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群書治要卷二 尚書


【 点击数:1805 】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 繁體报错
  昔在帝堯。聰明文思。光宅天下。言聖德之遠著。作堯典。典者常也。言可爲百代常行之道。曰若稽古帝堯。言能順考古道而行之者。帝堯也。曰放勛。欽明文思安安。勛。功也。言堯放上世之功化。而以敬明文思之四德。安天下之當安者也。允恭克讓。光被四表。格於上下。既有四德。又信恭能讓。故其名聞充溢四外。至於天地也。克明俊德。以親九族。能明俊德之士任用之。以睦高祖玄孫之親也。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百官。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變時雍。時。是也。雍。和也。言天下衆人。皆變化從上。是以風俗大和也。虞舜側微。堯聞之聰明。側。側陋。微。微賤。將使嗣位。歷試諸難。歷試之以難事。慎徽五典。五典克從。五典五常之教也。謂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舜舉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五教能從。無違命也。納於百揆。百揆時叙。揆。度也。舜舉八凱以度百事。百事時叙也。賓於四門。四門穆穆。賓。迎也。四門。宫四門也。舜流四凶族。諸侯來朝者。舜賓迎之。皆有美德。無凶人也。納於大麓。烈風雷雨弗迷。納舜於尊顯之官。使大録萬機之政。於是陰陽清和。烈風雷雨。各以期應。不有迷錯愆伏。明舜之行合於天心也。正月上日。受終於文祖。堯天禄永終。舜受之也。文祖。是五廟之大名也。五載一巡狩。群后四朝。

  敷奏以言。明試以功。車服以庸。敷奏。猶遍進也。諸侯每見。皆以次序遍進而問焉。以觀其才。既則效試其居國爲政。以著其功。賜之車服。以旌其所用任也。象以典刑。典。常也。象用之者。謂上刑赭衣不純。中刑雜履。下刑墨幪,以居州里。而民耻之。而反於禮。流宥五刑。流。放也。宥。三宥也。言所流宥。皆犯五刑之罪也。眚灾肆赦。眚。過也。灾。害也。肆。失也。言罪過誤失。以爲當赦之也。怙終賊刑。怙。謂怙赦宥而爲者也。終爲殘賊。當刑之也。流共工於幽洲。共工。窮奇也。幽洲。北裔也。放歡兜於崇山。歡兜。渾敦。崇山。南裔也。竄三苗於三危。三苗。國名也。縉雲氏之後。爲諸侯。號饕餮也。三危。西裔也。殛鯀於羽山。鯀。檮杌也。殛。誅也。羽山。東裔也。四罪而天下咸服。美舜之行。故本其徵用之功也。二十有八載。放勛乃徂落。百姓如喪考妣。三載。四海遏密八音。遏。絶也。密。止也。堯崩。百姓如喪父母。絶止金石八音之樂也。舜格於文祖。詢於四岳。闢四門。開闢四方之門。廣致衆賢也。明四目。明視四方也。達四聽(本書聽作恩)聽達於四方也。柔遠能邇。能安遠者。則能安近也。不能安近。則不能安遠也。敦德允元。所厚而尊者德也。所信而行者善也。而難任人。任。佞也。辯給之言。易悦耳目。以理難之也。蠻夷率服。遠無不服。邇無不定。三載考績。三考。黜陟幽明。黜。退也。陟。升也。三歲考功。九載三考。退其幽闇無功者。升其昭明有功者也。庶績咸熙。九載三考。衆功皆興也。

  曰若稽古大禹。曰。后克艱厥后。臣克艱厥臣。政乃乂。黎民敏德。敏。疾也。能知爲君之難。爲臣不易。則其政治。而衆民皆疾修德也。

  帝曰。兪。允若茲。嘉言罔攸伏。野無遺賢。萬邦咸寧。攸。所也。嘉言無所伏。言必用也。如此。則賢材在位。天下安也。稽於衆。舍己從人。弗虐無吿。弗廢困窮。惟帝時克。帝謂堯也。舜因嘉言無所伏。遂稱堯德以成其義。考衆從人。矜孤愍窮。凡人所輕。聖人所重也。

  益曰。都。帝德廣運。乃聖乃神。乃武乃文。益因舜言又美堯也。廣謂所覆者大。運謂所及者遠。聖無不通。神妙無方。文經緯天地。武定禍亂也。皇天眷命。奄有四海。爲天下君。言堯有此德。故爲天所命。所以勉舜也。

  禹曰。惠迪吉。從逆凶。惟影響。迪。道也。順道吉。從逆凶。吉凶之報。若影之隨形。響之應聲。言不虚。

  益曰。吁。戒哉。敬戒無虞。罔失法度。罔游於逸。罔淫於樂。淫。過也。游逸過樂。敗德之源。富貴所忽。故特以爲戒也。任賢勿貳。去邪勿疑。疑謀勿成。百志惟熙。一意任賢。果於去邪。疑則勿行。道義所存於心者日以廣也。罔違道以干百姓之譽。干。求也。失道求名。古人賤之也。罔咈百姓以從己之欲。咈。戾也。專欲難成。犯衆興禍。故戒也。無怠無荒。四夷來王。言天子常戒慎。無怠惰荒廢。則四夷歸往之也。

  禹曰。於。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養民。水。火。金。木。土。穀。惟修。言養民之本。在先修六府也。正德。利用。厚生。惟和。正德以率下。利用以阜財。厚生以養民。三者和。所謂善政也。九功惟序。九序惟歌。言六府三事之功。有次序。皆可歌樂。乃德政之致。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勸之以九歌。俾勿壞。休。美也。董。督也。言善政之道。美以戒之。威以督之。歌以勸之。使政勿壞。在此三者也。

  帝曰。兪。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萬世永賴。時乃功。水土治曰平。五行叙曰成。因禹陳九功而歎美之。言是汝之功也。

  帝曰。咎繇。惟茲臣庶。罔或干予正。或。有也。無有干我正。言順命也。汝作士。明於五刑。以弼五教。期於予治。欲其能以刑輔教。當於治體也。刑期於無刑。民協於中。時乃功。懋哉。雖或行刑。以殺止殺。終無犯者。刑期於無所刑。民皆合于大中。是汝之功勉之也。

  咎繇曰。帝德罔愆。臨下以簡。御衆以寬。愆。過也。善則歸君。人臣之義也。罰弗及嗣。賞延於世。嗣亦世也。延。及也。父子罪不相及也。而及其賞。道德之政也。宥過無大。刑故無小。過誤所犯。雖大必宥。不忌故犯。雖小必刑也。罪疑惟輕。功疑惟重。刑疑附輕。賞疑從重。忠厚至也。與其殺弗辜。寧失不經。好生之德。洽於民心。茲用弗犯於有司。咎繇因帝勉己。遂稱帝之德。所以明民不犯上也。寧失不常之罪。不枉不辜之善。仁愛之道也。

  帝曰。來。禹。汝惟弗矜。天下莫與汝争能。汝惟弗伐。天下莫與汝争功。自賢曰矜。自功曰伐。言禹推善讓人而不失其能。不有其勞而不失其功。所以能絶衆人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危則難安。微則難明。故戒以精一。信執其中也。無稽之言勿聽。弗詢之謀勿庸。無考。無信驗也。不詢。專獨也。終必無成。故戒勿聽用也。可愛非君。可畏非民。衆非元后何戴。后非衆罔與守邦。庶民以君爲命。故可愛。君失道。民叛之。故可畏。言衆戴君以自存。君恃衆以守國。相須而成也。惟口出好興戎。朕言弗再。好謂賞善。戎謂伐惡。言口榮辱之主。慮而宣之。成於一也。

  帝曰。咨。禹。惟時有苗弗率。汝徂徵。三苗之民。數干王誅。率。循也。徂。往也。不循帝道。言亂逆也。命禹討之。

  禹乃會群后誓於師曰。濟濟有衆。咸聽朕命。會諸侯共伐有苗也。軍旅曰誓。濟濟。衆盛之貌也。蠢茲有苗。昏迷弗恭。蠢。動也。昏。闇也。言其所以宜討也。侮嫚自賢,反道敗德。狎侮先王。輕嫚典教。反正道敗德義也。君子在野。小人在位。廢仁賢。任奸佞。民弃弗保。天降之咎。言民叛之。天灾之也。肆予以爾衆士。奉詞伐罪。肆。故也。爾尚一乃心力。其克有勛。

  三旬。有苗民逆命。益贊於禹曰。惟德動天。無遠弗届。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自滿者。人損之。自謙者。人益之。是天道之常。至誠(诚作諴)感神。矧茲有苗。至和感神。况有苗也。言易感也。

  禹拜昌言曰。兪。班師振旅。以益言爲當。故拜受遂班師。兵入曰振旅。言整衆也。帝乃誕敷文德。遠人不服。大布文德以來之也。儛干羽於兩階。七旬。有苗格。討而不服。不討自來。明御之必有道也。

  咎繇曰。允迪厥德。謨明弼諧。迪。蹈。厥。其也。其。古人。謨。謀也。言人君當信蹈行古人之德。謀廣聰明以輔諧其政也。

  禹曰。兪。如何。然其言問所以行也。咎繇曰。都。慎厥身修思永。歎美之重也。慎修其身。思爲長久之道也。惇叙九族。庶明厲翼。邇可遠在茲。言慎修其身。厚次叙九族。則衆庶皆明其教而自勉厲。翼戴上命。邇可推而遠者。在此道也。

  禹拜昌言曰。兪。以咎繇言爲當。故拜受而然之。咎繇曰。都在知人。在安民。歎修身親親之道。在知人所信任。在能安民也。

  禹曰。吁。咸若時。惟帝其難之。言帝堯亦以知人安民爲難也。知人則哲。能官人。安民則惠。黎民懷之。哲。知也。無所不知。故能官人。惠。愛也。愛則民歸之也。能哲而惠。何憂乎歡兜。何遷乎有苗。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孔。甚也。壬。佞也。巧言。静言庸違也。令色。象恭滔天也。禹言有苗歡兜之徒。甚佞如此。堯畏其亂政。故遷放之也。

  咎繇曰。都。亦行有九德。言人性行有九德。以考察真僞。則可知也。寬而栗。性寬弘而能莊栗也。柔而立。和柔而能立事。願而恭。慤願而恭恪也。亂而敬。亂。治也。有治而能謹敬也。擾而毅。擾。順也。致果爲毅也。直而温。行正直而氣温和也。簡而廉。性簡大而有廉隅也。剛而塞。剛斷而實塞也。强而義。無所屈撓。動必合義。彰厥有常。吉哉。彰。明也。吉。善也。明九德之常以擇人而官之。則政之善也。

  九德咸事。俊乂在官。使九德之人皆用事。則俊德治能之士并在官也。百僚師師。百工惟時。僚工皆官也。師師。相師法也。百官皆是。言政無非也。庶績其凝。凝。成也。言百事功皆成也。無教逸欲有邦。不爲逸豫貪欲之教。是有國者之常也。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兢兢。戒慎。業業。危懼。戒懼萬事微也。無曠庶官。天工人其代之。曠。空也。位非其人爲空官。言人代天理官。不可以天官私非其才也。政事懋哉。言無非天意者。故人君居天官。聽政治事。不可以不自勉也。

  帝曰。吁。臣哉鄰哉。鄰哉臣哉。禹曰。兪。鄰。近也。言君臣道近。相須而成也。

  帝曰。臣作朕股肱耳目。言大體若身也。予欲左右有民。汝翼。左右。助也。助我所有之民。富而教之。汝翼成我也。予欲觀古人之象。欲觀示法象之服製也。以五采彰施於五色作服。汝明。天子服日月以下。諸侯自龍袞以下。上得兼下。下不得僭上。以五采明施于五色。作尊卑之服。汝明製之也。予欲聞六律五聲八音。以出納五言。汝聽。言欲以六律和聲音。出納仁義禮智信五德之言。施於民以成化。汝當聽審之。予違。汝弼。汝無面從。退有後言。我違道。汝當以義輔正我。無得面從我違。退後言我不可弼也。

  禹曰。兪哉。萬邦黎獻。共惟帝臣。惟帝時舉。敷納以言。明庶以功。車服以庸。獻。賢也。萬國衆賢共爲帝臣。帝舉是而用之。使陳布其言。明之皆以功大小爲差。以車服旌其能用之也。誰敢弗讓。敢弗敬應。上唯賢是用。則下皆敬應上命而讓善也。帝弗時。敷同日奏罔功。帝用臣不是。則遠近布同。而日進於無功。以賢愚并位。優劣共流故也。

  無若丹朱奡。惟慢游是好。丹朱。堯子。舉以戒也。傲虐是作。罔晝夜額額。傲戲而爲虐。無晝夜常額額。肆惡不休息也。罔水行舟。朋淫於家。用殄厥世。朋。群也。丹朱習於無水陸地行舟。言無度也。群淫於家。妻妾亂也。用是絶其世。不得嗣也。帝其念哉。

  夔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儛。庶尹允諧。尹。正也。衆正官之長。信皆和諧。言神人治也。始於任賢。立政以禮。治成以樂。所以致太平也。帝庸作歌曰。敕天之命。惟時惟幾。敕。正也。奉正天命以臨民。惟在順時。惟在慎微也。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元首。君也。股肱之臣。喜樂盡忠。君之治功乃起。百官之業乃廣也。

  咎繇拜手稽首。乃賡載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賡。續也。載。成也。帝歌歸美股肱。義未足。故續歌先君後臣。衆事乃安。以成其義也。又歌曰。元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叢脞。細碎無大略也。君如此則臣懈惰。萬事墮廢。其功不成。歌以申戒也。

