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三 毛詩


【 点击数:1137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毛詩

  群書治要卷三

  周南

  關雎。后妃之德也。風之始也。所以風天下而正夫婦也。故用之鄕人焉。用之邦國焉。風。諷也。教也。風以動之。教以化之。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爲志。發言爲詩。情動於衷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情發於聲。聲成文謂之音。發。猶見也。聲。謂宫商角徵羽。聲成文者。宫商上下相應也。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莫近於詩。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易俗。故詩有六義焉。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上以風化下。下以風刺上。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自誡。故曰風。以一國之事。繫一人之本。謂之風。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風。謂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廢興也。政有小大。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頌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吿於神明者也。是謂四始。詩之至也。始者。王道興衰之所由也。至於王道衰。禮義廢。政教失。國异政。家殊俗。而變風變雅作矣。(以一至至也。本書在變雅作矣下。)周南邵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是以關雎樂得淑女以配君子。憂在進賢。不婬其色。哀窈窕。思賢才。而無傷善之心焉。是關雎之義也。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興也。關關。和聲也。雎鳩。王雎也。鳥摯而有别。后妃悦樂君子之德。無不和諧。又不淫其色。若雎鳩之有别焉。然後可以風化天下。夫婦有别。則父子親。父子親則君臣敬。君臣敬則朝廷正。朝廷正則王化成也。窈窕淑女。君子好仇。窈窕。幽閑也。淑。善也。仇。逑也。后妃有關雎之德。是幽閑貞專之善女。宜爲君子仇。逑也。參差荇菜。左右流之。荇。接荼也。流。求也。后妃有關雎之德。乃能供荇菜。備庶物。以事宗廟也。左右助之。言三夫人九嬪以下。皆樂后妃之事也。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寤。覺也。寐。寢也。言后妃覺寐則常求此賢女。欲與之共己職。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服。事也。求賢女而不得。覺寐則思己職事。當與誰共之也。悠哉悠哉。展轉反側。悠。思也。言己誠思之也。臥而不周曰展也。

  卷耳。后妃之志也。又當輔佐君子。求賢審官。知臣下之勤勞。内有進賢之志。而無險詖私謁之心。朝夕思念。至於憂勤。謁。請也。

  采采卷耳。不盈傾筐。憂者之興也。采采。事采之也。卷耳。苓耳也。傾筐。畚屬也。易盈之器也。器之易盈而不盈者。志在輔佐君子。憂思深也。嗟我懷人。置彼周行。懷。思也。置。置也。行。列也。思君子官賢人。置之周之列位也。周之列位。謂朝廷之臣也。

  邵南

  甘棠。美邵伯也。邵伯之教。明于南國。邵伯。姬姓。名奭。作上公。爲二伯。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邵伯所茇。蔽芾。小貌。甘棠。杜也。茇。草舍也。邵伯聽男女之訟。不重煩勞百姓。止舍小棠之下而聽斷焉。國人被其德。悦其化。敬其樹也。

  何彼穠矣。美王姬也。雖則王姬。亦下嫁於諸侯。車服不繫其夫。下王后一等。猶執婦道以成肅雍之德。

  何彼穠矣。唐棣之華。興也。穠。猶戎戎也。唐棣。栘也。云何乎彼戎戎者。乃栘之華。興者。喻王姬顏色之美盛也。曷弗肅雍。王姬之車。肅。敬也。雍。和也。曷。何也。之。往也。何不敬和乎。王姬往乘車。言其嫁時始乘車則已敬和矣。

  鄁風

  柏舟。言仁而不遇也。衞頃公時。仁人不遇。小人在側。

  泛彼栢舟。亦泛其流。興也。泛泛。流貌也。柏木所以宜爲舟也。泛其流。不以濟渡也。舟。載渡物也。今不用而與衆物泛泛然俱流水中。興者。喻仁人之不用。與群小人并列。亦猶是也。耿耿不寐。如有隱憂。耿耿。猶儆儆也。隱。痛也。仁人既不遇。憂在見侵害也。 憂心悄悄。愠於群小。悄悄。憂貌也。愠。怒也。覯閔既多。受侮不少。閔。病也。

  谷風。刺夫婦失道也。衞人化其上。淫於新婚。而弃其舊室。夫婦離絶。國俗傷敗焉。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興也。習習。和舒之貌。東風言之谷風。陰陽和而谷風至。夫婦和則室家成也。黽勉同心。不宜有怒。言黽勉思與君子同心也。所以黽勉者。以爲見譴怒非夫婦之宜也。采葑采菲。無以下體。葑。蕦也。菲。芴也。下體。根莖也。二菜皆上下可食。然而其根有美時。有惡時。采之者不可以根惡之時。并弃其葉。喻夫婦以禮義合。以顏色親。亦不可以顏色衰而弃其相與之禮。德音莫違。及爾同死。莫。無也。及。與也。夫婦之言。無相違者。則可長相與處至死。顏色。斯須之有也。

  鄘風

  相鼠。刺無禮也。衞文公能正其群臣。而刺在位承先君之化無禮儀也。

  相鼠有皮。人而無儀。相。視也。儀。威儀也。視鼠有皮。雖居高顯之處。偷食苟得。不知廉耻。亦與人無威儀者同也。人而無儀。不死胡爲。人以有威儀爲貴。今反無之。傷化敗俗。不如其死無所害也。相鼠有體。人而無禮。體。支體也。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干旄。美好善也。衞文公之臣子多好善。賢者樂告以善道也。賢者。時處士也。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孑孑。干旄貌。注旄於干首。大夫之旗也。浚。衛邑。時有建此旄來至浚之郊。卿大夫好善者也。素絲紕之。良馬四之。紕。所以織組也。總紕於此。成文於彼。願以素絲紕組之法御四馬也。彼姝者子。何以畀之。姝。順貌。畀。與。時賢者既悦此大夫有忠順之德。又欲以善道與之。誠愛厚之至焉。

