。王者所卜而居之土也。饗帝於郊。以四時所兆祭於四郊者也。升中于天而鳳皇降。龜龍格。功成而太平。陰陽氣和而致象物也。饗帝於郊而風雨節。寒暑時。五帝主五行。五行之氣和而庶徵得其序。五行。木爲雨。金爲暘。火爲燠。水爲寒。土爲風。是故聖人南面而立。而天下大治。

  是故先王制體也以節事。動反本也。修樂以導志。勸之善也。故觀其禮樂而治亂可知。亂國禮慢而樂淫也。

  内 則

  子事父母。鷄初鳴。咸盥漱。冠緌纓端。畢紳縉笏。咸。皆也。緌。纓之飾也。端。玄端。士服也。庶人深衣也。紳。大帶也。左右佩用。必佩者。備尊者使令也。以適父母舅姑之所。

  及所。下氣怡聲。問所欲而敬進之。柔色以温之。温。藉也。承尊者必和顏色也。

  父母有過。下氣怡色。柔聲以諫。諫若不入。起敬起孝。悦則復諫。父母怒不悦。而撻之流血。不敢疾怨。起敬起孝。撻。擊。

  父母雖没。將爲善。思貽父母令名。必果。

  曾子曰。孝子之養老。樂其耳目。安其寢處。以其飲食忠養之。父母之所愛亦愛之。父母之所敬亦敬之。至於犬馬盡然。而况於人乎。

  玉 藻

  年不順成。則天子素服。乘素車。食無樂。自貶損也。

  君無故不殺牛。大夫無故不殺羊。士無故不殺犬豕。故謂祭祀之時。君子遠庖厨。凡有血氣之類。弗身踐也。踐當爲翦。聲之誤。翦猶殺也。

  大 傳

  聖人南面而聽天下。所且先者有五。民不得與焉。且先言未遑餘事。一曰治親。二曰報功。三曰舉賢。四曰使能。五曰存愛。功。功臣也。存。察也。察有仁愛者。五者一得。於天下民無不足。無不贍。五者一物紕繆。民不得其死。物猶事。紕猶錯也。五事得則民足。一事失則民不得其死。明政之難也。聖人南面而治天下。必自人道始矣。人道謂此五事也。

  是故人道親親。言先有恩。親親故尊祖。尊祖故敬宗。敬宗故收族。收族故宗廟嚴。宗廟嚴故重社稷。重社稷故愛百姓。愛百姓故刑罰中。刑罰中故庶民安。庶民安故財用足。財用足故百志成。百志成故禮俗刑。禮俗刑然後樂。收族。序以昭穆也。嚴猶尊也。百志。人之志意所欲也。刑猶成也。詩云。不顯不承。無斁於人斯。此之謂也。斁。厭也。言文王之德不顯乎。不承先人之業乎。言其顯且承之。樂之無厭。

  樂 記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動。物使之然也。感於物而動。故形於聲。宫商角徵羽雜比曰音。單出曰聲。形猶見也。樂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於物。是故其哀心感者。其聲噍以殺。其樂心感者。其聲嘽以緩。其喜心感者。其聲發以散。其怒心感者。其聲粗以厲。其敬心感者。其聲直以廉。其愛心感者。其聲和以柔。六者非其性也。感於物而後動。言人聲在所見。非有常也。噍。踧也。嘽。寬綽貌。發猶揚也。是故先王慎所以感之者。故禮以導其志。樂以和其聲。政以一其行。刑以防其奸。禮樂刑政。其極一也。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

  凡音者。生人心者也。情動於中。故形於聲。聲成文。謂之音。是故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音聲之道。與政通矣。言八音和否隨政。宫爲君。商爲臣。角爲民。徵爲事。羽爲物。五者不亂。則無怠。懘之音矣。五者君臣民事物也。凡聲濁者尊,清者卑。怠懘。敝敗不和之貌也。宫亂則荒。其君驕。商亂則陂。其臣壞。角亂則憂。其民怨。徵亂則哀。其事勤。羽亂則危。其財匱。五者皆亂。迭相陵。謂之慢。如此。則國之滅亡無日矣。君臣民事物其道亂。則其音應而亂也。荒猶散也。陂。傾也。鄭衞之音。亂世之音。比於慢矣。比猶同也。桑間濮上之音。亡國之音。其政散。其民流。誣上行私而不可止也。濮水之上。地有桑間者。亡國之音。於此水出也。