  帝拜曰。兪。欽哉。拜受其歌。戒群臣自今已往敬職也。

  太康尸位以逸豫。啓。子也。尸。主也。以尊位爲逸豫。不勤也。滅厥德。黎民咸貳。君喪其德。則衆民二心也。乃盤游無度。盤樂游逸。無法度也。畋於有洛之表。十旬弗反。洛水表也。

  有窮后羿因民弗忍。拒於河。有窮。國名。羿。諸侯名也。拒太康於河。遂廢之也。

  厥弟五人。御其母以從。御。侍。言從畋也。俟於洛之汭。五子咸怨。待太康。怨其久畋失國也。述大禹之戒以作歌。述。循也。

  其一曰。民惟邦本。本固邦寧。言人君當固民以安國也。予視天下愚夫愚婦。一能勝予。言能敬畏小民。所以得衆心也。怨豈在明。不見是圖。不見是謀。備其微也。予臨兆民。廪乎若朽索之馭六馬。廪。危貌也。朽。腐也。腐索御馬。言危懼甚也。爲人上者。奈何弗敬。能敬則不驕。在上不驕。則高而不危也。

  其二曰。訓有之。内作色荒。外作禽荒。迷亂曰荒。甘酒嗜音。峻宇雕牆。有一於此。未或弗亡。此六者有一。必亡。况兼有乎。其三曰。惟彼陶唐。有此冀方。陶唐。帝堯氏。都冀州也。今失厥道。亂其紀綱。乃底滅亡。言失堯之道。亂其法製。自致亡滅也。其四曰。明明我祖。萬邦之君。有典有則。貽厥子孫。典。謂經籍也。則。法也。荒墮厥緒。覆宗絶祀。言古製存而太康失其業以亡也。其五曰。烏虖曷歸。予懷之悲。曷。何也。言思而悲也。萬世仇予。予將疇依。仇。怨也。言當依誰以復國乎。鬱陶乎予心。顔厚有忸怩。鬱陶。言哀思也。顔厚。色愧。忸怩。心慚也。慚愧於仁人賢士也。弗慎厥德。雖悔可追。言人君行己。不慎其德。以速滅敗。雖欲改悔。其可追及乎。言無益也。成湯放桀於南巢。惟有慚德。有慚德。慚德不及古也。曰。予恐來世以台爲口實。恐來世論道我放天子。常不去口也。仲虺乃作誥。陳義告湯可無慚也。曰。烏虖。惟天生民有欲。無主乃亂。民無君主。則恣情欲。必致必禍亂也。惟天生聰明時乂。言天生聰明。是治民亂也。有夏昏德。民墜塗炭。夏桀闇亂。不恤下民。民之危險。若陷泥墜火。無救之者。

  惟王弗邇聲色。弗殖貨利。邇。近也。德懋懋官。功懋懋賞。用人惟己。改過弗吝。勉於德者。則勉之以官。勉於功者。亦勉之以賞。用人之言。若自己出。有過則改。無所吝惜。所以能成王業者也。克寬克仁。彰信兆民。言湯寬仁之德。明信於天下也。

  乃葛伯仇餉。初徵自葛。東徵西夷怨。南徵北狄怨。葛伯游行。見農民之餉於田者。殺其人。奪其餉。故謂之仇餉。仇。怨也。曰。奚獨後予。怨者辭也。

  攸徂之民。室家相慶。曰。徯予后。后來其蘇。湯所往之民。皆喜曰。待我君。君來其可蘇息也。

  右賢輔德。顯忠進良。賢則助之。德則輔之。忠則顯之。良則進之。明王之道。推亡固存。邦乃其昌。有亡道則推而亡之。有存道則輔而固之。王者如此。國乃昌盛也。德日新。萬邦惟懷。志自滿。九族乃離。日新。不懈怠也。自滿。志盈溢也。

  王懋昭大德。建中於民。以義製事。以禮製心。乖裕後昆。欲王自勉明大德。立大中之道於民。率義奉禮。垂優足之道示後世也。予聞曰。能自得師者王。求聖賢而事之。謂人莫己若者亡。自多足。人莫之益。己亡之道。好問則裕。自用則小。問則有得。所以足也。不問專固。所以小也。

  烏虖。慎厥終。惟其始。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故戒慎終如其始也。殖有禮。覆昏暴。有禮者封殖之。昏暴者覆亡之。欽崇天道。永保天命。王者如此上事。則敬天安命之道也。

  王歸自克夏。至於亳。誕告萬方。誕。大也。以天命大義告萬方之衆人。曰。夏王滅德作威。以敷虐於爾萬方百姓。夏桀滅道德。作威刑。以布行虐政於天下百官。言殘酷也。肆台小子將天命明威。弗敢赦。其爾萬方有罪。在予一人。自責化不至也。予一人有罪。無以爾萬方。無用汝萬方。言非所及也。烏虖。尚克時忱。乃亦有終。忱。誠也。庶幾能是誠道。乃亦有終世之美也。

  成湯既殁。伊尹作伊訓。作訓以教道太甲也。曰。烏虖。古有夏先后。方懋厥德。罔有天灾。先君。謂禹以下少康以上賢王。言能以德禳灾也。於其子孫弗率。皇天降灾。假手於我有命。言桀不循其祖道。天下禍灾。借手於我。有命商王誅討之也。

  惟我商王。布昭聖武。代虐以寬。兆民允懷。言湯布明武德。以寬政代桀虐政。兆民以此皆信懷我商王之德也。

  今王嗣厥德。罔弗在初。言善惡之由。無不在初。欲其慎始也。立愛惟親。立敬惟長。始於家邦。終於四海。言立愛敬之道。始於親長。則家國并化。終洽四海也。

  烏虖。先后敷求哲人。俾輔於爾後嗣。敷求賢智。使師輔於爾嗣王。言仁及後世也。製官刑。儆於有位。言湯製治官刑法。儆戒百官也。

  曰。敢有恒舞於宫。酣歌於室。時謂巫風。常舞則荒淫也。樂酒曰酣。事鬼神曰巫也。敢有徇於貨色。恒於游畋。時謂淫風。徇。求也。昧求財貨美色。常游戲田獵。是淫過之風俗。敢有侮聖言。逆忠直。遠耆德。比頑童。時謂亂風。狎侮聖人之言而不行。拒逆忠直之規而不納。耆年有德。疏遠之。童稚頑囂。親比之。是謂荒亂之風俗也。

  惟茲三風十愆。卿士有一於身。家必喪。有一過則德義廢。失位亡家之道也。邦君有一於身。國必亡。諸侯犯此。國亡之道也。臣下弗匡。其刑墨。邦君卿士。則以争臣自匡正。臣不正君。服墨刑。鑿其額。涅以墨也。

  烏虖。嗣王祗厥身。念哉。言當敬身念祖德也。惟上帝弗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祥。善也。天之禍福。唯善惡所在。不常在一家也。爾惟德罔小。萬邦惟慶。修德無小。則天下賴慶也。爾惟弗德罔大。墜厥宗。苟爲不德無大。必墜失宗廟。此伊尹至忠之訓也。

  太甲既立。弗明。不用伊尹之訓。不明居喪之禮。伊尹放諸桐。湯葬地也。王徂桐宫居憂。往入桐宫居憂位也。克終允德。言能思念其祖。終其信德也。

  惟三祀。伊尹奉嗣王歸於亳。王拜稽首曰。予小子弗明於德。自底弗類。類。善也。闇於德。故自致不善也。欲敗度。縱敗禮。以速戾於厥躬。速。召也。言己放縱情欲。毀敗禮儀法度。以召罪於其身也。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弗可逭。孽。灾也。逭。逃也。言天灾可避。自作灾不可逃也。既往背師保之訓。弗克於厥初。尚賴匡救之德。圓惟厥終。言己已往之前。不能言修德於其初。今庶幾賴教訓之德。謀終於善。悔過之辭也。

  伊尹拜手稽首。拜手。首至手也。曰。修厥身。允德協於下。惟明后。言修其身。使信德合于群下。惟乃明君。先王子惠困窮。民服厥命。罔有弗悦。言湯子愛困窮之人。使皆得其所。故民心服其教令。無有不欣喜也。奉先思孝。接下思恭。以念祖德爲孝。以不驕慢爲恭也。視遠惟明。聽德惟聰。言當以明視遠。以聰聽德。朕承王之休無斁。王所行如此。則我承王之美無厭也。

  伊尹申誥於王曰。烏虖。惟天無親。克敬惟親。言天於人無所親疏。唯親能敬身者。民無常懷。懷於有仁。民所歸無常。以仁政爲常也。鬼神無常享。享於克誠。言鬼神不保一人。能誠信者。則享其祀。

  天位難哉。言居天子之位難。以此三者。德惟治。否德亂。爲政以德則治。不以德則亂也。與治同道罔弗興。與亂同事罔弗亡。言安危在所任。治亂在所法也。

  若升高。必自下。若陟遐。必自邇。言善政有漸。如登高升遠。必用下近爲始。然後致高遠也。無輕民事惟難。無輕爲力役之事。必重難之乃可也。無安厥位惟危。言當常自危懼。以保其位也。慎終於始。於始慮終。於終慮始。

  有言逆於汝心。必求諸道。人以言咈違汝心。必以道義求其意。勿拒逆之也。有言遜於汝志。必求諸非道。遜。順也。言順汝心。必以非道察之。勿以自臧也。

  烏虖。弗慮胡獲。弗爲胡成。一人元良。萬邦以貞。胡。何也。貞。正也。言常念慮道德。則得道德。念爲善政。則成善政也。一人。天子也。天子有大善。則天下得正也。君罔以辯言亂舊政。利口覆國家。故特慎焉。臣罔以寵利居成功。成功不退。其志無限。故爲之極以安之也。邦其永孚於休。言君臣各以其道。則國長信保於美也。

  伊尹既復政厥辟。還政太甲。將告歸。乃陳戒於德。告老歸邑。陳德以戒。曰。烏虖。天難忱。命靡常。以其無常。故難信也。常厥德。保厥位。厥德匪常。九有以亡。人能常其德。則安其位。九有。諸侯也。

  夏王弗克庸德。慢神虐民。言桀不能常其德。不敬神明。不恤下民。皇天弗保。言天不安桀所爲。眷求一德。俾作神主。天求一德使代桀。爲天地神祗之主。惟尹躬暨湯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享。當也。

  非天私我有商。惟天祐於一德。非天私商而王之也。祐助一德。所以王也。非商求於下民。惟民歸於一德。非商以力求民。民自歸於一德。德惟一。動罔弗吉。德二三。動罔弗凶。惟吉凶不僭在人。惟天降灾祥在德。行善則吉。行惡則凶。是不差也。德一。天降之福。不一。天降之灾。是在德也。

  今嗣王新服厥命。惟新厥德。其命。王命也。新其德。戒勿怠也。終始惟一。時乃日新。言德行終始不衰殺。是乃日新之義也。

  任官惟賢材。左右惟其人。官賢才而任之。非賢才不可任也。選左右必忠良。不忠良非其人也。其難其慎。惟和惟一。其難。無以爲易也。其慎。無以輕之也。群臣當和一心事君。政乃善也。

  后非民罔使。民非后罔事。君以使民自尊。民以事君自生。無自廣以狹人。匹夫匹婦。弗獲自盡。民主罔與成厥功。上有狹人之心。則下無所自盡矣。言先盡其心。然後乃能盡其力。人君所以成功也。

  高宗夢得説。小乙子也。名武丁。夢得賢相。其名曰説也。使百工營求諸野。得諸傅岩。使百官以所夢之形象經營求之於外野。得之於傅岩之溪也。曰。朝夕納誨。以輔台德。言當納諫誨直辭以輔我。

  若金。用汝作礪。若濟巨川。用汝作舟楫。若歲大旱。用汝作霖雨。啓乃心。沃朕心。

  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開汝心以沃我心。如服藥。必瞑眩極。其病乃除。欲其出切言以自警也。若跣弗視地。厥足用傷。跣必視地。足乃無害。言欲使爲己視聽也。惟暨乃僚。罔弗同心。以匡乃辟。與汝并官。皆當倡率。無不同心。以匡正汝君也。

  説復於王曰。惟木從繩則正。后從諫則聖。言木以繩直。君以諫明也。后克聖。臣弗命其承。君能受諫。則臣不待命。其承意而諫也。誰敢弗祗若王之休命。言如此。誰敢不敬順王之美命而諫也。

  惟説命總百官。在冢宰之任也。乃進於王曰。烏虖。明王奉若天道。建邦設都。天有日月五星。皆有尊卑相正之法。言明王奉順此道以立國設都也。樹后王君公。承以大夫師長。言立君臣上下也。將陳爲治之本。故先舉其始也。弗惟逸豫。惟以亂民。不使有位者逸豫於民上也。言立之主使治民也。

  惟口起羞。惟甲胄起戎。言不可輕教令易用兵也。惟衣裳在笥。惟干戈省厥躬。言服不可加非其人。兵不可任非其才也。王惟戒茲。允茲克明。乃罔弗休。言王戒慎四惟之事。信能明。政乃無不美也。