  衛風

  淇澳。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聽規諫。以禮自防。故能入相于周。美而作是詩。

  瞻彼淇澳。綠竹猗猗。興也。猗猗。美貌也。武公質美德盛。有康叔之餘烈也。有斐君子。如切如瑳。如琢如磨。斐。文章貌。治骨曰切。象曰瑳。玉曰琢。石曰磨。道其學而成也。聽其規諫。以禮自修飾。如玉石之見琢磨。

  芄蘭。刺惠公也。驕而無禮。大夫刺之。惠公以幼童即位。自謂有才能而驕慢於大臣。但習威儀。不知爲政以禮也。

  芄蘭之支。興也。芄蘭。草柔弱。恒延蔓於地。有所依緣則起。興者。喻幼穉之君。任用大臣。乃能成其政也。童子佩觿。觿。所以解結。成人之佩也。人君治成人事。雖童子猶佩觿。以早成其德也。雖則佩觿。能不我知。此幼稚之君。雖佩觿焉。其才能實不如我衆臣之所知爲也。惠公自謂有才能而驕慢。所以見刺也。

  王風

  葛虆。王族刺桓王也。周室道衰。弃其九族焉。

  綿綿葛虆。在河之滸。水涯曰滸。葛也虆也。生河之涯。得其潤澤。以長而不絶。興者。喻王之同姓。得王恩施以生長其子。終遠兄弟。謂他人父。兄弟。族親也。王寡於恩施。今以遠弃族親矣。是我以他人爲己父也。

  采葛。懼讒也。桓王之時。政事不明。臣無大小。使出者則爲讒人所毀。故懼之也。

  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興也。葛所以爲絺纮也。事雖小。一日不見於君。憂懼於讒矣。興者以采葛喻臣。以小事使出者也。

  鄭風

  風雨。思君子也。亂世則思君子。不改其度焉。

  風雨淒淒。鷄鳴喈喈。興也。風且雨淒淒然。鷄猶守時而鳴喈喈然。興者。喻君子雖居亂世。不改其節度也。既見君子。云胡不夷。夷。悦也。思而見之。云何不悦也。

  子衿。刺學校廢也。亂世則學校不修。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青衿。青領。學子之所服。學子而俱在學校之中。己留彼去。故隨而思之。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嗣。續也。汝曾不傳聲問我。我以恩責其忘己也。

  齊風

  鷄鳴。思賢妃也。哀公荒淫怠慢。故陳賢妃貞女夙夜警戒相成之道焉。

  鷄既鳴矣。朝既盈矣。鷄鳴朝盈。夫人也。君也。可以起之常禮也。匪鷄則鳴。蒼蠅之聲。夫人以蠅聲爲鷄鳴。則以作早於常時。敬也。

  甫田。大夫刺襄公也。無禮義而求大功。不修其德而求諸侯。志大心勞。所以求者非其道也。

  無田甫田。維莠驕驕。興也。甫。大也。大田過度而無人功。終不能獲。興者。喻人君欲立功致治。必勤身修德。積小以成高大也。無思遠人。勞心忉忉。忉忉。憂勞。此言無德而求諸侯。徒勞其心忉忉然。

  魏風

  伐檀。刺貪也。在位貪鄙。無功而受禄。君子不得進仕爾。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漪。伐檀以俟世用。若俟河水清且漣漪。是謂君子之人不得進仕也。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懸貆兮。一夫之居曰廛。貆。獸名也。彼君子兮。不素餐兮。素。空。彼君子者。斥伐檀之人。仕有功。乃肯受禄。

  碩鼠。刺重歛也。國人刺其君之重斂。蠶食於民。不修其政。貪而畏人。若大鼠也。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汝。莫我肯顧。碩。大也。大鼠大鼠者。斥其君。汝無復食我黍。疾其君税斂之多。我事汝已三歲矣。曾無教令恩德來顧眷我。又疾其不修德政。逝將去汝。適彼樂土。往矣將去汝。與之訣别之辭。樂土。有德之國也。

  唐風

  杕杜。刺時也。君不能親其宗族。骨肉離散。獨居而無兄弟。將爲沃所并爾。

  有杕之杜。其葉湑湑。興也。杕。特生貌。杜。赤棠也。湑湑。枝葉不相次比之貌。獨行踽踽。豈無他人。不如我同父。踽踽。無所親也。他人。謂异姓也。言昭公遠其宗族。獨行國中踽踽然。此豈無异姓之臣乎。顧恩不如同姓之親親耳。

  秦風

  晨風。刺康公也。忘穆公之業。始弃其賢臣焉。

  鴥彼晨風。鬱彼北林。興也。鴥。疾飛貌也。晨風。鸇也。鬱。積也。先君招賢人。賢人歸往之。駛疾如晨風之飛入北林也。未見君子。憂心欽欽。言穆公始未見君子之時。思望而憂欽欽然也。如何如何。忘我實多。此言穆公之意。責康公如何乎如何乎。汝忘我之事實多大也。

  渭陽。康公念母也。康公之母。晋獻公之女。文公遭孋姬之難。未反而秦姬卒。穆公納文公。康公時爲太子。贈送文公於渭之陽。念母之不見也。我見舅氏。如母存焉。及其即位。思而作是詩也。

  我送舅氏。曰至渭陽。渭。水名也。何以贈之。路車乘黄。贈。送也。乘黄。駟馬皆黄也。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贈之。瓊瑰玉佩。瓊瑰。美石而次玉者也。

  權輿。刺康公也。忘先君之舊臣。與賢者有始而無終也。

  於我乎。夏屋渠渠。夏。大也。屋。具也。渠渠。猶勤勤也。言君始於我厚。設禮食大具以食我。其意勤勤然。今也。每食無餘。此言君今遇我薄。其食我裁足也。于嗟乎。不承權輿。承。繼也。權輿。始也。

  曹風

  蜉蝣。刺奢也。昭公國小而迫。無法以自守。好奢而任小人。將無所依焉。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興也。蜉蝣。渠略也。朝生夕死。猶有羽翼以自修飾。楚楚。鮮明貌。興者。喻昭公之朝。其群臣皆小人也。徒整飾其衣裳。不知國將迫脅。君臣死亡之無日。如渠略然也。心之憂矣。於我歸處。歸。依歸也。君當於何依歸。言有危亡之難。將無所就往也。