  是故知聲而不知音者。禽獸是也。知音而不知樂者。衆庶是也。唯君子爲能知樂。禽獸知此爲聲耳。不知其宫商之變。八音并作克諧曰樂。審聲以知音。審音以知樂。審樂以知政。而治道備矣。是故不知聲者。不可與言音。不知音者。不可與言樂。知樂者則幾於禮矣。禮樂皆得。謂之有德。幾。近也。聽樂而知政之得失。則能正君臣民事物之禮也。

  樂之隆非極音。食饗之禮非致味。隆猶盛。極猶窮。是故先王之制禮樂(舊無先王至禮樂六字。補之)。非以極口腹耳目之欲。將以教民平好惡而反人道之正。教之使知好惡。先王之制禮樂。人爲之節。言爲作法度以遏其欲也。衰麻哭泣。所以節喪紀也。鐘鼓干戚。所以和安樂也。婚姻冠筓。所以别男女也。射鄕食饗。所以正交接也。男二十而冠。女許嫁而筓。成人之禮也。射。大射鄕。鄕。飲酒也。食。食禮饗。饗。禮也。禮節民心。樂和民聲。政以行之。刑以防之。禮樂刑政四達而不悖。則王道備矣。

  樂由中出。和在心也。禮自外作。敬在貌也。大樂必易。大禮必簡。易簡若於清廟大饗然也。樂至則無怨。禮至則不争。揖讓而治天下者。禮樂之謂也。至猶達行。大樂與天地同和。大禮與天地同節。言順天地之氣與其數也。和故百物不失。不失性也。節故祀天祭地。成萬物有功報焉也。明則有禮樂。教人者也。幽則有鬼神。助天地成物者也。如此。則四海之内。合敬同愛。

  王者功成作樂。治定制禮。功主於王業。治主於教民。五帝殊時。不相沿樂。三王异世。不相襲禮。言其有損益也。故聖人作樂以應天。制禮以配地。禮樂明備。天地官矣。官猶事也。各得其事。地氣上躋。天氣下降。鼓之以雷霆。奮之以風雨。動之以四時。暖之以日月。而百化興焉。如此。則樂者天地之和也。

  禮者。所以綴淫也。綴猶止也。是故先王有大事。必有禮以哀之。有大福。必有禮以樂之。哀樂之分。皆以禮終。大事謂死喪也。是故先王本之情性。稽之度數。制之禮義。合生氣之和。道五常之行。使之陽而不散。陰而不密。剛氣不怒。柔氣不懾。四暢交於中。而發作於外。皆安其位而不相奪也。生氣。陰陽氣也。五常。五行也。密之言閉也。懾猶恐懼也。

  土弊則草木不長。水煩則魚鱉不大。氣衰則生物不遂。世亂則禮慝而樂淫。是故其聲哀而不莊。樂而不安。慢易以犯節。流湎以忘本。感條暢之氣而滅平和之德。是以君子賤之也。遂猶成也。慝。穢也。感。動也。動人條暢之善氣使失其所也。凡奸聲感人而逆氣應之。逆氣成象而淫樂興焉。正聲感人而順氣應之。順氣成象而和樂興焉。唱和有應。回邪曲直。各歸其分。而萬物之理。各以類相動。成象謂人樂習焉。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比類以成其行。奸聲亂色。不留聰明。淫樂慝禮。不接心術。惰慢邪僻之氣。不設於身體。使耳目鼻口心智百體皆由順正以行其義。反猶本也。術猶道也。

  然後發以聲音而文以琴瑟。動以干戚。飾以羽旄。從以簫管。奮至德之光。動四氣之和。以著萬物之理。奮猶動。動至德之光。謂降天神。出地祗。格祖考也。著。猶成也。故樂行而倫清。耳目聰明。血氣和平。移風易俗。天下皆寧。言樂用則正人理。和陰陽也。倫謂人道也。