  惟治亂在庶官。所官得人則治。失人則亂也。官弗及私昵。惟其能。不加私昵。唯能是官也。爵弗及惡德。惟其賢。言非賢不爵也。慮善以動。動惟厥時。非善非時。不可動也。

  有其善。喪厥善。矜其能。喪厥功。雖天子亦必讓以得之。無啓寵納侮。開寵非其人。則納侮之道也。無耻過作非。耻過誤而文之。遂成大非。

  王曰。旨哉。説。乃言惟服。旨。美也。美其所言皆可服行也。乃弗良於言。予罔聞於行。汝若不善於所言。則我無聞於所行之事。

  説拜稽首曰。非知之艱。行之惟艱。言知之易而行之難。以勉高宗也。

  王曰。來。汝説。爾惟訓於朕志。言汝當教訓於我。使我志通達也。若作酒醴。爾惟麴蘖。酒醴須麴蘖以成。亦我須汝以成也。若作和羹。爾惟鹽梅。鹽醎。梅酢。羹須醎酢以和之。

  説曰。王人求多聞。時惟建事。學於古訓乃有獲。王者求多聞以立事。學古訓乃有所得也。事弗師古。以克永世。匪説攸聞。事不法古訓。而以能長世。非所聞。

  王曰。烏虖。説。四海之内。咸仰朕德。時乃風。風。教也。使天下皆仰我德。是汝教也。股肱惟人。良臣惟聖。手足具乃成人。有良臣乃成聖也。

  昔先正保衡。作我先王。保衡。伊尹也。作。起也。正。長也。言先世長官之臣也。乃曰。予弗克俾厥后惟堯舜。其心愧耻。若撻於市。言伊尹不能使其君如堯舜。則心耻之。若見撻于市也。一夫弗獲。則曰。時予之辜。伊尹見一夫不得其所。則以爲己罪也。右我烈祖。格於皇天。言以此道左右成湯。功至大天。

  爾尚明保予。罔俾阿衡專美有商。汝庶幾明安我。事與伊尹同美也。惟后非賢弗乂。惟賢非后弗食。言君須賢以治。賢須君以食也。其爾克紹乃辟於先王。永綏民。能繼汝君於先王。長安民。則汝亦有保衡之功也。

  説拜稽首曰。敢對揚天子之休命。受美命而稱揚之也。

  武王伐殷。師渡盟津。王曰。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灾下民。沈湎冒色。敢行暴虐。沈湎嗜酒。冒亂女色。敢行酷暴。虐殺無辜也。罪人以族。官人以世。一人有罪。刑及父母兄弟妻子。言淫濫也。官人不以賢才而以父兄。所以政亂也。焚炙忠良。刳剔孕婦。忠良無罪。焚炙之。懷子之婦。刳剔視之。言暴虐也。

  皇天震怒。惟受罔有悛心。乃夷居。弗事上帝神衹。遺厥先宗廟弗祀。悛。改也。言紂縱惡無改心。平居無故廢天地百神宗廟之祀。慢甚也。乃曰。吾有民有命。罔懲其侮。紂言吾所以有兆民。有天命故也。群臣畏罪不争。無能止其慢心。

  同力度德。同德度義。力鈞則有德者勝。德鈞則秉義者强。揆度優劣。勝負可見。受其臣億萬。惟億萬心。人執异心。不和諧也。予有臣三千。惟一心。三千一心。言同欲也。商罪貫盈。天命誅之。予弗順天。厥罪惟鈞。紂之爲惡。一以貫之。惡貫已滿。天畢其命。今不誅紂。則爲逆天。與紂同罪。

  天矜於民。民之所欲。天必從之。矜。憐也。言天除惡樹善。與民同也。時哉不可失。言今我伐紂。正是天人合同之時。不可違失也。

  王次於河朔。次。止。群后以師畢會。王乃徇師而誓曰。我聞吉人爲善。惟日弗足。凶人爲不善。亦惟日弗足。言吉人竭日以爲善。凶人亦竭日以行惡者也。

  今商王受。力行無度。播弃犂老。昵比罪人。鮐背之耇稱犂老。布弃。不禮敬也。昵。近也。罪人。謂天下逋逃小人也。剝喪元良。賊虐諫輔。剝。傷害也。賊。殺也。元。善之長。良。善也。以諫輔紂。紂反殺之。謂己有天命。謂敬弗足行。謂祭無益。謂暴無傷。天其以予乂民。用我治民。當除惡也。

  受有億兆夷人。離心離德。平人。凡人也。雖多而執心用德不同也。予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我治理之臣雖少。而心德同也。今朕必往。百姓廩廩。若崩厥角。言民畏紂之虐。危懼不安。若崩摧其角。無所容頭也。烏虖。乃一德一心。立定厥功。惟克永世。汝同心立功。則能長世以安也。

  王曰。商王受。自絶於天。結怨於民。不敬天。自絶之也。酷虐民。結怨也。斫朝涉之脛。剖賢人之心。崇信奸回。放黜師保。屛弃典刑。囚奴正士。屛弃常法而不顧也。箕子正諫而以爲囚奴也。郊社弗修。宗廟弗享。作奇伎淫巧以悦婦人。

  古人有言曰。撫我則后。虐我則讎。武王述古言以明義。言非唯今惡紂也。獨夫受洪惟作威。乃汝世讎。言獨夫。失君道也。大作威殺無辜。乃是汝累世讎。明不可不討也。樹德務滋。除惡務本。立德務滋長。除惡務除本。言紂爲天下惡本也。肆予小子誕以爾衆士。殄殲乃讎。言欲行除惡之義。絶盡紂也。

  武王與受戰於牧野。王曰。古人有言。牝鷄無晨。言無晨鳴之道。牝鷄之晨。惟家之索。索。盡也。喻婦知外事。雌代雄鳴則家盡。婦奪夫政則國亡也。

  今商王受。惟婦言是用。妲己惑紂。紂信用之。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言紂弃其忠臣。而尊長逃亡罪人信用之。是信是使。是以爲大夫卿士。俾暴虐於爾百姓。以奸宄於商邑。使四方罪人暴虐奸宄於都邑也。今予發惟龔行天之罰。

  王來自商。至於豐。乃偃武修文。倒載干戈。示不復用也。行禮射。設庠序。修文教也。歸馬於華山之陽。放牛於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示天下不復乘用也。

  王若曰。今商王爲天下逋逃主。肆予東徵。陳於商郊。受率其旅若林。會於牧野。罔有敵於我師。前徒倒戈。攻於後以北。血流漂杵。壹戎衣天下大定。一著戎服而滅紂。言與衆同心。動有成功(舊無功字。補之。)也。

  釋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閭。封。益(舊無益字。補之。)其土也。商容。賢人。紂所黜退。散鹿臺之財。發巨橋之粟。紂所積之府倉也。皆散發以賑貧民也。大賚于四海。而萬姓悦服。施舍己責。救乏賙無。所謂周有大賚也。天下皆悦仁服德也。

  西旅獻獒。西旅。遠國也。貢大犬。大保乃作旅獒。用訓於王。陳貢獒之義。以訓諫也。曰。烏虖。明王慎德。四夷咸賓。言明王慎德以懷遠。故四夷皆賓服。無有遠近。畢獻方物。惟服食器用。天下萬國盡貢方土所生之物。惟可以供服食器用者。言不爲耳目華侈。

  王乃昭德之致於异姓之邦。無替厥服。德之所致。謂遠夷之貢也。以分賜异姓諸侯。使無廢其職也。分珤玉於伯叔之國。時庸展親。以寶玉分同姓之國。是用誠信其親親之道也。人弗易物。惟德其物。言物貴由人也。有德則物貴。無德則物賤。所貴在德也。

  德盛弗狎侮。盛德必自敬。何狎易侮慢之有也。狎侮君子。罔以盡人心。以虚受人。則人盡其心矣。狎侮小人。罔以盡其力。以悦使民。民忘其勞則盡力矣。玩人喪德。玩物喪志。以人爲戲弄。則喪其德矣。以器物爲戲弄。則喪其志矣。弗作無益害有益。功乃成。弗貴异物賤用物。民乃足。游觀爲無益。奇巧爲异物。言明王之道。以德義爲益。器用爲貴。所比化俗生民。

  犬馬非其土生弗畜。非此土所生不畜。以不習其用。珍禽奇獸。弗育於國。皆非所用。有所損害故也。弗珤遠物。則遠人格。不侵奪其利則來服。所珤惟賢。則邇人安。寶賢任能。則近人安。近人安則遠人安矣。

  烏虖。夙夜罔或弗勤。言當常勤於德。弗務細行。終累大德。輕忽小物。積害毀大。故君子慎其微也。爲山九仞。功虧一簣。諭向成也。未成一簣。猶不爲山。故曰功虧一簣。是以聖人乾乾日側。慎終如始也。允迪茲。生民保厥居。惟乃世王。言其能信蹈行此誡。則生民安其居。天子乃世世王天下也。武王雖聖。猶設此誡。况其非聖。可以無誡乎。其不免於過則亦宜矣。

  王若曰。小子封。封。康叔名。惟乃丕顯考文王。克明德慎罰。弗敢侮鰥寡。庸庸祗祗。威威顯民。惠恤窮民。不慢鰥夫寡婦。用可用。敬可敬。刑可刑。明此道以示民也。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誕受厥命。天美文王。乃大命之殺兵殷。大受其王命。

  往盡乃心。無康好逸豫。往當盡汝心爲政。無自安好逸豫也。我聞曰。怨弗在大。亦弗在小。惠弗惠。懋弗懋。不在大。起於小也。不在小。小至於大也。言怨不可爲。故當使不順者順。不勉者勉也。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愛養民如赤子。不失其欲。惟民其皆安治也。

  非汝封刑人殺人。言得刑殺人也。無或刑人殺人。無以得刑殺人而有妄刑殺也。非汝封劓刵人。劓。截鼻也。刵。截耳也。無或劓刵人。所以舉輕刑以戒。爲人輕行之也。

  王曰。封。元惡大憝。矧惟弗孝弗友。言人之罪惡。莫大於不孝不友。乃其速由文王作罰。刑茲無赦。言當亦速用文王所作違教之罰。刑此無得赦也。敬哉。無作怨。勿用非謀非彝。言當修己以敬。無爲可怨之事。勿用非善之謀。非常之法。小子封。惟命弗於常。當念天命之不於常也。行善則得之。行惡則失之。

  王若曰。乃穆考文王。誥庶邦御事。朝夕曰。祀茲酒。文王所告衆國治事吏。朝夕敕之。唯祭祀而用此酒。不常飲也。曰小大邦用喪。亦罔非酒惟辜。於小大之國所用喪。無不以酒爲罪也。飲惟祀。德將無醉。飲酒惟當因祭祀。以德自將。無至醉。

  在昔殷先哲王。惟御事。弗敢自暇自逸。惟殷御治事之臣。不敢自寬暇自逸豫。矧曰。其敢崇飲。崇。聚也。自逸暇猶不敢。况敢聚會飲酒乎。弗惟弗敢。亦弗暇。非徒不敢。志在助君敬法。亦不暇飲。

  在今後嗣王酣身。嗣王。紂也。酣樂其身。不憂政也。惟荒腆於酒。弗惟自息。言紂大厚於酒。晝夜不念自息。庶群嗜酒。腥聞在上。故天降喪於殷。紂衆群臣用酒耽荒。腥穢聞在天。故下喪亡於殷也。天非虐。惟人自速辜。言凡爲天所亡。天非虐人。惟人所行惡自召罪。

  古人有言曰。人無於水鑑。當於民鑑。古賢聖有言。人無於水鑑。當於民鑑也。視水見己形。視民行事見吉凶。今惟殷墜命。我其可弗大鑑。今惟殷紂無道。墜失天命。我其可不大視爲戒也。

  周公作無逸。中人之性好逸豫。成王即政。恐其逸豫。故以所戒名篇。周公曰。烏虖。君子所其無逸。歎美君子之道。所在念德。其無逸豫也。君子且猶然。况王者乎。先知稼穡之艱難。乃逸。則知小人之依。稼穡農夫之艱難事。先知之。乃謀逸豫。則知小民所依怙。

  我聞曰。昔在殷王中宗。大戊也。治民祗懼。弗敢荒寧。爲政敬。身畏懼。不敢荒怠自安。享國七十有五年。以敬畏之故。得壽考之福也。其在高宗。嘉靖殷邦。至於小大。無時或怨。善謀殷國。至於小大之政。民無時有怨也。享國五十有九年。其在祖甲。湯孫太甲。爰知小人之依。能保惠於庶民。弗侮鰥寡。知小人以所依。依仁政也。故能安順於衆民。不敢侮慢惸獨也。享國三十有三年。

  自時厥後。立王生則逸。從是三王。各承其後而立者。生則逸豫無法度也。弗知稼穡之艱難。弗聞小人之勞。惟耽樂之從。過樂謂之耽。惟耽樂之從。言荒淫。亦罔或克壽。以耽樂之故。無有能壽者也。或十年。或七八年。或四三年。高者十年。下者三年。言逸樂之損壽也。

  惟我周大王。王季。克自抑畏。大王。周公曾祖。王季即祖也。言皆能以義自抑。畏敬天命也。文王卑服。文王節儉。卑其衣服。自朝至於日中昃。弗皇暇食。用咸和萬民。從朝至日昳不暇食。思慮政事。用皆協和萬民者也。厥享國五十年。

  自殷王中宗。及我周文王。茲四人迪哲。言此四人皆蹈智明德以臨下也。厥或告之曰。小人怨汝詈汝。則皇自敬德。其有告之言小人怨詈者。則大自敬德。增修善政也。

  此厥弗聽。人乃或譸張爲幻。曰。小人怨汝詈汝。則信之。此其不聽中正之君。有人誑惑之。言小人怨憾詈汝。則信受之也。亂罰無罪。殺無辜。怨有同是叢於厥身。信讒含怒。罰殺無罪。則天下同怨讎之。叢聚於其身也。

  烏虖。嗣王其監於茲。視此亂罰之禍以爲戒也。

  蔡叔既没。以罪放而卒也。王命蔡仲踐諸侯位。王。成王也。父卒命子。罪不相及。王若曰。小子胡。胡。仲名也。皇天無親。惟德是輔。民心無常。惟惠之懷。天之於人。無有親疏。惟有德者則輔佐之。民心於上無有常主。惟愛己者則歸往之。爲善弗同。同歸於治。爲惡弗同。同歸於亂。爾其戒哉