  候人。刺近小人也。共公遠君子而好近小人焉。

  彼候人兮。荷戈與祋。候人。道路送迎賓客者也。荷。揭也。祋。殳也。言賢者之官。不過候人也。彼其之子。三百赤芾。芾。韠也。大夫以上。赤芾乘軒之子。是子也。佩赤芾者三百人。

  小雅

  鹿鳴。燕群臣嘉賓也。既飲食之。又實幣帛筐篚。以將其厚意。然後忠臣嘉賓得盡其心矣。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興也。苹。大萍也。鹿得苹草。呦呦然鳴而相呼。懇誠發于中。以興嘉樂賓客。當有懇誠相招呼以成禮也。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將。筐。篚屬。所以行幣帛也。承猶奉也。

  皇皇者華。君遣使臣也。送之以禮樂。言遠而有光華也。言臣出使能揚君之美。以延其譽於四方。則爲不辱君命也。

  皇皇者華。于彼原隰。皇皇。猶煌煌也。忠臣奉使。能光君命。無遠無近。如華不以高下易其色矣。無遠無近。惟所之則然也。駪駪徵夫。每懷靡及。駪駪。衆多之貌也。徵夫。行人也。衆行夫既受君命當速行。每人懷其私。相稽留。則於王事將無所及也。

  常棣。燕兄弟也。閔管蔡之失道。故作常棣焉。周公吊二叔之不咸。而使兄弟之恩疏。召公爲作是詩而歌之以親之。

  常棣之華。萼不煒煒。承華者曰萼。不當作跗。跗。萼足也。萼足得華之光明煒煒然也。興者。喻弟以敬事兄。兄以榮覆弟。恩義之顯。亦煒煒然也。凡今之人。莫如兄弟。人之恩親。無如兄弟之最厚。鶺鴒在原。兄弟急難。鶺鴒。雍渠也。飛則鳴。行則搖。不能自舍 爾。急難。言兄弟之相救於急難矣。每有良朋。况也永嘆。况。茲也。永。長也。每。雖也。良。善也。當急難之時。雖有善同門來。茲對之長嘆而已。兄弟鬩于牆。外禦其侮。鬩。狠也。禦。禁也。兄弟雖内鬩。外猶禦侮也。

  伐木。燕朋友故舊也。自天子以下。至於庶人。未有不須友以成者。親親以睦。友賢不弃。不遺故舊。則民德歸厚矣。

  伐木丁丁。鳥鳴嚶嚶。丁丁嚶嚶。相切直也。言昔日未居位。與友生於山巖伐木。爲勤苦之事。猶以道德相切正也。嚶嚶。兩鳥聲也。其鳴之志。似於有朋友道然。故連言之。出自幽谷。遷于喬木。遷。徙也。謂嚮時之鳥。出從深谷。今移處高木也。嚶其鳴矣。求其友聲。君子雖遷處於高位。不可以忘其朋友也。相彼鳥矣。猶求友聲。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矧。况也。相。視也。鳥尚知居高木呼其友。况是人乎。可不求乎。

  天保。下報上也。君能下下以成其政。則臣亦歸美以報其上焉。

  天保定爾。俾爾戩榖。罄無不宜。受天百禄。保。安也。爾。汝也。戩。福也。榖。禄也。罄。盡也。天使汝所福禄之人。謂群臣也。其舉事盡得其宜。受天之多福禄。如月之恒。如日之昇。恒。弦也。昇。出也。言俱進也。月上弦而就盈。日始出而就明也。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騫。虧。如松柏之茂。無不爾或承。或之言有也。如松柏之枝葉。常茂盛。青青相承。無衰落也。

  南山有臺。樂得賢也。得賢者。則能爲邦家立太平之基矣。人君得賢者。則其德廣大堅固。如山之有基趾也。

  南山有臺。北山有萊。臺。夫須也。興者。山之有草木以自覆蓋。成其高大。喻人君有賢臣自以尊顯也。樂只君子。邦家之基。基。本也。只之言是也。人君既得賢者。置之於位。又尊敬以禮樂樂之。則能爲國家之本也。

  蓼蕭。澤及四海也。

  蓼彼蕭斯。零露湑兮。興也。蓼。長大貌。蕭。蒿也。湑湑然。蕭上露貌。興者。蕭香物之微者。喻四海之諸侯。亦國君之賤者。露。天所以潤萬物。喻王者恩澤。不爲遠國則不及之。既見君子。我心寫兮。既見君子者。遠國之君朝見於天子也。我心寫者。舒(舒作輸)。其情意。無留恨者。燕笑語兮。是以有譽處兮。天子與之燕而笑語。則遠國之君。各得其所。是以稱揚德美。使聲譽常處天子也。

  湛露。天子燕諸侯也。

  湛湛露斯。匪陽不晞。晞。乾也。露雖湛湛然。見陽則乾。興者。露之在物湛湛然。使物柯葉低垂。喻諸侯受燕爵。其威儀有似醉之貌。唯天子賜爵則自變。肅敬承命。有似露見日而晞也。厭厭夜飲。不醉無歸。厭厭。安也。

  六月。宣王北伐也。鹿鳴廢。則和樂缺矣。四牡廢。則君臣缺矣。皇皇者華廢。則忠信缺矣。常棣廢。則兄弟缺矣。伐木廢。則朋友缺矣。天保廢。則福禄缺矣。采薇廢。則徵伐缺矣。出車廢。則功力缺矣。杕杜廢。則師衆缺矣。魚麗廢。則法度缺矣。南陔廢。則孝友缺矣。白華廢。則廉耻缺矣。華黍廢。則畜積缺矣。由庚廢。則陰陽失其道理矣。南有嘉魚廢。則賢者不安。下民不得其所矣。崇丘廢。則萬物不遂矣。南山有臺廢。則爲國之基墜矣。由儀廢。則萬物失其道理矣。蓼蕭廢。則恩澤乖矣。湛露廢。則萬國離矣。彤弓廢。則諸夏衰矣。菁菁者莪廢。則無禮儀矣。小雅盡廢。則四夷交侵。中國微矣。