  魏文侯問於子夏曰。吾端冕而聽古樂。則唯恐臥。聽鄭衞之音。則不知倦。敢問古樂之如彼何也。新樂之如此何也。古樂。先王之正樂也。對曰。今君之所問者樂也。所好者音也。相近而不同。鏗鏘之類皆爲音。應律乃爲樂。文公曰。敢問何如。欲知音樂异意。對曰。夫古者天地順而四時當。民有德而五穀昌。疾疫不作而無妖祥。此之謂大當。然後聖人作爲父子君臣。以爲綱紀。綱紀既正。天下大定。天下大定。然後正六律。和五聲。弦歌詩頌。此之謂德音。德音之謂樂。當謂樂不失其所也。今君之所好者。其溺音乎。

  鄭音好濫淫志。宋音燕女溺志。衞音趨數煩志。齊音敖僻驕志。四者淫於色而害於德。是以祭祀弗用也。言四國出此溺音也。爲人君者。謹其所好惡而已矣。君好之則臣爲之。上行之則民從之。詩云。誘民孔易。此之謂也。誘。進也。孔。甚也。民從君之所好惡。進之於善無難也。

  君子曰。禮樂不可斯須去身。致樂以治心。樂由中出。故治心也。致禮以治躬。禮自外作。故治身也。心中斯須不和不樂。而鄙詐之心入之矣。鄙詐入之。謂利欲生也。外貌斯須不莊不敬。而易慢之心入之矣。易。輕易也。故樂也者。動於内者也。禮也者。動於外者也。樂極則和。禮極則順。内和而外順。則民瞻其顏色而不與争也。望其容貌而民不生易慢焉。是故樂在宗廟之中。君臣上下同聽之。則莫不和敬。在族長鄕里之中。長幼同聽之。則莫不和順。在閨門之内。父子兄弟同聽之。則莫不和親。故樂者所以合和父子君臣。附親萬民。是先王立樂之方也。

  祭 法

  夫聖王之制祭祀也。法施於民則祀之。以死勤事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能禦大灾則祀之。能捍大患則祀之。是故厲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農。能殖百穀。夏後氏之衰。周弃繼之。故祀以爲稷。共工氏之霸九州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州。故祀以爲社。帝嚳能序星辰。堯能賞均刑法。舜能勤衆事。鯀鄣洪水。禹能修鯀之功。黄帝正名百物。顓頊能修之。契爲司徒而民成。冥勤其官而水死。湯以寬治民而除其虐。文王以文治。武王以武功。去民之灾。此皆有功烈於民者也。及夫日月星辰。民所瞻仰也。山林川谷丘陵。民所取財用也。非此族也。不在祀典。祀典。謂祭禮也。

  祭 義

  祭不欲數。數則煩。煩則不敬。祭不欲疏。疏則怠。怠則忘。是故君子合諸天道。春禘秋嘗。忘與不敬。違禮莫大焉。合於天道。因四時之變化。孝子感時而念親。則以此祭之也。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悽愴之心。非其寒之謂也。春雨露既濡。君子履之。必有怵惕之心。如將見之。非其寒之謂。謂悽愴及怵惕。皆爲感時念親也。樂以迎來。哀以送往。

  致齋於内。散齋於外。齋之日。思其居處。思其笑語。思其志意。思其所樂。思其所嗜。齋三日。乃見其所爲齋者。見其所爲齋。思之熟也。祭之日。入室。僾然必有見乎其位。周旋出户。肅然必有聞乎其容聲。出户而聽。愾然必有聞乎其嘆息之聲。是故先王之孝也。色不忘乎目。聲不絶乎耳。心志嗜欲不忘乎心。安得不敬乎。

  君子生則敬養。死則敬享。享猶祭也。饗也。唯聖人爲能饗帝。孝子爲能饗親。謂祭之能使之饗之也。帝。天也。

  先王之所以治天下者五。貴有德也。貴貴也。貴老也。敬長也。慈幼也。此五者。先王之所以定天下也。貴有德。爲其近於道也。貴貴。爲其近於君也。貴老。爲其近於親也。敬長。爲其近於兄也。慈幼。爲其近於子也。言治國有家道也。

  曾子曰。身也者。父母之遺體也。行父母之遺體。敢不敬乎。居處不莊。非孝也。事君不忠。非孝也。莅官不敬。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戰陳無勇。非孝也。五者不遂。灾及於親。敢不敬乎。遂猶成也。