  慎厥初。惟其終。康濟小民。率自中。無作聰明亂舊章。汝爲政當安小民之業。循用大中之道。無敢爲小聰明。作异辯。以變亂舊典文章也。詳乃視聽。罔以側言改厥度。則予一人汝嘉。詳審汝視聽。非禮義勿視聽也。無以邪巧之言。易其常度。必斷之以義。則我一人善汝矣。小子胡。汝往哉。無荒弃朕命。汝往之國。無廢我命。欲其終身奉行之。

  王若曰。猷告爾四國多方。順大道。告四方。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聖。惟聖人無念於善。則爲狂人。惟狂人能念善。則爲聖人。言桀紂非實狂愚。以不念善故滅亡也。自作不和。爾惟和哉。爾室弗睦。爾惟和哉。爾邑克明。爾惟克勤乃事。大小衆官。自爲不和。汝有方多士當和之哉。汝親近室家不睦。汝亦當和之。汝邑中能明。是汝惟能勤職事也。

  周公戒於王曰。文王罔攸兼於庶言。庶獄。庶慎。惟有司之牧夫。文王無所兼知於毀譽衆言。及衆刑獄。衆所當慎之事。惟慎擇有司牧夫而已。勞於求才。逸於任賢。是訓用違。庶獄庶慎。文王罔敢知於茲。是萬民順法。用違法。衆獄衆慎之事。文王一無敢自知於此。委任賢能而已也。武王率惟敉功。弗敢替厥義德。武王循惟文王撫安天下之功。不敢廢其義德。奉遵父道也。

  孺子王矣。稚子今已爲王矣。不可不勤法祖考也。繼自今文子文孫。其勿誤於庶獄庶慎。惟正是乂之。文子文孫。文王之子孫也。從今以往。惟以正是之道治衆獄衆慎。其勿誤也。

  王曰。若昔大猷。製治於未亂。保邦於未危。言當順古大道。製治安國。必於未亂未危之前思患豫防之。

  曰。唐虞稽古。建官惟百。内有百揆四岳。外有州牧侯伯。道堯舜考古以建百官。上下相維。内外咸治也。庶政惟和。萬國咸寧。官職有序。故衆政惟和。萬國皆安。所以爲至治也。夏商官倍。亦克用乂。禹湯建官二百。亦能用治。言不及唐虞之清要也。明王立政。弗惟其官。惟其人。言聖帝明王立政修教也。不惟多其官。惟在得其人也。

  立太師。太傅。太保。茲惟三公。論道經邦。燮理陰陽。師。天子所師法。傅。傅相天子。保。保安天子於德義者也。此惟三公之任。佐王論道。以經緯國事。和理陰陽也。官弗必備。唯其人。三公之官。不必備員。惟其人有德乃處之也。

  少師。少傅。少保。曰三孤。孤。特也。卑於公。尊於卿。特置此三人也。貳公弘化。寅亮天地。弼予一人。副貳三公弘大道化。敬信天地之教。輔我一人之治。

  冢宰掌邦治。統百官。均四海。天官卿稱太宰。主國政治。統理百官。均平四海之内邦國。言任大。司徒掌邦教。敷五典。擾兆民。地官卿。主國教化。布五常之教。安和天下衆民。使小大協睦也。

  宗伯掌邦禮。治神人。和上下。春官卿。主宗廟天地神祗人鬼之事。及國之五禮。以和上下尊卑等列也。司馬掌邦政。統六師。平邦國。夏官卿。主戎馬之事。掌國徵伐。統正六軍。平治王邦四方之亂也。

  司寇掌邦禁。詰奸慝。刑暴亂。秋官卿。主寇賊。法禁治奸惡。刑疆暴作亂者也。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時地利。冬官卿。主國空土。以居士農工商四民。使順天時。分地利。授之土。

  六卿分職。各帥其屬。以倡九牧。阜成兆民。六卿各率其屬官大夫士治其所分之職。以倡導九州之牧伯爲政。大成兆民之性命。皆能其官。則政治矣。

  王曰。烏虖。凡我有官君子。欽乃攸司。慎乃出令。令出惟行。弗惟反。有官君子。大夫以上也。歎而戒之。使敬所司。慎出令。從政之本也。令出必惟行之。不惟反改。二三其令。亂之道也。

  以公滅私。民其允懷。從政以公平滅私情。則民其信歸之。學古入官。議事以製。政乃弗迷。言當先學古訓。然後入官治政。凡製事必以古義議度終始。政乃不迷錯也。其爾典常作師。無以利口亂厥官。其汝爲政。當以舊典常故事爲師法。無以利口辯佞亂其官也。弗學牆面。莅事惟煩。人而不學。其猶正牆面而立。臨政事必煩矣。

  戒爾卿士。功崇惟志。業廣惟勤。此戒凡有官位。但言卿士。舉其掌事者也。功高由志。業廣由勤也。位弗期驕。禄弗期侈。貴不與驕期而驕自至。富不與侈期而侈自來。驕侈以行。己所以速亡也。恭儉惟德。無載爾僞。言當恭儉。惟以立德。無行奸僞也。作德。心逸日休。作僞。心勞日拙。爲德。直道而行。於心逸豫。而名日美。爲僞。飾巧百端。於心勞苦。而事日拙。不可爲之也。

  居寵思危。罔弗惟畏。弗畏入畏。言雖居貴寵。當常思危懼。無所不畏。若乃不畏。則入不可畏之刑。

  推賢讓能。庶官乃和。賢能相讓。俊乂在官。所以和諧也。舉能其官。惟爾之能。稱匪其人。惟爾弗任。所舉能修其官。惟亦汝之功能也。舉非其人。惟亦汝之不勝其任也。

  王曰。烏虖。三事暨大夫。敬爾有官。亂爾有政。難而敕公卿以下。各敬居汝所有之官。治汝所有之職也。以右乃辟。永康兆民。萬邦惟無斁。言當敬治官政。以助汝君長安天下兆民。則天下萬國惟乃無厭我周德也。

  周公既殁。命君陳分正東郊成周。成王重周公所營。故命陳分居。正東郊成周之邑。王若曰。君陳。我聞曰。至治馨香。感於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所聞上古聖賢之言也。政治之至者。芬芳馨氣。動於神明。所謂芬芳。非黍稷之氣。乃明德之馨。厲之以德也。

  凡人未見聖。若弗克見。既見聖。亦弗克由聖。此言凡人有初無終也。未見聖道。如不能得見。已見聖道。亦不能用之。所以無成也。爾其戒哉。

  爾惟風。下民惟草。汝戒勿爲凡人之行也。民從上教而變。猶草應風而偃。不可不慎也。無依勢作威。無倚法以削。無乘勢位作威民上。無倚法製以行刻削之政。寬而有製。從容以和。寬不失製。動不失和。德教之治也。

  殷民在辟。予曰辟。爾惟勿辟。予曰宥。爾惟勿宥。惟厥中。殷民有罪在刑法者。我曰刑之。汝勿刑也。我曰赦宥。汝勿宥也。惟其當以中正平理斷也。無弗若於汝政。弗化於汝訓。辟以止辟。乃辟。有不順於汝政。不變於汝教。刑之而懲止犯刑者。乃刑之也。

  爾無忿疾於頑。無求備於一人。人有頑囂不喻。汝當訓之。無忿怒疾之。使人當器之。無責備於一夫也。

  王。(王舊作命。改之)曰。烏虖。父師。畢公代周公爲大師。爲東伯。命之代君陳也。政貴有恒。辭尚體要。弗惟好异。政以仁義爲常。辭以體實爲要。故貴尚之。若异於先王。君子不好也。商俗靡靡。利口惟賢。餘風未殄。公其念哉。紂以靡靡利口爲賢。覆亡國家。今殷民利口。餘風未絶。公其念絶之也。

  我聞曰。世禄之家。鮮克由禮。以蕩陵德。實悖天道。世有禄位而無禮教。少不以放蕩陵邈有德者。如此。實亂天道也。獘化奢麗。萬世同流。言弊俗相化。車服奢麗。雖相去萬世。若同一流者也。茲殷庶士。驕淫矜侉。將由惡終。閑之惟艱。言殷士驕恣過製。矜其所能。以自侉大。將用惡自終。以禮禦其心惟難也。  惟周公克慎厥始。惟君陳克和厥中。惟公克成厥終。周公遷殷頑民以消亂階。能慎其始也。君陳弘周公之訓。能和其中也。畢公闡二公之烈。能成其終也。欽若先王成烈。以休於前政。敬順文武成業。以美於前人之政。所以勉畢公。

  穆王命君牙作周大司徒。穆王。昭王子也。王若曰。烏虖。惟乃祖乃父。世篤忠貞。服勞王家。厥有成績。紀於大常。言汝父祖世厚忠貞。服事勤勞王家。其有成功見紀録。書於王之大常。以表顯之也。

  惟予小子。嗣守文。武。成。康遺緒。亦惟先王之臣。克左右亂四方。惟我小子。繼守先王遺業。亦惟父祖之臣。能佐助我治四方。言己無所能也。心之憂危。若蹈虎尾。涉於春冰。言祖業之大。己才之弱。故心懷危懼也。虎噬畏噬。春冰畏陷。危懼之甚也。

  今命爾予翊。作股肱心膂。今命汝爲我輔翊股肱心體之臣。言委任之也。爾身克正。罔敢弗正。民心罔中。惟爾之中。言汝身能正。則下無敢不正。民心無中。從女取中。必當正身。示民以中正之道。

  夏暑雨。小民惟曰怨咨。夏月暑雨。天之常道。小民惟怨歎咨嗟。言心無中正也。冬祁寒。小民亦惟曰怨咨。厥惟艱哉。思其艱以圖其易。民乃寧。天不可怨。民猶怨嗟。治民其惟艱哉。當思慮其艱以謀其易。民乃安。

  王若曰。伯冏。昔在文。武。聰明齊聖。小大之臣。咸懷忠良,聰明。聽視遠也。齊。通無滯礙也。臣雖官有尊卑。無不忠良。其侍御僕從。罔匪正人。給侍進御。僕從從官。官雖微。無不用中正之人。以旦夕承弼厥辟。出入起居。罔有弗欽。小臣皆良。僕從皆正。以旦夕承輔其君。故君出入起居。無有不敬。發號施令。罔有弗臧。下民祗若。萬邦咸休。言文武發號施令。無有不善。下民敬順其命。萬國皆美其化也。

  惟予一人無良。實賴左右前後有位之士。匡其弗及。惟我一人無善。實恃左右前後有職位之士。匡正其不及。言此責群臣正己者也。繩愆糾謬。格其非心。俾克紹先烈。言恃左右之臣。彈正過誤。檢其非妄之心。使能繼先王之功業也。

  今予命汝作大僕正。正於群僕侍御之臣。欲其教正群僕無敢佞僞也。懋乃后德。交修弗逮。言侍御之臣。無小大親疏。皆當勉汝君爲德。更代修進其所不逮也。慎簡乃僚。無以巧言令色便辟側媚。其惟吉士。當謹慎簡選汝僚屬侍臣。無得用巧言無實。令色無質。便辟足恭。側媚詔諛之人。其惟皆吉良正士也。

  僕臣正。厥后克正。僕臣諛。厥后自聖。言僕臣皆正。則其君乃能正。僕臣詔諛。則其君乃自謂聖。后德惟臣。弗德惟臣。君之有德。惟臣成之。君之無德。惟誤之。言君所行善惡。專在左右也。爾無昵於憸人。充耳目之官。迪上以非先王之典。汝無親近憸利小子之人。充備侍從。在視聽之官。導君上以非先王之法也。

  王曰。鳴呼。伯父伯兄。仲叔季弟。幼子童孫。皆聽朕言。皆王同姓有父兄弟子孫列者也。爾尚敬逆天命。以奉我一人。雖畏勿畏。雖休勿休。汝當庶幾敬逆天命。以奉我一人之戒。行事雖見畏。勿自謂可敬畏。雖見美。勿自謂有德美。惟敬五刑。以成三德。一人有慶。兆民賴之。先戒以勞谦之德。次教以惟敬五刑。所以成剛柔正直之三德也。天子有善。則兆民賴之。

  王曰。吁。來。有邦有土。告爾祥刑。吁。歎也。有國有土。諸侯也。告汝以善用刑之道也。在今爾安百姓。何擇非人。何敬非刑。在今汝安百官兆民之道。當何所擇。非惟吉人乎。當何所敬。非惟五刑乎。

  兩造具備。師聽五辭。兩。謂囚證也。造。至也。兩至具備。則衆獄官共聽其入五刑之辭也。五辭簡孚。正於五刑。五辭簡核。信有罪驗。則正之於五刑也。五刑不簡。正於五罰。不簡核。謂不應五刑。當出金贖罪也。五罰弗服。正于五過。不服。不應罰也。正於五過。從赦免也。

  五刑之疑有赦。五罰之疑有赦。刑疑赦。從罰。罰疑赦。從免。刑罰世輕世重。惟齊非齊。言刑罰隨世輕重也。刑新國用輕典。刑亂國用重典。刑平國用中典。凡刑所以齊非齊。

  非佞折獄。惟良折獄。罔非在中。非口才可以斷獄。惟平良可以斷獄。無非在中正也。哀敬折獄。咸庶中正。當矜下民之犯法。敬斷獄之害人。皆庶幾必得中正之道也。其刑其罰。其審克之。其所刑。其所罰。其當審能之。無失中也。