  六月棲棲。戎車既餝。棲棲。簡閲貌。飭。正也。記六月者。盛夏出兵。明其急也。玁狁孔熾。我是用急。熾。盛也。孔。甚也。此序吉甫之意也。北狄來侵甚熾。故王以是急遣我也。

  車攻。宣王復古也。宣王能内修政事。外攘夷狄。復文武之境土。修車馬。備器械。復會諸侯於東都。因田獵而選車徒焉。東都。王城。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攻。堅也。同。齊也。四牡龐龐。駕言徂東。龐龐。充實。東。雒邑也。蕭蕭馬鳴。悠悠斾旌。言不歡嘩也。之子於徵。有聞無聲。有善聞而無歡嘩。

  鴻鴈。美宣王也。萬民離散。不安其居。而能勞來還定安集之。至乎鰥寡。無不得其所焉。宣王承厲王衰亂之獘而興。復先王之道。以安集衆民爲始。

  鴻鴈于飛。集于中澤。中澤。澤中。鴻鴈之性。安居澤中。今飛而又集于澤之中。猶民去其居而離散。今見還定安集之也。之子于垣。百堵皆作。侯伯卿士又於壞滅之國。徵民起屋舍。築牆壁。百堵同時起。言趨事也。雖則劬勞。其究安宅。此勸萬民之辭。汝今雖病勞。終有所安居也。

  白駒。大夫刺宣王也。刺其不能留賢也。

  皎皎白駒。食我場苗。縶之維之。以永今朝。宣王之末。不能用賢。賢者有乘白駒而去者。縶。絆也。維。繫也。永。久也。願此去者乘白駒而來。使食我場中之苗。我則絆之繫之。以久今朝。愛之欲留也。所謂伊人。於焉逍遥。乘白駒而去之賢人。今於何游息乎。思之甚矣。

  節南山。家父刺幽王也。家父。字。周大夫也。

  節彼南山。維石巖巖。興也。節。高峻貌。巖巖。積石貌。興者。喻三公之位。人所尊嚴也。赫赫師尹。民具爾瞻。師。大師。周之三公。尹氏爲大師。具。俱也。此言尹氏汝居三公之位。天下之民。俱視汝之所爲也。國既卒斬。何用不監。卒。盡也。斬。斷也。監。視也。天下之諸侯。日相侵伐。其國已盡絶滅。汝何用爲職。不監察之。

  正月。大夫刺幽王也。

  正月繁霜。我心憂傷。正月。夏之四月也。繁。多也。夏之四月霜多。急恒寒若之异。傷害萬物。故我心爲之憂傷也。民之訛言。亦孔之將。將。大也。訛。僞也。人以僞言相陷入。使王行酷暴之刑。致此灾异。故言甚大。謂天蓋高。不敢不局。謂地蓋厚。不敢不蹐。局。曲也。蹐。累足也。此民疾苦王政。上下皆可畏之言也。哀今之人。胡爲虺蜴。虺蜴之性。見人則走。哀哉。今之人。何爲如是。傷時政也。燎之方揚。寧或烕之。烕之以水也。燎之方盛之時。炎熾熛怒。寧有能滅息之者乎。言無有也。以無有喻有之者爲甚也。赫赫宗周。褒姒烕之。宗周。鎬京也。褒。國名也。姒。姓也。烕。滅也。有褒之女。幽王惑焉而以爲后。詩人知其必滅周也。

  十月之交。大夫刺幽王也。

  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日有蝕之。亦孔之醜。之交。日月之交會也。醜。惡也。周十月。夏之八月也。日食。陰侵陽。臣侵君之象也。日爲君。辰爲臣。辛。金也。卯。木也。又以卯侵辛。故甚惡之。彼月而蝕。則維其常。此日而蝕。于何不臧。臧。善也。百川沸騰。山冢崒崩。沸。出也。騰。乘也。山頂曰冡。崒者崔嵬也。百川沸出相乘淩者。由貴小人也。山頂崔嵬者崩。喻君道壞也。高岸爲谷。深谷爲陵。言君子居下。小人處上也。哀今之人。胡憯莫懲。憯。曾也。變异如此。禍亂方至。哀哉。今在位之人。何曾無以道德止之。黽勉從事。不敢告勞。詩人賢者見時如是。自勉以從王事。雖勞不敢自謂勞。畏刑罰也。無罪無辜。讒口囂囂。囂囂。衆多貌也。時人非有辜罪。其被讒口見椓譖囂囂然。

  小旻。大夫刺幽王也。

  謀臧不從。不臧覆用。臧。善也。謀之善者不從之。其不善者。反用之。我龜既厭。不我告猶。猶。圖也。卜筮數而瀆龜。龜靈厭之。不復告其所圖之吉凶。謀夫孔多。是用不集。集。就也。謀事者衆多而非賢者。是非相奪。莫適可從。故所爲不成也。發言盈庭。誰敢執其咎。謀事者衆。訩訩滿庭。而無能决當是非。事若不成。誰云己當受其咎責者。言小人争智而讓過。如彼築室于道謀。是用不潰于成。潰。遂也。如當路築室。得人而與之謀所爲。路人之意不同。故不得遂成也。不敢暴虎。不敢馮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馮。淩也。人皆知暴虎馮河立至之害。而無知當畏慎小人。能危亡己也。

  小宛。大夫刺幽王也。

  温温恭人。温温。和柔貌。如集于木。恐墜也。惴惴小心。如臨于谷。恐隕。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衰亂之世。賢人君子雖無罪猶恐懼也。