  夫孝。置之而塞乎天地。敷之而横乎四海。施諸後世而無朝夕。詩云。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此之謂也。

  孝有三。小孝用力。中孝用勞。大孝不匱。勞猶功。思慈愛忘勞。可謂用力矣。尊仁安義。可謂用勞矣。博施備物。可謂不匱矣。思慈愛忘勞。思父母之慈愛己。而自忘己之勞苦。父母愛之。喜而弗忘。父母惡之。懼而無怨。無怨。無怨於父母之心也。父母有過。諫而不逆。順而諫之。父母既没。必求仁者之粟以祀之。此之謂禮終。喻貧困猶不取惡人之物以事己(己作亡)親。

  樂正子春下堂而傷其足。數月不出。猶有憂色。門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數月不出。猶有憂色。何也。曰。吾聞諸曾子。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歸之。可謂孝矣。不虧其體。不辱其身。可謂全矣。故君子跬步弗敢忘孝也。今予忘孝之道。予是以有憂色也。壹舉足而不敢忘父母。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壹舉足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弗徑。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遺體行危殆。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是故惡言不出於口。忿言不及(及作反)於身。不辱其身。不羞其親。可謂孝矣。徑。步邪趨疾也。

  虞。夏。殷。周。天下之盛王也。未有遺年者。是故天子巡狩。諸侯待見于境。天子先見(無見字)百年者。問其國君以百年者所在而往見之。

  祭 統

  凡治人之道。莫急於禮。禮有五經。莫重於祭。禮有五經。謂吉凶賓軍嘉也。莫重於祭。謂以吉禮爲首也。夫祭者。非物自外至也。自中出。生於心也。心怵而奉之以禮。是故唯賢者能盡祭之義。

  是故君子之教也。外則教之以尊其君長。内則教之以孝於其親。是故君子之事君也。必身行之。所不安於上。則不以使下。所惡於下。則不以事上。非諸人。行諸己。非教之道也。必身行之。言恕己乃行之。是故君子之教也。必由其本。順之至也。祭其是與。故曰。祭者。教之本也已。教由孝順生。祭而不敬。何以爲也。

  經 解

  天子者與天地參焉。故德配天地。兼利萬物。與日月并明。明照四海而不遺微小。其在朝廷。則道仁聖禮義之序。燕處則聽雅頌之音。行步則有環佩之聲。升車則有鸞和之響。居處有禮。進退有度。百官得其宜。萬事得其序。詩云。淑人君子。其儀不忒。其儀不忒。正是四國。此之謂也。道猶言也。發號出令而民悦。謂之和。上下相親。謂之仁。民不求其所欲而得之。謂之信。除去天地之害。謂之義。義與信。和與仁。霸王之器也。有治民之意而無其器。則不成。器謂所操以作事者。義信和仁皆在(在作存)於禮也。

  夫禮之於國也。猶衡之於輕重也。繩墨之於曲直也。規矩之於方圓也。故衡誠懸不可欺以輕重。繩墨誠陳。不可欺以曲直。規矩誠設。不可欺以方圓。君子審禮。不可誣以奸詐。衡。稱也。縣。錘也。陳。設也。孔子曰。安上治民。莫善於禮。此之謂也。

  故朝覲之禮。所以明君臣之義也。聘問之禮。所以使諸侯相尊敬也。喪祭之禮。所以明臣子之恩也。鄉飲酒之禮。所以明長幼之序也。婚姻之禮。所以明男女之别也。夫禮禁亂之所由生。猶防止水之所自來也。故以舊防爲無所用而壞之者。必有水敗。以舊禮爲無所用而去之者。必有亂患。

  故婚姻之禮廢。則夫婦之道苦。而淫僻之罪多矣。鄉飲酒之禮廢。則長幼之序失。而鬥争之獄繁矣。喪祭之禮廢。則臣子之恩薄。而背死忘生者衆矣。聘覲之禮廢。則君臣之位失。而背叛侵陵之敗起矣。苦。謂不至不荅之屬。