  群書治要卷二

  尚書

  昔在帝堯。聰明文思。光宅天下。言聖德之遠著。作堯典。典者常也。言可爲百代常行之道。曰若稽古帝堯。言能順考古道而行之者。帝堯也。曰放勛。欽明文思安安。勛。功也。言堯放上世之功化。而以敬明文思之四德。安天下之當安者也。允恭克讓。光被四表。格於上下。既有四德。又信恭能讓。故其名聞充溢四外。至於天地也。克明俊德。以親九族。能明俊德之士任用之。以睦高祖玄孫之親也。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百官。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變時雍。時。是也。雍。和也。言天下衆人。皆變化從上。是以風俗大和也。虞舜側微。堯聞之聰明。側。側陋。微。微賤。將使嗣位。歷試諸難。歷試之以難事。慎徽五典。五典克從。五典五常之教也。謂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舜舉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五教能從。無違命也。納於百揆。百揆時叙。揆。度也。舜舉八凱以度百事。百事時叙也。賓於四門。四門穆穆。賓。迎也。四門。宫四門也。舜流四凶族。諸侯來朝者。舜賓迎之。皆有美德。無凶人也。納於大麓。烈風雷雨弗迷。納舜於尊顯之官。使大録萬機之政。於是陰陽清和。烈風雷雨。各以期應。不有迷錯愆伏。明舜之行合於天心也。正月上日。受終於文祖。堯天禄永終。舜受之也。文祖。是五廟之大名也。五載一巡狩。群后四朝。

  敷奏以言。明試以功。車服以庸。敷奏。猶遍進也。諸侯每見。皆以次序遍進而問焉。以觀其才。既則效試其居國爲政。以著其功。賜之車服。以旌其所用任也。象以典刑。典。常也。象用之者。謂上刑赭衣不純。中刑雜履。下刑墨幪,以居州里。而民耻之。而反於禮。流宥五刑。流。放也。宥。三宥也。言所流宥。皆犯五刑之罪也。眚灾肆赦。眚。過也。灾。害也。肆。失也。言罪過誤失。以爲當赦之也。怙終賊刑。怙。謂怙赦宥而爲者也。終爲殘賊。當刑之也。流共工於幽洲。共工。窮奇也。幽洲。北裔也。放歡兜於崇山。歡兜。渾敦。崇山。南裔也。竄三苗於三危。三苗。國名也。縉雲氏之後。爲諸侯。號饕餮也。三危。西裔也。殛鯀於羽山。鯀。檮杌也。殛。誅也。羽山。東裔也。四罪而天下咸服。美舜之行。故本其徵用之功也。二十有八載。放勛乃徂落。百姓如喪考妣。三載。四海遏密八音。遏。絶也。密。止也。堯崩。百姓如喪父母。絶止金石八音之樂也。舜格於文祖。詢於四岳。闢四門。開闢四方之門。廣致衆賢也。明四目。明視四方也。達四聽(本書聽作恩)聽達於四方也。柔遠能邇。能安遠者。則能安近也。不能安近。則不能安遠也。敦德允元。所厚而尊者德也。所信而行者善也。而難任人。任。佞也。辯給之言。易悦耳目。以理難之也。蠻夷率服。遠無不服。邇無不定。三載考績。三考。黜陟幽明。黜。退也。陟。升也。三歲考功。九載三考。退其幽闇無功者。升其昭明有功者也。庶績咸熙。九載三考。衆功皆興也。

  曰若稽古大禹。曰。后克艱厥后。臣克艱厥臣。政乃乂。黎民敏德。敏。疾也。能知爲君之難。爲臣不易。則其政治。而衆民皆疾修德也。

  帝曰。兪。允若茲。嘉言罔攸伏。野無遺賢。萬邦咸寧。攸。所也。嘉言無所伏。言必用也。如此。則賢材在位。天下安也。稽於衆。舍己從人。弗虐無吿。弗廢困窮。惟帝時克。帝謂堯也。舜因嘉言無所伏。遂稱堯德以成其義。考衆從人。矜孤愍窮。凡人所輕。聖人所重也。

  益曰。都。帝德廣運。乃聖乃神。乃武乃文。益因舜言又美堯也。廣謂所覆者大。運謂所及者遠。聖無不通。神妙無方。文經緯天地。武定禍亂也。皇天眷命。奄有四海。爲天下君。言堯有此德。故爲天所命。所以勉舜也。

  禹曰。惠迪吉。從逆凶。惟影響。迪。道也。順道吉。從逆凶。吉凶之報。若影之隨形。響之應聲。言不虚。

  益曰。吁。戒哉。敬戒無虞。罔失法度。罔游於逸。罔淫於樂。淫。過也。游逸過樂。敗德之源。富貴所忽。故特以爲戒也。任賢勿貳。去邪勿疑。疑謀勿成。百志惟熙。一意任賢。果於去邪。疑則勿行。道義所存於心者日以廣也。罔違道以干百姓之譽。干。求也。失道求名。古人賤之也。罔咈百姓以從己之欲。咈。戾也。專欲難成。犯衆興禍。故戒也。無怠無荒。四夷來王。言天子常戒慎。無怠惰荒廢。則四夷歸往之也。

  禹曰。於。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養民。水。火。金。木。土。穀。惟修。言養民之本。在先修六府也。正德。利用。厚生。惟和。正德以率下。利用以阜財。厚生以養民。三者和。所謂善政也。九功惟序。九序惟歌。言六府三事之功。有次序。皆可歌樂。乃德政之致。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勸之以九歌。俾勿壞。休。美也。董。督也。言善政之道。美以戒之。威以督之。歌以勸之。使政勿壞。在此三者也。

  帝曰。兪。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萬世永賴。時乃功。水土治曰平。五行叙曰成。因禹陳九功而歎美之。言是汝之功也。

  帝曰。咎繇。惟茲臣庶。罔或干予正。或。有也。無有干我正。言順命也。汝作士。明於五刑。以弼五教。期於予治。欲其能以刑輔教。當於治體也。刑期於無刑。民協於中。時乃功。懋哉。雖或行刑。以殺止殺。終無犯者。刑期於無所刑。民皆合于大中。是汝之功勉之也。

  咎繇曰。帝德罔愆。臨下以簡。御衆以寬。愆。過也。善則歸君。人臣之義也。罰弗及嗣。賞延於世。嗣亦世也。延。及也。父子罪不相及也。而及其賞。道德之政也。宥過無大。刑故無小。過誤所犯。雖大必宥。不忌故犯。雖小必刑也。罪疑惟輕。功疑惟重。刑疑附輕。賞疑從重。忠厚至也。與其殺弗辜。寧失不經。好生之德。洽於民心。茲用弗犯於有司。咎繇因帝勉己。遂稱帝之德。所以明民不犯上也。寧失不常之罪。不枉不辜之善。仁愛之道也。

  帝曰。來。禹。汝惟弗矜。天下莫與汝争能。汝惟弗伐。天下莫與汝争功。自賢曰矜。自功曰伐。言禹推善讓人而不失其能。不有其勞而不失其功。所以能絶衆人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危則難安。微則難明。故戒以精一。信執其中也。無稽之言勿聽。弗詢之謀勿庸。無考。無信驗也。不詢。專獨也。終必無成。故戒勿聽用也。可愛非君。可畏非民。衆非元后何戴。后非衆罔與守邦。庶民以君爲命。故可愛。君失道。民叛之。故可畏。言衆戴君以自存。君恃衆以守國。相須而成也。惟口出好興戎。朕言弗再。好謂賞善。戎謂伐惡。言口榮辱之主。慮而宣之。成於一也。

  帝曰。咨。禹。惟時有苗弗率。汝徂徵。三苗之民。數干王誅。率。循也。徂。往也。不循帝道。言亂逆也。命禹討之。

  禹乃會群后誓於師曰。濟濟有衆。咸聽朕命。會諸侯共伐有苗也。軍旅曰誓。濟濟。衆盛之貌也。蠢茲有苗。昏迷弗恭。蠢。動也。昏。闇也。言其所以宜討也。侮嫚自賢,反道敗德。狎侮先王。輕嫚典教。反正道敗德義也。君子在野。小人在位。廢仁賢。任奸佞。民弃弗保。天降之咎。言民叛之。天灾之也。肆予以爾衆士。奉詞伐罪。肆。故也。爾尚一乃心力。其克有勛。

  三旬。有苗民逆命。益贊於禹曰。惟德動天。無遠弗届。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自滿者。人損之。自謙者。人益之。是天道之常。至誠(诚作諴)感神。矧茲有苗。至和感神。况有苗也。言易感也。

  禹拜昌言曰。兪。班師振旅。以益言爲當。故拜受遂班師。兵入曰振旅。言整衆也。帝乃誕敷文德。遠人不服。大布文德以來之也。儛干羽於兩階。七旬。有苗格。討而不服。不討自來。明御之必有道也。

  咎繇曰。允迪厥德。謨明弼諧。迪。蹈。厥。其也。其。古人。謨。謀也。言人君當信蹈行古人之德。謀廣聰明以輔諧其政也。

  禹曰。兪。如何。然其言問所以行也。咎繇曰。都。慎厥身修思永。歎美之重也。慎修其身。思爲長久之道也。惇叙九族。庶明厲翼。邇可遠在茲。言慎修其身。厚次叙九族。則衆庶皆明其教而自勉厲。翼戴上命。邇可推而遠者。在此道也。

  禹拜昌言曰。兪。以咎繇言爲當。故拜受而然之。咎繇曰。都在知人。在安民。歎修身親親之道。在知人所信任。在能安民也。

  禹曰。吁。咸若時。惟帝其難之。言帝堯亦以知人安民爲難也。知人則哲。能官人。安民則惠。黎民懷之。哲。知也。無所不知。故能官人。惠。愛也。愛則民歸之也。能哲而惠。何憂乎歡兜。何遷乎有苗。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孔。甚也。壬。佞也。巧言。静言庸違也。令色。象恭滔天也。禹言有苗歡兜之徒。甚佞如此。堯畏其亂政。故遷放之也。

  咎繇曰。都。亦行有九德。言人性行有九德。以考察真僞。則可知也。寬而栗。性寬弘而能莊栗也。柔而立。和柔而能立事。願而恭。慤願而恭恪也。亂而敬。亂。治也。有治而能謹敬也。擾而毅。擾。順也。致果爲毅也。直而温。行正直而氣温和也。簡而廉。性簡大而有廉隅也。剛而塞。剛斷而實塞也。强而義。無所屈撓。動必合義。彰厥有常。吉哉。彰。明也。吉。善也。明九德之常以擇人而官之。則政之善也。

  九德咸事。俊乂在官。使九德之人皆用事。則俊德治能之士并在官也。百僚師師。百工惟時。僚工皆官也。師師。相師法也。百官皆是。言政無非也。庶績其凝。凝。成也。言百事功皆成也。無教逸欲有邦。不爲逸豫貪欲之教。是有國者之常也。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兢兢。戒慎。業業。危懼。戒懼萬事微也。無曠庶官。天工人其代之。曠。空也。位非其人爲空官。言人代天理官。不可以天官私非其才也。政事懋哉。言無非天意者。故人君居天官。聽政治事。不可以不自勉也。

  帝曰。吁。臣哉鄰哉。鄰哉臣哉。禹曰。兪。鄰。近也。言君臣道近。相須而成也。

  帝曰。臣作朕股肱耳目。言大體若身也。予欲左右有民。汝翼。左右。助也。助我所有之民。富而教之。汝翼成我也。予欲觀古人之象。欲觀示法象之服製也。以五采彰施於五色作服。汝明。天子服日月以下。諸侯自龍袞以下。上得兼下。下不得僭上。以五采明施于五色。作尊卑之服。汝明製之也。予欲聞六律五聲八音。以出納五言。汝聽。言欲以六律和聲音。出納仁義禮智信五德之言。施於民以成化。汝當聽審之。予違。汝弼。汝無面從。退有後言。我違道。汝當以義輔正我。無得面從我違。退後言我不可弼也。

  禹曰。兪哉。萬邦黎獻。共惟帝臣。惟帝時舉。敷納以言。明庶以功。車服以庸。獻。賢也。萬國衆賢共爲帝臣。帝舉是而用之。使陳布其言。明之皆以功大小爲差。以車服旌其能用之也。誰敢弗讓。敢弗敬應。上唯賢是用。則下皆敬應上命而讓善也。帝弗時。敷同日奏罔功。帝用臣不是。則遠近布同。而日進於無功。以賢愚并位。優劣共流故也。

  無若丹朱奡。惟慢游是好。丹朱。堯子。舉以戒也。傲虐是作。罔晝夜額額。傲戲而爲虐。無晝夜常額額。肆惡不休息也。罔水行舟。朋淫於家。用殄厥世。朋。群也。丹朱習於無水陸地行舟。言無度也。群淫於家。妻妾亂也。用是絶其世。不得嗣也。帝其念哉。

  夔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儛。庶尹允諧。尹。正也。衆正官之長。信皆和諧。言神人治也。始於任賢。立政以禮。治成以樂。所以致太平也。帝庸作歌曰。敕天之命。惟時惟幾。敕。正也。奉正天命以臨民。惟在順時。惟在慎微也。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元首。君也。股肱之臣。喜樂盡忠。君之治功乃起。百官之業乃廣也。

  咎繇拜手稽首。乃賡載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賡。續也。載。成也。帝歌歸美股肱。義未足。故續歌先君後臣。衆事乃安。以成其義也。又歌曰。元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叢脞。細碎無大略也。君如此則臣懈惰。萬事墮廢。其功不成。歌以申戒也。