  小弁。刺幽王也。太子之傅作焉。

  踧踧周道。鞠爲茂草。踧踧。平易貌。周道。周室之通道也。鞠。窮也。我心憂傷。惄焉如擣。假寐永嘆。維憂用老。心之憂矣。疢如疾首。惄。思也。擣。心疾也。不脱冠衣而寐曰假寐。疢。猶病也。維桑與梓。必恭敬止。父之所樹。己尚不敢不恭敬也。靡瞻匪父。靡依匪母。不屬于毛。不離于裏。此言人無不瞻仰其父取法則者。無不依恃其母以長大者。今我太子獨不受父之皮膚之氣乎。不處母之胞胎乎。何曾無恩於我也。無逝我梁。無發我笱。逝。之也。之人梁。發人笱。此必有盗魚之罪。以言褒姒以淫色來嬖於王。盗我太子母子之寵也。我躬不閲。遑恤我後。念父孝也。念父孝者。太子念王將受讒言不止。我死之後。懼復有被讒者。無如之何。故自决云。身尚不能得自容。何暇乃憂我死之後乎。

  巧言。刺幽王也。大夫傷於讒而作是詩。

  亂之初生。僭始既涵。僭。不信也。涵。同也。王之初生亂萌。群臣之言。信與不信。盡同之不别。亂之又生。君子信讒。君子。斥在位者。信讒人言。是復亂之所生。君子信盗。亂是用暴。盗謂小人。盗言孔甘。亂是用餤。餤。進也。

  巷伯。刺幽王也。寺人傷於讒而作是詩。巷伯。奄官。寺人。内小臣。

  萋兮斐兮。成是貝錦。興也。萋斐。文章貌。貝錦。錦文。興者。喻讒人集作己過以成於罪。猶女工之集采色成錦文也。彼譖人者。亦已太甚。太甚者。謂使己得重罪。取彼譖人。投畀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北方寒凉而不毛也。有北不受。投畀有昊。昊。昊天也。與昊天使製其罪也。

  谷風。刺幽王也。天下俗薄。朋友道絶焉。

  習習谷風。維風及雨。與也。風雨相感。朋友相須。風而有雨則潤澤行。喻朋友同志則恩愛成。將恐將懼。維予與汝。將。且也。恐懼。喻遭厄難也。將安將樂。汝轉弃予。汝今已志達而安樂。而弃恩忘舊。薄之甚也。忘我大德。思我小怨。大德。切嗟以道。相成之謂也。

  蓼莪。刺幽王也。民人勞苦。孝子不得終養爾。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興也。蓼蓼。長大貌也。莪已蓼蓼長大。我視之反謂之蒿。興者。喻憂思心不精識其事也。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哀哀者。恨不得終養父母。報其生長己之苦也。無父何怙。無母何恃。出則銜恤。入則靡至。恤。憂也。孝子之心。怙恃父母。依依然以爲不可斯須無也。出門則思之憂。旋入門又不見。如入無所至也。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鞠。養也。顧。旋視也。復。反覆也。腹。懷抱。欲報之德。昊天罔極。之猶是也。我欲報父母是德。昊天乎我心無極也。

  北山。大夫刺幽王也。役使不均。己勞於從事而不得養其父母焉。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此言王之土地廣大矣。王之臣又衆矣。何求而不得。何使而不行乎。大夫不均。我從事獨賢。賢。勞也。或燕燕以居息。燕燕。安息貌也。或盡瘁以事國。盡力勞病以從國事。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不已。猶不止也。或棲遲偃仰。或王事鞅掌。鞅。猶荷也。掌。謂捧持之也。負荷捧持以趨走。言促遽也。或耽樂飲酒。或慘慘畏咎。咎猶罪過。

  青蠅。大夫刺幽王也。

  營營青蠅。止于樊。興也。營營。往來貌。樊。藩也。興者。蠅之爲蟲。污白使黑。污黑使白。喻讒佞之人。變亂善惡也。止於藩。欲外之。令遠物也。愷悌君子。無信讒言。愷悌。樂易也。營營青蠅。止于棘。讒人罔極。交亂四國。極猶已也。

  賓之初筵。衞武公刺時也。幽王荒廢。媟近小人。飲酒無度。天下化之。君臣上下。沈湎淫液。武公既入。而作是詩也。淫液者。飲酒時情態也。言武公入者。入爲王卿士也。

  賓之初筵。温温其恭。温温。和柔也。其未醉止。威儀反反。曰既醉止。威儀幡幡。舍其坐遷。屢舞僊僊。反反。言重慎也。幡幡。失威儀也。仙仙。儛也。此言賓初即筵之時。自敕戒以禮。至於旅酬。而小人之態出也。賓既醉止。載號載呶。亂我籩豆。屢舞僛僛。是曰既醉。不知其郵。側弁之俄。屢舞傞傞。號呶。號呼歡呶也。僛僛。儛不能自正也。傞傞。不止也。郵。過也。側。傾也。俄。傾貌也。

  采菽。刺幽王也。侮慢諸侯。諸侯來朝。不能錫命以禮。數徵會之而無信義。君子見微而思古焉。

  采菽采菽。筐之筥之。菽所以芼大牢而待君子也。君子來朝。何錫與之。雖無與之。路車乘馬。君子。謂諸侯也。賜諸侯以車馬。言雖無與之。尚以爲薄也。

  角弓。父兄刺幽王也。不親九族而好讒佞。骨肉相怨。故作是詩也。

  騂騂角弓。翩其反矣。興也。騂騂。調和也。不善紲檠巧用。則翩然而反。興者。喻王與九族不以恩禮御待之。則使之多怨心。兄弟婚姻。無胥遠矣。胥。相也。骨肉之親。當相親無相疏遠。相疏遠則以親親之望。易以成怨也。爾之遠矣。民胥然矣。爾之教矣。民胥效矣。爾。汝。爾幽王也。胥。皆也。言王汝不親骨肉。則天下之人皆如斯。汝之教令無善無惡。所尚者天下之人皆學之。言上之化下。不可不慎也。

  菀柳。刺幽王也。暴虐而刑罰不中。諸侯皆不欲朝。言王者之不可朝事也。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尚。庶幾也。有菀然枝葉茂盛之柳。行路之人。豈有不庶幾欲就之止息乎。興者。喻王有盛德。則天下皆庶幾願往朝焉。憂今不然也。俾予靖之。後予極焉。靖。謀也。俾。使也。極。誅也。假使我朝王。王留我。使我謀政事。王信讒。不察功考績。後反誅放我。是言王刑罰不中。不可朝事。