  故禮之教化也微。其正(正作上)邪於未形。使人日徙善遠罪而不自知也。是以先王隆之也。易曰。君子慎始。差若毫厘。謬以千里。此之謂也。隆謂尊盛之也。始謂其微時也。

  仲尼燕居

  子曰。禮者。何也。即事之治也。治國而無禮。譬猶瞽之無相與。倀倀乎其何之。譬如終夜有求幽室之中。非燭。何以見之。若無禮。則手足無所措。耳目無所加。進退揖讓無所制。是故以之居處。長幼失其别。閨門三族失其和。朝廷官爵失其序。軍旅武功失其制。宫室失其度量。喪紀失其哀。政事失其施。凡衆之動失其宜。

  中 庸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性者。生之質也。命者。人所禀受。率。循。循性行之是曰道。修。治也。治而廣之。人放效之。是曰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道猶道路也。出入動作由之。須臾離之惡乎從。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慎其獨者。慎其閑居之所爲也。小人於隱者動作言語。自以爲不見睹。不見聞。則必肆盡其情。若有占聽之者。是爲顯見。甚於衆人之中爲之也。子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鮮能久矣。鮮。罕也。言中庸爲道至美。故人罕能久行之者。

  子曰。無憂者。其唯文王乎。以王季爲父。以武王爲子。父作之。子述之。聖人以立法度爲大事。子能述成之。則何憂乎。堯舜之父子則有凶頑。禹。湯之父子則寡令聞。父子相成唯有文王也。武王纘大王。王季。文王緒(緒上有之字)。一戎衣而有天下。身不失天下之顯名。尊爲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廟饗之。子孫保之。纘。繼也。緒。業也。子曰。武王。周公。其達孝矣乎。夫孝者。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

  表 記

  子曰。仁有三。與仁同功而异情。利仁。强仁。功雖與安仁者同。本情則异也。與仁同功。其仁未可知也。與仁同過。然後其仁可知也。仁者安仁。智者利仁。畏罪者强仁。功者人所貪。過者人所避。

  子曰。君子不以辭盡人。不見人之言語則以爲善。言其餘行或時惡也。故天下有道。則行有枝葉。天下無道。則辭有枝葉。行有枝葉。所以益德也。言有枝葉。是衆虚華也。枝葉依幹而生。言行亦由禮出也。是故君子於有喪者之側。不能賻焉。則不問其所費。於有病者之側。不能饋焉。則不問其所欲。有客不能館焉。則不問其所舍。皆避有其言而無其實也。故君子之接如水。小人之接如醴。君子淡以成。小人甘以壞。水相得合而已。酒醴相得則敗。淡。無酸酢,少味也。不以口譽人。則民作忠。故君子問人之寒則衣之。問人之飢則食之。稱人之美則爵之。皆爲有言不可以無實也。

  緇 衣

  子言之曰。爲上易事也。爲下易知也。則刑不煩矣。言君不苛虐。臣無奸心。則刑可以措也。

  子曰。夫民。教之以德。齊之以禮。則民有格心。教之以政。齊之以刑。則民有遯心。格。來也。遯。逃也。故君民者。子以愛之。則民親之。信以結之。則民不背。恭以莅之。則民有遜心。莅。臨也。遜猶順也。子曰。下之事上也。不從其所令而從其所行。言民化行。不拘於言也。上好是物。下必有甚矣。甚者。甚於君也。故上之所好惡。不可不慎也。是民之表也。言民之從君。如影之逐表。子曰。禹立三年。百姓以仁遂焉。豈必盡仁。言百姓效禹爲仁。非本性能仁也。子曰。上好仁。則下之爲仁争先人。

  子曰。王言如絲。其出如綸。王言如綸。其出如綍。言言出彌大也。綸。今有秩嗇夫所佩也。綍引棺索也。故大人不唱游言。游猶浮也。不可用之言也。可言也。不可行。君子弗言也。可行也。弗可言。君子弗行也。則民言不危行。而行不危言矣。危猶高也。言不高於行。行不高於言。言行相應。子曰。君子道人以言。而禁人以行。禁猶謹也。故言必慮其所終。而行必稽其所敝。則民謹於言而慎於行。稽猶考也。詩云。慎爾出話。敬爾威儀。話。善言也。

  子曰。爲上可望而知也。爲下可述而志也。則君不疑於其臣。而臣不惑於其君矣。志猶知也。上人疑則百姓惑。下難知則君長勞。難知有奸心也。故君民者章好以示民俗。慎惡以御民之淫。則民不惑矣。淫。貪侈也。孝經曰。示之以好惡而民知禁也。