  帝拜曰。兪。欽哉。拜受其歌。戒群臣自今已往敬職也。

  太康尸位以逸豫。啓。子也。尸。主也。以尊位爲逸豫。不勤也。滅厥德。黎民咸貳。君喪其德。則衆民二心也。乃盤游無度。盤樂游逸。無法度也。畋於有洛之表。十旬弗反。洛水表也。

  有窮后羿因民弗忍。拒於河。有窮。國名。羿。諸侯名也。拒太康於河。遂廢之也。

  厥弟五人。御其母以從。御。侍。言從畋也。俟於洛之汭。五子咸怨。待太康。怨其久畋失國也。述大禹之戒以作歌。述。循也。

  其一曰。民惟邦本。本固邦寧。言人君當固民以安國也。予視天下愚夫愚婦。一能勝予。言能敬畏小民。所以得衆心也。怨豈在明。不見是圖。不見是謀。備其微也。予臨兆民。廪乎若朽索之馭六馬。廪。危貌也。朽。腐也。腐索御馬。言危懼甚也。爲人上者。奈何弗敬。能敬則不驕。在上不驕。則高而不危也。

  其二曰。訓有之。内作色荒。外作禽荒。迷亂曰荒。甘酒嗜音。峻宇雕牆。有一於此。未或弗亡。此六者有一。必亡。况兼有乎。其三曰。惟彼陶唐。有此冀方。陶唐。帝堯氏。都冀州也。今失厥道。亂其紀綱。乃底滅亡。言失堯之道。亂其法製。自致亡滅也。其四曰。明明我祖。萬邦之君。有典有則。貽厥子孫。典。謂經籍也。則。法也。荒墮厥緒。覆宗絶祀。言古製存而太康失其業以亡也。其五曰。烏虖曷歸。予懷之悲。曷。何也。言思而悲也。萬世仇予。予將疇依。仇。怨也。言當依誰以復國乎。鬱陶乎予心。顔厚有忸怩。鬱陶。言哀思也。顔厚。色愧。忸怩。心慚也。慚愧於仁人賢士也。弗慎厥德。雖悔可追。言人君行己。不慎其德。以速滅敗。雖欲改悔。其可追及乎。言無益也。成湯放桀於南巢。惟有慚德。有慚德。慚德不及古也。曰。予恐來世以台爲口實。恐來世論道我放天子。常不去口也。仲虺乃作誥。陳義告湯可無慚也。曰。烏虖。惟天生民有欲。無主乃亂。民無君主。則恣情欲。必致必禍亂也。惟天生聰明時乂。言天生聰明。是治民亂也。有夏昏德。民墜塗炭。夏桀闇亂。不恤下民。民之危險。若陷泥墜火。無救之者。

  惟王弗邇聲色。弗殖貨利。邇。近也。德懋懋官。功懋懋賞。用人惟己。改過弗吝。勉於德者。則勉之以官。勉於功者。亦勉之以賞。用人之言。若自己出。有過則改。無所吝惜。所以能成王業者也。克寬克仁。彰信兆民。言湯寬仁之德。明信於天下也。

  乃葛伯仇餉。初徵自葛。東徵西夷怨。南徵北狄怨。葛伯游行。見農民之餉於田者。殺其人。奪其餉。故謂之仇餉。仇。怨也。曰。奚獨後予。怨者辭也。

  攸徂之民。室家相慶。曰。徯予后。后來其蘇。湯所往之民。皆喜曰。待我君。君來其可蘇息也。

  右賢輔德。顯忠進良。賢則助之。德則輔之。忠則顯之。良則進之。明王之道。推亡固存。邦乃其昌。有亡道則推而亡之。有存道則輔而固之。王者如此。國乃昌盛也。德日新。萬邦惟懷。志自滿。九族乃離。日新。不懈怠也。自滿。志盈溢也。

  王懋昭大德。建中於民。以義製事。以禮製心。乖裕後昆。欲王自勉明大德。立大中之道於民。率義奉禮。垂優足之道示後世也。予聞曰。能自得師者王。求聖賢而事之。謂人莫己若者亡。自多足。人莫之益。己亡之道。好問則裕。自用則小。問則有得。所以足也。不問專固。所以小也。

  烏虖。慎厥終。惟其始。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故戒慎終如其始也。殖有禮。覆昏暴。有禮者封殖之。昏暴者覆亡之。欽崇天道。永保天命。王者如此上事。則敬天安命之道也。

  王歸自克夏。至於亳。誕告萬方。誕。大也。以天命大義告萬方之衆人。曰。夏王滅德作威。以敷虐於爾萬方百姓。夏桀滅道德。作威刑。以布行虐政於天下百官。言殘酷也。肆台小子將天命明威。弗敢赦。其爾萬方有罪。在予一人。自責化不至也。予一人有罪。無以爾萬方。無用汝萬方。言非所及也。烏虖。尚克時忱。乃亦有終。忱。誠也。庶幾能是誠道。乃亦有終世之美也。

  成湯既殁。伊尹作伊訓。作訓以教道太甲也。曰。烏虖。古有夏先后。方懋厥德。罔有天灾。先君。謂禹以下少康以上賢王。言能以德禳灾也。於其子孫弗率。皇天降灾。假手於我有命。言桀不循其祖道。天下禍灾。借手於我。有命商王誅討之也。

  惟我商王。布昭聖武。代虐以寬。兆民允懷。言湯布明武德。以寬政代桀虐政。兆民以此皆信懷我商王之德也。

  今王嗣厥德。罔弗在初。言善惡之由。無不在初。欲其慎始也。立愛惟親。立敬惟長。始於家邦。終於四海。言立愛敬之道。始於親長。則家國并化。終洽四海也。

  烏虖。先后敷求哲人。俾輔於爾後嗣。敷求賢智。使師輔於爾嗣王。言仁及後世也。製官刑。儆於有位。言湯製治官刑法。儆戒百官也。

  曰。敢有恒舞於宫。酣歌於室。時謂巫風。常舞則荒淫也。樂酒曰酣。事鬼神曰巫也。敢有徇於貨色。恒於游畋。時謂淫風。徇。求也。昧求財貨美色。常游戲田獵。是淫過之風俗。敢有侮聖言。逆忠直。遠耆德。比頑童。時謂亂風。狎侮聖人之言而不行。拒逆忠直之規而不納。耆年有德。疏遠之。童稚頑囂。親比之。是謂荒亂之風俗也。

  惟茲三風十愆。卿士有一於身。家必喪。有一過則德義廢。失位亡家之道也。邦君有一於身。國必亡。諸侯犯此。國亡之道也。臣下弗匡。其刑墨。邦君卿士。則以争臣自匡正。臣不正君。服墨刑。鑿其額。涅以墨也。

  烏虖。嗣王祗厥身。念哉。言當敬身念祖德也。惟上帝弗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祥。善也。天之禍福。唯善惡所在。不常在一家也。爾惟德罔小。萬邦惟慶。修德無小。則天下賴慶也。爾惟弗德罔大。墜厥宗。苟爲不德無大。必墜失宗廟。此伊尹至忠之訓也。

  太甲既立。弗明。不用伊尹之訓。不明居喪之禮。伊尹放諸桐。湯葬地也。王徂桐宫居憂。往入桐宫居憂位也。克終允德。言能思念其祖。終其信德也。

  惟三祀。伊尹奉嗣王歸於亳。王拜稽首曰。予小子弗明於德。自底弗類。類。善也。闇於德。故自致不善也。欲敗度。縱敗禮。以速戾於厥躬。速。召也。言己放縱情欲。毀敗禮儀法度。以召罪於其身也。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弗可逭。孽。灾也。逭。逃也。言天灾可避。自作灾不可逃也。既往背師保之訓。弗克於厥初。尚賴匡救之德。圓惟厥終。言己已往之前。不能言修德於其初。今庶幾賴教訓之德。謀終於善。悔過之辭也。

  伊尹拜手稽首。拜手。首至手也。曰。修厥身。允德協於下。惟明后。言修其身。使信德合于群下。惟乃明君。先王子惠困窮。民服厥命。罔有弗悦。言湯子愛困窮之人。使皆得其所。故民心服其教令。無有不欣喜也。奉先思孝。接下思恭。以念祖德爲孝。以不驕慢爲恭也。視遠惟明。聽德惟聰。言當以明視遠。以聰聽德。朕承王之休無斁。王所行如此。則我承王之美無厭也。

  伊尹申誥於王曰。烏虖。惟天無親。克敬惟親。言天於人無所親疏。唯親能敬身者。民無常懷。懷於有仁。民所歸無常。以仁政爲常也。鬼神無常享。享於克誠。言鬼神不保一人。能誠信者。則享其祀。

  天位難哉。言居天子之位難。以此三者。德惟治。否德亂。爲政以德則治。不以德則亂也。與治同道罔弗興。與亂同事罔弗亡。言安危在所任。治亂在所法也。

  若升高。必自下。若陟遐。必自邇。言善政有漸。如登高升遠。必用下近爲始。然後致高遠也。無輕民事惟難。無輕爲力役之事。必重難之乃可也。無安厥位惟危。言當常自危懼。以保其位也。慎終於始。於始慮終。於終慮始。

  有言逆於汝心。必求諸道。人以言咈違汝心。必以道義求其意。勿拒逆之也。有言遜於汝志。必求諸非道。遜。順也。言順汝心。必以非道察之。勿以自臧也。

  烏虖。弗慮胡獲。弗爲胡成。一人元良。萬邦以貞。胡。何也。貞。正也。言常念慮道德。則得道德。念爲善政。則成善政也。一人。天子也。天子有大善。則天下得正也。君罔以辯言亂舊政。利口覆國家。故特慎焉。臣罔以寵利居成功。成功不退。其志無限。故爲之極以安之也。邦其永孚於休。言君臣各以其道。則國長信保於美也。

  伊尹既復政厥辟。還政太甲。將告歸。乃陳戒於德。告老歸邑。陳德以戒。曰。烏虖。天難忱。命靡常。以其無常。故難信也。常厥德。保厥位。厥德匪常。九有以亡。人能常其德。則安其位。九有。諸侯也。

  夏王弗克庸德。慢神虐民。言桀不能常其德。不敬神明。不恤下民。皇天弗保。言天不安桀所爲。眷求一德。俾作神主。天求一德使代桀。爲天地神祗之主。惟尹躬暨湯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享。當也。

  非天私我有商。惟天祐於一德。非天私商而王之也。祐助一德。所以王也。非商求於下民。惟民歸於一德。非商以力求民。民自歸於一德。德惟一。動罔弗吉。德二三。動罔弗凶。惟吉凶不僭在人。惟天降灾祥在德。行善則吉。行惡則凶。是不差也。德一。天降之福。不一。天降之灾。是在德也。

  今嗣王新服厥命。惟新厥德。其命。王命也。新其德。戒勿怠也。終始惟一。時乃日新。言德行終始不衰殺。是乃日新之義也。

  任官惟賢材。左右惟其人。官賢才而任之。非賢才不可任也。選左右必忠良。不忠良非其人也。其難其慎。惟和惟一。其難。無以爲易也。其慎。無以輕之也。群臣當和一心事君。政乃善也。

  后非民罔使。民非后罔事。君以使民自尊。民以事君自生。無自廣以狹人。匹夫匹婦。弗獲自盡。民主罔與成厥功。上有狹人之心。則下無所自盡矣。言先盡其心。然後乃能盡其力。人君所以成功也。

  高宗夢得説。小乙子也。名武丁。夢得賢相。其名曰説也。使百工營求諸野。得諸傅岩。使百官以所夢之形象經營求之於外野。得之於傅岩之溪也。曰。朝夕納誨。以輔台德。言當納諫誨直辭以輔我。

  若金。用汝作礪。若濟巨川。用汝作舟楫。若歲大旱。用汝作霖雨。啓乃心。沃朕心。

  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開汝心以沃我心。如服藥。必瞑眩極。其病乃除。欲其出切言以自警也。若跣弗視地。厥足用傷。跣必視地。足乃無害。言欲使爲己視聽也。惟暨乃僚。罔弗同心。以匡乃辟。與汝并官。皆當倡率。無不同心。以匡正汝君也。

  説復於王曰。惟木從繩則正。后從諫則聖。言木以繩直。君以諫明也。后克聖。臣弗命其承。君能受諫。則臣不待命。其承意而諫也。誰敢弗祗若王之休命。言如此。誰敢不敬順王之美命而諫也。

  惟説命總百官。在冢宰之任也。乃進於王曰。烏虖。明王奉若天道。建邦設都。天有日月五星。皆有尊卑相正之法。言明王奉順此道以立國設都也。樹后王君公。承以大夫師長。言立君臣上下也。將陳爲治之本。故先舉其始也。弗惟逸豫。惟以亂民。不使有位者逸豫於民上也。言立之主使治民也。

  惟口起羞。惟甲胄起戎。言不可輕教令易用兵也。惟衣裳在笥。惟干戈省厥躬。言服不可加非其人。兵不可任非其才也。王惟戒茲。允茲克明。乃罔弗休。言王戒慎四惟之事。信能明。政乃無不美也。