  隰桑。刺幽王也。小人在位。君子在野。思見君子。盡心以事之也。

  隰桑有阿。其葉有難。隰中之桑。枝條阿然長美。其葉又茂盛。可以庇勛人。興者。喻時賢人君子不用而野處。有覆養之德也。既見君子。其樂如何。思在野之君子而得見其在位。我喜樂無度也。心乎愛矣。遐不謂矣。中心臧之。何日忘之。遐。遠也。謂。勤也。臧。善也。我心愛此君子。雖遠在野。豈能不勤思之乎。我心善此君子。又誠不能忘也。

  白華。周人刺幽后也。幽王娶申女以爲后。又得褒姒而黜申后。故下國化之。以妾爲妻。以孽代宗。而王弗能治。申。姜姓之國。孽。支庶也。宗。適子也。王不能治。己不正故也。

  英英白雲。露彼菅茅。英英。白雲貌。白雲下露。養彼可以爲菅之茅。使與白華之菅。可相亂易。猶天之下妖氣生褒姒。使申后見黜也。天步艱難。之子不猶。步。行也。猶。圖也。天行此艱難之妖久矣。王不圖其變之所由。昔夏之衰。有二龍之妖。卜藏其漦。周厲王發而觀之。化爲玄黿。童女遇之。當宣王之時而生女。懼而弃之。後褒人有獄而入之幽王。幽王嬖之。是謂褒姒。鼓鐘于宫。聲聞于外。王失禮於内。而下國聞知而化之。王弗能治。如嗚鐘鼓於宫中。而欲使外人不聞。亦不可得也。念子懆懆。視我邁邁。邁邁。不悦也。言申后之忠於王也。念之懆懆然。欲諫正之。王反不悦於其所言。

  何草不黄。下國刺幽王也。四夷交侵。中國背叛。用兵不息。視民如禽獸。君子憂之。故作是詩也。

  何草不黄。何日不行。用兵不息。軍旅自歲始草生而出。至歲晚矣。何草而不黄乎。草皆黄矣。於是閒將率何日不行乎。言常行勞苦甚也。何人不將。經營四方。言萬民無不從役者也。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兕虎。野獸也。曠。空也。兕虎者。以比戰士也。哀我徵夫。朝夕不暇

  大雅

  文王。文王受命作周也。受命。受天命而王天下。製立周邦。

  文王在上。於昭于天。在上。在民上也。於。嘆辭也。昭。見。文王初爲西伯。有功於民。其德著見於天。故天命之以爲王也。周雖舊邦。其命惟新。乃新在文王也。濟濟多士。文王以寧。濟濟。多威儀也。商之孫子。其麗不億。上帝既命。侯于周服。麗。數也。商之孫子。其數不徒億。多言之也。至天已命文王之後。乃爲君於周之九服之中。言衆之不如德也。侯服于周。天命靡常。則見天命之無常也。無常者。善則就之。惡則去之。殷士膚敏。祼將于京。殷士。殷侯也。膚。美也。敏。疾也。祼。灌鬯也。將。行也。殷之臣壯美而敏。來助周祭也。

  大明。文王有明德。故天復命武王也。二聖相承。其明德日廣大。故曰大明也。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明明。察也。文王之德。明明在於下。故赫赫然著見於天。天難忱斯。不易維王。天位殷嫡。使不挾四方。忱。信也。挾。達也。天意難信矣。不可改易者天子也。今紂居王位。而又殷之正嫡。以其爲惡。乃絶弃之。使教令不行於四方。四方共叛之。是天命無常。唯德是與耳。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國。回。違也。小心翼翼。恭慎貌也。聿。述也。懷。思也。方國。四方來附者也。

  思齊。文王所以聖也。言其非但天性。德有所由成也。

  思齊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婦。齊。莊也。媚。愛也。周姜。大姜。京室。王室也。常思莊敬者太任也。乃爲文王之母。又常思愛大姜之配大王之禮。以爲京室之婦。言其德行純備。以生聖子。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大姒。文王之妃也。大姒十子。衆妾則宜百子也。徽。美也。嗣大任之美音。謂續行其善教令。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刑。法也。寡妻。寡有之妻。言賢也。御。治也。文王以禮法接待其妻。至于其宗族。以此又能爲政治於家邦。

  靈臺。民始附也。文王受命。而民樂其有靈德以及鳥獸昆蟲焉。文王受命而作邑于豐。立靈臺也。

  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文王應天命。度始靈臺之基趾。營表其位。衆民則築作。不設期日而成之。言説文王之德。勸其事。忘己勞也。經始勿亟。庶民子來。亟。急也。經始靈臺之基趾。非有急成之意。衆民各以子成父事而來攻之。

  行葦。忠厚也。周家忠厚。仁及草木。故能内睦於九族。外尊事黄耇。養老乞言。以成其福禄焉。乞言。從求善言。可以爲政者也。

  敦彼行葦。羊牛勿踐履。方苞方體。維葉泥泥。敦。聚貌也。行。道也。葉初生泥泥然。苞。茂也。體。成形也。敦敦然道旁之葦。牧羊牛者無使蹈履折傷之。草物方茂盛。以其終將爲人用。故周之先王。爲此愛之。况於其人乎。黄耇臺背。以引以翼。臺之言鮐也。大老。則背有鮐文也。既告老人。及其來也。以禮引之。以禮翼之。在其前曰引。在其旁曰翼也。壽考維祺。以介景福。祺。吉。介。助也。養老人而得吉。所以助大福也。

  假樂。嘉成王也。

  假樂君子。顯顯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假。嘉也。宜民宜人。宜安民。宜官人也。天嘉樂成王有光光之善德。安民官人。皆得其宜。以受福禄於天也。千禄百福。子孫千億。穆穆皇皇。宜君宜王。宜君王天下也。干。求也。成王行顯顯之令德。求禄得百福。其子孫亦勤行而求之。得禄千億。故或爲諸侯。或爲天子。言皆相勗以道也。不愆不忘。率由舊章。愆。過也。率。循也。成王之令德。不過誤。不遺失。循用舊典之文章。謂周公之禮法。