  得禁令的嚴重性而不敢違犯法紀。)

  子曰。大臣不可以不敬也。是民之表也。邇臣不可以不慎也。是民之道也。民之道。言民循從也。子曰。大人不親其所賢而信其所賤。民是以親失而教是以煩。親失失其所當親也。教煩由信賤者也。賤者無壹德也。

  子曰。民以君爲心。君以民爲體。心莊則體舒。心肅則容敬。心好之身必安之。君好之。民必欲之。心以體全。亦以體傷。君以民存。亦以民亡。莊。齊莊也。

  大 學

  堯。舜率天下以仁。而民從之。桀。紂率天下以暴。而民從之。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從。言民化君行也。君好貨而禁民淫於財利。不能止也。是故君子有諸己而後求諸人。無諸己而後非諸人。所藏乎身不恕。而能喻諸人者。未之有也。

  故上老老而民興孝。上長長而民興悌。上恤孤而民不背。所惡於上。無以使下。所惡於下。毋以事上。所惡於前。毋以先後。所惡於後。毋以從前。所惡於右。毋以交左。所惡於左。毋以交於右。詩云。樂只君子。民之父母。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此之謂民之父母。言治民之道無他。取於己而已。好人之所惡。惡人之所好。是謂拂人之性。灾必逮夫身。拂猶佹。逮。及也。

  昏 義

  昏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後世也。故君子重之。男女有别。而後夫婦有義。夫婦有義。而後父子有親。父子有親。而後君臣有正。故曰。婚禮者。禮之本也。夫禮始於冠。本於婚。重於喪祭。尊於朝聘。和於鄕射。此禮之大體也。

  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御女。以聽天下之内治。以明章婦順。故天下内和而家理也。天子立六官。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以聽天下之外治。以明章天下之男教。故外和而國治也。故曰。天子聽男教。后聽女順。天子理陽道。后治陰德。天子聽外治。后聽内治。教順成俗。外内和順。國家理治。此之謂盛德也。

  是故男教不修。陽事不得。讁見于天。日爲之食。婦順不修。陰事不得。讁見於天。月爲之食。是故日食。則天子素服而修六官之職。蕩天下之陽事。月食。則后素服而修六宫之職。蕩天下之陰事。故天子之與后。猶日之與月。陰之與陽。相須而後成者也。讁之言責也。蕩。蕩滌。去穢惡也。

  射 義

  古者諸侯之射也。必先行燕禮。卿大夫士之射也。必先行鄕飲酒之禮。故燕禮者。所以明君臣之義也。鄕飲酒之禮者。所以明長幼之序也。言别尊卑老稚。乃後射以觀德行也。

  故射者進退周還必中禮。内志正。外體直。然後持弓矢審固。持弓矢審固。然後可以言中。此可以觀德行也。内正外直,習於禮樂有德行者。

  其節。天子以騶虞。諸侯以狸首。大夫以采蘋。士以采蘩。故明乎其節之志。以不失其事。則功成而德行立。德行立則無暴亂之禍。功成則國安。故曰。射者。所以觀盛德也。騶虞。采蘋。采蘩。今詩篇名也。狸首亡也。

  是故古者。天子以射選諸侯卿大夫士。射者男子之事。因而飾之以禮樂也。故事之盡禮樂而可數爲以立德行者。莫若射。故聖王務焉。選士者先考德行。乃後决之射也。男子生而有射事。長學禮樂以飾之。

  是故古者天子之制。諸侯歲獻貢士於天子。天子試之於射宫。觀其容體。比於禮。其節比於樂。而中多者。得與於祭。其容體不比於禮。其節不比於樂。而中少者。不得與於祭。數與於祭而君有慶。數不與於祭而君有讓。數有慶而益地。數有讓而削地。故曰。天子之大射。謂之射侯。射侯者。射爲諸侯也。射中。則得爲諸侯。射不中。則不得爲諸侯。大射謂將祭擇士之射也。得爲諸侯。謂有慶也。不得爲諸侯。謂有讓也。

  故射者仁之道也。求正諸己。己正而後發。發而不中。則不怨勝者。反求諸己而已矣。孔子曰。君子無所争。必也射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