  惟治亂在庶官。所官得人則治。失人則亂也。官弗及私昵。惟其能。不加私昵。唯能是官也。爵弗及惡德。惟其賢。言非賢不爵也。慮善以動。動惟厥時。非善非時。不可動也。

  有其善。喪厥善。矜其能。喪厥功。雖天子亦必讓以得之。無啓寵納侮。開寵非其人。則納侮之道也。無耻過作非。耻過誤而文之。遂成大非。

  王曰。旨哉。説。乃言惟服。旨。美也。美其所言皆可服行也。乃弗良於言。予罔聞於行。汝若不善於所言。則我無聞於所行之事。

  説拜稽首曰。非知之艱。行之惟艱。言知之易而行之難。以勉高宗也。

  王曰。來。汝説。爾惟訓於朕志。言汝當教訓於我。使我志通達也。若作酒醴。爾惟麴蘖。酒醴須麴蘖以成。亦我須汝以成也。若作和羹。爾惟鹽梅。鹽醎。梅酢。羹須醎酢以和之。

  説曰。王人求多聞。時惟建事。學於古訓乃有獲。王者求多聞以立事。學古訓乃有所得也。事弗師古。以克永世。匪説攸聞。事不法古訓。而以能長世。非所聞。

  王曰。烏虖。説。四海之内。咸仰朕德。時乃風。風。教也。使天下皆仰我德。是汝教也。股肱惟人。良臣惟聖。手足具乃成人。有良臣乃成聖也。

  昔先正保衡。作我先王。保衡。伊尹也。作。起也。正。長也。言先世長官之臣也。乃曰。予弗克俾厥后惟堯舜。其心愧耻。若撻於市。言伊尹不能使其君如堯舜。則心耻之。若見撻于市也。一夫弗獲。則曰。時予之辜。伊尹見一夫不得其所。則以爲己罪也。右我烈祖。格於皇天。言以此道左右成湯。功至大天。

  爾尚明保予。罔俾阿衡專美有商。汝庶幾明安我。事與伊尹同美也。惟后非賢弗乂。惟賢非后弗食。言君須賢以治。賢須君以食也。其爾克紹乃辟於先王。永綏民。能繼汝君於先王。長安民。則汝亦有保衡之功也。

  説拜稽首曰。敢對揚天子之休命。受美命而稱揚之也。

  武王伐殷。師渡盟津。王曰。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灾下民。沈湎冒色。敢行暴虐。沈湎嗜酒。冒亂女色。敢行酷暴。虐殺無辜也。罪人以族。官人以世。一人有罪。刑及父母兄弟妻子。言淫濫也。官人不以賢才而以父兄。所以政亂也。焚炙忠良。刳剔孕婦。忠良無罪。焚炙之。懷子之婦。刳剔視之。言暴虐也。

  皇天震怒。惟受罔有悛心。乃夷居。弗事上帝神衹。遺厥先宗廟弗祀。悛。改也。言紂縱惡無改心。平居無故廢天地百神宗廟之祀。慢甚也。乃曰。吾有民有命。罔懲其侮。紂言吾所以有兆民。有天命故也。群臣畏罪不争。無能止其慢心。

  同力度德。同德度義。力鈞則有德者勝。德鈞則秉義者强。揆度優劣。勝負可見。受其臣億萬。惟億萬心。人執异心。不和諧也。予有臣三千。惟一心。三千一心。言同欲也。商罪貫盈。天命誅之。予弗順天。厥罪惟鈞。紂之爲惡。一以貫之。惡貫已滿。天畢其命。今不誅紂。則爲逆天。與紂同罪。

  天矜於民。民之所欲。天必從之。矜。憐也。言天除惡樹善。與民同也。時哉不可失。言今我伐紂。正是天人合同之時。不可違失也。

  王次於河朔。次。止。群后以師畢會。王乃徇師而誓曰。我聞吉人爲善。惟日弗足。凶人爲不善。亦惟日弗足。言吉人竭日以爲善。凶人亦竭日以行惡者也。

  今商王受。力行無度。播弃犂老。昵比罪人。鮐背之耇稱犂老。布弃。不禮敬也。昵。近也。罪人。謂天下逋逃小人也。剝喪元良。賊虐諫輔。剝。傷害也。賊。殺也。元。善之長。良。善也。以諫輔紂。紂反殺之。謂己有天命。謂敬弗足行。謂祭無益。謂暴無傷。天其以予乂民。用我治民。當除惡也。

  受有億兆夷人。離心離德。平人。凡人也。雖多而執心用德不同也。予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我治理之臣雖少。而心德同也。今朕必往。百姓廩廩。若崩厥角。言民畏紂之虐。危懼不安。若崩摧其角。無所容頭也。烏虖。乃一德一心。立定厥功。惟克永世。汝同心立功。則能長世以安也。

  王曰。商王受。自絶於天。結怨於民。不敬天。自絶之也。酷虐民。結怨也。斫朝涉之脛。剖賢人之心。崇信奸回。放黜師保。屛弃典刑。囚奴正士。屛弃常法而不顧也。箕子正諫而以爲囚奴也。郊社弗修。宗廟弗享。作奇伎淫巧以悦婦人。

  古人有言曰。撫我則后。虐我則讎。武王述古言以明義。言非唯今惡紂也。獨夫受洪惟作威。乃汝世讎。言獨夫。失君道也。大作威殺無辜。乃是汝累世讎。明不可不討也。樹德務滋。除惡務本。立德務滋長。除惡務除本。言紂爲天下惡本也。肆予小子誕以爾衆士。殄殲乃讎。言欲行除惡之義。絶盡紂也。

  武王與受戰於牧野。王曰。古人有言。牝鷄無晨。言無晨鳴之道。牝鷄之晨。惟家之索。索。盡也。喻婦知外事。雌代雄鳴則家盡。婦奪夫政則國亡也。

  今商王受。惟婦言是用。妲己惑紂。紂信用之。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言紂弃其忠臣。而尊長逃亡罪人信用之。是信是使。是以爲大夫卿士。俾暴虐於爾百姓。以奸宄於商邑。使四方罪人暴虐奸宄於都邑也。今予發惟龔行天之罰。

  王來自商。至於豐。乃偃武修文。倒載干戈。示不復用也。行禮射。設庠序。修文教也。歸馬於華山之陽。放牛於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示天下不復乘用也。

  王若曰。今商王爲天下逋逃主。肆予東徵。陳於商郊。受率其旅若林。會於牧野。罔有敵於我師。前徒倒戈。攻於後以北。血流漂杵。壹戎衣天下大定。一著戎服而滅紂。言與衆同心。動有成功(舊無功字。補之。)也。

  釋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閭。封。益(舊無益字。補之。)其土也。商容。賢人。紂所黜退。散鹿臺之財。發巨橋之粟。紂所積之府倉也。皆散發以賑貧民也。大賚于四海。而萬姓悦服。施舍己責。救乏賙無。所謂周有大賚也。天下皆悦仁服德也。

  西旅獻獒。西旅。遠國也。貢大犬。大保乃作旅獒。用訓於王。陳貢獒之義。以訓諫也。曰。烏虖。明王慎德。四夷咸賓。言明王慎德以懷遠。故四夷皆賓服。無有遠近。畢獻方物。惟服食器用。天下萬國盡貢方土所生之物。惟可以供服食器用者。言不爲耳目華侈。

  王乃昭德之致於异姓之邦。無替厥服。德之所致。謂遠夷之貢也。以分賜异姓諸侯。使無廢其職也。分珤玉於伯叔之國。時庸展親。以寶玉分同姓之國。是用誠信其親親之道也。人弗易物。惟德其物。言物貴由人也。有德則物貴。無德則物賤。所貴在德也。

  德盛弗狎侮。盛德必自敬。何狎易侮慢之有也。狎侮君子。罔以盡人心。以虚受人。則人盡其心矣。狎侮小人。罔以盡其力。以悦使民。民忘其勞則盡力矣。玩人喪德。玩物喪志。以人爲戲弄。則喪其德矣。以器物爲戲弄。則喪其志矣。弗作無益害有益。功乃成。弗貴异物賤用物。民乃足。游觀爲無益。奇巧爲异物。言明王之道。以德義爲益。器用爲貴。所比化俗生民。

  犬馬非其土生弗畜。非此土所生不畜。以不習其用。珍禽奇獸。弗育於國。皆非所用。有所損害故也。弗珤遠物。則遠人格。不侵奪其利則來服。所珤惟賢。則邇人安。寶賢任能。則近人安。近人安則遠人安矣。

  烏虖。夙夜罔或弗勤。言當常勤於德。弗務細行。終累大德。輕忽小物。積害毀大。故君子慎其微也。爲山九仞。功虧一簣。諭向成也。未成一簣。猶不爲山。故曰功虧一簣。是以聖人乾乾日側。慎終如始也。允迪茲。生民保厥居。惟乃世王。言其能信蹈行此誡。則生民安其居。天子乃世世王天下也。武王雖聖。猶設此誡。况其非聖。可以無誡乎。其不免於過則亦宜矣。

  王若曰。小子封。封。康叔名。惟乃丕顯考文王。克明德慎罰。弗敢侮鰥寡。庸庸祗祗。威威顯民。惠恤窮民。不慢鰥夫寡婦。用可用。敬可敬。刑可刑。明此道以示民也。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誕受厥命。天美文王。乃大命之殺兵殷。大受其王命。

  往盡乃心。無康好逸豫。往當盡汝心爲政。無自安好逸豫也。我聞曰。怨弗在大。亦弗在小。惠弗惠。懋弗懋。不在大。起於小也。不在小。小至於大也。言怨不可爲。故當使不順者順。不勉者勉也。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愛養民如赤子。不失其欲。惟民其皆安治也。

  非汝封刑人殺人。言得刑殺人也。無或刑人殺人。無以得刑殺人而有妄刑殺也。非汝封劓刵人。劓。截鼻也。刵。截耳也。無或劓刵人。所以舉輕刑以戒。爲人輕行之也。

  王曰。封。元惡大憝。矧惟弗孝弗友。言人之罪惡。莫大於不孝不友。乃其速由文王作罰。刑茲無赦。言當亦速用文王所作違教之罰。刑此無得赦也。敬哉。無作怨。勿用非謀非彝。言當修己以敬。無爲可怨之事。勿用非善之謀。非常之法。小子封。惟命弗於常。當念天命之不於常也。行善則得之。行惡則失之。

  王若曰。乃穆考文王。誥庶邦御事。朝夕曰。祀茲酒。文王所告衆國治事吏。朝夕敕之。唯祭祀而用此酒。不常飲也。曰小大邦用喪。亦罔非酒惟辜。於小大之國所用喪。無不以酒爲罪也。飲惟祀。德將無醉。飲酒惟當因祭祀。以德自將。無至醉。

  在昔殷先哲王。惟御事。弗敢自暇自逸。惟殷御治事之臣。不敢自寬暇自逸豫。矧曰。其敢崇飲。崇。聚也。自逸暇猶不敢。况敢聚會飲酒乎。弗惟弗敢。亦弗暇。非徒不敢。志在助君敬法。亦不暇飲。

  在今後嗣王酣身。嗣王。紂也。酣樂其身。不憂政也。惟荒腆於酒。弗惟自息。言紂大厚於酒。晝夜不念自息。庶群嗜酒。腥聞在上。故天降喪於殷。紂衆群臣用酒耽荒。腥穢聞在天。故下喪亡於殷也。天非虐。惟人自速辜。言凡爲天所亡。天非虐人。惟人所行惡自召罪。

  古人有言曰。人無於水鑑。當於民鑑。古賢聖有言。人無於水鑑。當於民鑑也。視水見己形。視民行事見吉凶。今惟殷墜命。我其可弗大鑑。今惟殷紂無道。墜失天命。我其可不大視爲戒也。

  周公作無逸。中人之性好逸豫。成王即政。恐其逸豫。故以所戒名篇。周公曰。烏虖。君子所其無逸。歎美君子之道。所在念德。其無逸豫也。君子且猶然。况王者乎。先知稼穡之艱難。乃逸。則知小人之依。稼穡農夫之艱難事。先知之。乃謀逸豫。則知小民所依怙。

  我聞曰。昔在殷王中宗。大戊也。治民祗懼。弗敢荒寧。爲政敬。身畏懼。不敢荒怠自安。享國七十有五年。以敬畏之故。得壽考之福也。其在高宗。嘉靖殷邦。至於小大。無時或怨。善謀殷國。至於小大之政。民無時有怨也。享國五十有九年。其在祖甲。湯孫太甲。爰知小人之依。能保惠於庶民。弗侮鰥寡。知小人以所依。依仁政也。故能安順於衆民。不敢侮慢惸獨也。享國三十有三年。

  自時厥後。立王生則逸。從是三王。各承其後而立者。生則逸豫無法度也。弗知稼穡之艱難。弗聞小人之勞。惟耽樂之從。過樂謂之耽。惟耽樂之從。言荒淫。亦罔或克壽。以耽樂之故。無有能壽者也。或十年。或七八年。或四三年。高者十年。下者三年。言逸樂之損壽也。

  惟我周大王。王季。克自抑畏。大王。周公曾祖。王季即祖也。言皆能以義自抑。畏敬天命也。文王卑服。文王節儉。卑其衣服。自朝至於日中昃。弗皇暇食。用咸和萬民。從朝至日昳不暇食。思慮政事。用皆協和萬民者也。厥享國五十年。

  自殷王中宗。及我周文王。茲四人迪哲。言此四人皆蹈智明德以臨下也。厥或告之曰。小人怨汝詈汝。則皇自敬德。其有告之言小人怨詈者。則大自敬德。增修善政也。

  此厥弗聽。人乃或譸張爲幻。曰。小人怨汝詈汝。則信之。此其不聽中正之君。有人誑惑之。言小人怨憾詈汝。則信受之也。亂罰無罪。殺無辜。怨有同是叢於厥身。信讒含怒。罰殺無罪。則天下同怨讎之。叢聚於其身也。

  烏虖。嗣王其監於茲。視此亂罰之禍以爲戒也。

  蔡叔既没。以罪放而卒也。王命蔡仲踐諸侯位。王。成王也。父卒命子。罪不相及。王若曰。小子胡。胡。仲名也。皇天無親。惟德是輔。民心無常。惟惠之懷。天之於人。無有親疏。惟有德者則輔佐之。民心於上無有常主。惟愛己者則歸往之。爲善弗同。同歸於治。爲惡弗同。同歸於亂。爾其戒哉