  民勞。召穆公刺厲王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國。以綏四方。汔。幾也。康。綏。皆安也。惠。愛也。今周民疲勞矣。王幾可小安之乎。愛此京師之人。以安天下。京師者。諸夏之根本也。

  板。凡伯刺厲王也。

  上帝板板。下民卒癉。出話不然。爲猶不遠。板。反也。上帝以稱王者。癉。病也。話。善言也。猶。謀也。王爲政反先王與天之道。天下民盡癉。其出善言而不行之也。以此爲謀。不能遠圖。不知禍之將至也。猶之不遠。是用大諫。王之謀不能圖遠。用是故我大諫王也。介人維藩。太師維垣。大邦維屛。太宗維翰。介。善也。藩。屏也。垣。牆也。翰。幹也。太師。三公也。大邦。成國諸侯也。太宗。王之同姓世嫡子也。王當用公卿諸侯及宗室之貴者爲藩屏垣幹。爲輔弼。無疏遠之也。懷德維寧。宗子維城。無俾城壞。無獨斯畏。懷。和也。斯。離也。和汝德。無行酷暴之政。以安汝國。以是爲宗子之城。使免於難。宗子城壞。則乖離而汝獨居而畏矣。宗子。適子也。

  蕩。召穆公傷周室大壞也。厲王無道。天下蕩蕩。無綱紀文章。故作是詩也。

  蕩蕩上帝。下民之辟。上帝以托君王也。辟。君也。蕩蕩。言法度廢壞之貌也。厲王乃以此居人上。爲天下之君。言其無可則像之甚也。疾威上帝。其命多僻。疾。病人矣。威。罪人矣。疾病人者。重賦斂也。威罪人者。峻刑法也。其政教又多邪僻不由舊章也。天生烝民。其命匪諶。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天之生此衆民。其教道之。非當以誠信使之忠厚乎。今則不然。民始皆庶幾於善道。後更化於惡俗也。既愆爾止。靡明靡晦。式號式呼。俾晝作夜。使晝爲夜也。愆。過也。汝既過於沈湎矣。又不爲明晦有止息也。醉則號呼相效。用晝日作夜。不視政事也。文王曰。咨咨汝殷商。匪上帝不時。殷不用舊。此言紂之亂。非其生不得其時。乃不用先王之故法之所致也。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老成人。謂若伊尹。伊陟。臣扈之屬也。雖無此臣。猶有常事故法可案用。曾是莫聽。大命以傾。莫。無也。朝廷君臣皆任喜怒。曾無用典刑治事者。以至誅滅也。殷鑒不遠。在夏后之世。此言殷之明鏡不遠也。近在夏后之世。謂湯誅桀也。後武王誅紂。今之王何以不用爲戒乎。

  抑。衞武公刺厲王也。亦以自警也。

  無兢維人。四方其訓之。有覺德行。四國順之。無競。競也。訓。教也。覺。直也。競。强也。人君爲政。無强於得賢人。得賢人。則天下教化於其俗。有大德行。則天下順從其政。言在上所以倡道之。敬慎威儀。維民之則。則。法也。慎爾出話。敬爾威儀。無不柔嘉。話。善言也。謂教令也。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爲。玷。缺也。斯。此也。玉之玷缺尚可磨鑢而平。人君政教一失。誰能反復之也。

  桑柔。芮伯刺厲王也。芮伯。王卿士也。

  憂心殷殷。念我土宇。我生不辰。逢天僤怒。自西徂東。靡所定處。宇。居也。僤。厚也。此士卒從軍久不息。勞苦自傷之言也。人亦有言。進退維谷。谷。窮也。前無明君。却迫罪役。故窮也。維此良人。弗求弗迪。維彼忍心。是顧是復。迪。進也。良。善也。國有善人。王不求索。不進用之。有忍爲惡之心者。王反顧念而重復之。言其忽賢者。愛小人也。大風有隧。貪人敗類。聽言則對。誦言如醉。類。猶等夷也。貪惡之人。見道聽之言。則應答之。見誦詩書之言。則眠臥如醉。君居上位而行如此。人或效之也。

  雲漢。仍叔美宣王也。宣王承厲王之烈。内有撥亂之志。遇灾而懼。側身修行。欲消去之。天下喜於王化復行。百姓見憂。故作是詩也。仍叔。周大夫也。

  倬彼雲漢。昭回于天。雲漢。謂天河也。昭。光也。倬然。天河水氣也。精光轉運於天。時旱渴雨。故宣王夜仰視天河望其候也。王曰於乎。何辜今之人。天降喪亂。飢饉薦臻。薦。重也。臻。至也。辜。罪也。王憂旱而嗟歡云。何罪與。今時天下之人。天仍下旱灾。亡亂之道。飢饉之害。復重至也。靡神不舉。靡愛斯牲。圭璧既卒。寧莫我聽。靡。莫。皆無也。言王爲旱之故。求於群神。無不祭也。無所愛於三牲也。禮神之圭璧。又已盡矣。曾無聽聆我之精誠而興雲雨者與。

  崧高。尹吉甫美宣王也。天下復平。能建國親諸侯。褒賞申伯焉。尹吉甫。申伯。皆周之卿士也。

  維岳降神。生甫及申。維申及甫。維周之翰。翰。幹也。申。申伯也。甫。甫侯也。皆以賢知入爲周之楨幹之臣也。申伯之德。柔惠且直。揉此萬邦。聞于四國。揉。順也。四國。猶言四方也。