  慎厥初。惟其終。康濟小民。率自中。無作聰明亂舊章。汝爲政當安小民之業。循用大中之道。無敢爲小聰明。作异辯。以變亂舊典文章也。詳乃視聽。罔以側言改厥度。則予一人汝嘉。詳審汝視聽。非禮義勿視聽也。無以邪巧之言。易其常度。必斷之以義。則我一人善汝矣。小子胡。汝往哉。無荒弃朕命。汝往之國。無廢我命。欲其終身奉行之。

  王若曰。猷告爾四國多方。順大道。告四方。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聖。惟聖人無念於善。則爲狂人。惟狂人能念善。則爲聖人。言桀紂非實狂愚。以不念善故滅亡也。自作不和。爾惟和哉。爾室弗睦。爾惟和哉。爾邑克明。爾惟克勤乃事。大小衆官。自爲不和。汝有方多士當和之哉。汝親近室家不睦。汝亦當和之。汝邑中能明。是汝惟能勤職事也。

  周公戒於王曰。文王罔攸兼於庶言。庶獄。庶慎。惟有司之牧夫。文王無所兼知於毀譽衆言。及衆刑獄。衆所當慎之事。惟慎擇有司牧夫而已。勞於求才。逸於任賢。是訓用違。庶獄庶慎。文王罔敢知於茲。是萬民順法。用違法。衆獄衆慎之事。文王一無敢自知於此。委任賢能而已也。武王率惟敉功。弗敢替厥義德。武王循惟文王撫安天下之功。不敢廢其義德。奉遵父道也。

  孺子王矣。稚子今已爲王矣。不可不勤法祖考也。繼自今文子文孫。其勿誤於庶獄庶慎。惟正是乂之。文子文孫。文王之子孫也。從今以往。惟以正是之道治衆獄衆慎。其勿誤也。

  王曰。若昔大猷。製治於未亂。保邦於未危。言當順古大道。製治安國。必於未亂未危之前思患豫防之。

  曰。唐虞稽古。建官惟百。内有百揆四岳。外有州牧侯伯。道堯舜考古以建百官。上下相維。内外咸治也。庶政惟和。萬國咸寧。官職有序。故衆政惟和。萬國皆安。所以爲至治也。夏商官倍。亦克用乂。禹湯建官二百。亦能用治。言不及唐虞之清要也。明王立政。弗惟其官。惟其人。言聖帝明王立政修教也。不惟多其官。惟在得其人也。

  立太師。太傅。太保。茲惟三公。論道經邦。燮理陰陽。師。天子所師法。傅。傅相天子。保。保安天子於德義者也。此惟三公之任。佐王論道。以經緯國事。和理陰陽也。官弗必備。唯其人。三公之官。不必備員。惟其人有德乃處之也。

  少師。少傅。少保。曰三孤。孤。特也。卑於公。尊於卿。特置此三人也。貳公弘化。寅亮天地。弼予一人。副貳三公弘大道化。敬信天地之教。輔我一人之治。

  冢宰掌邦治。統百官。均四海。天官卿稱太宰。主國政治。統理百官。均平四海之内邦國。言任大。司徒掌邦教。敷五典。擾兆民。地官卿。主國教化。布五常之教。安和天下衆民。使小大協睦也。

  宗伯掌邦禮。治神人。和上下。春官卿。主宗廟天地神祗人鬼之事。及國之五禮。以和上下尊卑等列也。司馬掌邦政。統六師。平邦國。夏官卿。主戎馬之事。掌國徵伐。統正六軍。平治王邦四方之亂也。

  司寇掌邦禁。詰奸慝。刑暴亂。秋官卿。主寇賊。法禁治奸惡。刑疆暴作亂者也。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時地利。冬官卿。主國空土。以居士農工商四民。使順天時。分地利。授之土。

  六卿分職。各帥其屬。以倡九牧。阜成兆民。六卿各率其屬官大夫士治其所分之職。以倡導九州之牧伯爲政。大成兆民之性命。皆能其官。則政治矣。

  王曰。烏虖。凡我有官君子。欽乃攸司。慎乃出令。令出惟行。弗惟反。有官君子。大夫以上也。歎而戒之。使敬所司。慎出令。從政之本也。令出必惟行之。不惟反改。二三其令。亂之道也。

  以公滅私。民其允懷。從政以公平滅私情。則民其信歸之。學古入官。議事以製。政乃弗迷。言當先學古訓。然後入官治政。凡製事必以古義議度終始。政乃不迷錯也。其爾典常作師。無以利口亂厥官。其汝爲政。當以舊典常故事爲師法。無以利口辯佞亂其官也。弗學牆面。莅事惟煩。人而不學。其猶正牆面而立。臨政事必煩矣。

  戒爾卿士。功崇惟志。業廣惟勤。此戒凡有官位。但言卿士。舉其掌事者也。功高由志。業廣由勤也。位弗期驕。禄弗期侈。貴不與驕期而驕自至。富不與侈期而侈自來。驕侈以行。己所以速亡也。恭儉惟德。無載爾僞。言當恭儉。惟以立德。無行奸僞也。作德。心逸日休。作僞。心勞日拙。爲德。直道而行。於心逸豫。而名日美。爲僞。飾巧百端。於心勞苦。而事日拙。不可爲之也。

  居寵思危。罔弗惟畏。弗畏入畏。言雖居貴寵。當常思危懼。無所不畏。若乃不畏。則入不可畏之刑。

  推賢讓能。庶官乃和。賢能相讓。俊乂在官。所以和諧也。舉能其官。惟爾之能。稱匪其人。惟爾弗任。所舉能修其官。惟亦汝之功能也。舉非其人。惟亦汝之不勝其任也。

  王曰。烏虖。三事暨大夫。敬爾有官。亂爾有政。難而敕公卿以下。各敬居汝所有之官。治汝所有之職也。以右乃辟。永康兆民。萬邦惟無斁。言當敬治官政。以助汝君長安天下兆民。則天下萬國惟乃無厭我周德也。

  周公既殁。命君陳分正東郊成周。成王重周公所營。故命陳分居。正東郊成周之邑。王若曰。君陳。我聞曰。至治馨香。感於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所聞上古聖賢之言也。政治之至者。芬芳馨氣。動於神明。所謂芬芳。非黍稷之氣。乃明德之馨。厲之以德也。

  凡人未見聖。若弗克見。既見聖。亦弗克由聖。此言凡人有初無終也。未見聖道。如不能得見。已見聖道。亦不能用之。所以無成也。爾其戒哉。

  爾惟風。下民惟草。汝戒勿爲凡人之行也。民從上教而變。猶草應風而偃。不可不慎也。無依勢作威。無倚法以削。無乘勢位作威民上。無倚法製以行刻削之政。寬而有製。從容以和。寬不失製。動不失和。德教之治也。

  殷民在辟。予曰辟。爾惟勿辟。予曰宥。爾惟勿宥。惟厥中。殷民有罪在刑法者。我曰刑之。汝勿刑也。我曰赦宥。汝勿宥也。惟其當以中正平理斷也。無弗若於汝政。弗化於汝訓。辟以止辟。乃辟。有不順於汝政。不變於汝教。刑之而懲止犯刑者。乃刑之也。

  爾無忿疾於頑。無求備於一人。人有頑囂不喻。汝當訓之。無忿怒疾之。使人當器之。無責備於一夫也。

  王。(王舊作命。改之)曰。烏虖。父師。畢公代周公爲大師。爲東伯。命之代君陳也。政貴有恒。辭尚體要。弗惟好异。政以仁義爲常。辭以體實爲要。故貴尚之。若异於先王。君子不好也。商俗靡靡。利口惟賢。餘風未殄。公其念哉。紂以靡靡利口爲賢。覆亡國家。今殷民利口。餘風未絶。公其念絶之也。

  我聞曰。世禄之家。鮮克由禮。以蕩陵德。實悖天道。世有禄位而無禮教。少不以放蕩陵邈有德者。如此。實亂天道也。獘化奢麗。萬世同流。言弊俗相化。車服奢麗。雖相去萬世。若同一流者也。茲殷庶士。驕淫矜侉。將由惡終。閑之惟艱。言殷士驕恣過製。矜其所能。以自侉大。將用惡自終。以禮禦其心惟難也。  惟周公克慎厥始。惟君陳克和厥中。惟公克成厥終。周公遷殷頑民以消亂階。能慎其始也。君陳弘周公之訓。能和其中也。畢公闡二公之烈。能成其終也。欽若先王成烈。以休於前政。敬順文武成業。以美於前人之政。所以勉畢公。

  穆王命君牙作周大司徒。穆王。昭王子也。王若曰。烏虖。惟乃祖乃父。世篤忠貞。服勞王家。厥有成績。紀於大常。言汝父祖世厚忠貞。服事勤勞王家。其有成功見紀録。書於王之大常。以表顯之也。

  惟予小子。嗣守文。武。成。康遺緒。亦惟先王之臣。克左右亂四方。惟我小子。繼守先王遺業。亦惟父祖之臣。能佐助我治四方。言己無所能也。心之憂危。若蹈虎尾。涉於春冰。言祖業之大。己才之弱。故心懷危懼也。虎噬畏噬。春冰畏陷。危懼之甚也。

  今命爾予翊。作股肱心膂。今命汝爲我輔翊股肱心體之臣。言委任之也。爾身克正。罔敢弗正。民心罔中。惟爾之中。言汝身能正。則下無敢不正。民心無中。從女取中。必當正身。示民以中正之道。

  夏暑雨。小民惟曰怨咨。夏月暑雨。天之常道。小民惟怨歎咨嗟。言心無中正也。冬祁寒。小民亦惟曰怨咨。厥惟艱哉。思其艱以圖其易。民乃寧。天不可怨。民猶怨嗟。治民其惟艱哉。當思慮其艱以謀其易。民乃安。

  王若曰。伯冏。昔在文。武。聰明齊聖。小大之臣。咸懷忠良,聰明。聽視遠也。齊。通無滯礙也。臣雖官有尊卑。無不忠良。其侍御僕從。罔匪正人。給侍進御。僕從從官。官雖微。無不用中正之人。以旦夕承弼厥辟。出入起居。罔有弗欽。小臣皆良。僕從皆正。以旦夕承輔其君。故君出入起居。無有不敬。發號施令。罔有弗臧。下民祗若。萬邦咸休。言文武發號施令。無有不善。下民敬順其命。萬國皆美其化也。

  惟予一人無良。實賴左右前後有位之士。匡其弗及。惟我一人無善。實恃左右前後有職位之士。匡正其不及。言此責群臣正己者也。繩愆糾謬。格其非心。俾克紹先烈。言恃左右之臣。彈正過誤。檢其非妄之心。使能繼先王之功業也。

  今予命汝作大僕正。正於群僕侍御之臣。欲其教正群僕無敢佞僞也。懋乃后德。交修弗逮。言侍御之臣。無小大親疏。皆當勉汝君爲德。更代修進其所不逮也。慎簡乃僚。無以巧言令色便辟側媚。其惟吉士。當謹慎簡選汝僚屬侍臣。無得用巧言無實。令色無質。便辟足恭。側媚詔諛之人。其惟皆吉良正士也。

  僕臣正。厥后克正。僕臣諛。厥后自聖。言僕臣皆正。則其君乃能正。僕臣詔諛。則其君乃自謂聖。后德惟臣。弗德惟臣。君之有德。惟臣成之。君之無德。惟誤之。言君所行善惡。專在左右也。爾無昵於憸人。充耳目之官。迪上以非先王之典。汝無親近憸利小子之人。充備侍從。在視聽之官。導君上以非先王之法也。

  王曰。鳴呼。伯父伯兄。仲叔季弟。幼子童孫。皆聽朕言。皆王同姓有父兄弟子孫列者也。爾尚敬逆天命。以奉我一人。雖畏勿畏。雖休勿休。汝當庶幾敬逆天命。以奉我一人之戒。行事雖見畏。勿自謂可敬畏。雖見美。勿自謂有德美。惟敬五刑。以成三德。一人有慶。兆民賴之。先戒以勞谦之德。次教以惟敬五刑。所以成剛柔正直之三德也。天子有善。則兆民賴之。

  王曰。吁。來。有邦有土。告爾祥刑。吁。歎也。有國有土。諸侯也。告汝以善用刑之道也。在今爾安百姓。何擇非人。何敬非刑。在今汝安百官兆民之道。當何所擇。非惟吉人乎。當何所敬。非惟五刑乎。

  兩造具備。師聽五辭。兩。謂囚證也。造。至也。兩至具備。則衆獄官共聽其入五刑之辭也。五辭簡孚。正於五刑。五辭簡核。信有罪驗。則正之於五刑也。五刑不簡。正於五罰。不簡核。謂不應五刑。當出金贖罪也。五罰弗服。正于五過。不服。不應罰也。正於五過。從赦免也。

  五刑之疑有赦。五罰之疑有赦。刑疑赦。從罰。罰疑赦。從免。刑罰世輕世重。惟齊非齊。言刑罰隨世輕重也。刑新國用輕典。刑亂國用重典。刑平國用中典。凡刑所以齊非齊。

  非佞折獄。惟良折獄。罔非在中。非口才可以斷獄。惟平良可以斷獄。無非在中正也。哀敬折獄。咸庶中正。當矜下民之犯法。敬斷獄之害人。皆庶幾必得中正之道也。其刑其罰。其審克之。其所刑。其所罰。其當審能之。無失中也。