  烝民。尹吉甫美宣王也。任賢使能。周室中興焉。

  天生烝民。好是懿德。天之生衆民。莫不好有美德之人也。天監有周。昭假于下。保茲天子。生仲山甫。監。視也。假。至也。天視周室之政教。其光明乃至於下。謂及於衆民也。天安愛此天子宣王。故生仲山甫使佐也。仲山甫之德。柔嘉維則。令儀令色。小心翼翼。嘉。美也。令。善也。善威儀。善顏色。容貌翼翼然。恭敬也。肅肅王命。仲山甫將之。邦國若否。仲山甫明之。將。行也。若。順也。順否猶臧否。謂善惡也。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懈。以事一人。夙。早也。匪。非也。一人。斥天子也。人亦有言。柔則茹之。剛則吐之。維仲山甫。柔亦不茹。剛亦不吐。不侮鰥寡。不畏强御。人亦有言。德輶如毛。民鮮克舉之。我儀圖之。輶。輕也。儀。疋也。人之言云。德甚輕。然而衆人寡能獨舉之以行者。言政事易耳。人不能行者。無其志也。我與倫疋圖之而未能爲也。維仲山甫舉之。仲山甫能獨舉是德而行之。袞職有闕。維仲山甫補之。王之職有缺。輒能補之者。仲山甫也。

  瞻仰。凡伯刺幽王大壞也。

  瞻仰昊天。降此大厲。昊天。斥王也。厲。惡也。邦靡有定。士民其瘵。瘵。病也。人有土田。汝反有之。人有民人。汝覆奪之。此言王削黜諸侯及卿大夫無罪者也。覆猶反也。此宜無罪。汝反收之。彼宜有罪。汝覆説之。收。拘收也。説。放赦也。哲夫成城。哲婦傾城。哲。謂多謀慮也。城猶國也。懿厥哲婦。爲梟爲鴟。懿。有所痛傷之聲也。梟鴟。惡聲之鳥也。喻褒姒之言無善也。婦有長舌。維厲之階。亂匪降自天。生自婦人。匪教匪誨。時維婦寺。寺。近也。長舌。喻多言語也。今王之有此亂政。非從天而下。但從婦人出耳。又非有人教王爲亂。語王爲惡者。是維近愛婦人。用其言。是故致亂也。如賈三倍。君子是識。婦無公事。休其蠶織。婦人無與外政。雖王后猶以蠶織爲事。識。知也。賈而有三倍之利者。小人所宜知也。而君子反知之。非其宜也。今婦人休其蠶桑織紝之事。而與朝廷之事。其爲非宜。亦猶是也。不吊不祥。威儀不類。人之云亡。邦國殄瘁。吊。至也。王之爲政。德不能至於天矣。不能致徵祥於神矣。威儀又不善於朝廷矣。賢人皆言奔亡。則天下邦國將盡困病也。

  周頌

  清廟。祀文王也。周公既成雒邑。朝諸侯。率以祀文王焉。清廟者。祭有清明之德者之宫也。謂祭文王也。天德清明。文王象也。故祭之而歌此詩也。

  於穆清廟。肅雍顯相。於。嘆之辭也。穆。美也。肅。敬也。雍。和。相。助也。顯。光也。於乎美哉。周公之祭清廟也。其禮敬且和。又諸侯有光明著見之德者。來助祭之也。濟濟多士。秉文之德。對越在天。對。配也。越。於也。濟濟之衆士。皆執行文王之德。文王精神已在天矣。猶配順其素行。如生存焉。

  振鷺。二王之後來助祭也。二王。夏。殷也。其後。杞。宋也。

  振鷺于飛。于彼西雍。我客戾止。亦有斯容。興也。振。群飛之貌也。鷺。白鳥也。雍。澤也。客。二王之後也。白鳥集於西雍之澤。言所集得其處也。興者。喻杞。宋之君。有潔白之德。來助祭於周之廟。得禮之宜也。其至止亦有此容。言威儀之善。如鷺鳥然也。

  雍。禘大祖也。禘。大祭。大祖。謂文王。

  有來雍雍。至止肅肅。相維辟公。天子穆穆。相。助也。雍雍。和也。肅肅。敬也。有是來時雍雍然。既至而肅肅然者。乃助王禘祭。百辟與諸侯也。天子是時穆穆然。言得天下之歡心也。

  有客。微子來見於祖廟也。微子代殷後。既受命。來朝見之也。

  有客有客。亦白其馬。殷尚白也。

  敬之。群臣進戒嗣王也。

  敬之敬之。天維顯思。命不易哉。無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監在茲。顯。光也。監。視也。群臣見王謀即政之事。故因此時。戒之曰。敬之哉。敬之哉。天乃光明。去惡與善。其命吉凶不變易也。無謂天高又高在上。遠人而不畏也。天上下其事。謂轉運日月。施其所行。日視瞻近在此也。

  魯頌

  閟宫。頌僖公之能復周公之宇也。宇。居。

  王曰叔父。建爾元子。俾侯于魯。大啓爾宇。爲周室輔。王。成王也。元。首也。宇。居也。成王告周公。叔父我立汝首子。使爲君於魯。謂欲封伯禽也。以爲周公後也。大開汝居。以爲周家輔。謂封以方七百里也。乃命魯公。俾侯于東。賜之山川。土田附庸。既告周公。乃策命伯禽使爲君於東。加賜之以山川土田及附庸。令專統之也。

  商頌

  長發。大禘也。大禘。郊祭天也。

  湯降不遲。聖敬日躋。昭假遲遲。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圍。不遲。言疾也。躋。升也。九圍。九州也。降。下也。假。暇也。祗。敬也。式。用也。湯之下士尊賢甚疾。其聖敬之德日進。然而能以其聰明。寬暇天下之人遲遲然。言其急於己而緩於人也。天用是故愛敬之。天於是又命之使用事於天下。言王之。不兢不絿。不剛不柔。敷政優優。百禄是遒。絿。急也。優優。和也。遒。聚也。

  殷武。祀高宗也。

  天命降監。下民有嚴。不僭不濫。不敢怠遑。命于下國。封建厥福。不僭不濫。賞不僭。刑不濫也。封。大也。遑。暇也。天命乃下視。下民有嚴顯之君。能明德慎罰。不敢怠惰自暇於政事者。則命之於小國。以爲天子。大立其福。謂命湯使由七十裏王天下也。商邑翼翼。四方之極。商邑。京師也。極。中也。商邑之禮俗。翼翼然可則效。乃四方之中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